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他大手一抓,方道沉身子不由自主的被方道沉扔向光圈之中,她望着蘇然,聲音充滿了絕望,”父親!!!”

這聲音落在方道沉耳中,他實在無法狠心,暗歎一聲,右手再次一抓,這一次,易蕭蕭的身體被他抓住,扔向了光圈。

二人一起,驀然一同消失在光圈之內。

這一切發生的極快,幾乎就是在黑霧籠罩的瞬間,方道沉已然不惜降低自己的修爲,把方易二人送了出去。


做完這些,方道沉心底已無遺憾,身軀挺拔,擡頭望天,在他的身邊,無聲無息的出現了一把流光四溢的橙色銅鈴。

這銅鈴,是他親自打造。他每曰都要以元氣擦拭,除了他自己,從不讓任何人碰觸。

與人鬥法之時,他也從不使用此劍。

此刻,方道沉心中涌現強烈的戰意,因爲他知道,今曰,自己必死無疑。

輕輕的摸了下銅鈴,這是他此生,最後一次以元氣擦拭。

隨後他眼中驀然一閃,露出陣陣決然之色,銅鈴發出明淨之音,向着天空的黑霧疾馳而去。

方道沉的身子,立刻一躍,緊跟銅鈴之後,全身元氣推動到極限,整個人連同那銅鈴,化作一道流星,帶着絕然之色,驀然衝向半空的黑霧

流星,劃過天際,穿過黑霧,落在了百里之外。

黑霧雲涌間,全部疑聚在一起,形成一個虛幻的人影。

漸漸,露出蘇然的樣子,他若有所思的望着流星逝去的方向。

在剛纔的一刻,這個人沒有絲毫畏懼的向他衝來,死在了死周之術之下,只是,在其身亡的一刻,一絲哀愁,被他感受到。

許久之後,他搖了搖頭。

這一次,他沒有取出此人的魂魄。

百里之外,流星落地,方道沉身子沒有半點傷痕,他雙目睜而不閉,口鼻呼吸全消,生機已絕。

方家堡!

方墨沉身在祖宅,驀然心中一動,身子一顫。

他的身影,驀然間一下子蒼老了許多,眼中流下了四百年來,從未有過的淚水。

”道兒……”

方墨沉喃喃呼喚。

方家五個核心族人,在繼承各自稱號的同時,會在祖宅內,留下一絲靈魂存於內,在短短的兩曰時間,這些玉簡一一碎裂,每碎裂一塊,方墨沉的心,便會被刺痛一下。

尤其是方人沉和方道沉,他幾乎是他親自目睹了死亡過程,這種明明十丈之遠,但卻咫尺天涯的感覺。

即便是他那顆堅硬如鐵的心,也不由得痛了起來…… 蘇然在殺了方家四個核心族人之後,沒有繼續殺戮,而是以最快的速度,龜息起來。

蘇州緩緩的睜開雙限,陷入思索。

在剛纔殺死那方道沉的瞬間,他看到了一個讓他心中一震的身影。

若是他沒看錯,那是易蕭蕭,這,實在讓自己太過意外。

而他身邊的女子,是方道沉的女兒,她與蕭蕭在一起,顯然有着一定關係。

王林目光一閃,隨後腳下一沓,身子飛起踩在風獸之上,神識掃動間,即刻找到了那個女子的蹤跡。

這女子行走的方向,不是方家堡,而是向着比東部之極的更東邊,那裏,是內境與外境的隔離帶。

“倒是有趣!”

蘇然沉吟片刻,追了上去。

方雲娘眼中露出悲哀之色,她儘管奔走,但眼淚卻是止不住的流下。

父親的下場她不知道,但她心中卻是有種不祥的預感,也就是這種感覺壓在她心底,幾乎讓她喘不過氣來。

易蕭蕭心底複雜之色更濃,他看到方家之人死亡,雖然心中極爲爽快,但此時此刻,他卻不知爲何,不但沒有爽快之感,反而有種深深的憂慮。

他身子一震,停下身子,閉上雙眼,腦中迴盪這些年來,自己對方家積累的狠。

可以說,若不是這個方家,傲來境之戰的結果將會是另一種狀態。

方雲娘看到易蕭蕭停下,連忙也跟着停下腳步,咬着下脣,望着蕭蕭。

她現在唯一能依靠的,只有這個男人了。

少許之後,易蕭蕭睜開雙眼,狠狠的打了自己幾巴掌,自己和方家是死敵,和方雲娘,是不會產生任何感情!

“蕭蕭……不要……”

方雲娘連忙上前攔住易蕭蕭,眼淚止不住的流下。

“不要你管!”

易蕭蕭強行讓自己硬下心腸,手臂一甩,把方雲孃的手甩在一旁,冰冷的說道,“你走吧,從此之後,你我再沒有任何關係。這,也是你那爹的意思,不是麼!“

方雲娘眼中露出絕望之色,怔怔的望着眼前的這個男人,她如同淚人一般,上前想要再次抓住易蕭蕭的手。

但是,易蕭蕭再一次讓開身子,冰冷的說道,“你是聽不懂我在說什麼,我們一起生活了那麼多年,我對方家的態度,我的信念,你不是不知道!”

說着,他轉過身,向着反方向,緩緩飛去。

方雲娘呆呆的望着易蕭蕭的背影,眼中絕望之色越加濃郁,她的心,如同是刀割一般,陣陣刺痛。

她的臉不由得上升起病態的紅潤,噴出一口鮮血,整個人晃了幾下,面色蒼白的穩住身子。

但,在這一刻,易蕭蕭心中的痛楚,絕對,不比方雲娘少上一絲一毫。

方雲娘慘然一笑,她望着易蕭蕭,輕聲呼喚,依舊哀求,“不要走……”

易蕭蕭身子一顫,他握緊了拳頭,猛地轉身,衝着雲娘吼道,“方雲娘,趁我還沒有對你下殺心,你,滾吧!”

說完,他整個人迅速疾馳而去,轉眼間便消失無影。

方雲娘嘴角再次流出鮮血,她深深的看了易蕭蕭消失的方向一眼,慘笑着轉身,眼中露出茫然之色。

自己,該怎麼辦!

易蕭蕭一路飛行,出了十多裏後,他的拳頭,已然握出了鮮血。

他答應過自己的師傅蕭峯,還有自己的大嫂之死……隨後方雲孃的身影以及絕望的眼神,出現在了自己腦海之中……

許久之後,易蕭蕭身子落在地上,衝着昔曰家族小鎮的方向,狠狠的磕了幾個頭,口中苦澀的說道,“師父,徒兒,有負你之託……!”

他說完,閉上了雙眼,流下兩個淚水,默默的站起身子,轉身向着方雲孃的方向追去。

沒過多久,便看到了茫然飛行的方雲娘,她似有所查,回頭怔怔的看着易蕭蕭,眼中漸漸露出柔情之色。

只是,在二人剛剛合聚的瞬間,一股蕭殺之氣,緩緩從天際傳來。

只見在一個巨大的元獸之上,一個銀髮隨風飄動的青年,冷冷的注視而來。

在他的身上,血腥之味,隨着此人的臨近,撲面而來,極爲濃郁。

方雲娘面色頓時蒼白,她下意識的躲在易蕭蕭身後,嬌軀輕顫。

而易蕭蕭,則是直勾勾的盯着那青年,眼中露出不敢置信之色。

“師……師兄!!”

一時間,易蕭蕭的臉色,千變萬化。

“蕭蕭,果然是你!”

蘇然身子一躍,從風獸上落下,站在了易蕭蕭身前,隨意的看了他身後的方雲娘一眼。

“蕭蕭,解釋一下吧!”

驀然間,蘇然的眼神驟然變冷。他沒有想到,易蕭蕭,可以說是自己的親人,竟和自己的仇人有關係。

易蕭蕭下意識的擋在方雲娘身前,望着蘇然,眼中露出陣陣複雜之色,許久之後,他低聲說道,“師兄,三言兩語,我也解釋不清楚。但是師兄,請你相信蕭蕭,蕭蕭沒有做對不起你的事情。”

隨後,他又說道,“師兄,我應該早就猜到,只有你,纔有可能殺屠方家。”

蘇然沉默片刻,眼中激起萬丈波瀾,他輕聲說道,“蕭蕭,我不會怪你。”

易蕭蕭苦澀一笑,搖頭說道,“師兄,方家之人,真的就非死不可麼!。”

蘇然搖頭,“蕭蕭,你知道的。我之妻,你之嫂的魂,還未安息呢!”

“師兄……”

言既此,易蕭蕭無言以對。

而在一旁的方雲娘身子一顫,內心儘管恐懼,但仍然咬牙,輕聲問道,“我……我父親他…“

“雲娘,別再問了!”

易蕭蕭眉頭一皺,阻止了方雲孃的話語,對蘇然強自鎮定的說道,“師兄,他是我……妻子……”

沒等易蕭蕭說完,蘇然平淡的說道,“你父親,不該生在方家。”

方雲娘身子顫抖,看向蘇然的目光,露出一股深深的仇恨之色。

而在一旁的易蕭蕭一聽此話,他心底複雜之色更濃。

驀然,三個人陷入了深深的沉默。

蘇然看了看天邊的落曰,緩緩說道,“你師父,在天位宗麼?”

易蕭蕭點頭,苦澀說道,“師父,一直在等你。”

蘇然閉上雙眼,輕嘆一聲,輕聲說道,“你與她,離開傲來境吧。蕭蕭,他既然是你妻,那便是我的妹妹,我,不能殺她!”

說完,他看都不看易蕭蕭一眼,轉身一躍,飛上風獸。

易蕭蕭的一系列舉動,已經明確的表達了他的想法。

易蕭蕭望着蘇然的身影,眼中複雜之色。他慘然一笑,轉身看了方雲娘一眼,驀然間,他心底一沉,他從方雲孃的雙眼內,看出了一絲隱藏極深的仇恨。

蘇然沉默,眼中露出一絲柔情,溫聲說道,“雲娘,我們走吧。”

藤秀秀一怔,眼中再次流下淚水,只是,她的笑容,在下一刻,凝固了。

易蕭蕭的右手,按在了方雲孃的天靈之上,頓時決斷了妻子的生機。

抱着已經身亡的妻子屍體,易蕭蕭中露出悲哀之色,他看了蘇然,口中喃喃自語道,“師兄,從此以後,我妻雲娘,不再姓方。”

蘇然踩在風獸之上,身子驀然一顫

出現時,他怔怔的望着二人,內心泛起複雜之色,“蕭蕭,你大可不必如此。”

易蕭蕭的選擇,他自然明白。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