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誰下去?”鬼見愁問了一聲。

簡簡單單的三個字,衆人已經做好了隨時出手的準備。

汪鷹回過頭,卑躬屈膝道。

“希爾加比先生,這幫不識好歹的東西,我覺得您應該給他們一點顏色瞧瞧。”

希爾加比掃了眼對面的衆多江湖中人,忽然笑道。

“汪,你對我可是真的忠誠?”

汪鷹點頭,“希爾加比先生說的這是什麼話,我對您的忠心日月可鑑啊,您怎麼還能不相信我呢。”

希爾加比忽然笑出了聲,夜幕之下,那笑容就像是夜梟一般無二。

汪鷹瞬間變了色。

“希爾加比先生,我……”

話音未落,希爾加比一把抓住了汪鷹的脖頸。

“既然這麼忠心,那讓我看看,你究竟有多忠心。”

說完話,希爾加比手臂一震,汪鷹慘叫一聲,就被扔進了火堆之中。

火光呼的往上又上漲了幾分。

許多人都靠近火光去看,火光之下的洞裏面究竟發生了什麼。

慘叫聲從裏面穿出。

幾秒鐘之後就沒有任何的聲音了。

等了幾分鐘之後,鬼見愁道。

“應該是死了。

再挑一個人出來。”

衆人目光又看向了希爾加比。

希爾加比裹着寬大的斗篷。

“各位,我們沒必要真刀真槍的幹起來。

要我說,不如讓躲在土堆後面躲了半天的朋友來幫我們下去一探究竟。” 躲在土堆後面的王浩看了看做左右,瞪着眼睛心裏面嘀咕,今天來的人還真是不少。

沒想到希爾加比忽然轉頭看向了王浩的方向。

“朋友,這樣躲着,可是沒意思啊。”

王浩菊花一緊。

尷尬的笑了笑,從土堆後面走了出來。

所有人齊刷刷的看向了王浩。

王浩和希爾加比這幫人距離比較近,走過去的時候王浩繞了一圈子,走到了江湖中人旁邊。


很明顯,王浩已經開始站隊了。

火攻道人掃了眼王浩,不由得笑了一聲,吧嗒吧嗒的抽着煙。

在場的所有人,最王浩的年紀小。

剩下的人基本上都是年過半百的,對面的那個希爾加比比在場的任何人年紀都大。

“各位,我的提議如何?讓這個鬼鬼祟祟的跳下去一探究竟。”

王浩立馬開口道,“你個老逼登的說啥呢,我們都是一夥的,跳也是你們這幫吸血鬼跳。”

希爾加比笑聲發冷,“各位朋友,覺得如何?”

鬼見愁還是那副態度,“各位,我覺得,還是讓這幫洋鬼子下去比較划算。”

王浩也跟着開口道,“就是,你們這幫吸血鬼少分化我們的陣營。”

誰知道話音剛落,一直抽菸的火攻道人忽然開口道。

“鬼見愁,這個娃娃和咱們不是一路的,是對面派過來的臥底。”

“火攻道人,你他媽……”

王浩話還沒說完,鐵鎖神橋關尋波伸手對着王浩後背就是一推。

“我吊你媽的!”

空氣中還留着王浩的罵聲。

王浩已經掉入了火坑之中。

無盡失重感傳來。

但是並沒有很燙。

哎吆一聲。

王浩落在了地上。

揉着胳膊肘波棱蓋腰間盤站了起來。

王浩擡頭就破口大罵,“火攻道人,你他媽給老子等着!”

揉着腰,王浩往上看去。

發現是一個巨大的洞穴,就像是一個圓錐一樣。

火苗在四周的牆壁之上附着着,從下往上,一直匯聚到了上方的洞口,火苗從那裏竄了出去。

洞裏面溫度並不是很高,熱乎乎暖洋洋的,很是舒服。

火苗也根據牆壁形成了一個圓錐形狀。

王浩擡頭看了上去,發現牆壁上面塗抹着火油,也不知道哪個憨批給點燃了。

但是火勢有點大,還是會消耗很多氧氣,暖和是暖和了一點,但是裏面有點呼吸困難。

王浩左右去看,並沒有看到汪鷹的身影。

心裏面嘀咕汪鷹去了哪裏。

在四周走來走去,心裏面合計怎麼才能上去,但是四周牆壁上面都是火焰,從這裏到上方差不多七八米,王浩還做不到一個蹦子七八米那麼高。

在周圍轉來轉去。

忽然。

王浩整個人面色一變。

髒話還沒有罵出口,腳底下的地面忽然張開。

一道在地面上的雙開門打開,王浩就掉了下去。

操!

落地之後的王浩罵了一聲。

捂着腰站了起來,看着四周。

黑漆漆的一片,啥也看不清。

王浩掏出手機打開手電筒看向四方。

到處垂掛着黑綠色的藤條。

似乎還真是一個墓室,遠處還有兩個銅鑄的仙鶴,頭頂着燈。

角落裏還堆放着瓶瓶罐罐,正對面還是一個牀,牀上還放着被褥,但是年代太久,都有一些破破爛爛了。


牀旁邊還有梳妝檯, 愛恨之約 ,打在了牆壁上。

四周陰森森的,和外面熱烘烘的情況截然相反。


王浩搓了搓胳膊,目光緩緩收回,發現自己正坐在一個石頭臺子之上。

屁股下面有電硌得慌,王浩低頭一看。

七十年代好種田

就看到一個乾枯的頭顱,眼眶空洞正盯着王浩。

操!

王浩直接從原地彈了起來。

連忙雙手合十,“打擾了打擾,阿彌陀佛,阿門,無量天尊。”

屍體似乎已經很多年了,黑乎乎的,就像是骨頭上面沾着一層黑皮。

王浩燈光打了過去。

看服飾應該是個女人,還是遊牧民族的服飾,不過看這個墓室的造型,看這個衣服的料子,生前應該還是個大戶人家。

王浩目光轉動,看到不遠處有一個屏風,上面寫着很多字。

走上前去看了看, 我的白富美女領導

看了半天,王浩點點頭。

“媽的,一個字兒都不認識。”

回過頭,重新看向石臺子上面的女人。

屍體有點散亂,看樣子石碑王浩給雜亂了。

王浩又給雙手合十鞠了個躬。

“抱歉抱歉,我是被推下來的,您要是想算賬就去上面找一個叫火攻道人的。”

一低頭的功夫,王浩發現了一些端倪。

女人雙手交叉放在腹部。

整個人都乾癟了,但是唯獨腹部鼓囊囊的。

王浩打着手機燈光看了過去。

果不其然,腹部真的有點玄機。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