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後來看孩子實在穿的太熱,太難受,便也給孩子們都各自做了兩套換上。

之後為了在廚房裡面舒服一些,又做了一些夏裝專門用作在廚房裡工作的時候穿。那些夏裝也就是簡單地短袖T恤和長褲而已。

反正在城裡,各家都是單門立戶的緊閉著門戶的,很少會出來隨意走動,所以,即使每日穿上這樣與外界格格不入的衣服,也不會有人看見,只要孩子們穿的舒適就可以了。沒有必要太過於在意別人怎麼看,怎麼說。

許懷璟搖晃了一下自己的腦袋,不確定方才腦海中一閃而過的畫面是自己勾勒出來的,還是真實的記憶。

想了想,還是決定要跟柳喬喬確認一下,於是便提出疑問說:「喬喬,你以前是不是有將衣服擼到肩膀上面,然後在廚房裡面忙碌著做完飯?」

說這話的時候,柳喬喬正在將牛肉餅往店鋪后廚中,自己特別製作的烤箱裡面放。聽到許懷璟的話之後,便停頓了一下手裡的動作,然後努力的回想了一下,好像自己在做出現代的睡衣給自己穿上之前,確實是有經常將衣袖擼起到肩膀上的高度,露出雙臂會覺得涼爽一些。

「恩,好像是有。」柳喬喬回答這個問題的時候,並沒有感覺到不對勁的地方,繼續將披薩餅放進烤箱,可在關上烤箱門的那一刻,便想起來了,回頭看向許懷璟,臉上露出了詫異的表情,問道:「你是不是想起一點過去的事情了?」

因為這個畫面是過去才有的。自從柳喬喬自己做了幾套短袖衣服之後,稱它們是工作服,穿著在廚房忙碌,之後便再也沒有想那樣擼起過衣袖。所以,能想起這個畫面,那邊足以說明,許懷璟是想起過去的一些記憶或者記憶片段了。

許懷璟點點頭,隨後又搖搖頭,說道:「沒有。」 「那怎麼會知道我曾經那樣穿過?」柳喬喬問道。

「只是在剛才看著你忙碌的背影,腦中就突然閃過那樣一個畫面,所以便想問問你,從前是不是有過這樣的畫面,我想確認一下,那個畫面到底是我自己胡思亂想出來的,還是真實存在過的。」許懷璟向柳喬喬解釋了自己的疑惑。

柳喬喬這才明白,原來許懷璟出現的情況是這樣的。

雖然只是閃過了過去的一個畫面,並沒有想起過多的事情,但這最起碼是一個好的徵兆。說明現在大腦已經在開始往好的方面發展了。全部恢復記憶只是時間的問題。

看來,熟悉的畫面不斷的重複給許懷璟看,是有利於他記憶的恢復的。

那麼,熟悉的味道呢?


熟悉的話語呢?

柳喬喬大腦中關於原主的記憶其實也是有一些缺失的。擁有了一部分,並不是全部。

所以,對過去的事情是知道一些,但也並非是全部。

所以,她想了想,還是決定可以用味道記憶,來幫助許懷璟。

自己在剛來到這個時代的時候,家裡沒什麼錢,所以可以買的食材也不多,自己便用僅有的麵粉,給許懷璟和孩子們做了一碗野菜疙瘩湯。

那碗疙瘩湯是當時孩子們和許懷璟吃的最敞懷的一次。因為柳喬喬用了一斤麵粉加上野菜做了一大鍋的疙瘩湯,往湯裡面加了一點點的鹽,配合上野菜原本就有的香甜味道,正是在一家人餓了一整天的情況下,柳喬喬將疙瘩湯做了出來,並且給每個人都盛了滿滿的一大碗,並且還告訴大家,不用擔心吃不飽,放心的敞開了肚子吃,鍋裡面還有大半鍋。

這是許懷璟第一次不用擔心孩子們吃不飽,所以不敢吃太快不敢吃太多,一邊吃著一邊給孩子們留著點的心情。

那一次,不僅是許懷璟吃的香甜,就連孩子們都吃的非常香。吃完之後,都摸著肚子,滿足的打著飽嗝。

「真好吃!」

「這真是世界上最好的東西了!」

「媳婦,沒想到我離開的這一年,你的廚藝居然變得這麼精湛!」

柳喬喬想起當時的畫面,都仍不住紅了眼。

哪裡是她廚藝精湛,只是為大家做了一頓不用擔心吃了這一頓便會餓著下一頓的飽飯而已。

想起這些,柳喬喬就立馬動手為許懷璟製作一碗野菜疙瘩湯,想要看看是否能藉此再勾起許懷璟一些記憶。

疙瘩湯倒是好做,用麵粉加水勾勒一下就可以做了。但是野菜卻不是隨時隨地都能弄到的。

在城裡面,很少能挖到那樣的野菜了。

要是現挖,自然是來不及了。柳喬喬乾脆改用菠菜來做湯底好了。

於是便快速的做了一碗菠菜疙瘩湯,單獨給許懷璟。

「娘,我也想吃疙瘩湯!」許瑞看到柳喬喬在做疙瘩湯,便想起了過去還在花屋村時經常吃的疙瘩湯。自從來到縣城居住生活之後,便再也沒有吃過了,眼下看到了,便很想要嘗一嘗。

「啊,你也吃呀?可是娘給你們做了牛肉餅和綠豆百合粥呀。」

柳喬喬沒想到孩子也想要吃。

不僅是許瑞想吃,就連在一旁的萌萌也開始嚷嚷著說要吃了。

柳喬喬拗不過孩子們,便也只好再多做了一些,好給每人都嘗一嘗。

「好吃嗎?」柳喬喬看著許懷璟端起疙瘩湯大口大口的吞食時,便問道。

許懷璟滿足的點頭,說:「好吃!」

「那你有沒有想起一些什麼事情?」柳喬喬藉機問道。

許懷璟抬頭望向柳喬喬,然後又望向天空,努力的回想,並沒有想到什麼,便回答說:「沒有。」

「難道沒有發現這個味道與過去吃過的疙瘩湯味道不同嗎?」

柳喬喬覺得,人對畫面的記憶肯定是不如對味道的記憶的。說不定對過去吃過的味道會記憶更加深刻一些。但從許懷璟的表情來看,很顯然,這一碗疙瘩湯對許懷璟並沒有起到太大的作用。

果然,許懷璟疑惑的搖搖頭,說道:「我過去吃過這個嗎?」

「恩。」

「哦,可是,我好像想不起來過去的疙瘩湯是什麼味道了。這個吃在嘴裡是好吃的,並沒有覺得有什麼不對。」

「爹爹,這個以前是用那種野菜煮的麵疙瘩湯。今日咱們吃的這個是用菠菜煮的,菠菜的味道更甜一些。」許瑞之前是常吃,也很喜歡吃,所以對那種野菜疙瘩湯的記憶猶新。

「原來如此!」許懷璟點頭表示明白了,於是便對柳喬喬說:「亞博跟我說過,可以經常吃一些過去常吃的味道,對喚起過去的記憶也是有一定好處的。喬喬,雖然這次我並沒有吃出什麼不同之處。但是之後,你還是可以做一些咱們以前經常吃的東西來給我吃的。說不定哪一天,我就突然回想起來了呢!」

「梁亞博有說過這種話嗎?」柳喬喬都不記得梁亞博有說過這些,要是早知道這些,柳喬喬早就給他做了。不然也不會通過今天這樣的提醒,才想起來試一試這種記憶喚醒法呀!

「恩,有說過,我忘記跟你說了。」

許懷璟輕描淡寫的一句,讓柳喬喬感覺出了一絲的醋意。

於是柳喬喬便問,「那,梁亞博還跟你說什麼了?」

「沒什麼了。」

「懷璟,要不然,你看這樣吧,咱們今日做的晚餐也挺多的,要不然請梁亞博一起來吃吧,咱們也好再問一問他,是不是還有其他可以喚起記憶的辦法?」

「這麼點東西,還不夠咱們自己吃的呢!」許懷璟其實並非小氣的人,所以,很顯然,他是不想也不願意請梁亞博過來。

柳喬喬故作驚訝的指了指旁邊一大鍋的綠豆百合粥,還有爐子裡面的牛肉餅,看向許懷璟,說:「我做了很多份啊!」

「不是,其實我的意思是說,請別人吃飯,不是應該上正經的弄些菜飯擺上桌嗎?咱們今日做的這些都是自己家裡人吃的。」許懷璟坑坑巴巴的解釋著自己不想請梁亞博來的原因。 「沒關係,反正梁亞博又不是外人,他不會在意這些的所謂禮節和客套的。」

「梁亞博不是外人?」柳喬喬這句話反而惹怒了許懷璟,許懷璟生氣的問道:「他什麼時候成了咱們自己人了?」

柳喬喬笑了起來,現下是看出來許懷璟真的在吃醋了,於是便笑著解釋道:「梁亞博對於我來說,肯定是外人啊,但是,他對你來說不是。」

許懷璟有些聽不懂她的話,便問道:「什麼意思?」

「他不是你的好朋友好兄弟嗎?若是聽到你說他對於你來說,就是個外人,豈不是會很傷心嗎?」

柳喬喬話音剛落,許懷璟臉上的陰霾才算散去,露出了微笑。

「哦,這樣啊!」 總裁的騙婚小新娘 ,說:「你忘記了嗎?我失憶了!我連自己老婆孩子都不記得了。怎麼還會記得梁亞博這個朋友呢!」

柳喬喬附和著笑了笑,然後將烤爐裡面的披薩和牛肉餅拿了出來,「牛肉餅終於烤好了,你幫我把綠豆百合粥端到外面餐廳吧。」

柳喬喬在廚房裡面只做了一小鍋的疙瘩湯是給陪著她來廚房做晚餐的許懷璟還有許瑞、萌萌和靈寶吃的。其他人都在各自忙著各自的事情。

今日的晚餐是綠豆百合粥和牛肉餅,當然,柳喬喬也會做一些配菜。之前在家裡就腌制了一些泡菜,她已經讓春蘭弄些出來擺盤,一會兒讓大家在吃綠豆百合粥的時候可以有泡菜配著會更加美味。

許懷璟聽從柳喬喬的囑咐,便將裝著粥的大燉鍋給端到後院去了。

孩子們仍在後廚里陪著柳喬喬。

柳喬喬打開了披薩,發現沒有芝士的披薩,味道果然就成了牛肉餅的味道。即便形狀與披薩一樣,但是失去了這樣的靈魂醬料。自然也不能稱得上是披薩了。

再加上,上面沒有芝士的滋潤,牛肉和其他的配料變得有些乾澀,吃起來的口感反而沒有牛肉餅鮮嫩。

「來,嘗嘗牛肉餅。」柳喬喬再嘗過了兩種味道之後,拿了一個牛肉餅,用刀將其切成了三份,分別裝在碗裡面,是為了防止在吃的過程中,餡料灑出來掉在地上弄髒便要浪費了。然後將裝有牛肉餅的小碗分別遞給三個孩子,讓他們也嘗一嘗味道。

萌萌小心翼翼的吹了吹還冒著熱氣的牛肉餅,然後放在嘴裡咬了一小口,牛肉的味道和著麵餅的香脆在口中溢出來,真是美味極了。

「娘,真好吃!」萌萌高興的站在原地蹦躂了起來。

許瑞和靈寶也跟著直點頭,嘴巴只顧著吃,完全沒有空餘的時間可以用來說話的。

「恩,好吃,你們就多吃點,日後想吃的時候便告訴娘,娘還給你們做。」

「娘,你都不知道,你不在的這些日子裡,我們都好想念你做的飯菜呢!」許瑞吞下一大口牛肉餅后,才滿足的開口說話。

「是嗎?好,娘答應你們,日後只要你們乖,我就天天給你們做好吃的。」柳喬喬作為一個五星級酒店水準的中餐大廚來說,做吃食的水平自然是要比一般人好。無論是燒菜做飯,還是做些甜品糕點,那都是不在話下的。家裡無論是經常做飯的春蘭,還是張友芳,包括後期搬進了后宅之後請來專門燒菜做飯的老媽子,手藝都不如柳喬喬的一半好。

孩子們也是吃刁了嘴,只要是平日里店鋪不太忙的時候,總是嚷嚷著要讓柳喬喬做好吃的給他們吃。

柳喬喬下午背完貨回到后宅后,已經累得夠嗆,但是實在是拗不過孩子們,加上也希望他們能夠多吃些飯菜,也會在廚娘做好飯菜之後,額外再多做個一兩個菜給孩子們加餐解饞。

她不在家的這大半個月里,孩子們吃不上柳喬喬做的菜,胃口都變差了。

所以,這些日子,不僅是柳喬喬一個人瘦了許多,其他人也瘦了。

許懷璟和張友芳他們是因為擔心柳喬喬,寢食難安,所以清瘦了許多。

而孩子們則是因為胃口變差,飯量小了,所以也清瘦了許多。

作為母親而言,最大的願景不就是孩子們茁壯健康並快樂的成長嘛。

柳喬喬發誓,只要自己在這個時代一日,便一定要照顧好這幾個孩子,扮演好母親的角色,讓他們充分感受到溫暖的母愛。

「娘,我方才吃了一碗疙瘩湯,有些飽了,想留著肚子吃牛肉餅,那個綠豆百合粥可以不喝嗎?」萌萌在柳喬喬端了一碗綠豆百合粥準備喂她的時候,提出了抗議。


「小饞貓!」柳喬喬憐惜的笑了起來,「就屬你最會吃!但是咱們還是要喝點綠豆粥的,這牛肉火氣大,綠豆可以敗火,兩者一起吃可以中和腸胃,不易生病,知道嗎?」

「原來還有這麼大的道理呀!」萌萌聽后便乖乖的仍由柳喬喬餵食綠豆粥。

「嗯——」柳喬喬滿意的笑著。

「喬喬,方才我已經將你擬好的訂單拿去商行定了貨。晚些時候便會送來了。」張友芳剛從街市上採買回來。

「嫂子,你回來的正是時候,我剛做了牛肉餅,趕緊來吃些。」柳喬喬接過張友芳手裡的東西,給她讓座,讓她趕緊趁熱吃些。

「喲!又做什麼好東西啦?」張友芳凈了手,便坐下來,同大家一起用餐。

柳喬喬咬著做失敗了的披薩餅,便想起來要做些芝士,於是便囑咐張友芳,明日再去訂貨的時候,增加牛ru訂貨量。

「好,對了,嫂子,明日幫我多訂些牛ru回來。」

「好。」張友芳應承道。

在柳喬喬對店鋪上經營的決策,張友芳從來沒有發生過任何的質疑。

一方面也是因為她自己不是很懂經營生意這一塊,所以本身也提不出任何質疑的點。另一方面也是因為柳喬喬的經營策略,每每在實施之後,都出現了非常明顯的成效。所以,對於柳喬喬給出的指令,張友芳都是只負責執行。 「牛ru的量最近越來越大,不知道他們那邊能不能供應的上了。」張友芳傳達著商家的話,說道:「商家說,有好多人家近期買不到牛ru,都鬧到他們那裡去了。咱們是不是——」

柳喬喬笑了笑,回答道:「大嫂,這些都是商家的套路。從古至今,就沒有哪個商家會發自內心的去抱怨自己接到的訂單太多,給自己增加了太多的麻煩的。怎麼會有人嫌自己掙了太多的錢,因為掙了太多的錢而感到不高興的呢。」

「可他們最近好像確實是——,時間久了,萬一突然有一天不給咱們供貨了,可怎麼辦呀?要不,咱們去附近其他的縣城找找供應商,再多追加一些?」

「附近這些售賣牛ru的商家,他們的供應商應該都是同一家。因為離咱們最近的奶牛養殖廠,就只有遠郊一家。所以,不管咱們去哪個縣城訂貨,供應商都是同一家。倒不如就在這一家訂貨。對方為了穩定住咱們這個大客戶,會想辦法給足了優惠。」柳喬喬耐心的解說給張友芳聽:「大嫂,你放心,辦法是人想出來的。他們的ru供不應求,但是又不想丟失大客戶,所以一定會給農場施加壓力。農場那邊會多購買一些母牛回去。這是一套產業鏈,他們會想辦法壯大。」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