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這次無論如何也要給阿福的婚禮給辦了,所以雲飛在忙完南華城的事後,就開始準備阿福的婚禮事宜。

婚禮基調就是熱鬧、喜慶、排場大,當然,這個基調是雲飛自己定的,因爲要讓老羅家面上有光,也長長阿福的威風。

人多就會熱鬧,佈置裝扮顯得喜慶,至於排場麼,就體現在儀仗上了,爲了烘托氣氛,雲飛還特意將遠赴出雲國演出的高強等人招了回來,還特意跑到皇宮向風浩然借兵。

風嵐國內,也就是雲飛吧,敢去向皇帝借兵,借的還是滿編十萬人的第七軍,風浩然在聽到雲飛的借兵理由後,有些哭笑不得,但是還是答應了,畢竟雲飛功勞在這呢,這麼一個“小小”要求還是可以滿足的。

雲飛順便去了羅家,跟羅永卿商量了婚禮細節,約定下個月三月十二日舉辦婚禮,並廣發請帖。

回到南華城,雲飛着人佈置新房,請來各種能工巧匠打造首飾和器具,霓裳閣那邊也打好招呼了,下了各種款式的婚紗、禮服以及儀仗隊服裝大批訂單,這一個月霓裳閣基本不用忙活別的了。

阿福和羅小鳳每天也在忙活着,苦戀兩年多終於要修成正果了,兩人的臉上就沒斷過笑容,阿福經過兩年的磨礪,上位者的氣質也培養得有模有樣,不知道底細的人根本看不出來這傢伙以前只是一個跑堂的。

春末夏初,氣候宜人,三月十二日,宜婚喪嫁娶,宜大操大辦!

卯時,風嵐城羅家外車水馬龍,人頭攢動,羅家的西面大街上停了一溜馬車,各式各樣都有,唯一的共同點是無論車馬都是披紅掛綵,車隊一眼望不到頭。

羅家門口停着一輛紅色敞篷跑車,這是雲飛特意定製的,並用了半個多月的時間教會了阿福開車。

從羅家大門一直往東,每隔五米就有兩名穿着大紅儀仗服裝的士兵兩兩相對擔任安保任務,道路兩旁站滿了圍觀的老百姓。

卯時一刻,阿福滿臉幸福地挽着新娘羅小鳳走出羅家,後面跟着伴郎伴娘和一些小夥伴。

羅小鳳只是心比較大,容貌並不差,今天長裙曳地,搖曳生姿,儀態萬千,穿着低胸裝的胸口一顆藍色海洋之心,吸引着無數人的眼球,不知道人們看的是項鍊還是胸口•••

羅小鳳含羞帶澀地在阿福攙扶下上了跑車,後面的賓客也陸續上車,隨後在本次活動總指揮東方明月的口令下,車隊緩緩向東行進。

東方明月當然是被雲飛叫回來的,阿福大婚是喜事也是大事,客棧所有人今天都必須放下工作回來慶賀,對於今天的排場,東方明月沒有嫉妒和不滿,畢竟時代不一樣了,有了雲飛,時代變化也太快了,雲飛的地位也在步步青雲。

老百姓中很多人知道今天是財政大臣女兒出閣的日子,但是沒有幾個人知道新郎是誰,看到這樣的排場所有人都驚呆了,皇帝結婚也不過如此吧?

“看,那不是丞相的座駕麼?”一個明白人指着一輛馬車向旁邊的人說道。

“你看看前面,那是皇帝的龍輦吧?不會陛下也親自來了吧?”另一個人說道。

是的,這次的車隊不全是租的,其中大部分都是來參與婚禮的嘉賓自帶的座駕,滿朝文武至少來了一半,不管你是什麼級別,所有的車輛一律聽從東方明月的安排和調遣。

風浩然不方便親自出席,只能讓太子乘着龍輦替他參加,阿福還沒那麼大的影響力,這是羅永卿和雲飛的面子。

車隊緩緩前進,當最後一輛車經過路旁的擔任安保加儀仗的第七軍士兵後,這些士兵自動排好隊跟在車隊身後,隨着距離火車站越來越近,後面的士兵越來越多,形成一股紅色洪流。

這次共調集了三列客車、五列火車專門爲阿福婚禮服務,到達火車站後,馬車被送上火車,先行出發,嘉賓乘坐客車緊隨其後,風嵐城段的安保任務結束,五萬士兵迴歸軍營。

火車也做了裝扮,車頭掛紅,車廂也佈置得喜慶熱烈,讓一人看就覺得這就是結婚的範兒。

兩個多時辰後,當客運列車抵達南華城車站的時候,婚禮車隊已經在車站外等候,這就是效率,是用人手堆出來的效率。

一樣的儀仗,一樣的車隊,但是阿福的心情不一樣,在風嵐城,老百姓只知道羅家嫁女,在南華城,人們知道這是阿福娶親。

午時已至,婚禮車隊如期來到客棧,從阿福帶着羅小鳳進入一樓大廳起,婚禮進行曲開始響起,自此背景音樂就一直伴隨着婚禮進行。

婚禮的各項儀式在有條不紊地進行着,今天最高興的人,非阿福的孃親莫屬,從阿福進門的那一刻起,坐在雲飛身邊的阿福娘就哭了,帶着笑哭了。

中年喪偶,常年多病,母子倆相依爲命,一直以爲這輩子也就這樣了,阿福能娶上媳婦就是最大的願望,自從客棧易手,阿福跟了新掌櫃雲飛,一切就變了,變得這麼快,變得這麼大,變成從來沒有的過的奢望。

阿福成親了,阿福跟當朝財政大臣的女兒成親了,阿福風風光光將新娘子娶進家門了,阿福娘喜極而泣。

“大娘,阿福出息了,你看他今天多帥、多自信!”雲飛見阿福娘哭了,也知道是高興的,但是不知道怎麼安慰,只好轉移她的注意力。

“是啊,阿福能有今天,都是因爲他遇上掌櫃你,如果這個臭小子因爲出息了,翅膀硬了,敢忘恩負義,你就找我,看我不打死他!”阿福娘抹了抹眼淚說道。

“哪能啊,阿福是個好孩子,孝順、勤勞,懂得感恩,今年結婚,明年你就有孫子抱了,聽說看孩子很累的,你準備好了嗎?”雲飛說道。

“看孩子哪有累的,他生幾個,我給他看幾個!”阿福娘說道。

雲飛跟阿福娘聊着天,阿福娘情緒穩定多了,下面的儀式需要阿福娘參加了,有禮儀小姐將阿福娘請上臺去,一番儀式過後,輪到阿福致辭了。

“今天是我的大喜日子,我林阿福以前是什麼樣的人,大家都清楚,我能站在這裏是因爲我有一個偉大的掌櫃,他是我的貴人,更是我的恩人,我沒念過書,不會說話,所以•••請掌櫃的受我一拜!”阿福說着當着上千人的面,向着雲飛的方向跪了下來,磕了三個頭•••

人在得意的時候最容易忘形,今天的主角是阿福,此時無疑是他最得意的時刻,可是他不管別人怎麼看,就這麼在臺上跪了下來。

雲飛很感動,也很欣慰,但是他不想阿福在人生最美好的時刻,讓他做有損臉面的事,下跪的事已經阻止不了,雲飛準備上臺說幾句話,畢竟這裏還坐着很多達官貴人,不能讓別人看輕阿福了。

“尊敬的各位來賓,感謝你們能撥冗來參加林永福和羅小鳳的婚禮,在座的很多人對阿福並不瞭解,借這個機會我給大家介紹一下真實的阿福。” 星河之主

別說羅小鳳孃家人不瞭解阿福,就連後來的客棧服務員和雲來系各個部門的主要人物也不瞭解阿福,他們不知道爲什麼一個跑堂的如今成爲一方富豪。

“阿福自幼喪父,母親常年多病,孤兒寡母生活艱辛,在我接手雲來客棧的時候,他是客棧的小二,也就是跑堂的,此後的一段時間客棧就是由我們幾個人支撐着,有了月如以後,我也跟着阿福一起跑堂。”雲飛平淡地敘述着。

“但從做店小二來講,我不如阿福,客棧能快速發展,與阿福的辛勤付出是分不開的,職業不分貴賤,跑堂的學問也大得很,體力、敏捷、微笑、察言觀色、待人接物等等,不是隨便一個人就能勝任的,我是自愧不如的。”雲飛說道。

“後來客棧逐漸擴大,作爲客棧的元勳,也是我最信任的兄弟,當然要承擔更多的責任,不懂,沒經驗,那就學嘛,沒有人是生而知之的,事實證明,舞臺有多大,人的潛力就能發揮多大,阿福或許不是特別聰明的人,但是有句話說的好,世上無難事,只怕有心人,阿福用實際行動,完美地詮釋了這句話。”雲飛繼續說道。

“阿福在和鳳姐認識的時候只是一個服務員領班,相較鳳姐千金小姐的身份,以世俗的眼光來看,着實不是良配,但是鳳姐並不是一般的世俗女子,阿福更是真心相待,用真誠打動了鳳姐,兩人如今也終成眷屬。”雲飛說道。

“說到這裏,就不得不提一下我們目光如炬、慧眼識人的羅大人了,將心比心,現在講究的是門當戶對,可是羅大人本着以女兒的幸福爲宗旨,不介意阿福的身份背景和家庭條件,從阿福的言行舉止看出這是一個能給鳳姐幸福、有擔當、有事業心的男人,一力促成並祝福兩人,這才讓這段戀情有了完美的結局。”雲飛誇讚道。

“我在南華城的時間越來越少,我不在的時候,全是阿福在打理一切,讓我沒有後顧之憂,阿福也在不斷成長,如今完全可以獨當一面,阿福的經歷很勵志,催人奮進,在他大喜的日子,我希望他能孝敬雙方父母,做一個稱職的兒子、女婿、丈夫和父親,並祝福他們兩人互敬互愛,白頭偕老,兒孫滿堂!最後,感謝各位能忍耐住我的長篇大論,希望各位吃好、喝好,玩好!”雲飛說道。 見蕭長風和神龍沉默不語,老柳樹笑道:“其實,你們也不用內疚,因爲你們和他畢竟是對立的,站在你們的立場,我十分理解你們的想法,如若換作我,恐怕想的避你們還要多。”

“對立?”蕭長風微微一愣,他不解的道:“這又是爲何?”在他的心目中,如此愛護下屬的一界之主,自己決沒有理由和他動手,更何況這裏還是妖界,一個對自己來說不同尋常的地方。

老柳樹笑道:“長風,你可不要忘了,這天妖乃是那盤生的心腹,你現在所做的一切都在針對他,盤生是絕不會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要不是他無暇分身下界,你恐怕早就形神俱滅了。”

蕭長風接口道:“所以他就令天妖取晚輩性命。”

老柳樹嘆口氣道:“你未來的道路很不好走,一個不小心就有可能形神俱滅。”

蕭長風沉重的點點頭道:“晚輩知道。”

沉默了半晌,老柳樹道:“長風,你此次來妖界有何打算?”

蕭長風道:“晚輩是來找黑蛇前輩的,只是不知他現在在哪裏?”

“黑蛇?”老柳樹想了想道:“找他?他對你顛覆盤生有所幫助?”

蕭長風道:“是的,十分重要。”

老柳樹道:“我想起來了,自天妖接掌妖界後,他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將昔日九尾狐的手下黑蛇、白鶴和花豹都送進了‘妖王壇’裏,說是提升他們的修爲,本來這一切看起來很正常,不過現在經你這麼一說,我也感覺有些不對勁,他們明是被送去修煉,實際上是被軟禁了,看來,這也一定是盤山的主意。”

蕭長風激動的道:“前輩是說黑蛇前輩在那‘妖王壇’之中?”

老柳樹道:“不錯,不過你若想要進去,恐怕不容易,‘妖王壇’守備森嚴,天妖也一直坐鎮在那裏,看來,對於黑蛇他還是蠻看重的,如此一說,顛覆盤生的可能已經很大了。”

蕭長風爲難的道:“只是天妖一直坐鎮‘妖王壇’,晚輩怎麼才能進去?”

老柳樹道:“這還不簡單,我已經將你的氣息釋放出去,相信時間不長,天妖就會來這裏,不過,他恐怕已經在來這裏的路上了,你們留下的那些小妖一定早就將情況彙報了天妖,等他一過來,你們就去‘妖王壇’,到時要是還進不去,那可真沒法了。”

蕭長風隨即就明白了老柳樹的意思,他笑道:“反其道而行之,就算天妖再聰明,也不可能想得到,他要對付的對手不但沒有逃走,反而會向他的老巢而去,哈哈。”

就在這時,老柳樹突然道:“來了,天妖已經朝這裏來了,長風,你們現在就可以去‘妖王壇’,到了那裏一定要小心,要是實在不行,就先退回來,千萬不要逞強。”

蕭長風點了點頭,道:“我知道。”雖說這計謀不錯,但是他要去面對畢竟是妖界的大本營,在那裏肯定有很多高手坐鎮,要想這次平安無事,還的靠真本事。

蕭長風還微動,就看到從老柳樹上落下兩片巨大的樹葉覆在他和神龍的身上,那樹葉剛一沾身,就化作一片綠色的柔和光芒將他們包在裏面。

蕭長風微愣,道:“這是……”

老柳樹道:“沒有一些屏蔽,你們如何能躲避開天妖,不過,這片樹葉也只能保護你們到‘妖王壇’前,到了那裏就看你們的本事了,小心。”

蕭長風也知道事態的嚴重性,他朝着老柳樹微微一禮,就躍上神龍的背脊,飛速往那“妖王壇”而去。

收到小妖彙報,天妖本有些猶豫,畢竟這些小妖的修爲還很低,根本就準確的鎖定蕭長風的位置,直到老柳樹將蕭長風的氣息釋放出來後,天妖這才決定出手對付蕭長風。

這蕭長風可是盤生大帝最想要對付的人,盤生大帝還說什麼這小子將來定會是一顆最大的絆腳石,一定要除去,對於這些話,天妖是嗤之以鼻,以蕭長風那小小修爲,根本就翻不起多大的浪花,天妖甚至認爲,只要盤生大帝願意,隨時都可以將那小子滅掉。

看到如此慎重的盤生大帝,天妖真的想要好好的嘲諷他一個,那根本就是在小題大做,不過,當作盤生大帝的面,天妖可不敢將自己心中的想法說出來,因爲自己一個不小心就有可能會形社俱滅,盤生大帝既然可以放出自己,同樣可以滅掉自己。

當聽說蕭長風已經到達妖界時,天妖異常高興,這可是一個建功立業的好機會,只要自己能滅了蕭長風,那以後自己在盤生大帝面前說話的本錢一定會大上很多,甚至有可能成爲這九界之中的二號人物。

自老柳樹將蕭長風的氣息傳來,天妖可高興了,雖然說這老柳樹和蕭長風的關係不一般,但是目前能確認蕭長風的確切位置那就可以了,天妖堅信,只要順着這條路下去,就一定可以抓到蕭長風,對於自己的修爲天妖還是有那麼一點信心,他認爲蕭長風不可能可以在他的周圍隱藏掉所有的氣息。

天妖的推斷很好,也很有道理,只是在最後關頭,他忽略掉了老柳樹這個重要的人物,既然老柳樹和蕭長風的關係不一般,那老柳樹有我怎麼可能不出手相助蕭長風,只是天妖在此時已經被勝利矇蔽了雙眼,他看到的只是自己已經得到了盤生大帝的獎賞……

蕭長風和天妖所走的路是同一條路線,只是他們卻沒有碰面,原因是蕭長風和神龍在天上飛着,而天妖卻帶着下屬在地上飛奔,這一上一下讓他們正好擦肩而過。

就在蕭長風和神龍從天妖的頭上飛過時,天妖好像感覺到了什麼,他擡頭看了看天空,皺了皺眉頭,並沒有說話,只是疑惑的看向‘妖王壇’的方向,眼中有着說不出的含義。 雲飛沒有避諱阿福的過往,從底層爬起來的人更讓人尊敬,雲飛的話說完後,宴會開始。

阿福和羅小鳳挨桌敬酒,這傢伙不先去敬太子和岳父,居然先跑來給雲飛敬酒,他也不是糊塗人,就算自己真有本事,沒有云飛也全是白費。

阿福去忙活了,按道理雲飛應該與太子和各位位高權重的大臣坐一起,可是雲飛跟他們不熟,也沒什麼好說的,自己就跑回跟客棧的人坐一起了,那些大臣就由蘇定方和周海川作陪了。

雲飛這桌上坐着蘇小小、周補衣、陳月如、李大嘴和東方明月等當初的兄弟姐妹,這一桌也是最擠的一桌,可是還有人厚着臉皮湊了過來。

“妹夫,我能來這坐麼?很久不見,我都想死你了!”蘇燦一手拿着筷子,一手端着酒杯走了過來說道。

蘇小小白了自己哥哥一眼,可是雲飛都首肯了,只能往旁邊挪了一點點,其他人也只能擠一擠,空出一點地方給這個厚臉皮的傢伙。

“蘇燦,回營的時候記得把那幾車糖果拉回去分了,人數太多,我這裏沒法招待,只能發些糖果意思下,回去後代我向他們致歉並表示感謝。”雲飛說道。

“妹夫,你這話可就見外了,這還叫個事麼?只要你一句話,第七軍願意爲你赴湯蹈火!”蘇燦說道。

“你就不能小點聲?讓太子聽到多不好!”蘇小小瞪了蘇燦一眼說道。

“就是,話可別亂說,讓別人聽了不舒服,再說你能代表第七軍?管好你自己的事就行,你什麼時候結婚?你爹可是有些等不及了。”雲飛說道。

“嘿嘿,我的心聲就是第七軍的心聲,不過不說了,免得給你惹麻煩,我的婚事不急,我想等你和我妹結婚後我再結,你們先給我打個樣唄?”蘇燦說道。

“這樣啊。”雲飛說道,然後對蘇小小說:“小小,要不咱們也快點結婚?讓你哥等太久不好吧?”

“是啊,掌櫃的,你也該成家了,不過可不能光娶小小啊,我妹妹還在日盼夜盼呢,還有補衣、月如、無霜妹妹、柳大家,聽說風嵐城那邊還有你相好的,掌櫃的不但做生意有一套,這泡妞手段,我也是自愧弗如啊,嘖嘖······”東方明月搶着說道。

李大嘴頻頻點頭,梅有才一臉崇拜,陶然看了看另一桌自己的十幾個老婆,臉上表示出不屑······

蘇小小羞澀,陳月如意外,趙無霜驚喜,周補衣鼓起腮幫子······

“妹夫,原來你這麼牛逼,不過也是,好男佔九妻,你這麼優秀,女人多一些也是正常的,不過可不能虧待我妹妹哦。”蘇燦說道。

“嗯嗯,還有我妹妹。”東方明月附和道。

“額···我得去給人家敬酒了,你們聊···”雲飛不知道怎麼解釋,直接閃人了。

······

爲了這場婚禮,除了動用了十萬第七軍,臺前幕後也出動了上萬人手,再加上吃喝玩樂,這場盛大婚禮的開銷無疑是巨大的,給人的震撼也是無與倫比的,從側面也證明了雲飛對阿福的器重。


阿福如願抱得美人歸,剩下的單身青年就着急了,各自制定下泡妞時間表。

生活繼續,雲飛難得有了平靜的生活,泡着妞、看着球、唱着歌,舒坦!不過三個月後,劉海歸來,雲飛又要告別愜意的生活了。

“什麼情況?”雲飛問道。

“出雲國東南方向,如果以貨輪的速度直線航行,半個月可到,瀛洲主島不是很大,大約有十來個飛雲島那麼大,我們上岸考察了十來天,整個島上約有兩百多萬人,但是糧食緊缺,物產貧瘠,統治瀛洲島的家族叫德雲幕府,經出雲國一役,兵力損失慘重,如今只剩下幾萬常規兵力。”劉海簡單介紹道。

“就這麼一個小‘部落’也敢去招惹出雲國?”雲飛詫異道。

“就因爲小,所以很不好找,我在海上逛了將近一個月才發現瀛洲島。”陶然說道。

“行,這事我知道了,海圖上已經標明位置了吧?”雲飛問道。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