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比如洪老今天去搶築基靈果時,控制身體的雖然是洪老,但是吳俊的感覺還在。

當時雖然感到了無比強大的力量,但是在洪老解除力量后。

他感覺身體無比酸疼,這還是洪老控制的好,要是洪老完全釋放力量。

不管吳俊的話,他的身體說不定會被撐爆。而且洪老的力量經過那一戰的消耗。

也要恢復好幾天才行。

就在吳俊準備向著洪老所指的峽谷奔去的時候,

只見一直無比鎮定的洪老忽然臉色大變,就連剛剛在確定天昊身份前都沒有露出這麼差的臉色!

「不好,有麻煩來了!」 「什麼?洪老,怎麼了?」「洪老你幹什麼!」

吳俊的話還沒問完,洪老就化為了一道紅光掠進了脖子上的項鏈里。

「轟!」

與此同時,一道黑色流光猛地砸進了吳俊身旁的綠色水池,迸發出了一道數百丈高的水浪。

水浪過後,原本的綠色水池早已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個深數十丈的巨坑。

深坑中央,蜷伏著一隻巴掌大小的蝙蝠,赫然便是那剛剛才離開的天昊。

此時正趴在地上劇烈的喘息著,看起來很是狼狽。

「哼,天昊,你今天死定了,我看你還往哪裡跑。」

隨著話音的落下,一道漆黑的光影從空中落在了巨坑旁邊。

這道黑色光影竟然也是一隻吞天蝠!

只不過這隻吞天蝠的眼睛卻是紅色的,而且其體積也比小昊不知道大了多少。

兩米多高的身體,極似人類的雙手,黑色的雙翼,臉部和蝙蝠幾乎一模一樣。

要是眼睛的顏色也換了的話,那簡直就是一個放大版的天昊了。

「跑?哼哼,不知道是誰要跑。地冥,你沒看見我有幫手在嗎?」

天昊從巨坑中緩緩爬出,綠色的小眼睛,死死的盯著那叫作地冥的吞天蝠,冷笑道,

剛剛離開的他,不幸的被族裡派來尋找他的地冥所發現,由於族裡對於來抓自己的人都設置了可以禁止自己突破封印的秘術,如果不突破封印,他將沒有任何的反抗能力!

無奈之下,便想到了剛剛見到的洪老,於是便想禍水東引,拚命的跑了回來,當然,來的不止他一個!

「幫手?你不會告訴我,你跑了半天就是為了回來找這個才只有玄士初期實力的廢物幫你吧?」

「我說天昊,你的腦袋是不是被門擠了,就憑這個廢物,他能做什麼?」地冥猩紅的眼睛帶著幾分戲虐看了一眼吳俊,譏諷道。

那地冥顯然現在才注意到吳俊,雖然一來就發現了吳俊,但要是天昊不說的話,他可能根本不會看吳俊一眼,畢竟,吳俊確實是太弱了,根本引不起他的重視……

「哼,我要找的幫手確實是這小子,他馬上就會幫我殺了你的,不信你可以試一試。哼哼。」

天昊並沒有看到洪老,不過看剛剛那兩人的關係似乎是師徒,想來如果這小子有難,那老頭不會不現身的,那老頭可不簡單,應該夠這地冥喝一壺了。

「哦?那我到是要試一試了。」地冥聞言,帶著幾分興趣的目光再次轉向吳俊。

可憐吳俊現在才明白過來,這是人家吞天蝠一族派的人來追殺天昊的。

這天昊可能是因為剛剛見到了洪老的關係,所以現在想來拉個幫手。

可是沒有見到洪老,就把他給拉上了賊船,現在的他真是欲哭無淚了。

你搶了我的東西揚長而去就算了,你還回來,一回來就讓老子給你背黑鍋,老子欠你什麼了?

「唉,吞天蝠大哥,我根本就不認識這傢伙,怎麼會是他的什麼幫手呢?沒事的話我就先走了,家裡還煮著湯呢,回見。」

見到地冥的目光轉向自己,趕忙向後邊退邊擺手道,他可不想背這個黑鍋,這可是真的吞天蝠,看看剛剛洪老誤認天昊時的驚慌失措,就知道這根本不是他所能惹的起的。

言閉,吳俊趕忙轉身向著山下跑去,他實在是不想在這裡多待一秒了,如果被那隻大扁毛蝙蝠給盯上了,那麻煩就大了,

這期間洪老一直讓他趕快離開這個是非之地,那吞天蝠不是他能惹得起的,不說人家族群在整個大陸的地位與實力,光是那地冥半步玄皇的實力,就已經不是洪可以輕易戰勝的,還是先走為妙。

這時洪老也有些後悔剛剛放走天昊了,沒想到本不想惹麻煩,卻引來更大的麻煩。

「看見沒有,天昊,人家根本就不想幫你。呵呵。」地冥見到吳俊急忙退走的樣子,對著天昊譏諷道,他覺得這天昊一定是被追殺這麼多年了給瘋了,竟然想找一個玄士中期的小子來對付自己,而且人家還不理他。

「哼,地冥,如果我說我把我族的鎮族之寶已經給了那個小子,你信嗎?」天昊見沒有挑起地冥和吳俊的矛盾。

趕忙再煽風點火道。

如果吳俊真的走了的話,那今天他就真的得交代在這裡了,對付其他人,他被*急了還可以拚死解開封印冒險一搏,至多就是接下來的幾年比較虛弱罷了,這些年來由於自己不斷的尋找各種靈藥服下化為藥力侵蝕著那道封印,距離徹底解開也不遠了,就算強行暫時突破也不會有太大的後果。

可面對所有吞天蝠的人,在封印不可以強行突破的情況下,他沒有任何的抵抗力,所以今天一定要讓那小子和這地冥發生點矛盾。

而地冥最在乎的是什麼,他當然知道,只要能得到鎮族之寶,自己的生死那地冥根本不會在意,能夠將自己帶回族裡當然好,如若不行,他會幹凈利落的殺了自己。

既然你那麼在意鎮族之寶,那我就攻敵所必救,我看你還不對那小子出手?至於出手以後,你就會發現那小子並不是你能隨便揉捏的了……

「什麼!你竟然!」

地冥聞言也不再管天昊,轉身向著吳俊逃走的方向,暴掠而去。

就算地冥明明知道天昊說的百分之九十九的可能性是假的,但是他也不願意放棄這百分之一的可能。

要是這百分之一的可能中了的話,就算他將天昊帶回族中,族長也不會原諒他的。

至於天昊,地冥已經在其身上留下了一絲精神力,除非天昊可以解除封印,不然的話,至少要花兩個時辰才能解除。

但是吞天蝠一族的現任族長在派他們出來時就給他們的身上留下了印記,使他們可以控制天昊身上的封印。

所以說,只要天昊在他們面前想要強行破除封印,他們就可以將封印加強,使天昊不能強行破除封印。

要不然的話,就憑他的實力,還遠遠不是破除封印后的天昊的對手。

而兩個時辰,收拾這個小子已經夠收拾無數個了。


所以這地冥才敢放心大膽的來將吳俊這百分之一的可能抹殺掉。

轉瞬之間,地冥便已來到了吳俊身後,一抓攻向其後心處!

這地冥竟是打算一招解決吳俊!

正準備離開這個是非之地的吳俊也感受到了極度的危險,

「不好!」 就在地冥的尖爪即將洞穿吳俊的后心時,一道紅光從後者的項鏈上猛然掠出,形成了一層薄薄的虹膜,覆蓋在了吳俊的后心。

地冥見到這一幕,臉色一變,尖爪上也是閃現了一層黑色的光華。

「嘭!」

一聲巨響自吳俊的后心傳出,一**的氣浪將四周的樹林震出了一片空地。

吳俊的身影狼狽的向前猛地爆射而出,在地上留下了一道十幾丈長的溝壕。

看似受到重擊一般,極其狼狽。

然而吳俊實際上根本沒有受到多大的傷害,最多也只是受到點衝擊力的傷害而已。

真正的威力早已被剛剛背上的那層看似薄弱卻堅韌異常的虹膜所化解。

一旁的地冥此時的臉色已經完全的變了,一臉的凝重,全然沒有了剛剛的那副戲虐的樣子。

畢竟,在九天大陸,任何時候,只有實力才會讓人家重視,不然的話,人家根本不會在意你的死活。

他剛剛下了多少力氣他自己最清楚,那足以秒殺任何玄宗境的凌厲攻擊,彷彿被什麼東西擋住了!

本來它的那一爪足以瞬間就將這小子秒殺的,但是此時這個玄士中期的小子卻像沒事一樣,這讓他不得不重視起來。

通過剛才那一擊,他也明白了,眼前的這個小子,不簡單!

雖然剛剛的那股力量一定不是他的,但是那股力量卻讓他感到了危險。

右爪卻在微微顫抖,現在地冥倒是有幾分相信天昊所說的了,一個玄士中期的小子竟然擁有著與之完全不相符的力量,這實在太不正常了,說不定這小子真是那天昊找來的幫手,而鎮族之寶在這小子這裡還真不是沒有可能。

「呃,好痛。」「我靠,我招你了,我跟你說,我沒拿你們吞天蝠一族的那什麼鎮族之寶,你這個人怎麼就聽不懂呢?你就放我走吧。」


吳俊揉著腦袋,苦著個臉,剛剛天昊的話他也聽到了,不過他也沒什麼辦法,只能暗叫這地冥一聲傻*了。

人家說什麼你都信,我解釋這麼久你咋就不信我呢?我長得就像個騙子么?

不過這也是吳俊對於吞天蝠鎮族之寶的不了解,相信若是他知道那是什麼的話,恐怕會做出和地冥一樣的選擇。

不過話雖那麼說,他現在已經對這個地冥產生了極其強烈的不滿,要不是洪老剛剛說這地冥的實力不在他之下,真打起來不一定能贏,而且一旦開戰就將得罪其背後的吞天蝠族群,那不是他所能招惹的,最好還是遠離這些事比較好,他還真想找洪老借力量把地冥給做了。

地冥聞言,也是略微遲疑了一下,他也知道天昊說的很可能是假的。

畢竟,天昊當年辛辛苦苦偷出來的東西怎麼可能會這麼輕易就送給這小子了。

只是,剛剛他不想放過任何一點的可能性,而且看吳俊的實力又弱。

所以才想隨手滅了,但是現在吳俊已經不是那麼好欺負了,他就不得不掂量掂量了,不過這小子實在是很詭異,剛才所說也不是沒有可能。

「小子,不要裝了,要不咱們倆一起聯手把這傢伙幹掉,到時候東西還是你的。」

天昊此時卻極其不和諧的冒了出來,對著吳俊笑道。

見好不容易挑起的矛盾有可能化解,他怎麼可能會讓吳俊如願。


「你!」吳俊現在是真的想要將天昊,抽筋扒骨,生吃活剝了。

搶了自己四枚築基靈果不說,又給自己招來了這麼一個大麻煩,現在自己好不容易可以走了,他又來搗亂。

「哼,就憑你們倆,還殺不了我。」

聞言,那地冥臉色一變,他只對付吳俊一個就已經沒有必勝的把握了。

如果天昊也出手的話,雖然說他可以壓制住天昊不能強行破除封印,但那樣勢必會花費他大量的心神,那樣的話他絕對會輸給這個詭異的小子的。

在這期間,不管是他壓制天昊時吳俊出手,還是他和吳俊戰鬥時天昊強行破除封印,局面對他來說都是極其的不樂觀的。

不過雖然是這樣,但場面話還是要說的,只不過這話聽起來是那麼的無力和蒼白。

「你們倆給我等著,哼,過兩天,我們吞天蝠一族就回來將你們滅殺的,好好享受接下來的時光吧。」

地冥緩緩的飄起,向著吳俊二人道。

看來今日註定是要無果而歸了,只得撂下一句狠話先回去搬救兵,過兩天再回來報仇,天昊一定要找到,至於這詭異的小子到時候也一併收拾了。

聞言,天昊倒沒什麼,能把眼前這一關先度過去再說。

過兩天,他自有辦法讓吞天蝠的人找不到它。

但是吳俊的臉卻顯得極其的不自然,畢竟,這根本就不管他的事。

現在人家過兩天卻要叫人來滅殺他,天昊能跑,他不行啊,他的根在這裡,他絕對不可能像天昊一樣就此踏上亡命之旅,他還有許多事情沒做!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