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爲什麼說過地武境是陸地之王,因爲在地武境之後的另一個境界,已經是可以做到短時間的凌空而行了,可以算是超出“陸地”的領域範圍了。

“怎麼不說話了,啞巴了?那麼我就來問問,究竟是誰想要屠我南潯鎮?”

單雄信充滿着殺意的眼睛,慢慢的看向了前方的一衆清平縣軍隊。

他的目光看過之處,竟說無一人敢與他對視,甚至就是那一位靈武境八重的校尉,也根本不敢和他對視!

“大人,我等乃是奉清平縣縣尊之令前來……”

不過那位周校尉雖然不敢和單雄信對視,但他無論如何也是要硬着頭皮說明來意的。

然而他雖想說,但單雄信可不見得想要聽。

“閉嘴!我不管你是奉哪一個縣尊的命令,今日你都是隻有一個死字!”

單雄信直接霸氣的打斷了周校尉想要繼續說的話。

隨後,單雄信就輕輕提起來了一支手。

“咻!”

一瞬間,金釘棗陽槊就出現他的手上。他的這把兵器和夏侯淵的金攥虎頭槍,都是作爲血練神兵的,完全可以融入宿主的身體之內。

並且宿主實力越強,血練神兵能夠爆發出的威力也是更爲強大的。

“不,大人,我等無意爲敵呀。”

見着單雄信竟想要動手,周校尉馬上就焦急的大喊了起來。

錯嫁豪門總裁

“ 死!”

可惜,這位周校尉的話,單雄信卻是一點也不想聽了。他一步就踏到了周校尉的面前,直接揮動了他的金釘棗陽槊。

這單雄信簡簡單單的一揮,卻是彷彿擁有了無盡的魔力一般,周校尉他想要躲,但卻怎麼也躲不掉。

“不!!!”

一聲瘮人的慘叫隨即響起。

當衆人再次看向周校尉的時候,只見他已經是倒在了地上,並且他的身上還有着一塊滿是鮮血模糊的凹陷之處。

“靈武境八重竟然如此之弱……真是一個廢物!”

在殺完這位校尉之後,單雄信也沒有繼續殺人了,他只是站在一旁輕聲的感嘆着。

是啊,對於單雄信來說,一般的靈武境八重是實在是太弱了,弱的根本都無法和他打過一個回合!

此刻,在單雄信的身邊倒是還有着一個人,就是那位董凌了,他之前是一直站在周校尉身旁的。

也因此,他也目睹了周校尉被單雄信一擊殺害的整個過程,並且周校尉身上的一些鮮血也是濺到了他的身上。

他整個身子都開始在顫抖了起來,恐懼把他之前的囂張氣焰早就給熄滅了。現在他的心裏面取而代之的,乃是無盡的恐懼!

當然,這也不能怪他膽小。因爲連周校尉這樣的靈武境八重強者,都接不了那位地武境強者的一擊。

而他只是一個練體境巔峯的少年而已,他面對這等強者而產生恐懼,說出來也是非常合理的了。

這時,單雄信充斥着殺意的雙眼也看向了他來。

董凌只感覺此刻,似乎他自己的心臟都停止跳動了。他有過想要逃跑,可是他卻怎麼也不敢走出一步,單雄信的強大早已讓他感到了絕望。

“你也去死吧!”

單雄信直接又一次的提起了金釘棗陽槊,準備朝着董凌砸去。

而董凌他現在看着眼前的單雄信出手,卻是連一絲反抗的心理都沒有了,只是等着受死而已。

透視狂醫混都市 雄信且慢!”

但這個時候,卻是在雄信的身後突然就傳過來了一道充斥着朝氣的聲音。

一聽到這句話,單雄信都心中也是微微一震,隨後就直接強行停下了手中的動作。

還好,他的金釘棗陽槊還並沒有打在董凌得身上。

但這對於董凌來說,卻像是剛剛從鬼門關上走了一個來回一般。

“呼呼呼……”

董凌大口大口的呼吸着,猛吸着世上的空氣,好讓自己感受下還活着的感覺。

但就在董凌還在猛烈呼吸着的時候,他似乎卻看見了一個熟悉的身影。


並且,那位身影正慢慢的朝着他走來。 此時,陸晨正一臉微笑看着眼前正傻眼的董凌。

“真是想不到啊,竟能在南潯鎮這裏碰上一個老熟人,你說對吧?”

陸晨他可是非常記得到眼前這位戰甲少年的。


因爲他當初第一次去清平縣城,正是因爲這個董凌,他們才差點出不了城。

當時,要不是陸晨的身旁有夏侯淵和荊州步甲極力保護,可能他早就葬身在清平縣城了。

如此大的仇恨,他陸晨怎能忘記?

“你……竟然是你!”

董凌看着眼前的陸晨,他心中的怒火也是不由得提了上來。

就是這個人,讓他損失了過百的軍士,並且還搶了他的靈晶。雖說搶的靈晶不多,但是他的面子可是在那個時候全無了啊。

“放肆!”

然而,就在董凌快要發作的時候,一道真正具有着絕對威嚴的聲音卻是響了起來。

“竟幹對我家主公無禮,看來你是真的想死了!”

只見這時,單雄信已經是再次握緊了手中的金釘棗陽槊,並直直的指向了董凌。

單雄信的臉上也滿是怒火,他最敬重的主公竟然被人這般對待,他當然要發怒了。

經過單雄信這麼一吼,“主公”這兩個字,頓時就響徹在了除了陸晨之外的每一個人的心理。

不管是董凌和他身後的那八百軍士,還是陸晨身後的那些軍士,此刻他們的心中,都如驚濤駭浪一般翻滾了起來。

一位地武境強者,竟然叫一位連靈武境都沒有踏入的少年爲主公?

這已經超出了在場所有人的想象!

這難道是天火王朝之內某位超級大人物的孩子嗎?如果是的話,那恐怕也是那種最受寵愛的孩子吧。

“嗡!”

“第四次簽到任務觸發,此次簽到任務需要宿主只靠自己一人戰勝董凌。宿主可以用靈源來提升自己的境界,不過最多隻能提升到練體境巔峯,和董凌一個等級。”

“當宿主戰勝董凌的那一刻,即爲完成簽到任務。此次簽到任務獎勵乃是一本適合宿主你本人的地階功法!”

而就在那些人還在爲陸晨感到震驚的時候,這時陸晨他自己也是有些震驚了。

“在今日,第四次簽到任務竟然觸發了,讓我獨自去戰勝練體境巔峯的董凌?”

自從來到這個世界之後,陸晨他還真沒有親自與什麼同境界的強者對戰過。

當然,陸晨他心中也十分清楚,如若真的和同境界的人作戰,那麼他自己是很難佔得優勢了。

因爲,他可不是夏侯淵和單雄信這種天縱之才,甚至就是比起曹烈來,陸晨也是差了一些的,他能夠和同境界的人打平,就已經是很不錯的了。

不過最終,陸晨他還是不會放棄這次簽到任務的。因爲無論是這次簽到任務的獎勵,還是陸晨自己那一顆驕傲的內心,都是絕不允許他有所退縮的!

“如果我沒有判斷錯的話,你應該是叫董凌吧?”

這時,陸晨的心中也終於想開了,他到雙眼也直接望向了那位戰甲少年,眼中盡是戰意。

“你……你怎麼知道!”

董凌心中又是一驚,他之前明明沒有說過自己的姓名呀,眼前的這個少年怎麼會知道。

“嗯,我可以給你一個可能活命的機會。拿起的你的劍對我出手吧。你先放心,其他人是不會動手的,就是我們兩個人來打一場。”

陸晨慢慢的拔出了自己的劍,直視着眼前的董凌。

“和你單獨對戰?你好像才練體境七重吧?”

董凌不由得吞嚥下了一口唾沫。他在上次清平縣城之內,就是發現陸晨只有練體境七重了,而他可是一直都是練體境巔峯的。

按常理來說,練體境巔峯戰練體境七重,是根本沒有什麼懸念的啊,再說,他可不相信眼前的這陸晨是什麼天縱之才。

“練體境七重?哈哈哈……”突然而然的,陸晨竟大笑了起來。

並且在陸晨大笑的同時,他也在心中對着系統之靈下達了一個指令。“幫我提升到練體境巔峯!”

“咻!”

指令剛一下達,一道金光就瞬間照耀在了陸晨的身上。隨着這道金光的照耀,陸晨他身上的氣息也在慢慢變強。

練體境八重,練體境九重……

“嘭!”

很快,就達到了練體境巔峯。

這時候,陸晨也隱隱的感覺到了自己的瓶頸,一個難以突破的瓶頸,若非有長時間的努力或者機緣,那麼這個瓶頸他是很難突破的。

“恭喜宿主境界達到練體境巔峯,共消耗2000靈源,靈源餘額爲48000。”

“至於突破靈武境,宿主你只能靠自己了,等宿主成功突破靈武境之後,你才能繼續動用靈源來突破小境界。而大境界的突破,就必須宿主你本人來突破了。”

陸晨腦海內那猶如來自遠古的聲音隨即響起,弄得陸晨頓時也是眉頭一皺。

“兩千靈源?之前我從練體境三重突破到練體境七重,也才消耗了五百靈源啊……”

陸晨不由得一陣心痛,兩千靈源啊,那都可以拿來招募一位靈武境一重的荊州步甲,和五位練體境七重的荊州步甲了。

然而陸晨正在微微心痛的時候,在場的其他人到又是震驚了,他們這次甚至都大大的張開了自己的嘴,一臉的不可置信。

不過最震驚的人,莫過於還是陸晨面前的董凌了。

“你……你竟然就……就這麼突破了!”董凌伸出了一支手顫抖的指向了陸晨說道。

他剛剛竟看見了,一道金光照耀在了陸晨的身上,然後緊接着陸晨就突破境界了,並且還是直接從練體境七重突破到了練體境巔峯。

那道金光是什麼?董凌他不清楚,但他卻是非常清楚一個人想要一連突破兩個小境界到底是有多麼難的。

“你的話真是太多了。”陸晨看着董凌慢慢的搖了搖頭。

隨後, 毒醫狂妃有點拽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