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命都要沒了還管這些,我看我們不如跟着他,就算是死了,也不過是換了一個死的方法而已,有什麼不可以。”被拍賣的女人道。

“好了,現在你們告訴我名字吧,要不我怎麼叫你們,就叫‘喂’麼?”張禾道。

“我叫木沙。”救人的女子道。

“我叫紅沙。”被拍賣的那女子道。

“我叫張禾。”張禾道:“現在你們還是上我背上來吧。”

兩人上了張禾背上,張禾便向水下宮殿的地方奔去。路上張禾問她們:“你們家裏還有什麼人沒有?”

“有啊,我們家很大呢!”木沙道。

“剛纔要不是發現了僱傭軍,我們就回家了。”紅沙道。

“原來如此,你們家是幹啥的?”張禾問道。

“你查戶口麼?”木沙道。

“閒的沒事做,聊天唄!”張禾道。

“我們家是做弓箭的,我們做的東西比剛纔僱傭軍用的那玩意好十倍。”紅沙道:“我們做的連弩可以藏在袖子裏,一口氣能發二十支箭。”

“有空找你們做一個。”張禾道。


“但是不知道那僱傭軍什麼時候才肯罷休,我估計他們一年之後發現找找不着我們,倒是也可能就忘了我們了。”木沙道。

“擦!要這麼久麼?”張禾道:“他們就這麼一根筋?”

“是啊,因爲我們是很值錢的。”木沙道:“他們要是抓到我們中的一個,估計就可以一年不要做任何任務了。”

“你說他們是爲了錢才做這個的麼?”張禾問道。

“是啊,僱傭軍就是被別人僱傭,完成任務可以得到佣金。”紅沙道:“這是他們的生存方式。”

“我問你啊,他們是先做任務,還是先給錢?”張禾問道。

“先做任務,做完了人物,纔給錢。”木沙道。

“那我在出個任務,他們做我的任務,不就。。。。。。”張禾笑道:“到時候他們找我要錢,我就跑了。”

“那你可就想錯了。”紅沙道:“僱傭軍是一個非常一根筋的生物,你要是坑了他們的錢,他們這輩子恐怕再也不做任何任務了,唯一做的就是每天追殺你!”

“我不怕!”張禾道:“你們告訴我怎麼纔可以開一個任務,我這就去張貼公告,找他們做任務去,讓他們早點忘了你們。”

“你真是好人,但是你還是不要送死了。”木沙道:“得罪了僱傭軍,你一輩子吃不了兜着走。”

“其實也不算忽悠了,”張禾道:“我真的有任務要他們做。”


“我們不是怕你沒有任務給他們,而是怕你沒錢支付他們。”木沙道。

“也許到時候他們不要我的錢,反而還要給我錢呢。”張禾笑道。

兩個女人不知道張禾在琢磨什麼,也都不說話了。

張禾帶着她們飛快地馳騁着,很快經過了地道,回到了水下宮殿。一回到這裏,兩個女人紛紛露出噁心的表情道:“這裏就是你住的地方麼,怎麼這麼噁心?”

張禾道:“最近有人在上面廝殺,這裏全是血腥味。”

“那你爲什麼不搬走?”紅沙道。

“我多希望搬走啊,這不是太髒了出不去麼?”張禾道。

“你要我們住在這裏?”木沙道:“我們女孩子怎麼能在這裏住下去呢?”

“你們是要主的好,還是要自己的性命?”張禾道:“老實呆着啊,我現在要去發佈公告,要是我回來發現你們不見了,就不管你們了。”

紅沙道:“好,我幫你看着她,另外我們在家裏也可以給你做飯。”

張禾道:“行, 劍仙修煉手冊 ,就去街上隨便溜達,看見就可以拿,不要付錢。”

“知道了。”紅沙道。

“真是一個奇怪的地方。”木沙道。

張禾安排好兩個女人,又跑回去找那孩子,結果在半路上兩人差點相撞。

“擦,你怎麼在這裏,我找你半天!”孩子道。

“我也是來找你的。”張禾道:“快,帶我回去那個地方。”

“你要做什麼?”

“我要發佈一個任務,讓這裏所有的僱傭軍都去做。”張禾道。

“你瘋了,要是你把僱傭軍忽悠了,還沒有錢。”小孩道:“那你這輩子就算完了!”

“我當然不會以自己的名義去忽悠他們的,”張禾笑道:“我是以別人的名義忽悠的。”

“誰的名義?”


“玉皇大帝!”張禾道。

“哦,原來是他啊。”小孩道。

“你知道他?”張禾有點吃驚。

“我當然知道,又一次他來這裏,出了很高的價錢買了一個青色的圓盤,然後很多人就知道他了。”孩子道:“其實他被坑了那次,但是後來不知道爲什麼,他再也沒有來過,也許是發現大家坑他了哈哈!”

“那樣最好了,真是天助我也!”張禾道。

“爲什麼?”

“這樣的話,我假冒他的名義,就更加可信了啊。”張禾道。

孩子帶着張禾去了僱傭軍聯合公會,這裏不是一個僱傭軍的公會,而是一個聯合組織,組織可以發佈任務,而符合條件的僱傭軍就從這裏接受任務。

張禾給了一個任務:“去地圖裏標誌的地方,找藏寶圖。”張禾給的地圖,是從這裏,經過地道,走到水下宮殿,然後經過水道,走到杭州灣,然後經過陸地,走到巖城。

到了巖城以後,是一份巖城的詳細地圖,圖上標出一個區域,那個區域,是兵道的入口所在。張禾的計劃就是,將這一批僱傭軍忽悠上天,然後忽悠他們從南天門攻上凌霄殿,將玉帝幹下去,然後自己帶帶着八十萬大軍搶奪勝利果實。

這個任務發佈完成後,很快引起了騷動,引起騷動的原因,除了張禾假借了他們知道的玉皇大帝的名義之外,還有一個原因,就是張禾的地圖,畫的非常的真,看不出一絲忽悠的意思。實際上,張禾畫的就是真的。

發佈完了任務,張禾帶着小孩趕回水下宮殿。張禾有點着急,因爲要是僱傭軍上天,是要經過水下宮殿的,如果自己不先跟那兩個女的打好招呼,她們驚慌失措之餘,很可能直接被人俘虜,也可能產生各種不必要的誤會。

張禾奔回家裏,好的是那兩個女的還在,木沙正在洗澡,她的幾件簡單的衣服就放在外面沙發上,紅沙在做飯。

張禾道:“任務發佈好了,等會會有大批僱傭軍經過這裏,你們別慌啊!”

“知道了。”紅沙道。這時木沙從浴室走了出來,光着身子在張禾面前穿衣服。她的衣服極其簡單,在張禾還沒來得急看清什麼的時候就已經穿好,張禾有些目瞪口呆。

“沒看到吧?”木沙瞥了張禾一眼道。

“太快了。。。。。。”

“下次注意點。”木沙道。

“還有下次麼?”

這時大片的腳步聲打斷了他們的說話,一支非常龐大的隊伍正在經過。

這支隊伍的人數超出了張禾的想象,他們走了兩個多小時才走完。張禾奇怪地問那孩子:“你們這裏的僱傭軍有這麼多人?”

孩子道:“應該沒有啊,我估計很多都不是僱傭軍,而是王室的軍隊。”

“你不是說沒皇帝麼?怎麼會有王室?”

“王室的軍隊,是以前的皇帝留下的,現在是沒皇帝了。”小孩道。

“王室的軍隊,就是城裏的護衛軍,他們不受誰的管轄。”紅沙也道:“真奇怪他們居然真的接了你的任務。”

張禾道:“看來他們還是相信玉帝啊。”


“哎,本來我想等這股血污淨化了再走的,現在不行了,我得在他們之前趕回巖城,將兵道打開。”張禾道。

“哦。”

“你倆是回去呢,還是。。。。。。”張禾問的是紅沙和木沙。

“我們當然要回去了。”紅沙道。

“也好。”張禾道。

“我想跟你去看看,玩一圈。”木沙道。

“我也想去玩。”孩子道。

“小孩子玩什麼,回去吧。”張禾道:“木沙跟我去玩。”

“你妹!”孩子大聲叫道:“你必須帶我去。”

張禾道:“行吧,但是我帶你去的話,你得聽我的,我說什麼就是什麼,知道不?”

孩子道:“知道了。”

張禾送了紅沙,回來給藥王打電話:“我要回巖城,你呆着還是回去?”

藥王道:“我不回去了,受不了那股血污,但是可以給你一點藥物,對那血污有點抵抗力的。”

張禾去找藥王拿了藥,便跟孩子和木沙出了城門,入了海中,直奔杭州灣而去了。 這是張禾唯一一次從水下宮殿出城而沒有被盤查。

這裏所有的人,就是張禾、藥王、小孩以及小孩手下的一些盜賊,另外就是跟着張禾的木沙。藥王仍然呆在這裏,張禾跟小孩和木沙出了城門,經過水路,向人煙繁華的地方走去。

到了路上才知道,小孩和木沙都出問題了,他倆跟張禾不一樣,這是那地道另一邊的古城裏的本土居民而已,並不是仙人,也不是妖怪,身上沒有任何法力,要讓他們走水路,他們還真走不了。

這個時候,張禾就想,那幫人哪去了?既然他們都走不了水路,那麼那幫僱傭軍不是放自己害死了?

張禾問道:“僱傭軍會水麼?”

“他們不會水也照樣走。”小孩道:“僱傭軍是幹什麼的,專業做人物的啊,他們在任何條件下都能走的,手裏的工具多的是!”

暖婚霸愛,總裁,死遠點 :“那你倆先跟我回去吧,我要把你們關起來帶走。”

三個人回到水下宮殿的城門處,張禾將木沙和小孩裝進了誅仙陣圖,然後將陣圖轉進儲物袋,這才上了水道。此時,海水依舊血腥無比。

走了大約四五十里,到了一個地方,再走十里地,就是張禾最接近通天教主那片地方的時候,張禾有點擔心自己會遇到通天教主,但是想想也沒什麼,因爲通天教主曾經吩咐過他:不要參與此事。

怕什麼來什麼啊!張禾剛剛走出五六裏,忽然從水下上來一人,那人問道:“是張禾麼?”

“是我。”張禾回道:“你是誰?”

“通天教主讓我來找你。”那人道:“你快來幫忙吧,我們快扛不住了。”

“怎麼回事?”張禾道:“通天教主前幾天還叫我,吩咐我不要參與此事呢。”

“那是前一陣,”那人道:“計劃趕不上變化啊!誰知玉帝那孫子不知道怎麼知道了通天僞造神器的消息,竟然趕來堵住了我們的去路。本來可以跑的,結果因爲玉帝一攪合,我們自己跟人打起來了。”

“可是,”張禾道:“通天教主吩咐我,不要參與此事。而且,我也不能確信你就是通天的人,萬一你是間諜怎麼辦?”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