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噴出一口鮮血,嘴角卻是帶著笑意:「哈哈,你們的確是很厲害,不過。。。還是我們張家贏了,我們張家才是笑道最後的大贏家,你們幾個外來人,還想霸佔整個天域城,我呸,聚靈境就不得了了嗎?還不是敗了。。。」

大師兄躺在廣場中心,不停的咳血,他的身子下面的青石,都是密布的裂痕,現在的他,雙腿都已經算是廢了,毫無還手之力了。

「咳咳。。。到的確出乎了我的意外,一邊陲小城,窮鄉僻野之處罷了,竟然高手不少。不過,你們張家即便勝了又如何?你們最好不要殺我,否則。。你們也不會好過。。。」

然而,咳血的大師兄,卻是望天長笑,一種梟雄的氣魄在天域城上空回蕩著。

「呵呵。。。我最討厭別人的威脅了。。。」

**呵呵一笑,然後緩緩飛了下去,一刀插進了大師兄的胸膛,至此,血殺組織的人全滅。

當然,張家人最後贏了,但是也付出了巨大的代價,十大長老,現在剩下三個,而張擎天和**也是受了不輕的傷勢,帶來的一萬多人,竟是剩下三千都不到,這代價是他們沒有想到的,要知道,對方只有四千多人,而且都是戰鬥了兩天的疲憊之師,而他們一個個龍精虎猛的過來,卻是付出了別人雙倍的代價。

顯然,這跟對方突然多出來十五六個控靈境前期的殺人機器有很大關係,讓他們損失很大。

不過,總算是贏了,天域城都是他們的了,再過幾年,便是可以振興起來。

很多張家的人馬,都已經筋疲力盡的坐在了地上休息,而很多也開始服用丹藥恢復傷勢了。

「贏了。。。天域城是我張家的了。。。哈哈哈!」

張擎天雙手抱天,無比的激動,大笑起來。

**則是望向了面前大師兄和不遠處那兩具屍體,心裡歡喜無比,把他們的血吸了,一定能夠突破到控靈後期,尤其是大師兄這聚靈境的血液,想來裡面的能量一定很多。

「哈哈哈。。。你們高興的未必太早了一點吧。。。」

此時,遠處卻是一道大笑聲傳來,隨後十幾道身影開始呈現,而他們腳下不遠處,則是黑壓壓的人影在快速向這邊而來。

這聲音很熟悉,卻是令張擎天表情無比僵硬:「夢斷魂!?」

「夢家?天啊。。。夢家怎麼來了?他們不是已經逃了嗎?」

很多張家的人見此,尖叫起來,難以置信。

「不好。。。看來他們沒逃?是躲進了暗中,這些傢伙。。。這個時候來。。。我們完了。」

有人不僅沒了之前的興奮勁,連鬥志都沒了。

很快,夢家大部隊便是全部來到了廣場,望著這裡的屍山血海,夢家也能想象出之前戰鬥的慘烈。

「夢斷魂。。。你們太無恥了吧?想當黃雀吧?」

張擎天望著夢斷魂,咬牙切齒。

「哈哈。彼此彼此吧。。。」

這時,一名少年卻是笑著飛了出來,而他身後羞紅著臉的夢蝶兒也鬆開了雙手,跳下來站在廣場上。

「是你!張楠?」

**大驚,沒有想到當初那個被自己殺了的張家下人,竟然還活著,而且還突破到了控靈境。

「呵呵,張家大少爺,好久不見啊,你那本古書真的有那麼好嗎?竟是為了一本書當初殺我滅口,不過,我命大。。。我想上天既然不讓我死,那便是讓我活下來收了你這條賤命。」

張楠雖然惡狠狠的說著,不過心裡同樣感到震撼,那到底是一本怎樣的古書,這**竟然都突破到了控靈中期了,這速度完全跟自己有的一拼了,難道那真的是一本極其逆天的修鍊功法嗎?

「你這賤貨,作為我張家下人,竟然背叛我張家,跑去了夢家,做了夢家的走狗,到頭來反而趾高氣昂。。。哼,今天無論如何,也輪不到你猖狂,我必收了你的狗命。」

張擎天本來還沒認出張楠來,只覺得面熟,畢竟當初的張楠只是眾多下人中的一個罷了,根本沒有把他放在心上過,但聽自己兒子叫出這小子便是張楠之後,頓時大罵起來,原來這個便是說要用那八十金幣勞工費換自己張家人頭的小子。

「哈哈。。。我說過,八十金幣是買你們張家狗命的錢。。。而今天,我張楠來收取來了。」

張楠大笑,臉上自信滿滿。

「小子,有本事,你一個人來拿啊!讓夢家人幫忙?算什麼英雄好漢。」

**激將張楠。。。眼裡泛著一絲濃濃的殺意。

可是,張楠嘴角卻是勾起一絲不屑:「你以為我像你一般傻*嗎?老子一人單挑你張家人?你腦袋不是被驢給踢了吧?」

這下子**更加怒了,他高高在上的張家大少爺,何時被這般輕蔑的小瞧過?還有那鄙視他的眼神,令他更是心裡百般不舒服,一名下人罷了,竟然能夠用這種眼神鄙夷他,於是,他跳上自己的飛劍,惡狠狠的對著張楠沖了過來:「小子。。。我能殺你一次,就能殺你第二次,而且我還要吸了你的血。。哈哈。」

**說著,靈氣開始覆蓋在他的拳頭之上,表情變得無比狠厲,要過來擊殺張楠。

「休想碰他一根汗毛。」

見**殺來,夢斷魂便是準備站出來,然而張楠卻是搶先一步道:「讓我來會會他,他欠我的債我來逃,你們對付其他人便是。」

「給我殺!」

見張楠執意如此,想到了張楠的變態實力,夢斷魂也不再阻止,而是下達了戰鬥命令。

一聲令下之後,天域城的喊殺聲迅速響了起來。

ps:這裡要感謝一下這幾天打賞的幾個朋友,謝了。謝謝你的支持和鼓勵。。。 大戰再次爆發,然而,這次的戰鬥似乎註定沒有什麼懸念可言,張家的人在見到夢家殺回來之時,很多都是沒了鬥志,要知道張家一直實施的都是強權,對所有的護衛都是一種俯視的態度,這讓這些人很多內心不滿,戰鬥剛打響沒多久,便是有人開始投降。

唯有那些為數不多的家丁以及張家的直系在咬牙堅持,但是,張家此時的控靈境長老只有三人,而且還是已經負傷的三人,所以很快便是被擊殺。

到了最後,只剩下已經走到末路的張擎天和**還在戰鬥,特別是**,希望臨死也要拉著張楠來墊背。

然而,有著強大功法六道訣的張楠,卻是註定要讓**的願望化為泡影,即便**十分了得,但張楠有著無比渾厚的靈氣作為後盾,剛開始兩人還能打個不分上下,可時間一久,**便是漸漸弱了下來,特別是**在之前已經受了很重的傷。

「疊影掌!」

張楠再次一掌和**對轟在了一起,頓時**倒飛而出,重重砸在了地上,一口鮮血噴了出來。

「咻!」

張楠一閃便是出現在了**面前,然後一腳踩在了他的脖子上:「你是不是很驚訝我的實力?呵呵,不過,我要讓你即便是死也不明白是為什麼。」

話音一落,張楠一腳踩了下去,伴隨咔嚓一聲,**死了。

躬下身去,張楠把**腰間的儲物袋撿了起來,隨後掛在了自己腰間。

「砰。。」

張擎天也被夢斷魂和夢斷血聯手擊殺,身體直接被轟成了好幾塊。

「哈哈,天域城是我們的了。。。」

眾人歡呼,無比的興奮,這次的戰鬥,他們只損失了數百人罷了。

「哈哈,收取戰利品。。」

夢斷血大笑,立即命令護衛們開始收取戰利品,各種武器,儲物袋等等,都被慢慢的收起。。。

不過,正在此時,遠方卻是有十幾人遠遠飛來。

「那裡怎麼突然冒出了那麼多高手?」

三長老不由的冒出這麼一句,眾人齊齊望了過去,遠方的天空有著十幾人呈現,很快便是在眾人的視線中慢慢放大。

這十幾人,有的踏空而來,有的駕馭飛劍,一個個看起來超凡脫俗,修為高深,而那中間是一位老者,他濃眉劍目,一雙眼睛透露出一種霸道之氣,他明明站在虛空中,卻又好似融入了虛空不存在一般。

「那人是什麼修為。。。根本看不透啊,我的乖乖。。。他們來這裡幹什麼?」

夢斷血扯了一根鬍鬚,一陣疼痛傳來,證明這一切並非做夢。

很多人都停了下來,望著他們越來越近,出現在了天域城上空。

「師尊,那裡。。。大師兄,和師姐他們。。。他們四個都死了。。」

一聚靈境前期的男子指著下面的幾俱屍體,有些難以置信。

「一群廢物,叫他們來把這個城拿下,這點小事都做不好,死了也活該,不過,這個小小的天域城倒是出乎了我的意外。」

那老者望了望下面的幾俱屍體,正是血殺組織的四名頭名,而這時這四位弟子皆是死在了這天域城。

老者此話一出,下面的張楠和眾位長老皆是心裡咯噔一下,暗叫不好,原來那憑空出現在天域城的幾人,竟是這老者的徒弟,而那聚靈境的傢伙竟然都是他的徒兒,可以想象老者的修為有多高。

「這下子完了,看樣子對方一定是丹靈境吧,我去,丹靈境老祖啊,這還怎麼打?」

張楠心裡七上八下,這些人是來奪取天域城的,自然是來者不善,而且這麼多的高手,該如何應付?

他轉頭看了看旁邊的夢斷魂和幾位長老,一個個皆是陰沉著臉,顯然明白了事情的嚴重性,不知道該如何面對,對方雖然只有十幾人,但是個個是強者,聚靈境便是有著四人,而那老者卻是丹靈境,還有其他人也都是控靈境的傢伙,這股力量,反抗的話,必然是自尋死路啊。

「咳咳,這位老祖,不知道你們來我們天域城所為何事?我們也是路過此地,剛好聽聞這裡有打鬥,所以來看看。。」

張楠拱了拱手,硬著頭皮說道。

「哈哈。。你這小子,是在侮辱我天青老祖的智商嗎?殺了我的幾個徒兒,難道還想從我眼皮子底下溜了不成?放心,我這人很好說話,你們一個也別想活著離開這裡。」

天青老祖先是哈哈一笑,手指指著下面的眾人,聲色俱厲。

「天青老祖,你的徒兒不是我們殺的。。。還請給我們一條活路。。」

夢斷魂想了半天,躬身說道,的確,這四人都不是他們殺的,可是這話說出去,對方能信嗎?

果然,對方露出一絲輕蔑的笑意:「推卸責任嗎?今日不管是不是你們殺的,你們都得死。。。只要我徒兒死了,就是你們天域城的責任。你們要為此付出代價。」

一聽此話,所有人都臉色大變,這人毫不講理,自己徒兒死了,就要這天域城那麼多人陪葬嗎?

可是,又有什麼辦法呢?別人是真正的強者,他們跟對方根本沒有商量的餘地,對方就是那麼的盛氣凌人,就是那麼的霸道。

「媽的,老子今天跟你拼了!太他媽的欺負人了!」

夢斷血早就憋不住了,暴怒著便是駕馭飛劍沖了上去。

「二弟。。使不得啊!」

夢斷魂立即大叫著想要阻止,可是,已經晚了。

只見對方大手一揮,一道數十丈的靈氣匹練便是凝聚,對著夢斷血一指,那匹練閃電般飛了出去。

「砰」的一聲巨響,夢斷血被轟成了碎肉,落在了地上。

「二弟!」

「二長老!」

「二叔。。。」

很多人都是大叫,心裡滿是氣氛,對方太強了,只要風輕雲淡的揮了揮手,便是能輕易擊殺他們,這差距很難用人數來彌補。

「萬始通天塔,你他娘的別裝蒜啊,快點告訴我,有什麼辦法能夠逃脫嗎?」

張楠眉頭微皺,猛然想起這萬始通天塔,立即詢問起來。

ps:感謝昨天神也發愁的刷屏打賞,讓打賞全部更新了一下。。。最近比較忙,收藏漲了不少,本來應該加更的,哎,只能兩更了。。。過幾天國慶再加更吧。 「咳咳。方法倒是有,可是沒用啊。。」

萬始通天塔的聲音緩緩傳來,繼而又道:「你要是這麼死了,只能算你運氣不好了。。。可不能怪我!」

「我擦!你這金戒指怎麼這麼不稱職啊!快說,為何有方法,卻沒用?」

張楠無語,這萬始通天塔,聽著名字倒是牛叉得緊,可是,是乎很不靠譜,根本不忠心,還沒責任心。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