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你——”龍雙喜鬱悶的指着方正,還沒發作,就看着方正做出了噤聲的手勢。

因爲有電話打進來,看清來電後,讓方正驚喜不已。因爲這電話竟是盧楠打來的。 等了好久,終於等到這一刻。

在電話響的那一刻,方正就琢磨着,該不會是綁匪來的電話吧。

看着手機屏幕上那熟悉的字眼,方正抑制不住內心的激動。年久日深之間,盧楠已經深深的印在了他的腦海裏,刻在心裏。只不過這和宿舍那三位損友待遇相差無幾,幾乎一樣。

朋友無分貴賤,不論男女。

這是方正的原則,別看他平時嘻嘻哈哈的,像個沒心沒肺的,不過和他接觸過的人,誰都知道他其實是個重情義的漢子。要不然也不會到現在他心裏還裝不下別人。

對於感情,形容方正的只能有一個詞。

偏執,追求完美,嚮往着神聖純潔的愛情。他就是將這份執着放在了鄰家發小徐俏俏身上。雖然他固執的認爲即便是徐俏俏不這麼想,也沒關係。最重要的是能守候在她的身邊,在她需要他的時候能及時出現。這就是最幸福的事了。

於是,這就無情的傷害了某些人。這其中自然就有死黨盧楠。

雖然他總是極力的迴避,儘量避免和她談論尷尬的話題。但是他心裏明白,就目前來看,他不可能給盧楠帶來她所希望的幸福。也只能儘量維持兄弟之間的情誼。

直到盧楠這突然的消失了一晚,這才讓方正意識到,不管是誰,對他來說都很重要。

“怎麼不接電話啊?興許是你那個楠哥打來的。”看着方正衣服沉思的樣子,卻不見他有接電話的動作,電話還在叫囂着。龍雙喜提醒道。

方正哦了一聲,這纔回過神來。忙不迭的接聽電話,卻不想,那邊竟然沒有人說話。

“喂,楠哥,是你嗎?說話啊,”方正多了一絲不安,心急如焚的說道,“我們幾個都很擔心你,別鬧了,有什麼事回來再說吧。”

他寧願相信,這是盧楠在搞得什麼惡作劇。這樣他的擔心也沒有白費。只不過就在他期待着盧楠說話的時候,卻聽到那邊一陣悉悉簌簌的聲音響了起來。接着便是一個男人用近乎冷淡的口吻開腔了。“方正是吧,看樣子這個女人對你不重要啊,這都一個晚上過去了,你竟然一點不着急?我在考慮是不是該撕票呢?”

電話的聲音很響亮,以至於不少人都聽到了。方正連忙減小音量,忙問道。“你是誰?”

事情的發展並不如他所想象的那樣。盧楠的處境很危險了。一邊的龍雙喜也是一驚,想幫忙卻插不上嘴。

“我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要清楚你現在的處境。”男子陰沉道。“我知道是我失算了,本來應該將那個學生會主席抓過來。沒想到竟然抓來一個對你來說無足輕重的人。”

“住口,你想幹什麼,把楠哥放了。”方正激動不已。說盧楠對他來說無足輕重,這就是對他的侮辱。

“放了她?可以,”那邊頓了頓,男子接着道。“別掛電話,讓你聽段刺激的。”

“你最好別耍花樣,否則我會讓你死的很慘。”方正依言等着,不過眼中卻劃過一陣厲色。直看得龍雙喜心中大駭。這纔是黑幫大佬所應具備的形象和氣質啊。想想自己這半桶水的貨色,他都有點後怕。感情半路和尚遇上個念真經的了。看來自己是凶多吉少了。

那邊沒有回話,不多時,手機裏傳來一陣帶點雜音的對話,方正不禁眉頭緊皺。這顯然是一段錄音。

“妹子,告訴我,那方正有沒有交給你一樣特殊的東西?”男子冷冷的問道。

接着盧楠的聲音傳了過來。“我不知道你說什麼,不過可以告訴你的是, 重生之青春鑄夢 。現在落在你手裏,你想怎樣請便吧。”

“哦,我搞錯了,原來應該叫你漢子啊。看得出來,你們是兄弟,”男子拍了拍手,調笑道。“既然是兄弟,那抓你也抓對了。我們來打個賭吧,看看明天中午之前,你那個兄弟會不會照舊和他的緋聞女友纏綿,而不顧你死活。”

“要他顧我死活幹嘛?”盧楠應聲道,“你就死了這條心吧。”

“行,那咱們就走着瞧,看他能硬到什麼時候。”男子大笑起來,冷冷道。“要是明天之前他交出我想要的東西,那麼你的安全我可以保證,否則,那就可惜了你這白淨的臉蛋了。你還是雛吧,可惜了,只能便宜那幫如狼似虎的小弟了。”

“流氓,你殺了我吧,”盧楠欲哭無淚,但是依舊憤怒不堪。在這種情況下,她是不會妥協的。

“放心,我不會殺你的,不過這要看方正的誠意了。”男子接着道,“還有,我不叫流氓,我叫歐陽小亮。記住,看你像條漢子,你可以叫我陽小亮。”

“呸,就你還小亮,你爸媽生你下來真是瞎了狗眼了。”盧楠抗議性的啐了一口。

‘啪’的一聲過後,錄音就此終止。

方正此刻的心情可以用暴怒來形容。但是他不得不壓制着內心的怒火,畢竟盧楠還在他的手上。不過這個綁架者的身份,方正已經知道了個大概。這就應該是向虎之前提醒他提防的那個蛇仔亮。

方正的猜想是正確的。只不過他不知道什麼地方得罪了蛇仔亮。但是想想,最有可能的就應該是那個意外得到的U盤了。

想不到一個小小的U盤,竟然鬧出這麼大的事端來。方正這會都有點懷疑林木琳當初給他這個東西的用意了。

“方正,你給我聽着,要想你馬子,不對,是你哥們。要想她活命,今天晚上,帶上我想要的東西出來贖人,時間地點等候通知。”在方正無奈的時候,陽小亮開始談條件了。

“我不知道你說什麼。”方正想也沒想,就說道。雖然不知道這蛇仔亮究竟有何目的,但是方正認爲在不知道U盤裏面內容之前,草率的交出去,顯然是不可取的。頓了頓,接着道。“你拿我朋友要挾我,你覺得這樣的事公平麼?”

“別跟我談公平,這樣,給你時間考慮,最遲明天中午之前,給我個結果。”蛇仔亮話鋒一轉,退了一小步,“否則,你就等着給她收屍吧,放心不會是一具完整清白的屍首。相信你會明白的。等你消息。”

撂下這句話,蛇仔亮冷笑着掛了電話。

這是赤果果的威脅,簡直可以用膽大妄爲,有恃無恐來形容。當方正準備打過去的時候,盧楠的手機已經關機了。

方正的世界暫時一片寂靜,他得捋一捋思路。畢竟關係到盧楠生命的大事,就不能馬虎。

現在蛇仔亮已經下了最後通牒了。這交易是勢在必行了,不過方正倒是想着,在交易之前,一定要做點什麼,否則就坐以待斃了。

“方正兄弟,想不到你真夠沉得住氣的。”看着方正一言不發,似乎不怎麼着急,龍雙喜不由得疑惑起來。

就在這時候,一邊等的不耐煩的劉二炮和吳小胖兩人跑了過來。直接坐在了龍雙喜身邊,將他夾在了中間。

“正方體,怎麼回事?是不是假冒龍虎幫的小子爲難你了?”吳小胖說着掄起了拳頭,這架勢,是要開幹了。劉二炮也不甘落後,肘子已經頂到了龍雙喜的腹部。

見狀,龍雙喜頓時傻眼,這幫傢伙真夠可以的,動真格的?不過不想鬧大事的他,不得不和顏悅色的說好話。“有事好商量,我來這真的是有誠意的,兄弟別誤會。”

“二炮,小胖,放了他,”方正冷冷道,接着看着龍雙喜,“你可以走了,至於什麼合作的事,就當沒提過。你們自己小心點吧,在江洲鬧得沸沸揚揚的,五湖和四海兩大幫派是不會輕易放過你的。”

“不是,你現在有危險,我怎麼能就這樣甩手離開呢?”龍雙喜想了想,狡辯道。“我們好歹也算不打不相識。兄弟的事,就是我龍雙喜的事,只要你吱一聲,我定當鼎力支持。”

“不用了,這就是一個誤會,那個什麼陽小亮的,我不認識。”方正擺了擺手,沒工夫和龍雙喜在這耗着了。

隨即,劉二炮和吳小胖就起身準備轟龍雙喜走,卻看到門口幾個大漢冷冷的盯着這邊,嚇得他們一時間亂了分寸。

龍雙喜見方正執意而爲,也不再說什麼,轉身便走,不過走了兩步,卻回過頭,“方正兄弟,你手中的籌碼一定要把握住,輕易別出手,否則,一旦籌碼沒了,那麼人就沒了。”

見方正依舊低頭深思,龍雙喜嘆了一聲,這才離開小餐廳。

龍雙喜的話,看似簡單,卻話裏有話,雖然只是平常人都能看得出來的簡單的道理。但是方正卻覺得這龍雙喜到不像是隨口說說這麼簡單,這其中一定有着什麼內在的聯繫。只是這一時半會也想不出個所以然來。

“正方體,怎麼回事?什麼籌碼,什麼人沒了?”由於當時吳小胖他們坐在最遠的角落裏,所以方正接電話的時候,沒能聽清楚。見着龍雙喜意味深長的撂下這麼一句話,所以很是好奇。

“就是,這怎麼回事啊,是不是龍虎幫的人拿楠哥要挾你,要你加入他們?”劉二炮的想象力還是可以。不多會就看出這其中的內幕了。只可惜,猜的沒什麼準頭。

方正搖搖頭,反問道,“小胖,你的電腦技術如何?”

“我的啊,不是我吹,堪比一流黑客,”見方正打聽這個,吳小胖立馬喘上了。只不過在發現方正一本正經,表情嚴肅的時候,這才低下頭,“還好了,你要幹什麼,攻擊什麼網站,”

“暫時說不清楚,”吳小胖的吹噓,讓方正大失所望,但是見他們這麼關心,也只能搪塞道。“爲了我們的籌碼,爲了楠哥能平安。”

“這麼說,你真的要黑客級別的高手?”吳小胖若有所悟的點了點頭,劉二炮連忙追問,“長方體,楠哥真的被人綁了?不會吧?你有什麼籌碼來贖她啊?”

盧楠的安危確實是大家心裏的一個疙瘩,一切似乎不再那麼可怕,但誰也沒有半點信心。

“這就是我的籌碼。”方正在兩人面前晃了晃緊握的拳頭,沉聲道。 三人草草吃了點東西,就匆匆離開了餐廳。下午還有很重要的事情等着他們。

說到底,其實只有方正一個人能幫得上忙。而吳小胖和劉二炮,他想着儘量別讓他們牽扯進來。免得惹出不必要的麻煩。

在這樣重大的事情面前,方正很順理成章的在老班那邊請到了假。在行動之前,還和於長風簡單的講了一下情況,主要是讓他安心。畢竟盧楠管他叫老爹,兩人的關係真的是情同父女。這十幾個小時,於長風的心一直揪着,直到方正說明情況,纔算是稍微平復了一些。

方正並沒有將實情說出來,而是騙他說盧楠生氣出走了,不過已經知道了她的下落了,很快就能找到她了。至於具體的地點,方正並沒有透露。

於長風關心盧楠的安危,也就將信將疑的信以爲真了。

忙完這一切,方正便馬不停蹄的往人民醫院趕。在這之前,給韓悅打了一個電話,問她下午有沒有時間。

突然接到方正的電話,韓悅驚喜不已,連忙問有什麼事,並說有事的話可以和主任請假。本來對他這個緋聞不斷的大學生的好感蕩然無存了,但是一聽到他的聲音,整個心理防線又崩潰了。

得知方正真的有急事之後,韓悅答應立馬請假。讓方正趕到醫院再說。

這次方正沒有騎着那‘的盧’上路,畢竟這趕時間。

打車的時候,卻發現那司機有些不對勁,至於哪裏不對勁就說不上來。

方正肯定不清楚這裏面的緣由。因爲那司機不是別人,而是方正遭黃克和夏豐暗算那天晚上,盧楠和吳小胖送他去醫院時打的那出租車。

司機認出來方正了,心裏不禁打起了小九九。

於是準備開出天價。不過方正二話沒說,說錢不是問題,所以司機也就屁顛屁顛的開着車王人民醫院趕了。

到地之後,方正倒也乾脆,從掛着警徽的錢包裏掏出一張五十元大鈔,很爽快的甩了過去。“師傅不用找了。”

說完不等司機說話,就一溜煙朝醫院跑去。

看着方正遠去的背影,司機愣了半天,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好一會纔算是回過味來,看了看手中的五十塊,再看看電子錶上的數據。

不看不要緊,一看立馬來氣。“馬的,這小子竟然佔我五毛。下次別讓我碰到你,碰到你饒不了你。讓你弄個警徽來嚇唬人。”

說實在的,這司機也是一時犯懵了,本來想着要宰客,卻不想竟被方正那別緻的錢包給嚇住了,要說他也是**湖了,想不到在這摔了跟頭。

本想着要等着方正出來,理論一番,這時,醫院的保安走了過來,說是佔着應急通道了。司機鬱悶的想要抱怨幾句,卻聽着救護車的鳴笛聲由遠而近,這才悻悻的開車離開。

… …

方正沒有停留,直接往韓悅科室所在的樓層趕去,卻在路上遇到了下來的韓悅。兩人簡單的說了幾句,就匆匆的離開了醫院。

這會韓悅也沒工夫問東問西的了,只是想着要幫方正的忙再說。

畢竟盧楠出事了,這不是鬧着玩的。至於原因,方正沒有細說,但是韓悅不是傻子,自然猜得到這和那個詭祕的U盤有關。

韓悅的家就在醫院附近,所以沒多會兩人就到家了。重新回到韓悅家,方正有種熟悉的感覺,很溫馨。

不過現在不是回味的時候,韓悅也沒閒着,進屋就將電腦和U盤找了出來。在電腦開機的那會,韓悅不禁問道,“方正,這是怎麼回事啊,怎麼平白無故的多出這麼一個U盤啊?”

“你問我,我問誰去?”方正沒理會這麼多,只是看着慢慢啓動的電腦,等待着奇蹟發生的那一刻。

“切,興許就是你在學校和校花什麼大的亂搞男女關係,遭到情敵報復了。”韓悅不滿的抱怨了句,方正白了她一眼,並沒說話。

韓悅接着道,“現在好了,你的楠哥也出事了,這就是報應。”她這意味悠長的一聲冷哼,怎麼看都有點幸災樂禍的樣子。

見着方正表情凝重,韓悅暗道不好,話說重了。卻不想,下一秒,方正就爆出一聲驚呼。“日你個仙人闆闆。要不要再杯具點?”

“怎麼了?”韓悅正忙活着給方正倒茶,聽到他爆粗口,不禁鄙夷的看着方正,以爲他是在對自己的話便是不滿,這剛打算賠罪,卻不顯發現方正雙眼放光,正恨恨的看着電腦屏幕。

韓悅心懷不解的順着方正的目光看去。一時間,她的臉上的表情也呆住了。電腦屏幕上出現了讓很多人都崩潰的一幕。尤其是悶騷型宅男宅女們對這種情況並不陌生。

電腦上出現了一連串冒汗的杯具,並附如下文字敘述。

“所累,由於您的開機速度打敗了全國百分之一的用戶,所以徹底杯具。如要電腦正常運行,請先殺毒,或者卸載某些軟件。”

旁邊是一個一鍵加速的按鍵,提示機主可以通過一鍵操作來完成這一動作。

“這個,這個。”韓悅欲哭無淚,不知道電腦怎麼會出現這樣的情況。想着要解釋,卻想不出合適的言辭。

方正倒是沒說話,而是送了一個他懂得的眼神,笑了笑,就開始操作電腦了。

“不是你想的這樣的。”方正的表情已經告訴韓悅,她的形象已經敗壞了。無奈之下,只能無辜的解釋一番。

不過方正卻是擺了擺手,“韓醫生,這人麼,難免有寂寞的時候,不光是男人,這女人也一樣,所以不用解釋,再說和我解釋也沒用不是。”說完,笑着給電腦殺毒。

“你,你——”韓悅委屈的不行,真的不是這樣的,她雖然是個韶華少女,但是也不至於會下載快播看大片。所以方正的誤解,讓她很生氣。“方正,你流氓,對了,就是你,這U盤一定有什麼不堪入目的東西,肯定是它讓我電腦中毒的。你不是人,你——”

說到最後一句,方正突然擡眼看着他。嚇得她立馬噤口不言。

“嘿嘿!”方正嘿嘿一笑,“不好意思,誤會你了。可是你能不能個幾天清理下電腦啊,如果真的懶的動的話,一個月一次也行啊。”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