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夕月沒想到她會突然發狂.抓住她的領子.聲音狂躁不安.

夕月拍掉她的手.翩然掠向旁邊.卻沒想到以她的武功竟然沒有躲開.

楚楚的狀態有些奇怪.她神情茫然.但眼裡的狠辣卻是真實存在的.

她想殺了她.

這一刻.夕月心裡突然冒出這個想法.

「夠了.有本事你讓他娶你啊.」夕月本不想說這麼重的話.可事到如今.她也不可能放棄.

「哈哈哈……」楚楚突然失聲大笑.鬆開夕月的肩膀.凌亂的髮絲披散開來.如同一個真正的瘋子.

夕月蹙眉.楚楚是墨無塵最在意的人之一.她不想因為這個女人毀了她的計劃.

「就算你裝瘋賣傻.無塵就會娶你嗎.他只是想照顧你.我想這件事你一定不知道吧.」夕月整了整衣衫.從容坐下.

「也許你只是像她.所以他才會對你那麼好.」

其實這些事情只是夕月亂說的.畢竟她自己知道那個她是什麼樣的.


只是沒想到這句話一出口.楚楚的反應更大.

她突然拿起桌上的茶杯打向夕月.「你住嘴.我不信.我不信.她有什麼好的.一個破簪子讓他記了這麼多年.她若沒死.我會殺了她.我一定會殺了她.」

「誰也不能和我搶無塵.你聽到了沒有.」楚楚大喊大叫著.夕月站在一邊.防止她又突然發瘋.

看來楚楚是知道她的存在的.是墨無塵說過嗎.不可能.他那麼寵愛她.不可能告訴她這些.

那又是誰告訴楚楚的.

稱夕月沉思之際.楚楚眼神一亮.從懷裡抽出一把刀刺了過來.


夕月眉頭再蹙.閃避開來.可不知為何.這把刀似乎如影隨行般跟著她.夕月覺得沒意思.轉過她身後一掌劈在她背後.

楚楚暈了過去.夕月伸手接住她.喚來夜雨.讓送她回去.

夜雨抱著楚楚還未出房門.墨無塵便進來了.看到楚楚狼狽的模樣.眼底閃過一絲心疼.夕月看得很真切.

「這是怎麼回事.」墨無塵問道.

夕月可沒心思去給他解釋這些.淡定的坐在那裡.說道:「她太吵.我把她打暈了.」

「本來想讓夜雨送她回去的.正好.」她看向墨無塵身後氣喘吁吁的丫環.「把你家小姐看好了.這是來我這鬧.若是去了其他客人那裡.墨家莊的臉面可就讓她丟盡了.」

墨無塵看了小央一眼.示意她照做.

小央似乎有些不敢置信.墨無塵竟然真的這麼對她家小姐.

「還愣著做什麼.還不快去.」墨無塵見她發愣.斥道.

一場並不熱鬧的好戲就這樣散場了.夕月將他請進來.問道:「怎麼.你還怕我把楚楚姑娘吃了不成.」

「閉嘴.」墨無塵冷著臉沉聲說道.夕月一愣.心裡一涼.

墨無塵拉過她的手臂.定定的看著.夕月低頭.神色有些尷尬的拉下袖子.

「嘻嘻……」

「還想說什麼.楚楚一個不會武功的弱女子.竟然能傷到你.你這麼多年的武功練到嘴上去了嗎.」

「你不是很能說嗎.怎麼不說話了.」

夕月甜甜一笑.傾身俯在他懷裡.「聽下人說.她最近脾氣越來越差了.你.去看看她吧.」

自從對個公布了婚期.墨無塵沒有再見過楚楚一面.她只能呆在自己的小院里.不允許出來.

今天的事.夕月眯起眼.有人在幫楚楚.那樣的守衛不是小央那樣的小丫環能解決的.

「我已經和她說清楚了.你放心吧.」墨無塵輕撫她的背.

夕月伸手掐了一下他的腰.起身對他翻白眼.「你說清楚了.人家姑娘還要死要活的.」

墨無塵想了想.一五一十的對夕月說道:「當初我帶她回來.只是想照顧她.有一天.她說她想嫁給我.這樣我們就能做一世最親的人.」

夕月撇嘴.這楚楚姑娘還真是的.喜歡就直說唄.

「你就這樣答應她了.」

墨無塵點了點頭.

夕月想大笑.又怒道:「我說你在想什麼.還說怕我把你賣了.你自己就這樣把自己賣了.」

「我要照顧她一生.又不會再喜歡別人.那娶她是最好的選擇.不是嗎.」

夕月沉默.是為了她嗎.

「那你現在娶我.是不是覺得對不起她.」夕月也知道自己在無理取鬧.這根本沒辦法比.

「是.」墨無塵並沒有迴避.也沒有騙她.徑自說道:「我曾經說過.今生的妻子只會是她.我娶楚楚時.也告訴過她.她只能做二夫人.」

啊.

那現在.她是不是也要和『她』來爭這個第一夫人的位置了.

夕月欲哭無淚.

「小夕月.不知為何.我總感覺她一直在我身邊.你說奇不奇怪.她明明死了多年了……」

墨無塵從不隱瞞他對雲夕的感情.不等夕月說話.他突然問道:「為什麼你似乎並不在意她.」

因為喜歡所以在意不是嗎.

就像他看到錦瑟抱著夕月.他會憤怒的想殺人.看到他為風寂傷心哭泣時.心裡會發瘋.

蠢萌王妃:爺,你別傲嬌! .問道:「你怎麼知道我不在意.」

「我很在意她.在你心目中無可替代的位置.但我也明白.她已經成為過去.也許你這一生都不會忘記她.那又如何.」夕月調皮一笑.「難道本姑娘一個活生生、暖哄哄的美人還比不上一個活在記憶中的人嗎.」

活生生、暖哄哄.「呵呵.」墨無塵被她逗笑了.

「無塵.如果她還活著的話.我們會怎麼樣.」夕月靠在他懷裡.一室的柔情蜜意.

「如果她還活著.或許她會喜歡上別的男子.我們解除婚約.也可能我們現在已經成親.兒女成雙.她活著就會有無數種可能.可她死了.就只有一種可能.」墨無塵看著夕月.眸光清亮.「她永遠活在我心裡.」

夕月撇嘴.「我又沒讓你忘記她.」

「你喜歡誰多一點.」陷入情網的女子都是傻子.所以她剛問出口就後悔了.

她以為墨無塵不會回答.沒想到他還真的認真想了想.搖頭.說話:「分不出來.有時候我會覺得你們是一個人.」

說完他自己笑了.另一個人卻沉默了.

滿室的甜蜜關住了外界的嘈雜.也許只是暴風雨前的寧靜.

有時候.意外來了誰也控制不了.

夕月最近的事情很多.當然基本都是在應付成親時的那一套禮儀之類的.還要做嫁衣.總之是忙得天昏地暗.

這天剛入夜.墨無塵突然在百忙之中來到她的房間里.拉著她就走.

在夕月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時.便來到了偏廳.

入眼的一幕讓她有些傻眼.

流雲.

她正一身是血的躺在一邊的躺椅上.旁邊三個大夫正滿頭大汗的爭論著什麼.

「師姐.」來不及多想.夕月推開眾人.一手搭在流雲的脈博上.

流雲是醒著的.見夕月過來. 美人心計 .

「師姐.你這是怎麼了.」

董少華著急的說道:「她被一群黑衣人圍攻.受了重傷.夕月.你就別問了.快點看看能不能救她.」

「這群廢物到現在還沒研究出一個結果.我真想殺了他們.」董少華咬牙切齒的說道.

夕月聞言.心中一動.「師姐不會有事的.你放心吧.」

丑妃耍大牌 .夕月趕走了所有人.墨無塵蹙眉卻沒有說什麼.

「沒事的.」她勸他離去. 墨無塵一出屋子.便將伸長了脖子往裡看的董少華拎走了.

「無塵.墨公子.墨莊主.你這是幹嘛.我還要等流雲姑娘的消息呢.」

「沒出息的傢伙.有夕月在.她不會有事的.」

遠遠的傳來墨無塵帶走董少華的對話.夕月幫流雲開始處理身上的傷口.

她看起來傷得嚴重.其實傷口都不深.她很快便幫她包紮好了.

流雲換了身衣服.倚在床頭.笑著說道:「師妹成親.怎麼也不請師姐呀.真是傷心.還讓人家自己跑來.」

「你可以不來.」夕月沉聲應道.

流雲嘻笑的將頭髮放到一邊.說道:「沒辦法.師姐呀就是操心的命.這不.師傅收到你要成親的消息特地讓我來看看.師妹有沒有什麼要幫忙的地方.」

「沒有.你可以回去了.」

「哎.你別急呢.我還沒說什麼事呢.例如殺個把人什麼的.你這個新娘子去做.乞能合適.怎麼樣.要不要師姐替你把那個賤女人給殺了.」流雲雖然在嘻笑.但夕月知道她沒有開玩笑.

雖然不知道她來此的目的.但也知道.此地絕不可能安寧.

流雲就是一個魔女.夕月忙活自己的事情.頭也不抬的說道:「不需要.你趕緊離開.」

「我也想離開.只是做為某人的救命恩人.我對他的熱情可以拒絕不了哦.」流雲擺出一幅無可奈何的模樣.

夕月內心一動.「你和董少華認識.」

「哎呀.你現在才看出來嗎.我們認識很久了.」

夕月扔掉手中的毛巾.沉聲問道:「你到底要做什麼.」

流雲大眼睛撲閃著.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微瞪了一眼夕月.道:「怎麼.只許你嫁人.不許別的男人喜歡我.」

「流雲.」

流雲嘻嘻一笑.「要叫師姐.」

夕月氣得甩袖而去.流雲在她身後喊道:「我傷還沒好呢.你就是這樣照顧師姐的嗎.」

出來時.天色已經完全暗了下來.徐徐的晚風吹來.其實夕月並沒有她表現的那麼生氣.她是故意的.

流雲不加掩飾的來到墨家莊.墨無塵定會起疑心.進而查她們的背景.

她這麼做到底是何用意.師傅知道嗎.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