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峯甩了甩頭,拋掉雜念,緩緩閉上雙眸,在腦海中回想着生靈丹的煉製手法。

傲嬌女神,逆襲吧! ,掌影虛幻,連結十數印後,姜峯口中輕喝一聲:“結。”

頓時,地面出現一個金色光圈,一條條歪七扭八的金色光線如素筆勾勒般變成了奇異的符文,姜峯站在結界中,銀色的髮絲無風自動,衣衫飄動,氣勢非凡。

緊接着,姜峯將藥材拿出,按着順序擺在結界之中,一切就緒,便到了最爲困難的融合環節。

姜峯一陣呼吸吐納,調節氣息,儘量平靜心神,慢慢回想着當日煉製回氣丹時的細節。

手印一變,姜峯再次輕喝一聲:“起。”

符文金光大作,四株藥材,開始慢慢升起,凌空懸浮,緊接着開始互相旋轉,速度越來越快。

慢慢的,一滴滴或綠或紅或紫或黑的藥汁從藥材中被抽取出來,同時藥材也開始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枯萎。

“融。”

語聲剛落,枯萎的藥材也同時落在地上,半空中只剩下那四色藥汁,四色藥汁各佔一方,緩緩向中間靠攏,開始相交,相融,顏色也逐漸變爲黑色。

姜峯大手一揮,藥汁便如同受外力擠壓般開始快速變小,頓時,藥汁內出現無數微小氣泡。

姜峯心中一喜,沒想到第一次煉製便能成功。

或許是上帝和姜峯開了一個小小的玩笑,就在姜峯以爲快要成功的時候,異變突起。黑色藥汁內氣泡越來越大,如同煮沸的開水一般。

“哎!還是失敗了。”

姜峯失望的搖了搖頭,分開雙手,停止靈魂之力的輸出。

“我還不信煉不了你!”

姜峯沒有因爲這次小小的失敗而氣餒,右手大力一揮,帶起一陣勁風,將地上的枯萎藥材和藥汁吹離結界,然後重新從木桌上拿出第二組藥材,按着剛纔的擺放位置放下。

“起”“融”

動作順暢無比,可最終還是和第一組藥材結果一樣,氣泡變大,導致失敗。

姜峯看着木桌上那最後一組藥材,並沒有急着動手繼續煉製。

而是直接盤坐在地上,閉眼凝神,打起坐來。

姜峯如老僧入定一般一動不動,一炷香時間、兩柱香時間。。。

直到大約第六柱香燃完的時候,姜峯猛地睜開雙眸,如炮彈一般彈射而起。

結印,擺位,行雲流水。

“融。”

依舊是那黑色藥汁,仍然是那微小氣泡,這次姜峯沒有閉眼,而是用雙眼和靈魂一起觀察藥汁內的變化。

慢慢的,姜峯眼前場景一換,彷彿進入了一個元素的世界一般。

藍天白雲,卻下着滂沱大雨,豔陽高照,卻颳着刺骨寒風,冷風呼嘯,但海面卻波瀾不驚。

姜峯站在海面上,任由風吹雨打,一動不動。

眼睛死死盯着前方那懸浮在空中的黑色水球,水球直徑百丈有餘,看似通體透黑,但若是仔細觀察,便能隱隱看到時不時會有其他顏色的水流穿梭其內。

無數條雜色水流在黑色水球中游動,毫無規則,時而左衝右突,時而盤旋不止,所過之處,皆是使得黑色液體冒出碩大的透明氣泡。

“原來如此!”

姜峯雙眼精光一閃,喃喃的說道,然後手中印結連番變幻。

一道接一道環形的靈魂波動,從姜峯手中射出,對着黑色水球衝了過去。

環形靈魂波動一接觸到黑色水球,便無阻礙般的穿過,左邊進右邊出,但每一道環形靈魂波動衝出黑色水球的時候,都會帶走一些雜色水流。

良久,經過無數道環形靈魂波動的淨化,黑色水球內再也找不到任何一點雜色水流。

見狀,姜峯手印再次一變,瞬間,靈魂如同水龍般從姜峯手中連綿不斷的涌出,慢慢的將黑色水球纏繞,然後開始拉緊、收縮。

隨着黑色水球體積變小,內部的液體密度也越來越大,開始變得粘稠,慢慢的再又變爲固體。

。。。

一道靈魂波動如水面漣漪般朝四面八方翻滾而過。

此時,姜峯也緩緩睜開雙眼,看着眼前懸浮着的成品升靈丹,姜峯心中萬分竊喜。

但姜峯並非因爲煉製成功而感到竊喜,而是方纔靈魂在進入了那種奇異狀態之後,靈魂之力飛速提升,如今靈魂再上一層樓,達到將級高等。

姜峯沒有再繼續竊喜實力精進,一把抓過升靈丹,丟往嘴裏丟了進去。

“等等!別吃。”

ps:求收藏!求花花!若是大家看了覺得還不錯,希望收藏一下,給點花花!可樂感激不敬! “怎麼?大師傅。”

姜峯放下捏着丹藥的手,不解的問道。

金光一閃,紫老從木戒中飛了出來,面色有些驚訝的看着姜峯,不答反問道:“你靈魂提升到將級高等了?怎麼回事?”

“這個。。。那個。。。反正就是靈魂好像去到了某個地方回來後,就這樣了。”姜峯迴想着之前那奇特之境,實在覺得難以用語言表達。

“某個地方。。。某個地方。。。”紫老嘴裏不停的小聲重複着這幾個字,眼神呆滯,眉頭緊皺,進入了沉思狀,良久,才說道:“若是所料不錯,那個地方便是靈境。”

“靈境?那是什麼?”聽到一個新名詞,姜峯的興趣也被勾了起來。

“額。。。啊。。。這個比較抽象,反正就是修煉靈魂之人在某種狀態下,便有機會進入靈境,而待在靈境中越久,靈魂的提升也越大,這東西可遇不可求。”

聞言,姜峯懊惱不已,若是早知如此,當時便該一直待在靈境裏面不出來,以這般速度,若是待個幾年,出來就差不多到神級了。

“咳咳!”


紫老見姜峯神情呆滯,時不時發出一聲傻笑,便出聲打斷姜峯的YY,又說道:“既然到達將級高等,那升靈丹就暫時沒必要服用了,等你突破王級靈魂之時再用,才更有價值。”

“弟子知道了。”

金光再次一閃。在紫老回到木戒中後,姜峯便馬上運起了覆水印決,開始鞏固剛晉升的靈魂。

。。。

今日,許飛崖在姜峯離席後不久,也和衆人告辭,離開了品味園,來到弒神傭兵團駐地。

畢竟許飛崖遇到姜峯之後,就將傭兵團事宜全權交給副團長元霸管理,做了幾個月的甩手掌櫃,許飛崖心中也是頗有歉意的。

衆人見許飛崖回來,也是欣喜異常,當場便要求許飛崖晚上請衆人去吃喝玩樂。

許飛崖自然滿口答應,反正自從跟了姜峯以後,錢就沒有缺過。

深夜,許飛崖喝得滿臉通紅,哼着小調,左搖右晃的回到品味園四樓。

許飛崖一把推開房門,便聽到一聲破窗聲,一個黑影在眼前一閃而過跳出了窗戶。

突如其來的一幕,把許飛崖嚇了一個激靈,酒意全無。

許飛崖忙快步走到窗口,往下一望,便看到那個黑衣人正飛檐走壁般上下跳躍,朝城外奔走。


見黑衣人並沒有逃遠,許飛崖也翻身跳出窗口,取出長槍,追着黑衣人而去。

兩人一前一後,一追一逃,在許飛崖追進泰蘭城外那片山林之後,終於追到了黑衣人。

其實並不是許飛崖追到了黑衣人,而是黑衣人停下腳步,故意讓許飛崖追到。

二人相隔數丈,黑衣人背對着許飛崖,沒有說話,許飛崖也暫時沒有開口,只是矗立在原地靜靜的打量着黑衣人。

“你是什麼人?爲何潛入我房中?”良久,許飛崖終於失去了等待的耐性,銀槍一挑,指着黑衣人厲聲問道。

“呵呵!我是誰並不重要?或許你應該問我爲何要引你出來。”黑衣人笑了笑,然後動作緩慢的扯下了蒙面。

“是你!!!”

許飛崖藉助淡淡月光,看清了黑衣人面容,霎時,不由得瞳孔一縮,心中暗叫一聲不妙。

看着許飛崖一臉的凝重,黑衣人大笑一聲,往前走了兩步,說道:“許兄不必緊張,我此來並無惡意,只是想和你談一筆生意。”

“哼!要我和你這飛仙宗的人渣談生意?你是沒睡醒是吧。”許飛崖毫不留情面的說道。

聞言,黑衣人一怔,心中也有些怒氣,但依舊滿臉笑容的說道:“許兄,話還是不要說得太死的好,你不妨先聽我給你講一下?”

“不必了!告辭。”

許飛崖提起銀槍,轉身便往回走,剛走出兩步,身後又傳來黑衣人陰陽怪氣的聲音。

“許兄,我勸你最好還是先聽我講一下,不然你會後悔的。”

許飛崖停下腳步,站在原地,背對着黑衣人,面色陰沉的說道:“你是在威脅我?”

黑衣人低頭用手摸了摸了鼻樑,緩緩擡起頭,臉上掛着那不變的笑容,聲音輕浮的說道:“呃!我想,算是吧。”

“嘩啦”“噗”“噗”

黑衣人話音一落,周圍大樹便嘩嘩作響,十數個同樣裝扮的黑衣人從樹上跳了下來,比劃着手中短刀,眼神微微有些警惕,慢慢的靠近許飛崖,將其包圍。

辣妻乖乖,叫老公! ,冷哼一聲,“呵!三長老,這便是你所謂的‘並無惡意’?”

三長老大手一揮,衆人黑衣人便紛紛退去,“以你區區王級初等實力,我想殺你,簡直易如反掌。何須這些人?他們不過是來撐撐場面罷了。”

許飛崖自然知道三長老所言非虛,以他皇級的實力,若是真心要殺自己,根本沒必要帶上這些嘍囉。

想到這裏,許飛崖也意識到自己處境的危險,一個弄不好,便會丟了性命。

“你說吧!”

“呵呵!這纔對嘛,早先如此也不必傷了和氣嘛!”三長老說着,頓了一頓,神情頗爲嚴肅的說道:“我要你幫我除掉姜峯,我。。。”

“不可能!別說我不會殺他,就算要殺,我也根本就不是他對手。”許飛崖聽到三長老第一句話,就出聲打斷,情緒有些激動,說完之後,表情也再次凝重了起來。

三長老忙擺擺手,淡淡說道:“先聽我說完,我的意思不是要你去殺姜峯,而是讓你協助我殺掉他。如果此事成了,你便能得到絕對意想不到的的東西。”

“哼!你說意想不到就意想不到?別當我是三歲小孩那麼好騙。”

三長老伸出手掌,對許飛崖比劃出一個一,說道:“地階初級木屬性功法。”

聞言,許飛崖一怔,瞬間,意志也開始有些動搖,地階功法,的確是自己做夢都想得到的。

三長老見許飛崖還在猶豫,便手上比劃出一個二,“再加地階初等的木屬性武技。”

見許飛崖依舊猶豫,三長老便伸出第三根手指,“再加上一件六階中級的鍊金內甲。”

此時,三長老不敢繼續再加,雖然這些東西都是莫須有的,但是不停的增加這種籌碼,必然引起許飛崖的懷疑,適得其反。

“這三件東西,我想一定是你想要的。其實你想想,姜峯不過是和你認識數月的一個普通朋友,死不足惜,而他的死卻可以爲你換來巨大利益,讓你離你的強者夢想更近一步,孰優孰劣,你是個聰明人,應該知道如何抉擇。”三長老自信滿滿的說道。

“你所說的三件東西,哪一件不是無價之寶?卻只爲換姜峯一條命,你覺得現實麼?”許飛崖收回已經完全動搖的心,目光如炬的盯着三長老雙眼問道。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