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七弟,雖然,五弟智商低,但是,他也是我們的兄弟,不準這麼對他知道麼。”二哥邪雨說道。

“是,二哥。”

“行了,趕快想辦法吧,我想堂主肯定在我們身後佈下絕命陣,若是我們辦事不利,肯定會有後人收拾我們的,其實,四弟的想法不錯,稍微變通一下就可以實行,我們可以交給龍牙處理,那龍牙是大陸第一殺手組織,只要我們發佈對藍海的追殺令,那藍海必死無疑。”

“這倒是個不錯的辦法。”邪雲說道。

“行,那四弟你去發佈。”邪風囑咐道。

“是,大哥。”說完轉身而去。

“哼,一羣卑鄙小人,想出如此惡毒的法子,死不足惜。”黑暗中一個黑色的身影說道,定睛一看是邪弒天的手下邪魂,也是,南傑。

再看邪暗這邊,經過這麼長時間的調查,終於摸清了其他正道門派的動向:“稟告堂主,那和教實在無法下手,苦行僧十分堅韌,無法動搖,而其他的門派已調查明白,四大門派青龍白虎玄武朱雀暫時較爲穩定,羽堂門,千鶴們,星斗門今日關係較爲密切,而其他小門派無一例外毫無察覺,大人的計劃做得天衣無縫,恐怕還沒有人察覺到。”

“恩,做得很好,繼續監視,你去邪魂那邊,我怕邪魂要判出,你去監視他。”

“是,堂主。”說完想南陵飛去。

而此時,接近黑月城的幾個主要大道上行進着幾波人。

“燈芯禪師,馬上就到了。”一個身着袈裟的苦行僧說道。

“呵呵,我們身爲苦行僧,這點苦沒什麼的,呵呵,紫魂,是個有意思的小子。”身後一位面目慈祥,身着袈裟的燈芯禪師說道。

另一路上,又是一羣人。

“啓稟皇子殿下,還有三日路程便可到達黑月城,不知皇子去那等兇殘之地作甚。”

“哼,這是你問的事麼。”

“是,是,奴才該死。”

此時,轎中的皇子一臉尷尬:“哼,紫魂,竟然敢偷襲我,你死定了,我定要將你挫骨揚灰。”

原來是那被紫魂偷襲的晉南二皇子——晉耄霖。


此時,青龍門中。

“哈哈,那搜魂社的暗哨都已經被我們的人盯住了,我們想讓他們得到什麼情報,他們就只能得到什麼情報,一千年前的悲劇不會在發生一次,據我們的探子回報,幾個月前,在凌雲帝國某個山裏,出現了千年前滅魂出現時的徵兆,想必,搜魂社早已開始準備了,這徵兆的好處,恐怕十有八九落在他們手上,現在我們得趕快找到當年藍月天的兒子藍海,想必他那裏有心法,決不能讓他被搜魂社找到,快派人去調查。”

大堂之上,一位威嚴的人說道,此人就是青龍門掌教張明淵。

這種情況還出現在其他幾個大派的廳堂之上,白虎門,朱雀門,千鶴們,星斗門……

而玄武門中,情況稍有不同。

“嘿嘿,我們的機會來了,這麼多年來,都只能壓在他們之下,現在是我們崛起的時候,派人去將藍海抓回來,只要擁有當年的創魂決,何愁不能當上大陸第一呢,哈哈哈。”一位背駝三尺的邪惡老人說道,他正是玄武門的掌教玄奧。

羽堂門中,林羽堂說道:“大陸即將迎來一場腥風血雨,而中心就是藍海,不妙啊,現在恐怕各大勢力都已經開始準備了,好,誰動你藍海,我定不饒。”接下來就傳了幾道口諭。

而此時的藍海並不知道這些,正在和小夥伴們挑戰二年級的各種幫派。

“嘿嘿,以後你們每個月來新人訓練場交一次保護費,場地費知道麼。”沈豪對着跪在地上的一羣人叫道。

“是,是,小的知道了,小的知道了。”

“好了,差不多行了,你看把他們禍害的。”木小婉說道。

“嘿嘿,嫂子大人都說話了,那我們就撤吧。”傑仁君說道。

“嘿,說什麼呢。”藍海急忙叫道。

“怎麼你不願意啊,這麼大一美女給你倒貼你還嫌棄,是不是皮又癢了。”木小婉說道。

“哼,好男不跟女鬥。”藍海小聲說道。

“呵呵,小海,看來這美女纏上你了,你可別忘了,家裏還有一個美女眼巴巴等着你回去呢。”赤紅說道。

“嘿嘿,冷小子,不錯,有魄力,這麼快就拿下了,真是我們男人的榜樣。”紫魂道。

“行了,我快頭痛死了,你們就別火上澆油了。”藍海無奈的說道。

衆人回到新人訓練場,只見院長站在場子中間,衆人說道:“這怎麼回事,不應該啊,我們今天的訓練結束了呀?”

“哈哈,親愛的同學們,鑑於你們的實力進步不小,我決定明天帶你們去春遊,海上一月遊怎麼樣,沙灘,海水,美女,樣樣都有哦。”

“喂,老混蛋,你會這麼好心?”蕭明昊疑惑的問道。

“怎麼說話呢,我是那樣人麼,說了是春遊一定不會讓你們失望,絕對會讓你們春心蕩漾的,好了,都回去準備準備,明天一早出發。”院長說完便離開了。

“喂,你們說,院長又出什麼幺蛾子,我怎麼一點信不過他,可別把我們整上賣了,這貨絕對能幹出來。”

“不會的,我在想,不會是院長前兩天說的大大海盜什麼的吧,或許就是這件事。”

“天啊,真要去打海盜啊,我們還只是孩子啊,那貨也太狠了吧。”夏霄亮哀嚎道。

“行了,別叫了,去就去,有什麼了不起的,不就海盜麼,怕什麼呀,都是不是爺們一個個的。”木小婉說道。

“哎,我這暴脾氣,說誰不是爺們呢,你看不出來這一個個……”

“嘿呀,你個女漢子,說……”

頓時木小婉的一席話讓所有男生沸騰了,就這樣在大家和諧美好的環境中度過一夜,誰也不知道明天等着他們的是什麼,但起碼這一刻他們是快樂的。

“哎,這麼多勢力來,就是一人一口唾沫,紫魂你個混小子也死定了,這次就帶你們先出去比一比吧,等風平浪靜再回來。”院長在窗外說道。 「怎麼,晉陞到魂玄境就認為無敵天下了么,張狂的小子。」

三人停下攻擊,楊雷有些不屑的看了一眼穆凌,後者雖然實力提升的速度的確是令人咋舌,但他畢竟才魂玄境初期,楊雷自然不會將其放在眼裡。

「蠢貨,我不是來這裡和你磨嘴皮子的,將你們得到的慕容曉霜的消息告訴我,然後你們倆活著從這裡出去。」

穆凌緩緩走向楊雷和雲世天二人,目光冷冽如刀,都是來自同一個學院,穆凌自然不想將關係弄的真跟仇人一樣。

但如果對方真以為自己是軟柿子,他自然也不會客氣。

「穆凌,你未免也太狂了些吧,唐婉婷雖然是魂玄境後期,但想留下我們二人,怕還沒這麼容易,難道你以為加上你一個魂玄境初期的小子就吃定我們了?」

穆凌的手掌已經化為了拳頭,上面青筋猶如虯龍一般來回遊動。

「魂玄境中期就有資格和我談判了嗎?」

穆凌的雙眼一凝,猶如實質的目光如刀鋒竟然讓楊雷的眼睛出現了一絲刺疼,穆凌的身影如影子一般在原地晃動了一瞬。

星際判官

楊雷眼睛剛剛緩過來,眼前一道人影嚇的他大驚失色,不過他也不愧是魂玄境中期的高手。

拳頭之上那紅色的玄氣猶如死神之鐮,他則是硬生生的從原地後退近半尺的距離,剛好躲過了這致命的一拳。

呼……

楊雷長舒了一口氣,可惜,正當他如負釋重之時,雲世天卻是傳來一聲爆喝:「小心,你後面啊!」

楊雷一愣,穆凌明明在眼前,我後面怎會有危險,可惜,他已經來不及扭頭了。

穆凌的拳頭夾雜著毀滅性的玄氣直接一拳轟在了他的後背之上,楊雷的第一感覺就是難以置信。

緊接著,難以忍受的劇烈疼痛自他背後的脊椎骨傳遞至最敏銳的痛覺神經,然後這種疼痛持續了將近三秒之後,他終於是解脫了出來,因為他的意識已經漸漸的模糊起來直到完全消散。

雲世天驚駭欲絕的看著眼前的少年,猶如看到地獄的惡魔一樣。

剛才的那一幕,是他生平最為難以置信的時刻,那一瞬間,他竟然看到了兩個穆凌。

楊雷自信面前的穆凌是無法對他造成威脅的,可惜身後還有一個穆凌是他做夢都想不到的。

這便是穆凌修鍊小有成就的五影封殺步,目前他還只能凝聚一道殘影分身,看此刻的成就,足以說明這門玄技的強大之處。

一旦能夠凝聚出五道殘影,那時候方是這門玄技真正大成之時,威力自然也不可同日而語。

震驚的不是雲世天一個人,就連這位天之驕女唐婉婷,都是長大翹嘴,一臉的不可置信。

這般手段,實乃生平罕見,要知道穆凌才剛剛進入魂玄境初期啊,竟然一招滅殺了一位魂玄境中期的強者。

其實這其中也有僥倖的成分,如果是真正的正面搏鬥,穆凌並不一定能夠這麼輕鬆取勝。

「妖怪,這傢伙不是妖怪投胎我以後改姓算了。」

「楊雷剛才有些不太聽話,如此說來,不知道你的表現會不會稍微好點。」

穆凌靜靜的看著雲世天,神色古井無波,但就是這份神情,卻讓雲世天從腳底下生出了一股涼氣。

唐婉婷就不是他一個人能夠應付的了的,現在又出來了這麼個妖孽,雲世天縱有天大的膽子,此刻怕也得稍微收斂些。

「這,這個,具體我也不太清楚慕容曉霜的信息,不過,周主任通過多方打聽和大家的共同努力,似乎最後的結果指向了萬妖死澤的埋骨禁地!」

「什麼?」

穆凌身軀一震,腦子翁鳴一聲差點炸開,此刻所有人都是表情各異,但無疑,大夥對這個地方應該是有些了解的。

埋骨禁地,被譽為是萬妖死澤裡面最危險的地方,沒有之一,凡是踏進裡面的人,即便是玄體五重境內的高手,都再也沒有出來過。

埋骨禁地也因此而得名,對於穆凌來說這可真算不得什麼好消息,如果慕容曉霜真是進入了埋骨禁地,那她出來的幾率幾乎為零。

雖然慕容曉霜的實力在東院都屬頂尖之列,但對於埋骨禁地來說,算不得什麼。

「你確定慕容曉霜進入了那個裡面?」

雲世天連忙點頭:「不錯,多方打聽的消息是慕容曉霜幾乎踏遍了整個萬妖死澤,只要這裡面有人的地方,幾乎都見過她,而最後失去消息的地方也正是埋骨禁地的外圍。」

「這個傻丫頭啊!」

穆凌深吸一口氣,勉強讓自己鎮定下來,無論慕容曉霜去的刀山火海,他都會義無反顧的去尋找到她。

「幾天前的事?」

「四天前!」

穆凌點了點頭,四天前進入埋骨禁地,對他來說可能是一個不算好消息的好消息了,畢竟進去的時間還很短,還是很有機會活下來的。

替嫁嫡妃:太子滾開 好了,你滾吧!」

雲世天走後,燕小雲略顯擔憂的看著穆凌:「你也打算去埋骨禁地嗎?」

穆凌沒有說話,只是他的神色在凝重之內卻是帶著一抹堅定,無論埋骨禁地是什麼地方,他都必須要去。

唐婉婷極為擔憂的看著穆凌,然後似乎下了一定的決定突然說道:「我就說一句公道話,慕容曉霜的實力的確很強,但埋骨禁地就算是玄體五重境的高手進了也沒出來過,其中的兇險可想而知,你最好考慮清楚!」

穆凌看了一眼唐婉婷淡淡的說道:「她值得我這麼去做!」

唐婉婷身軀一震,一句話讓她啞口無言,事實的確如此,到現在,追求唐婉婷的人數不勝數。

但她從來沒有遇到過,真正值得自己為他赴湯蹈火,或者又有誰能為自己去勇闖地獄的男人。

「廢話我就不多說了,埋骨禁地你們都知道是什麼地方,你們沒必要去冒這個險,唐婉婷、燕小雲,保護好狄龍出去,我自己的事情,就我自己來解決吧。」

「穆凌,保重!」

燕小雲倒是乾脆果斷,畢竟她的實力還有她身邊的幾個人,就算進去估計也只能給穆凌添亂,所以她選擇了聽從穆凌的安排。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