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身形躲在假山後面,張林的頭緩而又輕的向側面挪了過去。

“不用了奶孃,有事我會吩咐她們的,謝謝你。”略微帶着磁性的聲音落下,張林的目光也正好掃在她的臉龐之上。

然而這一看,當下他的臉龐不由猛的一抽,緊跟着瞬間涌上了一抹濃郁的驚詫之色。

“楚蘭蘭?” “楚蘭蘭?”目光落在身材火辣性感,臉龐帶着淡淡野性之美的女人身上,張林心頭猛的震了一下,“楚蘭蘭就是楚禹國大公主?”眼前的事實讓的張林有些發懵,一時間沒有回過神來。

旁邊的莫白見狀,伸手輕捅了他一下問道:“怎麼啦?”

臉龐轉回來,他的手掌在臉上輕輕搓了搓,輕吐了一口氣方纔道:“沒事!我在想我要怎麼進去。”

“這確實是個問題,再等等,見機行事。”眸子微眯了眯,莫白道。

轉過的臉龐在稍微恢復平靜之後,又是向雅韻苑門口探了過去,這一次,楚蘭蘭等人已經邁進了院落當中,張林只是看見幾道背影消失在門口。

而就在這時候,碎石道上,又是一道身影出現在了張林的視線當中。此人是一個老頭,帶着官帽,身材比較富態,手裏拿着拂塵,走路的姿勢顯得有些怪異。

目光死死盯着這道身影,在確定對方氣息並不強後,他的目光又是在四周掃視了一圈。

周圍顯得比較寂靜,夜深之時,更是少有人煙。

“咻!”目光鎖定在那道人影之上,張林腳下太遊虛步突然踩動,緊跟着身形宛如離弦的箭一般,飛快向那道身形衝了過去。

“別動!”鬼魅般的身形讓的對方防不勝防,當下張林便從後面將他的嘴捂上,另一隻手掐住他的脖子,最後將其拖到了假山之後。

“我們想要進藥材庫,怎麼才能毫無安全隱患的進去。”將老頭摁在地上,張林立馬輕聲問道。

“你們是什麼人,竟然如此大膽,敢觸犯本公,知錯的話趕緊將本公放了。”從張林手裏掙開,老頭氣急敗壞,露出嘴陰陽怪氣的說道。

“放你奶奶個頭,再不說我就把頭給你捏爆。”目光兇厲的盯着面前老頭,張林低沉道。

“你,你們……”

“說!”

“藥材庫你們是進不去的。”在張林與莫白同時的逼問之下,老頭終於急聲說了一句。

“進不去?爲什麼?”

“我也不知道,好幾天前大皇子就宣佈封閉藥材庫,現在更有強者把守,你們根本都靠近不了,能進入這雅韻苑的都只有幾個皇族人員而已。”看到面前兩人根本沒有懼怕他的意思,老頭也是慌張了起來,說話的聲音都是有些發抖。

“封閉藥材庫?難道他知道我們需要藥材,而且還必定會來這取?”聽得老頭這話,張林眉頭緊鎖在了一起,若真要是向他想象的這樣的話,那事情可就糟了。

“會不會這是一個圈套?”聞言,這時候莫白也是輕聲道。

“沒有道理,如果這是一個圈套的話,那麼從我們進城那一刻他們就應該知道,憑我兩的實力,他們這時候把我們圍起來一擁而上,我們也根本跑不了,但現在似乎沒有一點動靜。”臉龐變得越來越凝重,一時間張林都是不知道對方究竟在搞些什麼鬼,現在是刀口上舔血,兩人就好比上地獄偷孟婆湯,稍有不慎,那就留在這了,因此,面對這個貌似陷阱的局,他還不敢輕易的去觸碰。

“你說的有道理,雖然你有天階武技,但楚禹國的實力,衆多強者一起上的話,你連施展的機會都沒有。”莫白點了點頭,在這種時刻,他也不敢妄下斷論。

手中掐着老頭的脖子,張林嘆了口氣,這時候一個人的影子突然在他腦海中閃現了出來。

“楚蘭蘭!”喃喃的道了一聲,張林緊跟着又是朝莫白道:“我有辦法了,走!”張林這突然的表情讓的莫白一愣,還沒搞明白張林葫蘆裏究竟賣的是什麼藥,張林一掌將老頭打暈已經向雅韻苑悄然掠了過去。

見狀,莫白怔了怔,隨後也是跟了上去。

雅韻苑,這是一個院落,一個幽靜而淡雅的四合院,四合院內房間衆多,不過此時,整個院落裏就只有一個房間的燈是亮着的。

四合院內的東北方向,有着一條小巷子,而這小巷子正好就是通向藥材庫的道路,雖然說藥材庫跟亮燈的房間同處一個院落,但彼此之間沒有在一個層面,因此,就算你站在房間門口,藥材庫門口的把兵也是看不到你。

“姐姐,這次回來又打算什麼時候走啊?”房間當中,兩道嬌柔的身形坐在牀邊,其中一個年齡約莫在十六七的女孩甜甜的一笑道,似是兩人的感情很好,女孩一直拉着對面成熟性感女人的手不放。

“這次回來就是看看你們,沒想到父皇還在閉關,呵呵,沒事,看在你這麼乖的份上,那就多陪你幾天吧!”


“我就知道姐姐最好了,今天挺晚了,你早點休息吧,明天我來找你。”小嘴嘟囔了一下,夜已經漸漸深了,但女孩還是一副不願走的樣子。

“嗯!好長時間沒有回來了,明天一定要讓你帶姐姐好好逛逛。”

“那我先走了。”朝成熟性感女人擺了擺手,女孩轉身離開了房間。

朦朧的燈光在房間中閃耀着,在粉色紗帳的映襯下,整個屋子略微顯得有些旖旎。

將女孩送走之後,成熟嫵媚女人似也是感到有些疲憊,緩緩解開束縛在水蛇腰上的紫色腰帶,走在了一個澡盆之前。

房間之外,張林跟莫白像是做賊一樣,悄然來到了亮燈房間的窗戶之下,周身氣息完全被掩蓋起來,大氣都是不敢出。

目光透過窗戶上的一條縫隙,裏面雪白的背影正好收進了兩人的眼中。

望着這一幕,莫白心中暗罵,“感情這小子是來看美女的啊!”然而,未等他臉上浮現不滿之色,只見一旁的張林一把將窗戶推開,緊跟着身形一掠,仿若一條靈蛇一般,嗖的一下從窗戶口掠了進去。

“我靠,他這是要幹什麼,看看還不夠?”望着張林的舉動,莫白暗罵了一聲,不過隨後也是跟了上去。

“誰!”突然在窗戶口出現的響動,讓的裏面的女人一驚,當即大聲喊道,然而她剛轉過身來,一道黑影便如鬼魅一般來到了她的身前,一把將她抱住,另一隻手將她的嘴捂了起來。

“噓……是我,張林。”楚蘭蘭的實力也是不弱,張林現在又是不敢暴露實力,因此,在將楚蘭蘭嘴捂住後,趕緊輕聲在她耳邊道。

聽到這熟悉的聲音,再聽到這個名字,楚蘭蘭原本準備向後輪去的拳頭突然定了下來,身形也是沒有繼續掙扎。

見狀,張林這才緩緩將捂住楚蘭蘭嘴的手鬆開。

成熟嫵媚的臉蛋擡起,望着面前這熟悉的臉龐,楚蘭蘭眼中閃爍着掩蓋不住的驚詫之色。

“張林?你怎麼在這?”未等張林回答,隨着一聲輕響,又是一道身影掠了進來。

“一路人。”看到楚蘭蘭迅速警惕起來的樣子,張林趕緊道。

“咳咳!”身形剛一頓下,莫白便是見到張林懷中摟着衣衫褪去了一半的楚蘭蘭,忍不住輕聲咳了兩聲。

見狀,楚蘭蘭這才反應過來,趕緊掙脫張林的手,臉上帶着一片緋紅將衣衫披在了身上。

“不好意思,楚蘭蘭!”這時候張林也才意識過來,不好意思的說了兩句。

“楚蘭蘭?原來你們認識!”聽到張林的話,莫白明白過來,原來張林這小子跟這女人認識,怪不得敢偷看人洗澡,還敢闖進來。

“這個以後有時間再跟你解釋。”見到莫白的表情,張林偏頭望向他說道,這個時候也沒有時間給他說那麼多。

“這究竟是怎麼回事,你怎麼在這,還有,我剛回來的時候聽說帝國懸殺令上正重點通緝一個叫張林的人,不會就是你吧?”這突然間發生的事,讓的楚蘭蘭一時間都沒有理開思緒,不知道究竟怎麼個情況。 張林的出現,讓的楚蘭蘭根本沒有反應過來,這一切她都完全沒有想過,更想不到他會來到這楚禹國,在這裏碰到他,而且還是在他被自己哥哥通緝的情況下。

剛剛張林的舉動似乎驚動了把守在藥材庫外的高手,這時候兩道身着銀色鎧甲的身影來到了楚蘭蘭的門口。

“大公主,剛剛這邊似乎有什麼異動,請問有需要幫忙的嗎?”站在房間門口,在朦朧光線的映照下,張林跟莫白的影子自然是被他們收入了眼中,只不過楚蘭蘭身份非同小可,在沒有得到確切答案前,他們是不敢輕舉妄動。

“哦!沒事了,你們下去吧!”楚蘭蘭也生怕驚動了帝國的高手,因此,趕緊將兩個戰士支了開去。

雖然說楚蘭蘭跟張林相處時間並不是很長,但畢竟張林救過他,當初還當過他的保鏢,也是因爲這個,兩人才一起掉下山洞,待了那麼長的時間。

聽到楚蘭蘭的聲音,張林透過窗戶紙也是看到,門口兩人拿着武器的手輕輕放了下來。

“是!”輕應了一聲,兩道身影跟着消失而去。

“我現在有點亂,你爲什麼會被大哥通緝,而且在這種情況下你還敢來這,來這是什麼目的?”見到門口身影消失,楚蘭蘭又是趕緊向張林問道。


這一個個問題,讓她有些頭大。

聽得楚蘭蘭這話,張林與莫白都是有着一絲詫異之色浮現,看樣子他還不知道張林殺了她的弟弟楚風。

“現在沒有時間給你解釋清楚,我來這楚禹國就是爲了上這院裏的藥材庫找一些藥材,到你這就是想讓你幫我一把。”對於殺了楚風這事,既然楚蘭蘭不知道,張林也不打算告訴她,模模糊糊中趕緊挑這次的目的說了出來。

“藥材?那你是要我幫什麼忙?”美眸望向張林,楚蘭蘭輕聲道。

“讓我進藥材庫就行。”現在的情況他們雙方都知道,能不驚動帝國高手的情況下讓張林進入藥材庫,恐怕就只有楚蘭蘭了。

“哎!算我上次欠你的,你什麼時候需要?”略微嘆息一聲,一直以來她都拿張林沒有辦法。

“現在。”

“現在?那好吧!跟我來。”看到張林這麼急,楚蘭蘭略微詫異了一下,不過隨即也是明白過來,張林現在正被通緝,多在這待一刻,危險就多一分。

將衣衫整理好,隨後楚蘭蘭帶着兩人向藥材庫行了過去。

藥材庫門口,此時,五個身形彪悍,穿着戰甲的身影站在門口,手中持着武器,目光警惕的在四周來回掃視着。

當看到前方行過來的三道身影時,五人手中武器同時一緊,不過隨即也是放鬆了下來。

“大公主!”望着走進的身影,站在門口的五人同時恭敬的道。

同時,他們的目光也是在楚蘭蘭身後兩個帶着斗笠的男子身上掃視着。

“大家辛苦了,嚴將軍,有個事還要麻煩你一下,能否讓我的兩位藥劑師進去幫我找幾味藥材,現在我非常急用。”臉龐上掛着淡淡的笑容,楚蘭蘭輕聲向最把邊的一名男子道。

“找藥材?可是,大皇子吩咐過了,這段時間藥材庫封閉,任何人不能進入。”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說話間,男子也是顯得有些爲難。

“沒關係,難道還不相信我嗎?大皇子那邊我自然會給一個交代。”見到男子的表情,楚蘭蘭又是說道。

“這個……好吧!那你們快點。”目光又是警惕的在張林兩人身上看了看,不過因爲有着斗笠遮掩,他也是看不清兩人究竟長什麼樣,但藥劑師性格古怪他也是知道,因此,略作猶豫後,他還是點了點頭。

手往空間戒指上一抹,一個綠色的玉符出現在了他的手中,拿着玉符,他緩緩將其放進了藥材庫大門上的一個凹槽裏。

“嗡!”玉符放入,當即那凹槽之上突然迸發出了一陣輕微的光芒,緊跟着,原本緊閉的大門在他們的注視下緩緩自中間向兩旁分了開來。

“踏!”一聲輕微的響動,分開的大門在現出一條僅供一人行進的縫隙後停了下來,而那凹槽上微弱的光芒依然閃耀着。

“兩位最好動作快些。”大門打開,被叫做嚴將軍的男子向張林兩人道。

作爲帝國將軍,藥劑師這一職業他當然相當清楚,能夠被楚蘭蘭請來,想必級別也應該不低,因此,對於張林兩人,嚴將軍還是保持着一份淡淡的客氣,但大皇子的命令他又是不敢違抗,被夾在中間,他也是不好做,只能讓他們儘量快些,別讓任何人知道就好。

見到大門打開,張林與莫白對視了一眼,隨後腳步一邁,淡然的向內邁了進去。

大門非常厚實,兩人在縫隙中走了足足有四五步方纔從大門的縫隙中走出。

腳步剛一踏出縫隙,那大門隨着一聲悶響,又是合在了一起。

見狀,張林兩人一驚,不過當看到門內還有一個開關後,這才放下心來。

這是一個碩大的藥材庫,整個藥材庫足足有一個足球場大,庫內擺滿了一排排架子,而架子之上,就是一個個價值連城的水晶盒子,盒子之中,自然就是一株株藥材了。

望着那陳列在架子上的一個個水晶盒子,張林心中都不免震撼了一番。

“走吧!拿完東西趕緊撤。”目光在藥材庫內掃視了一圈,這時莫白輕聲道。

雖然說這裏面除了藥材並沒有其他東西存在,但一進這藥材庫,莫白就有種莫名的壓迫之感,這種感覺他也是說不清從哪來。

“走吧!”聞言,張林點了點頭,他們必須在天亮之前找到藥材,並且離開這裏,要不等天亮了就不好辦了。

腳步遊走在一排排架子之前,張林的眼睛就像掃描儀一樣在一個個水晶盒子上掃過,跟在後面的莫白根本不瞭解這些東西,只是看到張林臉上的表情越來越興奮。

不得不說, 名門貴公子 ,約莫有一炷香的時間,他所要的藥材便盡數找齊。

身形遊動在一個個架子之間,整個藥材庫所有水晶盒子基本都讓張林看了個遍,想要的他也都已經取走,現在是離開的時間了。

腳步頓在藥材庫最裏端的一個架子盡頭,張林的目光再次掃視了一圈,在確定沒有想要的東西之後,便準備轉身離開。

然而,就在這時候,張林移開的目光豁然轉了回來,雙眼盯着架子上一個水晶盒子一動不動,同時間臉龐之上也是逐漸浮現出了一抹狐疑之色。

見到這一幕,一旁的莫白一怔,他不明白爲什麼張林會有這樣的表情,不過看張林的樣子,顯然是發現了什麼。

“莫白兄,你看這個水晶盒子跟其他的有什麼不同?”在莫白愣住之時,張林的聲音這時候在莫白耳邊響了起來。

“有什麼不同?好像沒什麼不同!”目光在張林所指的水晶盒子上掃視了一下,莫白仍然沒有發現有什麼異處。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