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一聲大吼:「這種蟲子平時都把身子埋在地里.只露出那個嬰兒頭顱.並且會學嬰兒咿咿呀呀的聲音.將人或者其他妖獸吸引過去.

等到人和妖獸上鉤后.它們立刻就會從地上彈射而起.一下子將目標的腦袋裹住.

它身上的那些血色鋼針.每一根都堅硬無比.戳破鋼板.猶如戳破一張紙那樣簡單.

任何目標.只要被它纏住.剎那之間.腦袋就會被戳得千瘡百孔.當即死亡.

然後它們就會安心地用那個嬰兒的腦袋.開始吸食屍體的腦髓.

並且這食腦蜈蚣最可惡的是.它們只吸食剛死的人.還冒著熱氣的腦髓.不然的話.它們看都不看.直接去捕食其他的獵物.

食腦蜈蚣還狡猾無比.一旦有危險.它就會直接鑽進地里.

它身上那些血色鋼針.可以讓它們在地里的行動.如同魚在水裡那樣靈活.輕鬆就可以鑽入數十萬丈的地下.讓人根本沒法捕殺.

最嚴重的時候.光是一條成型的食腦蜈蚣.就可以滅掉一個足足十數萬人的城市.

不過它們的妖丹.對我來說卻是大補.

秦逸.這種妖獸.堅決不能放過.」

嗡嗡嗡嗡..

至少數千的食腦蜈蚣.倉皇失措地結成一個大球.不斷蠕動.看得人喉頭髮毛.頭皮都要炸開.朝著秦逸的方向飛了過來.

巨大的黑影.給人遮天蔽日的感覺.

「魔龍臂.」

秦逸長吸一口氣.如同巨鯨吸水.四周空氣.都在他面前形成一個漩渦.手臂猛地向前一抓.

轟隆.

漩渦的中心.一下子炸開.氣浪像是沸水一樣.朝著四周滾滾翻湧.漆黑色的惡魔手臂.燃燒著熊熊魔焰.一陣陣陰風從地底吹出來.無數的陰魂惡鬼.在其中嘶吼咆哮.化作一隻不斷蔓延的手掌.朝著食腦蜈蚣組成的大球.狠狠一抓.

咔嚓咔嚓..

頓時之間.一陣鋼筋鐵板被折斷的巨大轟鳴中.又傳來刺耳的嬰兒啼哭的聲音.簡直叫人骨髓里滲出寒意.

大球被秦逸這一抓.頓時就坍塌了一半.

一大堆的食腦蜈蚣.直接就被秦逸一爪.給直接抓得融化.腐爛.噼里啪啦.一顆顆白色的、藍色的妖丹從半空如同暴雨一樣落下.

剩下的食腦蜈蚣.受到了驚嚇.連連哭泣.嗡嗡作響.朝著四面八方就要逃走.

「一個都別想走.」

秦逸一聲長嘯.身體一震.

轟隆隆隆..

天地震蕩的轟鳴中.他就像是一個頂天立地的巨人一樣.背後咔咔凝聚出一條條元氣手臂.

每一條手臂.都像是巍峨的大山一樣.手掌一攤、一挖.一片虛空就像是爛泥沼澤.直接就被挖開.

肆意一拍.一座浩大的城池.都能被直接拍成齏粉.

轟轟轟轟.

一條條元氣手臂.在半空如巨龍盤絞.爆發出巨響.每次一動.都將虛空壓迫得塌陷下去.留下一條條盤根錯節的清晰軌跡.

二條食腦蜈蚣想要逃走.被這些手臂當空狠狠一抓.

每次一抓.方圓數十里的虛空.就都被扯起來一大片.

元氣手掌再肆意一撮.頓時噼噼啪啪.被抓中的食腦蜈蚣.全都被挫骨揚灰.變成渣滓肉末血泥.當空灑落下去.

整個過程.一共只有幾個眨眼的功夫.數千的食腦蜈蚣.就全部被秦逸殺死.

這些食腦蜈蚣的妖丹.也一顆不落.全都落入秦逸的手裡.

隨意一掃.秦逸看到這些食腦蜈蚣的妖丹.都是白色和藍色.算得上是最普通的那種.

不過因為食腦蜈蚣在仙界宇宙.是十分難得的品種.所以即便是白色.也往往要比普通的妖丹.價格也要高上數十倍.

藍色的食腦蜈蚣妖丹.更是在拍賣會上.能被拍賣出叫人咋舌的驚人數字.

等級更高的.那簡直就是叫人難以想象.

此刻這些食腦蜈蚣的妖丹.沒有任何遺漏.全都被秦逸抓在手裡.用力一捏.如同煮餃子一樣.都朝著魂的頭頂落了下去.

「哈哈哈哈.妖丹對我恢復的幫助.可比修道者的力量要來得大得多.」魂哈哈大笑.知道秦逸將這些妖丹都送給自己.也不客氣.將龍嘴張到最大.用力一吸.

轟隆隆..

數千妖丹.一下子全都被它吸入體內.

頓時之間.魂全身的龍鱗.都像是燒紅的烙鐵一般.爆發出灼人的熱氣.

它的身體里.更是爆發出鋼板被撬動的巨響.彷彿身體是一台巨大的機器.此刻正在啟動、運轉.

僅僅剎那的功夫.這些食腦蜈蚣的妖丹.就全都被魂消化吸收得乾乾淨淨.

此刻魂瞪著一對大眼珠子.連連大吼:「還要.我還要.秦逸.我要更多的妖丹.這些衝出來的妖獸.簡直就等於是特意為我準備的啊.不要放過它們.把它們全都讓我吞噬.我身體的恢復.絕對比之前恢復的所有還要多.」

有了魂這句話.秦逸再不遲疑.身體在半空一動.就像是一條龍.當空擺尾.空氣中都爆發出巨大的轟鳴.

滾滾血色雲霧.一下子就被撕開了一條巨大的口子.

撕裂的縫隙中.一群似牛非牛、似馬非馬的東西.整整一大群.帶著千軍萬馬衝殺的氣勢.從血色雲霧中一下子殺了出來.

「裂雲戰馬.好東西.是好東西啊.哈哈哈哈.真不愧是妖族的領地.居然連裂雲戰馬都有.秦逸.看你的了.」魂的眼睛一下子睜大.眼眸裡面.全都是貪吃的光芒. ||一群裂雲戰馬.一頭頭都足足有牛那樣大.全身一塊塊筋肉.都虯結在一起.看上去如同絞纏在一起的鋼筋一樣.隨便一動.就爆發齣劇烈轟鳴.彷彿有火山在其中醞釀.要帶來毀天滅地的噴發.

戰馬的額頭中心.一隻豎眼.裡面血色在噴涌.帶著無數的仇恨.腦袋的中央.要帶著一頂獨角.六條馬蹄踐踏地面.砰砰轟鳴.地面都被震得撕裂開來.無數的龜裂.不斷蔓延.地面上下搖晃.大塊大塊的岩層.都像是脆餅一樣崩潰開來.

遠遠望去.裂雲戰馬奔跑后的地面.就像是潮水一樣.全都塌陷了下去.

秦逸估計.這裂雲戰馬每一蹄子踐踏下去的力量.至少都由數萬斤.並且氣勢逼人.

要是世俗中作戰.一匹裂雲戰馬的騎乘.頃刻之間.就能直接滅掉一支數萬人的軍隊了.

「秦逸.這裂雲戰馬體內.擁有著我們龍族的血脈.所以它們才會擁有這麼強大的力量.這種繼承了一部分龍族血脈的妖獸.它們的妖丹.要比其他妖族的妖丹.對我還要大補.

嘎嘎嘎嘎.這一群裂雲戰馬.至少有兩千匹.要是全被我吃了.我的力量足足可以提前一大截.」

魂瞪大眼睛向下張望.說話的時候.口水都忍不住地流了出來.

它話音才剛落下.猛地一聲鳴啼.一頭比其他的裂雲戰馬要高大了至少一倍的巨馬.足足有三層樓高.全身都噴涌著火焰.沿途都留下一條粗長的岩漿軌跡.從裂雲戰馬群眾躍了出來.作為頭馬.帶著駭人的熱浪旋風.一下子跑到了最前面.

「是馬王.」魂一下子吼了出來.激動得聲音都顫抖了.「不要放過它.一頭裂雲戰馬的馬王.妖丹你一定要收服.它至少是紫色妖丹.珍貴無比.千萬不要放過它.

不過你也要小心.我估計這裂雲戰馬馬王的實力.恐怕比一般界王級修道者要高得多.」

「界王級嘛..」秦逸嘴角揚起一抹微笑.

魂愣了一下.也笑了起來.用爪子拍打著自己的腦袋道:「哈哈.我怎麼把這件事都忘了.你連天尊級的修道者都照殺不誤.區區界王級.根本不用放在眼裡.

不過你也要小心一點.妖獸畢竟不比人類.

人類勝在指揮和領悟.妖獸卻是最純粹的力量.」

這些話不需要魂的提醒.秦逸也清清楚楚.他身形一動.下一刻.就出現在了狂奔的馬王前方.

碩大的裂雲戰馬馬王背後.浩浩蕩蕩的馬群.揚起千丈煙塵火焰.彷彿有無數惡鬼惡靈在其中嘶吼咆哮.毀滅一切.

秦逸抬起手.猛地一拳.直直地朝著馬王的腦袋砸了下去.

魔龍臂如同黑龍呼嘯而出.重重一下.直接將狂奔中的馬王砸進了地里.

馬王的六條蹄子.陷進地面.巨大的衝擊力.一下子就讓它的蹄子全部折斷.腦袋更如同一顆墜落的星球一樣.在地面上砸出一個大坑.往前又衝擊了數百丈的距離.這才停了下來.

上一刻還率領群馬奔跑的馬王.腦袋此刻幾乎四分五裂.上面布滿了裂紋.鮮血像是泄洪一樣滾滾而出.流了一地.

秦逸的魔龍臂.有足足一半都差勁了馬王的腦袋裡.用力一抓.一撈.馬王的妖丹就被挖了出來.綻放出幽幽紫色.

秦逸毫不猶豫地將馬王的妖丹吞入了金丹內.

頓時之間.秦逸感覺自己全身的肌肉.都爆發出一聲轟鳴.彷彿一瞬之間.身體每一塊肌肉.都獲得了無法用語言形容的恐怖力量.

「秦逸.吸收了這馬王的妖丹.你的力量和速度.都將會大大提升.現在你肉體的強悍程度.恐怕已經不是普通人能夠想象的了.」魂也感受到秦逸的氣息變化.

秦逸此刻光是呼吸.就彷彿是一個黑洞在吞噬、吐出.滾滾氣流在進入秦逸肺腔的時候.甚至都傳出戰場上金鐵交戈的轟鳴.

此時此刻.就算是秦逸不依靠吞天大墓的力量.這蠻荒森林中的劇毒瘴氣.也不可能對他的內臟產生任何影響了.

那些毒素.根本就不可能進入秦逸的身體.

失去了馬王的裂雲戰馬.此刻全都像是無頭蒼蠅一樣.到處亂跑亂撞.甚至互相撞到一起.爆發出鐘鼓轟鳴的巨響.

這時候恐怕就算是一堵鋼鐵城牆.都會被撞碎.

秦逸一步向前.迎著一頭朝自己跑來的裂雲戰馬.一拳轟了出去.

砰.

馬頭衝天而起.血泉朝天噴射而出.秦逸手指一挖.一顆藍色妖丹.就抓在手裡.直接拋入了魂的口中.

魂哈哈大笑.一口接住妖丹.大口咀嚼.發出一陣如同嚼豆子一樣的聲音.

「好吃.太好吃了.這對我就是大補啊.秦逸.快幫我將這些裂雲戰馬的妖丹全部弄過來.

等我將它們全部吃掉.我應該就可以嘗試著從你身體里出來.不需要再依靠的你的身體作為庇佑了.」魂的語氣里.充滿了迫不及待.

「可以出來了.」秦逸聽到魂這麼說.心頭一動.

「是的.」魂大聲道:「我在你體內早就呆得快要膩死了.這些裂雲戰馬簡直就是送上來的美味佳肴.之前那頭馬王歸你了.剩下這些馬.就全都歸我了.

你快點幫我殺了他們.只要我吃了他們.恢復的力量.足以讓我可以在一個短暫的時間裡離開你的身體.施展我的神通.這樣一來.我也可以幫助你戰鬥了.」

「好.我現在就全部幫你把它們弄過來.」

秦逸一聲長嘯.手臂如同鐵鎖橫江.迎著狂奔的裂雲戰馬.直接橫掃過去.

一大股元氣.從秦逸手臂上延展出去.當空一掃.

噼里啪啦.


被元氣手臂撞到的裂雲戰馬.頓時全都一聲哀鳴.直接飛了出去.全身骨頭.都發出斷裂的噼啪脆響.

一匹匹裂雲戰馬.互相跌得撞到一起.胡亂踐踏.慌不擇路.

在秦逸強橫的身體面前.它們簡直就像是紙糊的一樣.根本經受不住秦逸一擊.

砰砰砰砰.

秦逸每一次手掌拍下.就直接將這些裂雲戰馬的腦袋拍進地里.拍得粉碎.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