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蘭德斯揹着兩把雙手大劍走出武器店,他和比爾身上有多出兩套鎧甲。

蘭德斯身上穿着的是一套板甲,銀白色優秀上級,附加屬性是堅硬,比爾的則是一套皮甲,淡青色,也是優秀上級,附加屬性風速!

蘭德斯的鎧甲在神山世界都已經損毀,不得不再買一套,這時比爾好像如夢方醒,“對了我得到那套風龍鎧甲呢?”

蘭德斯白了一眼比爾,“如果不給你脫掉,恐怕你我都會被人追殺致死,虧你現在纔想起這件事。”

比爾一拍腦門,“是啊,要是穿着,不說別人,恐怕蓋斯力就會拿走!”

兩人一提到蓋斯力就頭大如鬥,打不過逃不掉,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兩人都無精打采的,無處可去,只得晃晃悠悠的回到店房中。

“也不知道那個老頭找我們做什麼,爲什麼偏要我們去?別人不成嗎?”比爾發出了一連串的疑問。

當比爾搖頭嘆息的時候,突然發現蘭德斯身後兩把寶劍之間有一層七彩光霧形成,美麗無比。

“蘭德斯你身後寶劍有異變!”一聲大叫驚醒了沉思中了蘭德斯。

蘭德斯趕忙抽出兩把寶劍握在手中。

“這是···”抽出來的一瞬間,兩包寶劍脫手飛到空中,互相纏繞這在空中盤旋,‘豪光’劍不知道爲何慢慢虛化,有逐漸變成光之長劍的可能,但那把雙手大劍毫無變化,好像是它在帶動‘豪光’在空中飛舞似地。

“塊,逼出你的精血噴在虛化的‘豪光’身上,一會解釋塊。”暗夜君王也用神識發現了異變,焦急的對蘭德斯喊道。

“好”蘭德斯也沒猶豫,一口精血從口中逼出,正好全部噴在‘豪光’劍體之上,本來慢慢虛化的長劍,忽然轉變成血色長劍。

血色長劍在空中舞動成一條美麗的血色匹練,最終一頭扎進不知名的大劍之中,完全被吞噬掉了。兩米多長的大劍通體發出絢麗的光芒,這時蘭德斯突然和劍產生了一種血肉相連的感覺,甚是奇妙。

“塊收起長劍,那個老傢伙來了,我的神識保護不了你多久了。”暗夜如同炸雷般在蘭德斯耳邊響起。

“塊啊,下來!”蘭德斯集中全部精神,操控大劍下落,功夫不負有心人,大劍最紅聽從召喚落了下來,光芒也完全收斂,有回覆到普通狀態之中。

蘭德斯心緒剛剛平穩了下來,一道淡藍色身影浮現在蘭德斯一米之處。

“小友今天可好,我特來看望貴友的病情。”話雖然說的好聽,但兩眼不停的在屋子裏需找這什麼。

“謝謝欽北關心,有了您的血凝花我的並已經完全康復。”比爾適時的走了出來,深施一禮,目的是干擾蓋斯力的視線。

“哦!好的真是利索,看來你們兄弟身體都很健壯,你們身體好了對於我們的探險也大有好處。”蓋斯力看似慈眉善目,但目光一直遊離在屋子之中,“你們剛纔感覺到什麼特殊的情況嗎?”

蘭德斯眼珠一轉心想不好,這個老東西有所察覺,相了一想蘭德斯開口說,“在前輩來之前,好像有一股強大的神識觀察這裏,要不您來的及時,恐怕我們的命危已。”

蓋斯力賊眼看到蘭德斯和比爾額頭都有冷汗,心跳也都加速,應該是發生了什麼事情,莫非那裏提前了不成?有別的神級到了此地?

蓋斯力不容拒絕的說道,“事情有變,兩天後出發,如不聽從,立刻斬殺。”一道藍色身影在空中淡化,不知去向。

一炷香之後,“那個老傢伙肯定錯以爲什麼了,已經跑到很遠之處,現在可以放心了,快拿出長劍看看,應該已經激活長劍。”

“激活?”蘭德斯充滿疑問的吧後背的長劍抽出來,託於掌中。

“啊真是奇怪啊!”蘭德斯握住大寶劍的同時,感覺自己多了一條手臂,心念所指寶劍幾乎和心念一起到達,但入手近一千斤的重量絲毫未減,舞動時間長了還是非常吃力的!

“蘭德斯你感覺怎麼?”比爾眨動着好期待大眼睛,“我感覺你的寶劍和你有一樣的氣息了。”

“是啊,好像心之所向就是劍之所指,一氣呵成非常的連貫!”蘭德斯響起了那把寶劍的去向,於是嘗試着用自己的精神力衝入寶劍,想探個究竟。

“我竟然進去了。”精神力非常痛快的衝入劍體之內,這另蘭德斯非常意外。

蘭德斯在劍體之內看到一個獨立隊空間,裏面矗立着九把九米高的石劍,一字排開,只有第一把石劍熠熠放光,劍體之上寫着三個描金大字‘劍皇初鳴’,其他石劍和普通石頭一般。

蘭德斯來到第一把刻有‘劍皇初鳴”的大石劍跟前,從石頭中同發出的竟然是五光十色的劍氣,犀利無比,但對蘭德斯無害,好像認人一樣,見到蘭德斯就射向別處,雙手撫摸石質劍體,突然一股海量信息涌上心頭,自己似乎知道這把劍的奧祕。

“這可就難辦了,厲害固然是厲害,可這麼能成啊,太難了!”蘭德斯愁眉緊鎖,面目深沉,好像在思索剛纔得到的信息。

“蘭德斯先出來,要不很容易遭到那個老不死的懷疑,出來再說。”腦中出現比爾的傳音,蘭德斯光顧看這裏的空間,再不出去被老不死看見那就麻煩了,心神一晃推出了劍之空間。

“劍體裏漫遊什麼奧祕?”別跟個孩子似地追在蘭德斯身前,詢問個不停。

蘭德斯整理了一下自己得到的信息。

空間之內沒有記載寶劍的名字和來歷,只是說了劍有九重,每重需要獻祭九把寶劍,下一重都要比這重獻祭寶劍品質要高,並且激活一重天都要和這重天意境合一,否則不能動用。

每重天裏面都有一種劍之意境,和使劍之人合一威力無窮,等九把石劍都激活,充滿九重天,就可達到九九歸一,劍之極境,可斬神殺魔,鎮壓天下。

劍之空間之內還能復甦寶劍,損壞的寶劍在空間之內接受九重天的洗禮,就可獲得新生,九重天不是劍意的集合,但是劍意的最高意境的集合。

“暗夜君王前輩,你怎麼知道那時候需要激活,莫非知道此劍?”蘭德斯響起暗夜君王提醒自己,明顯他是知道什麼!

“是和那把魔劍有關係,你現在的實力還不能知道。”暗夜的聲音嚴肅而認真,“不過我可以告訴你,你手中的這把寶劍是件不得了的東西,把握住,你就可能成神,真正的神,並非神級。”

暗夜君王不肯透漏絲毫,但寶劍可以帶自己成神,這是一個非常大的誘惑,也是一個非常大的禍患,也是被別人知道,自己將九死一生,除非自己可以鎮壓所有人。

“先給自己的取名字吧,要響亮一點,要威震大陸。”比爾也是愛湊熱鬧之人,主動幫助蘭德斯起起名字來了。

“劍皇、劍天、劍人、劍種····”比爾在屋裏來回溜達,看樣子還真是用心了。

蘭德斯無奈的看着自己的好兄弟,也低頭沉思起來。

九座石劍,九重劍意、九重天、九九歸真、這一切都代表着最頂端,極境。九座石劍像九個俯視天下的皇者,就叫它九皇天極劍。 (需求收藏和票票啊!)

蘭德斯背後揹着自己命名的九皇天極劍,和比爾直奔武器店而去,巧遇之下用‘豪光’激活第一重天,但那只是第一把寶劍,離激活還要八把,所以二人前去購買。

“蘭德斯啊,你激活第一沖天的劍之意境,就用優秀上級,那到八九重,那就要用到神級寶劍,世界都不可能湊夠的!”比爾懶散的表情,說明他根本不相信蘭德斯可以找到九把神級長劍,那簡直就是天方夜譚。

“是啊,太難了,神級啊!”蘭德斯也只能搖頭,“真神級別的強者,沒準還在用傳說級別的武器呢,可我要找九把神級上階的!”

武器和鎧甲都分爲,普通、優秀、精良、史詩、傳說、神級。每級分上下兩階!祕籍亦是如此,但不分上下階。

“你們兩個小娃娃,懂得什麼。”暗夜君王一幅教訓人的口吻,“在好的武器,都有辦法弄到,實在不行自己鑄造都可以,但劍之意境是劍的精華,不是說買就買到,都要靠自己悟,你回頭去體驗第一沖天時就明白了。”

“暗夜君王啊,你說蘭德斯自己體驗的劍意,和九皇天極劍裏所帶的九重劍之意境有什麼分別?”比爾對這個非常好奇,弄明白對他也有極大好處。

劍之意境是大道的體悟,是劍最真諦的存在,可以主導你劍意的走向,不用自己摸索,可以吧你的劍意昇華,九重天的劍之意境都體會完全了,會有想不到的變化。

暗夜君王把自己猜測的說了出來,蘭德斯和比爾似懂非懂,一切就要等九把優秀上級的寶劍激活第一沖天,二人才能知曉答案。

輕車熟路很快的兩人有回到了武器店,屋裏依然是那個年輕人。

“這位大哥,這麼快有見面了,對武器不滿意嗎?”年輕人很直接的問道。

蘭德斯含笑而答,“不是的朋友,我有個小傭兵團,剛剛組建,需要買點武器做備品,不知道這裏還有優秀上級的寶劍嗎?”

“有的,還有兩把優秀上級而答長劍,加在一起五百三十金幣,您是老主顧,給個整數就成!”年輕人看到蘭德斯是大客戶,立刻眉開眼笑,跟一朵花似地!

“兄弟就兩把了嗎?我一共要八把優秀上階寶劍。”蘭德斯說完要求,靜等對方的回答。

“這樣,現在還少六把,我父親要兩月就能聽打造完成,您能等嗎?”年輕人做夢也沒想到會有這麼大的生意來找自己。

蘭德斯一算自己現在纔有兩天時間,怎麼可能在這裏等上一個月,“先買下那兩把長劍,日後的有機會再說吧,我近期有事情要走了。”蘭德斯剛要出門,有回過身問道,“朋友你知道最近有什麼奇特的事情在這裏發生嗎?”

年輕人想了一想,“最近離成三百多公里的一座荒山,有異彩放出,很多人爭相前往,但具體是什麼,我不知道了,大哥還是小心爲妙啊。魔法、劍士、刺客、傭兵、四大公會都有來人,還有太陽神教和戰神宮也有強者到此,能不去還是不要去了。”

年輕人知道的全都說了,還好心的勸慰。

“我會斟酌而行。”蘭德斯和比爾出了武器店,互相對看了一眼,都覺得大事不妙。

“那麼多強者,連最神祕的太陽神教和戰神宮都出面了,不知道會有什麼地方有着你們兩個人!”暗夜十分納悶,在一圈神級或聖級的人裏,怎麼可能會用到蘭德斯他們呢。

蘭德斯要智能搖頭,自己身上也沒張花,怎麼那麼招人呢。

“關鍵的是,自己實力低微,沒有反抗的餘地,現在最需要做的是激活第一沖天,實力提升一點都是好的!”蘭德斯埋頭走着,忽然想到了什麼,“對了!關於蟲族的我還沒有告訴給紀工委大公會知道呢,應該提醒他們一聲。”

也許可以拿消息換取一些武器,蘭德斯也只有依靠大公會,纔有可能短時間獲得六把武器,但進入公會之後,會不會招來蓋斯力的猜測還是疑問。

暗夜君王對於煉製蟲族一事,十分之看不起,“我幾萬年前就會的東西,現在還拿來,以爲魔法和劍士工會的老不死都是擺設嗎?恐怕他們早就知道這件事情了。”

“可以一試,就是換不到武器,進入傭兵或監事公會之內,蓋斯力也要掂量一下,要不要惹怒這些龐然大物。”蘭德斯冷哼一聲,大步往劍士工會走去。

蘭德斯走入一座鑲有劍士工會徽章的白色建築物內,裏面只有一個少女在櫃檯之後,屋內空無一人,顯得十分冷清。

“先生,請問有什麼需要我幫助嗎?”十分乾脆的話語,顯得少女精明幹練。

“我們找這裏的管事有情況回報,十分重要。”蘭德斯說道。


“對不起先生,因爲有事情發生,所以···”少女說道半截,被一道聲音打斷,“什麼事情,老夫回來了。”

一道金色光芒在屋內出現,金光散去的同時,露出一名金色袍服的老者,眼神如電一般盯住蘭德斯和比爾,兩人甚至感覺到了一股無堅不摧的劍意把自己籠罩。

“哦對不起兩位,因爲有些事情,老夫過於緊張,有何要事屋內來說吧。”老者看到蘭德斯和比爾的時候,眼神裏出現了一絲異樣,但很快就壓制了下去。

蘭德斯感覺莫名其妙,自己怎麼掉進神級堆裏了,怎麼渾身有種不祥的預感,但願事情可以圓滿解決。

比爾也只能無奈的搖頭,沒想到一個偏遠的小城,截然神級這麼不值錢。

在內堂三人分座兩旁,老者張口,“我叫森藍,是劍士工會外圍長老,有什麼大事我都可以做主,小友無需顧忌。”

蘭德斯和比爾都倒吸了一口冷氣,劍士工會外圍長老,地位和等尊崇,怎麼會在這裏呢?可能和蓋斯力一個目的。

蘭德斯沒有隱瞞,把自己經歷的蟲族事件說了一遍,但略作修改,把傳送地點說成了一個不知名的山谷,歷經磨難才逃了出來。

“德不說的很不清楚,有你的補充事情的確清晰了不少,事關重大我需要通知地區分部,到時需要蘭德斯你的當面彙報。”森藍長老說完小咪咪的看着蘭德斯和比爾,跟看大姑娘一樣,帶有侵略性的目光。

蘭德斯激靈靈渾身一震痠麻,雞皮疙瘩掉了一地,“現在的神級強者都什麼愛好啊,眼神怎麼那麼可怕,我還是要完好處就走,以免落得悲慘的下場。”蘭德斯下意識的摸了摸自己的屁股。

“前輩需要證明,我自當前往,但不知道森蘭長老怎麼知道我的名字?蘭德斯還厚顏無恥的和您體格要求好嗎?”蘭德斯十分奇怪自己並沒有說名字,他怎麼會知道。

“你有所不知,你唄傳送走的一剎那,德不也在那裏,目睹了一切,關於蟲族的彙報也是他進行的,上面提到了你在蟲族內,生死不明。”森藍到處了原委。

德不在蟲巢外面大戰,眼看蟲巢傳送走,這一切蘭德斯根本不知道。

森藍看蘭德斯回過神來,“你消失可靠,應當獎勵,要什麼說吧,我只要能聽做主的就沒問題。”

蘭德斯也沒有假惺惺的退讓,二是直接開口要,“我希望得到六把優秀上階寶劍,樣式隨便,越快越好,我如果能借助傳送陣,就再好不過。

魔幻大陸地域之大,沒有人走過全程,有重大事情時,各大公會會開啓傳送陣,到達指定地點,但傳送陣耗費巨大,沒有特別的大事,不開放。

森藍聽完之後,依舊笑眯眯的,單手一揮之間桌面上多出了十把各式各樣的劍,個個品質都不錯,雪亮的劍體發着寒光。


“這些都是你的,但不是獎勵,是我個人的贈送,你的消息可比這些都值錢,你還是想些別的獎勵把。”森藍說完之後靜靜的等着蘭德斯再提要求。

蘭德斯神情一動,很森森的說道,“我想知道暗族的所有情報,我要滅了這幫狗孃養的!”蘭德斯想到了因爲自己死去的兩百多鄉親朋友。

“看來你和他們有不共戴天的大仇啊!”森藍猶豫了片刻,“我可以給你說的是,沒有十個神級幫忙,沒有兩個真神級鎮壓,你休想走進他們的總部,要是覆滅暗族,最少需要劍士和魔法師兩大公會聯手。”

蘭德斯知道事情的艱難,沒想到如此困難,自己怎麼可能調動的了兩大公會呢?只能依靠自己的實力來剷除暗族,起碼要做到無愧於心。

“但我能答應你是,到了分部基地,我給你找所有我權限之內的暗族資料。”森藍一本正經的答應了蘭德斯的要求。

“謝謝長老幫忙,我能不能住在這裏?”蘭德斯臉紅的提出了自己非分的要求,目的很簡單是要擺脫蓋斯力的糾纏。

“我還正要邀請你到這裏做客呢!”森藍笑容更加燦爛了。

正在這時,一股鋪天蓋地的威壓向屋內的兩人壓來,瞬時間蘭德斯和比爾就口吐鮮血。 “哼!那個膽敢在劍士工會撒野,活膩了嗎?”森藍全身爆發出幾乎實質一般的金色光芒,瞬間籠罩了整個屋子,蘭德斯和比爾在金色的光芒中,得到了喘息。

“肯定是那個該死的蓋斯力,他想要我們死!”比爾肯定的大聲喊出蓋斯力的名字,現在又了撐腰的,比爾感覺可改揚眉吐氣一回了。

“哼!你一個強盜,也想染指神兵不成,休要自取其辱。”森藍亂髮飛揚,眼神如電,好像一尊金甲戰神,“蘭德斯是我劍士工會的人,你如果剛動他,我就會發出討伐令,讓你後半生都在逃亡中度過。”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