言情小說

當時聽了三長老那番話的束擒獲等人,一下子似乎明白了一些什麼的對視了一下,立刻感到難以置信的走到了萬劫面前,由和萬劫交情相對較深的東方平羅代為問道:「萬劫,我記得我們這些人,都已經被步一層給打死了啊!為什麼我們現在卻活了過來?難道這些都是你做的不成?」

他的話剛說完三長老又相當惱火的說道:「當今世間除了我這小孫兒,還有誰有這種法力,將你們這些傢伙全部救活了過來?現在弄得他都傷成了這個樣子,還遭受著那些忘恩負義的混蛋們的侮辱,老夫真想將你們這幫傢伙全部消滅掉!」

說話間他便揮掌向束擒獲等人打了過去,卻一下子被萬劫緊緊地拉住了,同時還較為平靜地說道:「三爺爺,您老人家不要動怒,這些人都是咱們東方之城的勇士,現在他們已經完全重生了,咱們應該為他們高興才是啊!」

聽了他那番話,很多人都感念起了他對自己的再造大恩,但東方麻姑卻緊皺著眉頭說道:「你說他們現在已經《完全重生了》,這究竟是什麼意思啊?難不成你連同他們的法力,也全部恢復了過來?」

聽他那麼一說,所有人頓時感到更加難以置信的向萬劫看了過去,而他只是微微笑了笑,那時候白樂忽然緊皺著眉頭說道:「剛才你讓我們收住法力退開的時候,你就已經將他們就活了過來,但你為了令他們能夠完全像以前一樣,卻不惜大耗真元的,將一些我們根本無法理解的法力注入到了他們體內,從而令他們完全的恢復了過來,是這樣的嗎?」

當時聽到了剛才那一聲驚雷,就朝著那邊走過去的真真等人,看到了孔斷等人真的活了過來,在聽了白樂那些話,頓時百感交集的向萬劫看了過去,但那時候萬劫卻微笑著說道:「不管怎樣大家都已經重新活過來了,現在我很累很累了,就先回去休息了,等打退了那些賊寇之後,你小白白可以定得代表大傢伙,好好的讓我大吃幾頓哦!」

說完后他便閉上了眼睛,緩緩的消失在了大家的眼前。

當時大有感觸的白樂,心中一下子很不是滋味了起來,但他卻哈哈大笑著大聲說道:「小子你放心吧!等咱們將那些混蛋消滅掉以後,老子一定好好的犒勞犒勞你……」

說著說著他竟和真真等人一樣,不自覺的留下了兩橫熱淚。

就在那時候有一個人忽然罵罵咧咧的說道:「他現在讓我們重生了又怎樣?當年他體內的那條惡龍來我們這裡作亂,一下子將我父親和叔父等人全部殺死了,現在他卻在這裡充好人籠絡人心,我呸……」

聽了他那番話白樂等人一下子大為惱火了起來,但那時候卻有很多人想起了,十幾年前東方聖等人所面臨的那場浩劫了,一時間也十分惱火的在那裡大罵起了萬劫來,頓時令白樂等人,有些十足無措的向他們瞪視了過去。

就在那時候,有一位拄著拐杖趕到那裡的老媽媽,剛才還看著自己的兒子死而復生了,頓時情難自禁的流出了熱淚呢,但那時候她忽然怒容滿面的,揮動起了手中的拐杖狠狠地打起了她的兒子,而且一邊打他還一邊嚴厲至極的斥責道:「你個忘恩負義的混蛋畜生,想不到為娘含辛茹苦的把你拉扯大了,你竟是這種畜生痞子,早知道你是這麼個東西的話,我當年就不該生下你……」

當時不明白她為什麼打自己的那個人,一邊躲閃著她一邊很不理解的說道:「娘,孩兒這才剛剛死而復生,也沒做什麼錯事,您老人家怎麼就打起我來了?」

就在他說話的時候,他母親一個沒注意差一點摔倒在地上,登時嚇得他趕忙跳到了老人家的身旁,將她扶了起來,頗為擔心的詢問她哪裡不舒服有沒有傷到哪,等等之類的話。

可那時候老人家重重的喘息了幾下,忽然揪住了他的頭髮,啪啪啪的打了他幾個耳光,十分生氣地說道:「你這個小畜生!前天晚上如果不是第五代城主的英魂,降臨到了那孩子的身上,為我們打退了強敵,為娘早就去黃泉路上找你去了,現在人家又把你就活了過來,你這小畜生不知恩圖報還對人家那樣不敬,我老婆子這是上輩子造了什麼孽,竟生下了你這麼個是非不分的逆子啊……」

說著說著她忍不住大哭了起來,看著她那個樣子,她兒子好生安慰了她幾句忽然十分苦惱的說道:「娘,不是孩兒不明是非,您老人家不是都知道,那條惡龍殺掉我父親的事情嗎?」

他剛說到了那裡他母親一下子厲聲說道:「那又怎樣?當年殺死你父親的,是那孩子體內的惡龍又不是那孩子!這麼多年來,正是因為那孩子的身體將那條惡龍困住了,它才沒有再次禍亂世間,這本身就給咱們這些老百姓帶來了和平,前天幸得第五代城主英魂顯靈,讓那孩子解救了本城的安危,現在人家又不計較,你們這些混蛋多年來對人家的鄙視謾罵,將你們全部救活了過來,這樣的大恩人這樣的大好人,全天下有幾個?」

聽了她那些話,不但她兒子一下子十分懊悔的低下了頭去,當時站在校場內的很多人都無地自容了起來。

看著老人家那麼生氣的樣子,她兒子思量了好一會兒忽然滿含懺悔地說道:「娘孩兒知道錯了,您不要生氣,啊!現在兒就背您回家休息去吧!」

說著說著他便十分孝順的想要背起老人家,但那時候他母親卻又相當嚴厲地說道:「你這逆子總算沒有混蛋到家,現在立刻去水護法府外跪著向東方先生請罪,無論他怎樣對待你都不得有任何怨恨,沒有他的話更不能起來,要不然我老婆子就沒你這個兒子。」

說到最後的時候還氣呼呼的打了他一拐杖,慢慢地站了起來轉身離開了,而她的兒子也十分懊悔的低著頭,跟在了她的後面。

看著他們那母子二人,很多人一時間更加無地自容了起來,但那時候三長老忽然走到了那位老人家面前,頗為尊敬的說道:「這位夫人請留步,老夫有話要和您說。」

他說完後走到了他身旁的白樂,立刻微笑著說道:「老人家,這位是本城的三長老大人!」

聽他那麼一說,那位老人家登時有些害怕的說道:「長老在上請恕老身失禮大罪!」

說話間她便要向三長老跪拜下去,但那時候三長老卻立刻扶住了她滿含欽佩著說道:「老人家您切不可如此!方才聽了您那番明辨是非的話,老朽頓生敬佩之意,想我那小孫兒,多年前因一些事情被人救走,足足在外漂流了數載方得回到了本城,卻不想本城內很多人,都因為他體內的惡龍在這些年來對他心生誤解,好在天佑善人,我那小孫兒現在已經長大成人了,而且還那麼有出息,真令我等甚為欣慰。」

聽了他那些話,那位老人家一下子十分無地自容的說道:「老身多年來教子無方,致使這逆子對東方先生大為不敬,還望您老人家多多擔待不要和他一般見識!」

她的話剛說完三長老登時相當隨和的說道:「老人家你不要為此事多多介懷,我們和我那小孫兒一樣,都知道本城大多數人是熱愛和平的,對於那些過去的事情咱們都不要太介意,現在老夫有一個不情之請還請您務必答應。」

看著他竟擁有那種容人度量,很多人都對他頗為欽佩了起來,那位老人家更是相當尊敬的說道:「您老有什麼話儘管吩咐就是了,只要是老身能夠辦到的一定給您辦到。」

聽了她的話,擔心三長老會重重的處罰自己的她兒子,一下子渾身顫抖著向三長老看了一眼,在觸及到了他那雙相當威嚴的眼神的時候,一下子被震懾的跪倒在了地上,登時令他周圍的很多人也不自覺的跪了下去。

但那時候三長老卻十分隨和的說道:「是這樣的老人家,現在本城正值用人之際,我希望您不要對這孩子有任何的懲罰,讓他立刻安心帶您回家,隨時做好上陣奮勇殺敵的準備,不知道您可答應?」

見他居然讓自己不要懲處自己的兒子,不但是那位老人家感到十分意外,站在他們周圍的很多人,一下子都感到難以置信的向三長老看了過去。

看著大家那滿含疑惑的眼神,三長老忽然相當隨和的說道:「大家都起來回家去吧!現在你等已經重生為人,以前的那些不妥的事情就此一筆勾銷,老夫希望爾等身為本城勇猛的戰士的年輕人,日後能夠奮勇殺敵報效國家,報答自己的父母親朋,為自己建功立業光大門楣。」

說完后他轉身看了看白樂便帥人離開了。

很明白他三長老那種豪爽豁達的心境的白樂,在他走後立刻相當嚴厲地說道:「所有勇士,本將給爾等一天的時間,回家和自己的親人暫時團聚,明天黎明時分全部趕往各自所屬部隊,與本城所有將士全力戒備不得有誤!」

說完后他向束擒獲等人微微點了點頭,便和東方麻姑與黎召還有水護法離開了那裡,而束擒獲等人和自己的家人簡單的聊了幾句,立刻趕往了軍機府內。

不一會兒白樂等人回到了水護法的府上,找到了正在練功房中調息的萬劫,十分關心的詢問了一番他的傷勢,待他像平時一樣略帶調皮的和他們調笑了幾句,他們才較為放心了下去。

就在白樂等人準備離開那裡的時候萬劫忽然相當嚴肅地說道:「真露姑姑,你一會兒立刻和其他四位護法,將這八道靈符分別貼在城牆外面,距離地面十尺高的八個方位上,謹防那些賊人再來向咱們發動偷襲。」

說話間他一翻手,變出了一疊手掌般大小的硃紅色符篆,交給了水護法。

那時候黎召忽然氣呼呼的說道:「你放心吧萬劫,那幫混蛋如果還敢來侵犯咱們東方之城,我一定將他們打的,連他們的老娘都認不出他們來!」

說話時他還滿含怒火的咔咔咔的攥緊了拳頭。

大那時候白樂卻相當謹慎的說道:「萬劫擔心的很有道理,雖然步一層的招魂幡已經徹底消失了,但他手上的那塊招魂百鬼令一般人仍然對付不了,如果咱們不多加提防他的話,沒準就會著了他的道!」

聽他那麼一說所有人都相當謹慎的點了點頭,那時候東方麻姑忽然用一種命令的口氣向萬劫說道:「小子,現在你我既然相認了,那你以後就去我的府上居住,不要總在這裡打擾你真露姑姑了,聽明白了嗎?」

不知道她為什麼要那樣做的萬劫,立刻微皺著眉頭很不願意的說道:「我才不呢!自從我來到東方之城以來,就是和姑姑住在一起的,你前些時候才和我相認了,就要我聽你的說教,我才不要去你那裡呢!」

他說完后水護法也微皺著眉頭說道:「大姑姑這件事情你不要這麼霸道,再怎麼說萬劫也是我和得土這麼多年來撫養長大的,雖然你是他的親姑媽,可你這麼多年來,卻沒有進到過一丁點做姑媽應盡的責任,所以有關他住在哪裡這件事,咱們以後再說吧,萬劫今天損耗了那麼多的真元,咱們還是不要打擾他調息了。」

說完后竟先走了出去,登時令東方麻姑很不高興的說道:「你這丫頭敢和我這樣說話,這小子可是我的親侄子你。」

她剛說到了那裡,已經微皺起眉頭來的白樂,忽然拉住了她的胳膊微笑著說道:「好了好了,反正這小子就在咱們這呢!他住在哪裡不都還是在咱們的眼皮子底下嘛!現在咱們還有大事要處理呢!就別在這打擾他了。」

說話間便硬拉著東方麻姑走了出去,那時候萬劫才十分無奈的苦笑著呼出了口氣,而黎召在微笑著和他對了下拳之後,也轉身離開了。

在所有人離開之後,萬劫立刻默運真元又調息了起來。 面對著自己和人自在等四人,先後兩天都被萬劫等人,打的受傷不輕的敗退了回去,正在療傷中的步一層頓時極其惱火了起來,但那時候他的招魂幡又已經被萬劫徹底毀掉了,使得他想要在短時間內,想出可以對東方之城進行有效攻擊的辦法,又極不可能,不覺間他便狂性大發的,在那片群山中大肆破壞了起來。

就在他惱火的撞塌了一處懸崖的時候,有一件東西忽然從他的身上掉落了下去,一閃一閃的爆射出了一圈圈暗紅色的光芒,登時令他頗為納悶的撿了起來一看,一下子欣喜若狂的說道:「天不絕我天不絕我……老子怎麼早沒想到我還有這件寶物呢?這下好了有了它老子一定能夠反敗為勝,一舉將東方之城那幫混蛋,逼得沒有任何招架之力的。」

說著說著他竟忍不住狂笑了起來。

當時正在一走大山洞內療傷的鞏奇才等人,聽到了他那相當滲人的大笑,一時間都緊皺著眉頭對視了起來,誰也不知道他又有了什麼邪門的鬼主意了。

也就是鞏奇才等人正在思量著那些事情的時候,步一層忽然化作了一道黑影,嗖的一下子飄了進去,拿著一顆葡萄般大小的暗紅色珠子,滿含陰森的聲說道:「兄弟們,這次咱們一定能將東方之城那幫傢伙徹底打敗了!」


說完后他又大笑了起來,可那時候祖力霸卻十分惱火地說道:「老步你失心瘋犯了吧?這大白天的怎麼就說起這些瘋話來了?」

當時對於步一層那些舉動也很不理解的任自在,一邊捂著正在發疼的胸口,一邊面露微怒著說道:「老步你要搞清楚,現在不是咱們將那幫混蛋打敗了,而是他們將咱們幾個都打成這幅德行了!麻煩你現在就不要在這裡亂髮神經了。」

說完后他便要轉身離開了,可那時候鞏奇才看到了步一層手裡的那個小珠子,忽然緊皺著眉頭說道:「老步,你手上拿的這顆珠子,該不會就是傳說中,可以將世界上所有生命的靈魂相互掉魂的,換魂珠吧?」

他的話剛說完,步一層登時極其謹慎地說道:「你怎麼知道換魂珠的事情?難不成你也曾與中天彩鳳那些傢伙交過手?」

說話時他還立刻將那顆小珠子收了起來,頓時令祖力霸和任自在,感到十分意外的向鞏奇才看了過去。

看著他們三個人,對自己表露出來的那很明顯的敵意,鞏奇才無惡相當坦然的說道:「我雖然並沒有和中天彩鳳的高手較量過,但我的師傅卻是從他們那裡逃出來的一個高手,不過很可惜,在數十年前他因為得罪了明氏一族的明段,在一天晚上就被幹掉了,而我的傀儡術,就是中天彩鳳那些傢伙最善於使用的,一種控制世間任何東西的,法力當中的一門。」

聽他那麼一說步一層才略微放心的說道:「我說你的傀儡術怎麼運用的那麼得心應手啊?原來是那麼回事啊?」

說完后他笑呵呵的喝了一杯酒,忽然陰森森的說道:「既然那樣的話,那趁著祖兄弟和任兄弟療傷的這段時間,就麻煩你去為咱們捉一大批活人來吧!到時候老子親自做法,讓他們那些無辜的無能之輩,變成法力高深的殺手,去和東方之城的那幫傢伙狠狠地干一場。」

聽了他那些話,任自在等人頓時陰森森的大笑了起來,隨後鞏奇才稍微做了下準備,便離開了那座山洞,化作了一道紅光向遠處飛去了。

那時候任自在忽然十分謹慎的向步一層問道:「老步,你說咱們四個人,都被東方之城的那幫傢伙打成這個樣子了,就算是你施展法力弄出來的那幫傢伙再怎麼厲害,他們也不見得比咱們的修為還高吧?你讓他們去和那幫傢伙大戰,這不是明擺著要讓他們去送死嗎?」

他的話剛說完步一層登時有點納悶的說道:「任自在,老子沒聽誰說你是個心慈人善得主兒啊?怎麼現在你卻弄出這幅德行來了?」

當時對於任自在也很不理解的祖力霸,喝了一杯酒之後也很納悶的說道:「可不是嘛七哥!老步不就是想要讓一些無能之輩,幫著咱們去向東方之城那幫傢伙衝殺一陣子去嗎?你至於這麼大驚小怪的嗎?」

看著他們對自己那略有微詞的神色,任自在稍微猶豫了一下還是不太放心的說道:「老步,不是我心慈仁善,老子也不在乎那些螻蟻之輩的性命,只是現在東方之城的那些厲害傢伙,都已經陸續的回來了,以咱們目前的實力,很明顯不是他們的對手,你幹嘛還要死死的呆在這裡和他們耗著啊?」

當時覺得他那些花也很有道理的祖力霸,稍微想了想也微皺著眉頭說道:「如果說我們沒有和那些傢伙較量過,那也就算了,現在咱們四個人都和那幫傢伙打過了,而且都被他們達成了這幅德行,現在咱們再和他們耗下去,很明顯對咱們沒有任何好處的,所以我說咱們還是立刻散夥,各自回去準備準備等時機成熟了,咱們再來攻打他們吧!」

說完后他們便相當謹慎的向步一層看了過去,但那時候步一層卻滿含殺機的說道:「老子知道你們說的那些都很對,但老子就是要和他們耗下去,我就不相信我真就鬥不過他們!」

說話間他轟隆的一下子拍碎了一塊大石頭,頓時震懾的祖力霸和任自在,不自覺的別過了臉去。

片刻過後,步一層看著他們那不是很好的臉色,忽然眼珠子一轉笑呵呵的說道:「兩位兄弟,你們都不要誤會我啊!雖然咱們現在是被那幫傢伙打敗了,但我手上不還有這塊招魂百鬼令,和這顆換魂珠呢嘛!」

他剛說到了那裡,祖力霸一下子相當不以為然的說道:「老步不是我看不起你這些寶貝,就算是它們再怎麼厲害,也沒有你的那面招魂幡的威力大不是嗎?現在連你的招魂幡,都被東方之城的那個小崽子給毀掉了,難不成他就沒有辦法對付它們?」


說歸說但他還是不自覺的看了看,步一層手裡的那顆換魂珠,登時令步一層暗中竊喜了一下。

但那時候任自在也微皺著眉頭說道:「現在東方之城的人都沒有任何泄氣,甚至是前些時候那樣較為混亂的局面了,足見你對東方風霸下的毒,根本就沒有要了他的命,現在如果他們全力向咱們發動進攻的話,咱們肯定是必敗無疑!」

聽出了他們都不想在跟著自己,與東方之城的人打下去了,步一層雖然心裡十分的惱火,卻依舊笑呵呵的說道:「兩位兄弟,咱們現在可不能漲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啊!雖然咱們現在是處在了下風,但我絕對有把握,能讓找咱們反敗為勝。」

聽了他那麼肯定的話祖力霸,登時很納悶的說道:「怎麼說?難不成你老步還有什麼厲害的法寶亦,或是你知道那幫傢伙還有剩致命弱點嗎?」

在他說話的時候,任自在卻十分不以為然的喝起了就來。

看著他們那各有心思的樣子,步一層登時哈哈一笑十分自信地說到:「祖兄弟說的不錯!再怎麼說我也在東方之城待了好多年呢!對於他們的很多事情都十分的清楚,尤其是他們那幫傢伙怎樣也改變不了的最大的弱點,我更是了如指掌。」

說到了那裡他一下子十分得意的喝了杯酒,登時令祖力霸更加好奇了起來,可那時候任自在卻相當不屑一顧的說道:「老步你就吹吧!如果你真的知道,那幫傢伙有什麼致命弱點的話,早幹嘛不用?現在弄得不當我們損失了好多手下,就連你那八個徒弟都給打上了,你卻在這裡說這些話,你自己信嗎?」

聽了他那些頗有道理的話祖力霸,登時緊皺著眉頭說道:「七哥說的很對,如果你真的知道那幫傢伙有什麼弱點的話,會眼睜睜的讓自己的徒弟送死去嗎?」

說到最後的時候,他忽然殺氣騰騰的向步一層看了過去,可那時候步一層卻相當鎮定的說道:「兩位兄弟你們千萬不要誤會!我前些時候之所以忽略掉了他們那個弱點,全是因為我對我的招魂幡太過自信了,現在我那件法寶既然已經被他們弄沒了,我一著急就想起那件事情了,但我這次絕對有把握將他們全部消滅掉,而且還不用咱們出手。」

聽他那麼一說,任自在登時很謹慎的說道:「老步,這麼說你真的沒和我們開玩笑?」

祖力霸更是有點著急地說道:「你說了半天了,那幫傢伙到底有什麼弱點啊?」

看著他們對自己又有了一定的信心步一層,陰森森的笑了笑,忽然極其慎重的說道:「他們最大的弱點,就是他們太仁慈了,而我這次就是要利用他們那個弱點,施展法力讓一些在他們看來很無辜的傢伙,用一種十分受罪的方式去和他們交戰,到時候他們肯定會一敗塗地的!」

說到最後的時候他一下子大笑了起來。

聽了他那些話,雖然祖力霸和任自在都不知道,他究竟要用什麼辦法去對付東方之城的人,但一時間卻都很期待的大笑了起來,不覺間他們便閑聊著,等待起了出去抓人的鞏奇才。

不覺間天色逐漸暗了下去,就在祖力霸等的很不耐煩的時候,鞏奇才忽然笑呵呵的走進了那座山洞,看著他那副樣子,步一層等人立刻知道了他肯定抓了不少的人,是以立刻為他倒了杯熱酒讓他喝了以後,任自在才頗為謹慎的向他問道:「怎麼樣老鞏?這次出去有什麼收穫嗎?」

當時正準備吃肉的鞏奇才,看著他們三個人那微皺著的眉頭,忽然笑呵呵的說道:「你們放心吧!這次我出去之後,雖然並沒有捉到太多身強力壯的傢伙,卻也帶回來了一萬多人!」

聽了他那些話祖力霸一下子頗為佩服著說道:「老鞏你可以啊!真想不到在這大冷天里你這一出去,就給咱們帶回來了一萬多人,就沖你這種本事,老子敬你一杯!」

說完后便相當豪爽的說道和鞏奇才碰了下杯子,大那時候鞏奇才卻有點不好意思的說到:「老祖你也不要把我的能耐看得太大了,我這次是帶回來了一萬多人那不假,但他們卻沒有太多能打仗的。」

聽他那麼一說,任自在登時有點火大的說道:「那你帶他們回來幹什麼啊?切!」

說完后便幹了一杯酒,登時令鞏奇才頗為惱火的向他看了過去。 就在任自在和祖力霸聽說了,鞏奇才弄回去的那些人,沒什麼會打仗的人而惱火的時候,步一層卻笑呵呵的說道:「沒事沒事,老鞏只要你給我帶回來的是活人就行,而且他們最好還是那種,樣子十分落魄可憐的傢伙,要不然老子還得費半天勁,將他們重新折騰一番。」

聽了他那些話,鞏奇才等三人一下子很不理解的向他看了過去,祖力霸更是瞪大了眼珠子,很不理解的說道:「為什麼啊老步?難不成你真的要用你那什麼法術,靠著你認為的,東方之城的那些傢伙們那所為的最大的弱點,讓那幫廢物向他們發動攻擊去嗎?」

當時心裡已經有了相應的盤算的步一層,在他說完后忽然陰森森的說道:「不錯!我就是要讓東方之城的那幫傢伙,因為他們那可笑的仁慈之心而害了他們,正所謂無毒不丈夫!我就不相信,在這大冷天的,他們會不顧那些無辜的廢物們的性命,全力出擊將那些傢伙全部殲滅掉!」

說完后他便陰森森的大笑了起來。

看著他那相當滲人的樣子,祖力霸等人頓時感到脊背發涼的對視了一下,便不再說什麼了,而步一層稍微思量了一會兒,忽然十分謹慎的向鞏奇才說道:「現在你立刻帶著那幫傢伙,去南面的大山坳里,給他們生上一堆火,再將前些時候咱們死掉的那些手下們,燒烤一下分給他們吃,千萬別讓他們凍餓而死了,今天晚上我就做法,在他們的身體里注入一些其他人的魂魄,黎明時分就讓那些人,分批次的去東方之城外面哭喪!」

聽了他那些話,鞏奇才一下子笑呵呵的說道:「得了!我立刻就去辦!」

說完后他便帶著一壺酒走了出去,但那時候任自在卻仍然有所顧忌的說到:「老步,這次咱們可就全看你的了,只要他們能夠成功的混入進東方之城內,到時候咱們就和他們一起裡應外合,一舉將那裡拿下!」

說到最後的時候,他還和步一層碰了下杯子。

那時候祖力霸也相當期待地說道:「老步你這次如果成功了,等攻下了那裡老子多分給你一萬兩黃金!」

說完后也笑呵呵的和步一層碰了下杯子,但那時候步一層卻一臉無所謂的說道:「只要能將那裡拿下來,其他的事情都好說!」

說完后他們三人便相當痛快的喝了一杯,等鞏奇才將那些事情布置完了回去之後,他們閑聊了一會兒,便各自去了別的山洞內調息去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