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一股強勁的玄力,頓時是波進赤明等人,然後赤明便是聽見有金鐵撞擊之聲,從他們的武強上傳來。

“砰”


“砰”

…..

十來聲,赤明幾人便是又被那黑衣人打出的拳影轟擊而倒飛了出去。

赤衛一個照面,便是被黑衣人幾掌打飛了出去,腳底不慢,一個輕輕的墊地,又是起身向赤家之外逃竄而去。

剛是幾個起落,便是聽見後面,傳來一聲大喝,

“哪裏走!?”

黑衣人回頭,卻是看見一行五人,快速地向他逼近,兩個呼吸,剛纔還在幾丈之外,再看卻是已經近在身前。

黑衣人倒是不着急,畢竟自己可是二坎入坎境的修爲,他們五人還沒有一個到入坎境呢,自己逃走,額,怎麼能有逃字呢,應該是自己走的那是相當的簡單的。

不錯,這幾人便是被趙思月一聲大叫驚醒的赤天,赤炎,赤禾,赤豹還有赫連昭(zhao)。


看着近在眼前的五人,黑衣人冷笑道,

“原來是赤老將軍,久仰大名!”

赤天不弔他這套,厲聲呵道,

“可是你上次暗殺大我孫子!?”

“額,這個呀,赤老將軍不要生氣,上次的事情,額,都怪我失手了,就是沒有想到你們赤家的那個孫子,竟然這麼的命大,我……”

黑衣人還沒有得色完,赤天便是狠聲道,

“賊子該死!”

同時,運轉《赤焰訣》,一記赤家絕招,

“火龍出海!”

炙熱的玄力,猶如無形的波紋一般,恰似浪潮急速而致,便是照着對方的面門而去,只見這赤天老將軍打出的“火龍出海”,那可是比赤炎強大多了,一股炙熱的玄力波動,轟然而至。

那黑衣人也是知道,這赤家的《赤焰訣》着實的了得,當時也不敢大意。

閃身一躲,雙掌同時在腳步移動的時候,便是已經打出,直取赤天的胸口處。

而在赤天出手的時候,赤禾,赤豹和赤炎,及赫連昭(zhao)便是應聲而動。

幾乎都是赤家大招式,而且這些招式打在一起,竟然有互相加強的作用。

四招“火龍出海”,匯聚在一起,那威力猛然兜轉加強,真如火龍一般,接二連三的打在黑衣人的一處。

赤天躲過對方的一個反擊,一個閃身,出了戰圈,大聲說道,

“老婆子,去找削兒!”

說罷,又是加入到戰圈當中,掌風呼嘯,掌掌都是對方要害之處。

天外寄生 (zhao)也是知道赤天的擔心,當下一個閃身,在赤禾的掩護下,逃離了戰圈,直奔赤削的小屋內。

總裁的私有寶貝 ,各司其職,這些都是赤豹的安排。

當然了,在保護赤削的這個房間附近的所有赤衛,都是圍在赤天等人旁邊,雖然他們幫不上忙,但是在最關鍵的時候,防止對方逃竄也是有一定的作用,須知高手過招,可就在瞬息之間,幾招之內。

幾十個回合過後,那黑衣人依然一副雲淡風輕的樣子,像是在說,

“就你們幾個,只是想陪你們玩玩而已。”


赤天大怒,不僅是因爲對方的輕蔑,還有就是如此地讓對方想來就來,想走就走,未免太看不起他們赤家了。

即使是沒有入坎境的強者坐鎮,但是我們赤家還是有尊嚴的,不是任人擺弄和拿捏!

所以,此刻赤天也不在保留了,盡數地使出赤家老祖們創造和磨練的戰績來。

他已經下定決心了,今夜無論付出什麼樣子的代價,都要把對方留下來,生死不論。

畢竟每一家都是有一些在那戰訣上,演練出來的強大的招式,而這些招式一般的不是輕易地仍他人知道的。

因爲,別人若是知道了,不僅要仿效去,而且會找到破綻的地方進行破除。

這在以後的戰鬥中,那不吃虧纔是的。

比如,你剛是擡起手來,對方已經知道了你要出什麼招式,攻擊的地方是哪裏,那還有打的餘地嗎!?

但是現在,不行了,赤天覺得那必須把對方留下來,於是他道,

“禾弟,豹弟,殺!炎兒,一旁周旋!” 第六十五回 生死搏鬥

“好!”

赤禾和赤豹當即應道,閃身而出,在黑衣人周圍站定。

“呵呵,就你們幾個,破凡境的修爲,即使是九坎破凡境巔峯的修爲,雖然有兩個,想留下我那也是,無疑於癡人說夢。”

黑衣人此刻倒是頗有興趣地抱着膀子,站在赤天幾人中間,掃了一下他們,說道。

“哼,留不留得下,那得先看看纔是知道的了。”


赤天也不生氣,他知道對方的修爲在入坎境,對於他們來說無疑於也是一種磨礪。

兩個九坎破凡境巔峯的修爲,那是赤禾和赤天,畢竟赤禾可是一個戰鬥的主,不然也不會從三千個親衛中存活下來。

赤家的功法《赤焰訣》,其配套的戰訣只有一個,有且只有一個,那便是——焰燼天下,經過幾代赤家人的磨練和揣摩,只有相應的三個招式被演化出來,分別是:

掌法——火龍出海;

劍法——火龍拜日;

刀法——火龍破法;

赤天這一代人,便是對上述流傳下來的三個招式,盡情地演化和強大。

赤家衛隊,所有人員修煉的都是《赤焰訣》,這不怕他們外泄,因爲赤家衛隊那是絕對的忠心於赤家,赤衛裏的人員都是從對崖州里精調篩選出來的,而且大多數都是赤家收留的孤兒,這更加的加強了赤衛的忠心程度,所以不用擔心功法外泄。

這也就是爲什麼赤豹把看護重要人物的事情交給赤衛了,在長平城內,每一家都有別家的偵探,或者是說間諜。

所以有些事情,每一家小心的都是如赤豹的安排那般了。

赤衛人數不多,大約就是七百五十人,分三個隊,第一隊三百人,直屬於赤天,第二隊二百五十人,直屬於赤炎,第三隊二百人。

第一隊中,又分三個小隊,每隊一百人,這也是爲了調度的方便。

比如第二隊中一個小隊一百人,有赤明負責,守護在赤削的身邊,以防止出現萬一要發生的事情。

當然了,赤天的能力可以調動整個赤衛,而赤炎的權利只有直屬於他的那二百五十人,其他的若要調遣,需要經過赤天的同意纔是可以的。

赤衛裏的人,有的已經有了妻室,都是在對崖州內生活着。

這一次赤天老將軍便是帶出來六百五十人來,第一隊和第二隊,第三隊中的第二小隊留在對崖州,聽候赤虎的調遣。

赤衛中的人的招式便是那三招,當然可以根據自己的情況適當調節,只要是適合自己的,纔是最強大的。

而赤天經過幾十年前的那一場戰爭,感悟出來一種適合以弱戰強的招式,由赤禾,赤豹,赤虎和赤禾共同完成。

如今赤虎不在,便是隻能讓赤炎充數,畢竟他是有這個資格知道和參悟這招式的。

不是由一個人使用的招式,已經脫離了招式的行列,故名之曰:“戰陣”,既是多人聯合起來,組成超越其中每一人的能力,去應對比他們強大的敵人。

在赤天老將軍說完話後,他們四人便都是各自站好,只見赤豹,赤禾分別站在那黑衣人身後,相隔三步之遙,赤天正面對這黑衣人,而赤炎是站在赤天右後邊的位置。

黑衣人看着赤天等人的站位,眉頭緊皺,像是想到什麼,不由得說道,

“赤家,到底是有一些手段,不然恐怕也不會毅力百年而不倒!”

“呵呵,赤家不過是小家而已,可比上你們,千年的家族,那手段可不是一般的高明。”

赤天聽後對方的話,也是皺了一下眉頭,不過卻是短暫的很,然後說道,

“是吧,喜歡在夜裏行動的家族!?”

老公,先纏爲敬 哈哈……”

那黑衣人大笑一番,之後道,

“赤老將軍,這話我可是有點不明白呀!?”

“哼,不明白?

揣着明白當糊塗,這可不是大家族的作風?

更何況還是做這又是拿人錢財,替人辦事的事情,不知道你們夜家的人,都是這個品性!?”

赤天進一步地把話題挑的明朗一些,不過是想套個口風而已。

“夜家!?”

黑衣人故作驚詫地問道,不過那眼裏卻是閃過一絲狠意,赤天說的話着實的令他有些不喜,千年的世家,那傳承的聲望可不是外人能夠污衊的,更何況還是這般的點名道姓。

這卻被一直留意的赤天察覺到了,心內不由得的暗叫道,

“果然是夜家的那個殺手組織!”

“是與不是,又有什麼關係!?”

不等對方繼續說,赤天又是接着道,之後那人也是說道,

“是的,是與不是有什麼關係的。”

黑衣人說完,看着赤家的幾人,又看了一下身邊的這些赤家護衛,道,

“不陪你們在這玩了,天色不早了,我該是回去了。”

“想走,可是我們還沒有答應呢!”

見對方想要走,赤天笑呵呵地說道,

“想來便來,想走便走,你當這是你家呀!?”

“哈哈……我上次走的了,這次一定還是那般輕鬆地走。”

黑衣人信心滿滿的,只不過有的時候信心太滿,那就不是一件什麼好事情的,比如這次就是這個樣子的。

“殺!?”

赤天心內早早的就打定注意,這一次絕對的不能放任對方,如此輕鬆地離開,哪怕是付出血的代價,也要留下他,至少打殘廢了來人。

此時的赤禾,赤天,赤豹手中都是多了一把大刀,刀長一米半,刀身厚有兩寸,刀刃閃着寒光,被他們各自握在手中。

而赤炎手中是一把劍,陪他入死出生過一次次的另一個生命。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