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周圍那些強者都消耗了剛才的收穫.實力精進不少.

他們滿臉笑容.就可以看得出來.

「陳桂龍.妃姐請上台.」拓跋野大聲道.

陳桂龍和影花妃大步走了上去.兩人身上的殺氣都爆發出來.非常可怕.周圍那些強者受到了影響.紛紛後退.

陳桂龍還是帶著面具.極為神秘.

到現在為止.恐怕都沒有人知道他的真實來歷.甚至連他的容貌都沒有見過.

付磊不爽道:「真是喜歡裝酷.整天帶著面具.到底給誰看.」

「陳桂龍.據說殺人如麻.死在他手上的靈仙境都不知凡幾了.」秦獸有些懷疑.

付磊嘆道:「陳桂龍雖然比較臭屁.可實力確實很強.要是他來刺殺我.我多半躲不過去.」

「你躲不過去.我估計也懸.看來招惹誰都可以.千萬不要招惹他.」秦獸說道.

「影花妃小姐.請先出手.」陳桂龍很紳士.

「那你小心了.」影花妃不敢留手.直接施展出影魔虛步.展開了攻擊.

陳桂龍冰冷的眼睛猛地一亮.明顯有些驚訝.甚至身體都有些顫抖.

「影魔虛步.」他竟然施展出同樣的身法.熟練度方面不比影花妃差.

看到陳桂龍施展影魔虛步.影花妃也激動無比:「停.陳桂龍.我們有必要好好聊聊.」

影魔虛步.並不是誰都能夠修鍊的.必須要有影魔一族的血脈.才能修鍊影魔虛步.

兩人都能夠施展.意味著兩人很可能是同族之人.

「好.我們好好談談.」陳桂龍說道.

兩人停止戰鬥.然後離開比武台.到房間去談話了.

「什麼情況.他們怎麼不打了.」付磊疑惑道.

拓跋野心中也有一些疑惑.不過他猜測到了幾分.

「兩人有淵源.等他們出來就知道了.」拓跋野平淡道.

「淵源.兩人都是殺手.難道出自同一個師門.」付磊驚訝道:「不對啊.陳桂龍是聖天大陸出生的人.從小在聖天大陸.而你們是外來強者.跟聖天大陸相隔太遠.」

秦獸道:「說不定是上輩人物的淵源.這很難說得清楚.」

「果然.陳桂龍跟著我們.心中有事.不然他那麼淡漠的人.不可能隨便跟人結伴同行.」付磊說道.

「不管他是什麼人.只要沒有對我們天宇盟不利.就由得他去.」拓跋野說道.

巫剛說道:「看樣子.他們短時間不會出來.我們不如繼續比武切磋.秦兄.我們很久不見.戰鬥一場如何.」

「好啊.剛才還沒有過癮.就跟你過過癮了.」秦獸笑道.

一群好戰之人聚集在一起.不手癢才怪.

拓跋野懶得管他們.他還是有些擔心影花妃和陳桂龍的情況.

第五百五十七章挑戰

巫剛跟秦獸切磋過很多次.兩人對對方都熟悉無比.

他們戰鬥起來.同樣激烈.因為了解.兩人戰鬥起來.配合默契.好像是在表演.

巫剛、付磊、秦獸.都是同一類人.他們實力相當.估計很難分出勝負.

相比之下.王浩戰鬥力要差一些.但他煉器的本事.沒有人敢小覷.

舞傾城.對煉丹很有熱情.加上拓跋野全身心教導.如今也才剛剛成為七品靈丹宗師.

煉丹方面.有舞傾城在.讓拓跋野輕鬆不少.

煉器方面.有了王浩加盟.以後拓跋野也能夠多一些時間修鍊了.

巫剛和秦獸足足戰鬥了兩個小時.直到兩人都精疲力盡.才結束戰鬥.

他們同樣沒有分出勝負.實力相差非常有限.除非生死搏鬥.否則是很難分出勝負的.

而陳桂龍和影花妃足足談了兩個小時.才一起有說有笑走了出來.

「老大.他們的關係非同一般.難道真有淵源.」巫剛疑惑道.

拓跋野點頭道:「還好.他們不是敵對關係.不然陳桂龍這樣的敵人.讓人夜不能眠.」

「不錯.被陳桂龍盯上的人.不是死了.就是發瘋了.」付磊說道.

「殺手.生活在黑暗之中.他們猶如幽靈.最讓人恐懼.」秦獸說道.


他頓了頓.繼續說道:「沒有必要.千萬不要招惹殺手.尤其是厲害的殺手.」

「妃姐.什麼情況.」拓跋野很好奇.

「他跟我同族.算起來是我堂兄吧.」影花妃說道.

「同族.」拓跋野非常驚訝.

陳桂龍笑道:「雖然我是影花妃小姐的堂兄.不過相隔很多代了.我們一族就剩下我們兩人.想要讓血脈不削弱流傳下去.最好的辦法就是結婚.拓跋野.你要是對我妹子不好.我不介意從你手上搶走.」

「有本事就來吧.我給你公平競爭的機會.不是我看不起你.你一點機會都沒有.」拓跋野淡然道.

他看得出來.陳桂龍是開玩笑的.

陳桂龍的本意.還是希望拓跋野對影花妃更好一些.

「算了.我妹子死心塌地跟著你.我也沒辦法.反正我們一族也沒落了.發展成什麼樣子都不奇怪.」陳桂龍嘆道.

「大舅哥.你以後有什麼打算.」拓跋野笑道.

「誰是你大舅哥.你跟妹子結婚之後再這樣叫吧.」陳桂龍的心情輕鬆不少.

「小老公.你一定要幫助我們.讓我們一族發展起來.」影花妃說道.

拓跋野問道:「妃姐.知道仇人是什麼人嗎.」

「聖宗.」

這兩個字.讓拓跋野眼神凝重無比.

聖宗.是聖天大陸最強的宗派.他們要保住第一的位置.不知道滅了多少宗派和種族.

影魔一族被聖宗滅掉.也不奇怪.

只是要跟聖宗為敵.恐怕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

「妃姐.你放心.剷除聖宗.我一定竭盡全力.」拓跋野說道.

之前.他沒有滅掉聖宗的想法.只是想削弱聖宗的實力和影響力.

削弱聖宗比較容易.但要滅掉聖宗就難了.

一旦聖宗遇到存亡危機.肯定要求援.上界強者插手.事情就複雜了.

以拓跋野及天宇盟的實力.想滅掉聖宗是不可能的.就算沒有上界強者幫忙.他們也不是聖宗對手.

別說天宇盟了.那些底蘊深厚的超級宗派.恐怕也要好幾個宗派聯合起來.才能個聖宗抗衡.

陳桂龍走了過來.笑著說道:「拓跋野.你也別有太大壓力.別看我們影魔一族被滅掉了.可還有不弱的勢力.這些勢力如今都掌握在我手上.實力比血煞宗還要強大一些.當然相比聖宗.還是弱得很.聖宗最強的地方.是他們隨時能夠聯繫上界強者.一旦上界強者出動.足以橫掃一切.」

「真是想不到.影魔一族都不存在了.還有這麼強勁的實力.」拓跋野震驚道.

「瘦死的駱駝比馬大.我們影魔一族以前的實力不比聖宗差.甚至還在聖宗之上.要不是聖宗請動上界強者出手.不可能滅掉我們聖宗的.」陳桂龍沉聲道.


「慢慢想辦法吧.我就不信對付不了聖宗.」拓跋野冷聲道.

他對聖宗沒有好感.尤其是聖地索要寶物之後.他就更加覺得聖宗無恥了.

要是能夠滅掉聖宗.不再舉行什麼年輕強者排名比武.也許聖龍星宇會少死很多優秀的年輕強者.也能夠多培養出一些強者.

「有你幫助.我多了幾分信心.」陳桂龍說道.

「陳桂龍.你還是先離開聚寶樓.因為聖宗要對付我.你置身事外.才能給我們提供幫助.」拓跋野說道.

「也好.我還是隱身暗處最為合適.適當的時候.給予聖宗致命一擊.」陳桂龍冷聲道.

拓跋野笑道:「陳桂龍.你在葯神秘庫跟著我.是不是就懷疑影花妃是影魔一族強者了.」

「不錯.要不然我不會跟你同行的.殺手是最不容易相信人的.」陳桂龍說道.

「我總覺得你是有目的的.只是想不出你的目的是什麼.」拓跋野苦笑.

「我不多說了.馬上就離開.」陳桂龍道:「叮囑一下在場的人.不要泄露我跟影花妃的關係.」

「你走吧.這方面我會處理.」拓跋野道.

在場的強者.天宇盟的強者是絕對不會泄露消息的.

然後就剩下秦獸和付磊了.他信得過秦獸.而付磊也不是多嘴的人.

陳桂龍離開.拓跋野叮囑了一番.

大家繼續交流修鍊心得.誰都不願意散去.

連王浩都加入進去.他除了喜歡煉器.實力也是頂尖的.不然不可能被暫封為五龍之一.名氣還在韓風之上.

他當然不是浪得虛名.連付磊都不願意跟他戰鬥.因為他的寶物太多.

跟王浩戰鬥.實力弱一點的直接被大量寶物轟殺.

「老大.我加上秦兄、付磊兄弟、王兄.我們一起挑戰你.要不要試試.」巫剛提議道.

「還是算了吧.你們都是頂尖年輕強者.我可應付不過來.」拓跋野苦笑.

比武.不能全力以赴.拓跋野很多手段不能施展.

面對巫剛、付磊、秦獸、王浩四人.他也沒有底氣.

巫剛、秦獸、付磊戰鬥方式都狂爆無比.面對一人都不好受.何況還是同時面對三名同樣強大的對手.

還有王浩.身上的寶物很多.用寶物戰鬥.同樣難纏無比.

拓跋野面對巫剛、付磊、秦獸三人的同時.還要防備王浩的寶物攻擊.確實困難無比.

「拓跋兄弟.我知道你的實力.當初我加上巫剛兄弟、莫情兄弟.三個人一起都無法擊敗你.現在多加一人.一樣難以取勝.」秦獸說道.

「拓跋兄弟.就讓我們開開眼界吧.」付磊說道.

他一直想跟拓跋野交手.他在葯神秘庫外面選擇了相信巫剛.並不是不想跟拓跋野比武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