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夜寒準備離開廣場的時候,突然聽到身後傳來一聲大喝,隨後,一股濃郁的血腥氣息侵襲過來。

這樣的氣息,即便是不回頭,他也猜得出是誰,嘴角勾起一絲冷笑,心道:“我不去找你,你反倒來惹我了?”

“他是誰?”

林夢溪雖聽說過夜寒以前的戰績,卻是並不認識煉九霄其人,感受到煉九霄周身繚繞的強烈殺意,不由得低聲問道。

“他就是煉九霄,來自百鍊宗,和我有些恩怨,不過,他現在似乎和弒血殿有了什麼聯繫。”夜寒眼睛盯着煉九霄眉心間的紅色圓點,解釋道。

林夢溪和天天順着夜寒的目光看去,頓時注意到那一顆極爲顯眼的紅點,對視一眼,心中同時升起一絲緊張。

看來,弒血殿是果真不打算罷休了。

“夜寒,我們又見面了。”煉九霄狹長的眸子輕眯,寒光閃爍,嘴角露出冷笑,顯得有些妖異。

“你還真是命大,搶奪靈心藍金的時候,連劍魂境巔峯的強者出手,都沒取得你性命!”夜寒譏諷道。

“我留下這條命,就是爲了殺你!”煉九霄臉色變得鐵青,冷冷地道。

“殺我?”夜寒嗤笑:“就連你們百鍊宗的宗主都沒這本事,憑你也行?”

“百鍊宗殺不了你,弒血殿可足夠?”煉九霄露出猙獰的笑容,眼中蒙上一層血色,殺意凜然。

“你真的加入了弒血殿?”

“這就由不得你操心了,決賽開啓之日,便是你的死期!”

夜寒眼神一冷:“你這算是示威麼?”

“好好享受這最後的一天時間吧……”煉九霄沒有回答,獰笑着,轉身離開。

夜寒眉頭皺了皺,他感覺到煉九霄強大的自信,心中不由得產生一絲不安。

“我倒要看看,你到底有什麼手段!”夜寒冷哼一聲,眼神再次堅定了下來。

神域,他是非去不可,自然不能因爲煉九霄的示威而退縮。

三人離開了神選臺,找到一個客棧,租下三間密室,開始修煉。

潛力測試之中,他們都或多或少得到了些好處,一晚的時間正好用來仔細感悟一番,而且,那玲瓏塔的投影還在他們識海之中,記載着這一屆青鋒大賽的細則,需要仔細通讀。

密室之中,沒有白天黑夜,屋頂的月光石散發着淡淡的光輝,映出夜寒一臉凝重的表情。

自從讀完在玲瓏塔中隱藏的信息,他的表情就始終如此,眉頭緊緊皺着,眼中光芒時而凌厲,時而迷惑。

“這一屆的青鋒大賽與以往不同,不再是青年強者之間的對決,而是將所有的青年強者全都送進一片獨立的空間中,名爲神鋒試煉場。”

“那是介於神域與帝域之間的一片特殊空間,裏面充滿了危險,但也充滿了機遇,是給帝域青年強者的最後一道考驗。”

“一個月後,神鋒試煉場纔會再次開啓,這時能夠活着從裏面走出來的,便是擁有了進入神域的資格。而在這期間發生的一切,神域使者都不會過問。”

夜寒心中瞭然,看來煉九霄是打算在神鋒試煉場出手斬殺他,而且,恐怕已經做好了充足的準備。

“哼,倚仗萬年前的靈魂體就想和我抗衡,到時候,我要讓你嚐嚐真正的厲害!”夜寒露出森冷的笑意,眼眸之中,寒光迸現。

在不斷的修煉中,時間過得很快,天色大亮時,夜寒走出密室,正好看到林夢溪和天天。

兩道身影俏立在夜寒密室的門前,似是早就在這裏等候了。

“休息的怎麼樣?”夜寒笑道。

“還不錯。”林夢溪甜甜一笑,美眸打量着夜寒,有些驚訝地道:“你的氣息又強大了一些,看來你在玲瓏塔中得到的好處不小嘛。”

夜寒微笑道:“的確得到了不小的好處,讓我對劍道的理解更深了一層。”隨後他將目光轉向天天:“你是天命神胎,悟性遠超常人,所得應該不會比我少吧?”

天天俏皮一笑:“那當然!”

“好了,既然一切都準備好了,那我們就去神選臺吧,通過這一次試煉,就獲得進入神域的資格了!”夜寒笑道,心中澎湃起一股激昂的戰意。 走在路上,夜寒幾人自然難免成爲焦點,一道道目光向他們身上投射過來,充滿了羨慕之意。

夜寒已經見怪不怪了,心中想着怎樣才能在神鋒試煉場中打敗煉九霄,並且將他身體中萬年前的血魔道強者靈魂抽取出來煉化。

“在想什麼?”林夢溪敏銳地發現了夜寒的情緒。

“我在想,這一次的決賽,想要通過可不是那麼容易。”夜寒眉頭輕皺,道。

“你是說那個煉九霄?”

“他一個人倒是沒什麼,只是弒血殿勢力強大,這一次必然會有很多人進入神鋒試煉場,在加上我們和罪亂八匪也有些仇怨,如果他們同時出手,我們恐怕勢單力薄。”

林夢溪點點頭,神色也凝重了許多,她心中清楚,神鋒試煉場沒有任何約束,各地青年強者匯聚在一起,本身就是一個巨大的矛盾,一旦出現了衝突,絕對會爆發出慘烈的大戰。

而玲瓏塔中的信息說過,在神鋒試煉場中有很多機遇,運氣夠好的話,甚至還會有罕世珍寶出世,而這些,正是引發戰鬥的最好引線。

可以想象,神鋒試煉場,甚至會比罪亂之地還要混亂得多。

“弒血殿兇名遠播,想必他的敵人也不少,或許我們可以聯合一些人與他們抗衡。而且,你身爲九星煉劍師,不會連這點號召力都沒有吧?”天天偏過頭來,輕笑道。

夜寒點點頭,嘴角浮起一抹自信的笑容:“不管怎麼說,大戰絕對難以避免,不過,誰輸誰贏,卻還不一定!”

當三人來到神選臺時,這裏已經是人山人海,只不過絕大部分青年強者都是失去了進入神鋒試煉場的資格,他們來到這裏,不過是圍觀而已。

一個月後,帝域中的最強青年高手便將會在此地誕生,這些人都想知道,到底是什麼樣的人物,可以在衆多高手中脫穎而出,獲得進入神域的資格。

此時,在神選臺的正前方,放着一塊碩大的天靈玉臺,刻畫着玄奧的紋路,光芒閃爍,玉臺之上,海量的靈晶堆積,散發着朦朧的霞光,讓周圍的天地靈氣變得極其濃郁起來。

“天紋傳送陣?”林夢溪秀眉一挑,一眼就看出了這天紋陣的作用。

夜寒的目光也被那天靈玉臺吸引了過去,他發現,這些天紋比林夢溪從帝都傳送到罪亂之地時刻畫的那些天紋還要繁複,消耗靈晶的數量也更加浩瀚,堆滿了玉臺,足有上千萬。

“這能傳送出多遠的距離?”夜寒問道。

“很遠,這樣繁複的天紋陣就連我現在的實力都無法佈置出來,如果靈晶足夠,從通神淨土出發,這座大陣完全可以將人傳送到帝域的任何一個角落。”林夢溪解釋道。

夜寒摸了摸下巴,他想到玲瓏塔中的信息提到過,神鋒試煉場是介於神域和帝域之間的一片空間,這座傳送大陣,應該就是前往神鋒試煉場的通道了吧。

“當!”

正當他思索之時,鐘聲響起,音波擴散出去,帶着神選臺頂峯的迷霧一起緩緩消散,露出一片湛湛藍天。

通神淨土的管事者立在其上,面色莊重而威嚴,清了清嗓子,開口道:“想必你們已經猜到了,在神選臺的面前,便是通往神鋒試煉場的傳送陣。關於決賽的諸多事宜,玲瓏塔中已經解釋得很清楚了,我也不再多說。”


頓了一頓,他卻是話鋒一轉:“這次青鋒大賽與以往不同,神鋒試煉場中雖然充滿了機遇,但也是危機重重,稍有不慎就很可能死在裏面,你們現在有一次放棄比賽的機會,而一旦進入神鋒試煉場,一個月之內,便再也沒有離開的可能。”

老者的目光掃過參加決賽的每一個人,觀察着他們的臉色。

他的眼神非常銳利,給人一種強大的壓迫感,與之目光對視,像是一座高山壓落下來,竟讓人情不自禁地生出想要退卻的慾望。

當老者的目光落在夜寒身上的時候,不由得停頓了一下,他發現,夜寒居然根本沒有受到他的影響,深邃的眸子中,依然有戰意在燃燒,瞳孔之中,一點寒芒若星,透發着鋒銳之意。

他不由得點了點頭,但卻又嘆了一口氣,轉頭看一眼天靈玉臺,眼中竟閃過一絲不忍。

不過,這一剎那間的表情變化,卻是沒有人能捕捉到。

廣場之上安靜了下來,所有人都看着神選臺上的老者,等待着他說下文。

“沒有人退出嗎?”望着廣場上沉默的衆人,老者也不再做無謂的勸說,道:“既然如此,我開啓神鋒試煉場,你們只需要踏上天靈玉臺,便會被傳送過去。”

說完,老者的氣勢猛地提起,伸出右手,劍氣如長虹貫日,從掌中迸射而出,衝進天靈玉臺之中。

“嘭嘭!”

隨着劍氣灌注進去,天靈玉臺上的天紋驟然大亮,開始瘋狂吸收着天地靈氣,擺放在玉臺之上的靈晶紛紛爆碎開來。

浩瀚的天地靈氣涌出,濃郁得化不開,但轉瞬間便被天靈玉臺盡數吸收,爲天紋傳送陣提供能量。

“嘭!”

隨着最後一塊靈晶的爆碎,天紋傳送陣所有的紋路都連通了起來,爆發出萬丈光芒,在空中凝聚成一扇巨大的門戶。

空間波動不斷擴散出來,門戶大開着,另一面雖然朦朧不可見,但卻隱約可以感覺到有一股蒼涼的氣息滲透過來。

“進去吧,一個月後,入口再次開啓,活下來的便可以進入神域,甚至還有機會進入五大主宰勢力門下。而能不能保住性命,就要看你們的造化了……”

老者話音剛落,立刻有人迫不及待地走上的天靈玉臺,一道白光閃過,那人便消失在衆人的視線之中。

“我們也走吧。”夜寒偏頭對林夢溪和天天說道。

“嗯……”

三人離開人羣,也沒入了朦朧的傳送門中。

隨着最後一人的進入,傳送門緩緩閉合,最後化成光點消散,天靈玉臺也暗淡了下來。

神選臺上的老者看到這一幕,重重地嘆了一口氣,口中喃喃低語:“一月時間,你們能不能離開,真的要看造化了啊……” 踏入傳送陣,頓覺一股眩暈感傳來,好在他們經歷過幾次空間傳送,已經習慣了這種感覺,並沒有太過強烈的反應。

天紋傳送,瞬息千萬裏,朦朧中,一個完全不同的世界出現在他們的面前。

當他們降落下來的時候,環顧四周,卻驚訝地發現,周圍一片空曠,竟然沒有任何人的存在。

“那麼多人一起傳送進來,怎麼一個也看不見?”夜寒眉頭皺了皺,他早已經做好了一來到這裏就戰鬥的心理準備,此時卻沒有發現一個人影,心中不由得更加警惕起來。

“這座傳送陣很特別,會把先後進行傳送的人分散在這試煉場的各處,我們三個同時進的傳送陣,所以纔會落在一起。”林夢溪解釋道。

“這麼說,那些人說不定在哪個角落?”

“可以這麼說,而且,這神鋒試煉場看起來廣闊無邊,他們與我們的距離應該都不會太近。”

夜寒心中稍安了一些,這纔開始觀察起周圍的環境來。

一望無際的大平原,蕭瑟荒涼,地面佈滿了裂縫,有些甚至深不見底,不時有陣陣陰寒的氣息涌動上來。

夜寒眉頭皺了皺,心中竟突然升起了一絲熟悉的感覺,好像這個地方曾經來過一般。

“這裏與玲瓏塔中的空間好像。”天天突然說道。

夜寒心中一動:“玲瓏塔,平原,裂縫……”

“迷天幻陣!”

夜寒驚訝地睜大了眼睛,仔細感應,這裏的氣息竟然和迷天幻陣相似!

“老骷髏,出來看看!”夜寒在心中叫道。

“怎麼了?”黃泉劍聖懶散地答道,精神力凝聚成一個骷髏頭形狀,剛一出現,感受到周圍熟悉的氣息,不由得猛然一震,剛剛凝成的實體竟一下子虛淡了許多,片刻方纔再次凝實。

“這裏是神戰場?”黃泉劍聖眼窩中的光芒劇烈跳動,聲音都在顫抖,充滿了不可置信。

“你確定?”縱然夜寒已經猜到了這個可能,但依然不敢相信這個事實。

“絕對不會錯!我被封印在這裏萬年,對這片戰場再熟悉不過!你們現在所在的位置要比你上一次進來的時候還要深入,已經到了靈魂體頻繁出沒的地域。”黃泉劍聖的聲音有些凝重,似乎感覺到了危險的臨近。

“所謂的神鋒試煉場,竟然就是迷天幻陣?”夜寒到現在也依然沒有從震驚之中恢復過來,而在他身邊的天天和林夢溪,更是被這個消息驚得目瞪口呆。

“這裏就是迷天幻陣?”林夢溪黛眉微蹙,身爲天風帝國大家族的人,她自然是知道在帝都中有一片神祕的區域叫做迷天幻陣,也曾聽說過這裏的傳聞,不曾想竟會有一天真正深入進來。

“怪不得通神淨土的管事者說這裏充滿了機遇,也同樣危機重重。”夜寒心中想起黃泉劍聖曾經對他說過的話,迷天幻陣的深處,即使是恢復了巔峯實力,也未必敢於一探。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