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浩眯眸,“既然沒有過半,那李總監的提議不通過。”

企劃部總監還想再爭取,可視線觸及到總裁冷峻寒冽的雙眸時,啞了。

“會議結束,大家各司其職。”

吩咐完,顧寒辰邁步離開,韓浩緊跟在後面。

辦公室裏其他高層面面相覷,總裁咋一點也不着急?

總裁辦,

韓浩笑眯眯關上門,然後對顧寒辰說道,“阿辰,你是不是有辦法了?”

“沒有。”

“啥,沒有?”韓浩傻眼。

顧寒辰頷首看了韓浩一眼沒理他。

韓浩幾步走到大班桌前,雙手搭在桌面上半俯身子盯着顧寒辰看,“阿辰,你是在跟我開玩笑吧。”

顧寒辰挑眉,“我像是開玩笑?”


韓浩乾笑兩聲,站起來來回踱步,最後還是停在顧寒辰面前,問他,“你真的不打算採取行動?”

“嗯。”

韓浩哀嚎,可隨即一想,眸子眯起來看着顧寒辰問道,“你是不是有其他打算?”

顧寒辰輕笑兩聲,吐出四個字,“將計就計。”

韓浩愣了一會,然後豎起大拇指,“高。”

“不過之後呢?產品之間不合格的問題怎麼解決?”

顧寒辰揚眉,“帝都質檢部會出具報告。”

韓浩哈哈笑兩聲,“原來你早就有打算了。諒他們也想不到帝都質監局會下來檢查。哈哈。”

“蘇炳成罪證收集的怎麼樣?”

韓浩摸摸頭,“收集的差不多了。”

顧寒辰微笑,“在市長選舉那天把這份大禮送給他。”

“嘖嘖,夠狠!”

韓浩對顧寒辰的陰險佩服的五體投地。還有什麼比親眼見看見失之交臂來的痛苦?

“和蘇炳成聯繫的那個神祕人查到了嗎?”

“還沒,不過查到一點線索,是帝都的。”

顧寒辰摩挲大拇指,“帝都。”

“嗯,我會繼續讓人監聽蘇炳成的電話。”

“先不急,王大富那邊怎麼樣?”

“差不多快狗急跳牆了。”

“在施加點壓力,讓他去找蘇炳成。”

“好,行。”

“對了,阿辰,”

韓浩的話說到一半,一陣手機鈴聲響起。

顧寒辰朝韓浩示意一下,然後接起電話,沉冷的聲音染上一抹溫柔,“想我了?”

白小然翻白眼,這一陣子每次給他打電話他的第一句都是想我了嗎?每天都見面想毛啊。

不過,爲了接下來要說的話,她不介意在重複回答,“想。”

顧寒辰脣角帶着一絲笑意,他朝落地窗外看了一眼,外面天色已經全部黑下去,他問道,“吃過飯了嗎?”

“吃過了。”白小然乖巧道。

顧寒辰嘆聲氣,“你想說什麼?”

白小然就知道瞞不住他,只好老老實實把晚上準備出去見玫紅姐的事跟她說。

“明天去。”

“不行,明天一早玫紅姐就離開這裏了。”白小然打着商量。

顧寒辰劍眉微擰,“媽同意嗎?”

“我媽和我一起。”白小然連忙道。

顧寒辰面色冷下來,“下次見。”

“下次都不知道什麼時候能見上面。”白小然不爽,連聲音都沉下來。

兩人在電話兩頭僵滯着。

“她住在那?我讓人接她。”

接玫紅姐做什麼?

“不用。就一晚上,我明天一早就回來。”

“不行。”

“爲什麼?”

“要麼不見,要麼我讓人接她到家裏,二選一。”顧寒辰給出選擇。

白小然沉默一會,憋屈道,“我選最後一個,不過我要先給玫紅姐打個電話,如果她不同意,我要過去。”


顧寒辰沉默不語。

白小然管他答不答應,氣呼呼的直接把電話給掛了。

聽着嘟嘟嘟的聲音,顧寒辰捏捏眉心。

韓浩聽完全程對話,實在無語,他看着顧寒辰說道,“阿辰,不是我說你,你太專制了,女人是要哄的,你剛剛那副命令的語氣任誰聽了都不太開呀,況且,不就是出去一晚上,你管的也太嚴了。”

顧寒辰冷冷看向韓浩,冒出一句,“你有女朋友?”

韓浩語塞,他是沒有女朋友,可他經驗比他多啊。

“阿辰,你不要不相信我,我說的絕對是經驗之談。”然後韓浩開始了說教模式。

顧寒辰冷眼一瞥,“再不出去,你今晚可以不用回去了。”

韓浩立即條件反射的閉上脣,他纔不想在公司加一晚上的班。不過,臨走前,他還是苦口婆心勸道,“不過是出去玩一晚上,你讓人保護她,不會出事的。阿辰,你太相信謹慎了。相信人管的嚴會反彈。”

說完,顧寒辰砸過去一個東西。

韓浩身手矯健的躲過,然後笑眯眯的關上門,“我可是專家之言哦。”

門內,顧寒辰面無表情。

過了半晌,他打出一通電話,電話那頭立即傳來驚訝的聲音,“今天是太陽打西邊出來了?你怎麼會想起來給我打電話?”

“你人在哪?”

裏克一愣,然後笑眯眯道,“當然是在自己家啊。”

說完,他朝牀上的正在給孩子餵奶的女人看了一眼。

顧寒辰冷笑,“是嗎?那正好,我準備讓你去接玫紅。”

“什麼?”裏克咳咳兩聲,“你什麼意思?”

“沒什麼,既然你人不在a市,那好說。”

“咳咳,那個約書亞,我說,我說還不行嗎?”

顧寒辰面無表情,“說吧。”

“我那個,人現在是在a市,不過我明天就走了。”


“所以你知道?”

“知道什麼?”裏克裝傻充愣。

顧寒辰冷笑,“我不介意把你有兒子的消息告訴你父親。”

“別……!”裏克連忙阻止,“我家玫紅不就是想見一面你家丫頭嗎,而且有我在,就一晚上,你還不放心?”

“不放心!”顧寒辰毫不留情的說道。 裏克:“……”

他無語至極的掛上電話,哀怨的看着玫紅。

玫紅笑了笑,替孩子掖好小被子,然後對裏克道,“去把,剛好我想見見葉阿姨。”

“葉阿姨?”裏克眉頭一挑。

“小然的媽媽,之前我當護士時一直照顧她,她醒來這麼久我還沒來得及去看她。”

裏克眸底閃過心疼,將玫紅擁在懷裏,下巴抵在她額頭上,“辛苦嗎?”

玫紅一怔,彎脣笑了笑,“還好。”

這時,懷裏剛哄睡着的小寶寶突然哇哇哇大哭起來。

難得溫情一次,卻被這個不識趣想小崽子給破壞,裏克哀怨的瞪着他,心理磨牙,看他長大怎麼好好收拾他。

紫藤苑內,

白小然緊張的來回踱步,一會跑進廚房看廚師飯做得怎麼樣了,一會跑到餐廳把餐桌上的果盤重新擺放,一會又焦躁不安的在門門來回等。

顧寒辰一回來,就看門她在門口等自己,他脣角勾起走過去,“在等我?”

白小然沒好氣翻個白眼,“我在等玫紅姐,他們是不是有事耽擱了,怎麼還沒來?”

顧寒辰脣邊的笑意消失,整張俊臉緊繃繃的,深眸盯着白小然。

白小然也不怕他,直接吩咐道,“你去看看廚房裏飯有沒有做好,估計玫紅姐待會就來了。”

三句不離玫紅姐,顧寒辰俊美繃的更緊了,他面無表情看着白小然道,“門口風大。”

然後,理所當然拉着白小然朝客廳裏走。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