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 徐夏離開洪城大酒店之後,走向洪城縣的手機一條街,現在他的主職是直播,早就該換一部新手機了,工欲其善,必先利器啊。

而且, 隱婚溺愛:韓少的千億狂妻 ,電池相當不經用,必須隨身攜帶充電寶才行。

盛寵之將門嫡妃 ,就按着三千塊來買。”

徐夏低喃着。

就在這時,徐夏都沒注意到身旁突然出現了個男子,頭上還戴了個鴨舌帽,碰了碰徐夏的肩膀,引起了徐夏的注意後,又賊眉鼠眼的朝着四周看了看,旋即低聲說道:

“兄弟你是去買手機吧,我這裏正好有一臺,剛到手的新貨,便宜處理給你怎麼樣?”

徐夏微怔,啥情況?一時間讓他有些沒反應過來。

鴨舌帽男子從兜裏面掏出了一部水果手機,神祕兮兮在徐夏的面前晃了晃,接着又說道:

“剛到手的新貨,3+128g的,成色九五新,怎麼樣,要不你拿下,價錢好說。”

徐夏這才反應過來是怎麼回事,目光警惕的盯着面前的鴨舌帽男子,當他傻啊,這種套路都爛了好不,抖音上早就有N多的受害者揭祕了。

大致的套路就是說他的這個手機是賊貨,用超低價處理掉,給你一個不得不心動的價格,然而,當你心動的時候就已經上當了,因爲最後交了錢,你會發現到手的是一個塑料模型機。

就算最後反應過來也已經遲了,賣手機的人早不知道消失到了哪裏去。

尋常這種兜售手機的人一般都出現在一線城市的公交車站、地鐵站、繁華的商業區路口這些地方,行了騙趁着人多好跑路。

眼前這傢伙腦子不夠用還是怎麼的,洪城縣就這麼大,就不擔心失了手,被打死啊!

“不用!我有錢買新手機!”

徐夏昂頭,果斷拒絕!瞧不起誰啊,他看起來像是用二手手機的人嗎?

鴨舌帽男子在聽到徐夏說他有錢的時候,眼珠子放着綠光,連忙將路攔住,一臉我爲了你着想的語氣說道:

“別啊,兄弟,你說我們洪城縣雖然小,但縣城裏面十多二十萬人也有吧,這麼多人爲什麼就獨獨碰上了你呢?這說明是緣分!

緣分到了就不能錯過,你說是不,這樣,這款手機新的目前賣六千多,我給你打個五折,三千塊怎麼樣?”

徐夏再次一怔,我信你個鬼!摸了摸兜裏面的三千塊錢,這傢伙不是知道他有這麼多錢吧,一口氣就說中了。

徐夏搖頭,作勢要走,並且悄悄的將手機開啓了錄製視頻模式,有備無患啊,鬼知道這騙子是不是還有同夥,惱羞成怒來了明搶。

“兩千、兩千總行吧,不能再少了。”

最強寶樹 ,兩千你大爺,當他傻啊,十塊錢都嫌多!

“一千!就一千塊!真的不能再少了。”

“五百、五百怎麼樣?”

“三百?”

“兩百!”

徐夏被擾的不行,泥人也有三分火氣啊,咬牙道:

“我說了,不用!怎麼你還要強買強賣啊!”

“哪能啊,看你這話說的,我像是那樣的人嗎?”

鴨舌帽男子也是相當的無語,都少到兩百塊了,還不樂意,要玩哪樣啊!

“兩百塊,手機就是你的了,我們就當是交個朋友,怎樣?”

徐夏真的煩了,臉皮也太特麼的厚了點吧,誰特麼要和你做朋友啊!

徐夏的廚藝能力,讓他有了相當快的刀工,刀工都那麼快,他手上的動作自然也不會慢。

既然這個鴨舌帽男子想要這麼找死,就讓他見識一下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好好給這傢伙上一課!

“真的兩百?”

徐夏從對方手中確認了密碼,並且親眼看到ID退出去後,才滿意的點頭拿出了兩百塊來,鴨舌帽男子探手來抓錢,徐夏又縮了回去,說道:

“一口價,就這麼多,誰也不能反悔!”

“沒問題,看你小氣的,要不是我最近太缺錢,怎麼也不可能這麼便宜就處理給你。”

鴨舌帽男子面露不捨,還有些嫌棄,明明可以賺三千,結果變成兩百,還浪費了這麼多口水,早知道就換個人來忽悠了,好在馬上就成了,再少也是一點肉。

徐夏將錢遞了出去,而後準備接過手機,這時,鴨舌帽男子突然指了指旁邊,轉移徐夏的注意力,就這麼不經意的一瞬間,手中的真手機,已經換成了模型。

鴨舌帽男子自認爲做的天衣無縫,實際上哪能奪過徐夏的眼睛,徐夏早就盯着他的一舉一動,這點小把戲,還在他面前賣弄,想什麼呢。

徐夏假裝沒有發現,還說了謝謝。

自以爲得逞的了鴨舌帽男子見錢已經到手,便轉身離開,警惕性根本就沒有,這一招屢試不爽啊,從未失過手。

而且剛剛又賺了一筆小錢,心頭雖然依舊在鄙視徐夏這個小氣鬼、窮鬼,但心頭那種成就感,讓他有點飄,超喜歡最後瞬間成交的過程,彷彿是自己的智商碾壓了衆生。

但他怎麼也沒注意到,就在他轉身的瞬間,徐夏眼疾手快的來了個狸貓換太子,真機就被掉包換了回來。

“傻逼!就你那點道行,還想在我面前浪!找死!”

徐夏瞅着人走遠,按亮屏幕,手機的質感很不錯,應該是真機無疑,兩百塊買了臺價值六七千的真機,都不知道說什麼纔好。

不出意外,這臺手機應該是這個騙子自己在用的,並且來路應該沒問題,否則也不可能知道ID密碼,算是撿了一個“大漏”。

好像自從回了鄉下,開始點亮“悠閒小莊園”之後,自己的財路通暢的不像話,這算是自帶buff嗎?

將手機揣進兜裏面,徐夏有點糾結,那自己還要不要再買臺手機呢?

稍加思索,徐夏還是決定再買一臺,畢竟之前的二手貨電池已經廢了,索性留着當備用機,並且水果手機也是出了名的電池不咋地。

鴨舌帽騙子走遠了一些,邁步進入到一個光線不怎麼亮的小巷道,美滋滋的點燃一根菸,抽了一口後,又拿出兩張軟妹幣,在耳邊抖了抖,發出清脆的響聲,甚是迷人。

而後又拿出手機刷刷抖音打發時間,畢竟才做了案,得多消失一段時間才行,否則被人殺個回馬槍,自己就涼了。

然而,鴨舌帽騙子在摁了幾下電源鍵,手機屏幕卻怎麼都不亮,頓時間,他的心頭生起了一股不好的預感。

他進貨的模型樣機,都是高仿真機一比一的尺寸,手感和重量幾乎都是沒什麼區別,就算是他也得認真看纔看得出來真假。

當拿到路燈下仔細看了看後,捂着腦袋,發出一聲痛苦的長嘯,

“臥艹!!!” 徐夏挑選手機本着性價比爲王的想法,首先是電池耐用,然後是能夠滿足直播需求,差不多就這兩點。

不多時,便挑選到了合適的手機,花了二千六百九十九,順便又辦理了一張無限流量的手機卡,心滿意足。


徐夏剛走出門,就看到不遠處停了一輛警車閃着警燈,警察的身邊還有一個年輕人,賊眉鼠眼的朝着四周掃過,當看到了徐夏之後,面露驚喜之色,扯着嗓子喊道:

“警察叔叔,就是他用兩百塊騙了我的手機!”

徐夏聽着這聲音很熟悉啊,而後震驚了,我去,這貨不是兩百塊賣給他水果手機的那個鴨舌帽騙子嗎?

報警?!

徐夏有點懵,明明他自己纔是騙子好不。

徐夏自然不會躲,更不會跑,反倒是看着鴨舌帽騙子的眼神有些憐憫,這貨的腦子怕是被門夾過,否則絕不可能弄出這麼騷的一手操作。

警察快步走了過來,亮出證件,打量了徐夏一番,嚴肅的說道:

“身份證拿出來。”

徐夏非常配合,將身份證交給了警察。

“他說你騙了他的手機,有沒有這件事?”


“沒有。”

徐夏搖頭,有個雞毛啊,他那是一手交錢、一手交貨好不。

不等警察繼續問話,鴨舌帽騙子立即說道:

“你瞎說,警察叔叔,要不你搜他的身,我的水果手機肯定就在他的身上!”

徐夏看白癡似的看了眼鴨舌帽男子,而後主動將手機拿了出來,晃了晃,

“你說的這個?”

“哼,你不是說你沒有騙我的手機嗎?那你拿出來的是什麼?!”

鴨舌帽男子繼續冷哼道,彷彿當徐夏將手機拿出來的這一刻起,他的手機就能要回去似的,並且,徐夏還會被警察抓走,讓他心情大好。

“你還有什麼話要說?”

警察見着贓物,語氣也變得冰冷了一些,洪城縣的手機一條街,最近突然出現了十多起被騙了錢買模型機的案子,可一直沒有抓到人,讓他們很是頭大。

而眼前這個看起來模樣陽光帥氣的年輕小子,很有可能就是這個案子的始作俑者。

“警官,我拿出手機,但並不代表這部手機就是他的,我想說這部手機是我自己的,花的是真金白銀買回來的。

總不能聽他一個人的空口白牙就認定我是騙子吧。”

徐夏說的不卑不亢,有條有理。

鴨舌帽騙子聽到這裏,立即就着急了,連忙說道:

“呸,還真金白銀,我出兩百塊的真金白銀,你賣給我試試?你有多少,我要多少!

警察叔叔,你一定要爲我做主啊,這臺手機,我足足存了三個月的工資纔買的,平時用起來都小心翼翼,生怕把手機弄壞了。

誰知一不小心,被這個小子給騙了,被騙的地方還沒有監控,警察叔叔,一看他就是個老手,千萬不要放過他啊。”

“這你又怎麼解釋?”

警察臉色沉了沉,鴨舌帽騙子演的太生動,人的同理之心,往往都偏向弱者。

徐夏都被氣笑了,隨後不急不緩的從兜裏面將他的“備用手機”拿了出來,笑着說道:

“好啊,你不是說沒有監控,大家都等一個真相,正巧我將當時和這位鴨舌帽先生交易買賣手機的過程時給錄下來了,這就放給你們看看。

也好讓大家看看到底是不是我騙了他,說起來,我纔是被強買強賣的受害者。”

鴨舌帽騙子聽到這話,心頭咯噔一下,自己不會這麼倒黴吧,還被錄像了!這孫子也太陰損了點吧!竟然錄像!

視頻點開。

“三千、兩千、一千、五百、三百、兩百……”

視頻畫面中,鴨舌帽騙子步步緊逼,強行讓徐夏購買,而徐夏相當難爲情的花了兩百塊將手機買下。

至於最後一步的狸貓換太子,不在錄像的範疇內。

當視頻一點點的播放完,鴨舌帽男子只覺得自己涼了。

“警察同志,現在我是不是可以洗清嫌疑了?”

徐夏笑着說道。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