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冥朔氣焰暴漲,渾身金光繚繞,宛如一尊黃金戰神,擂台地面咔嚓咔嚓的裂開。

一股股無形的真氣盤旋而上。

「真氣離體,北冥朔果然突破七重境了!」

看到這一幕,所有人都沒有太意外,他們意外的是,洛勝川竟然能逼得北冥朔爆發出真正的實力。

眸光猶如天神一般,北冥朔骨骼高聳,拳頭上燃燒金焰,對著洶湧而來的劍芒一拳轟出。

嘭!

擂台下陷了數寸。

無數的石屑飛起,一個高大的身影在煙塵中蹬蹬的向後退了兩步。

「什麼,北冥朔竟然後退了!」

所有人瞪著眼睛,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實。

「給我滾!」北冥朔狂吼一聲,金光迸射,武器的碎裂聲響起,一個身影飛了出去。

宗門執事正要出手,救下那道身影。

唰!一道模糊的影子更快,越過他,搶先一步接住了那道身影,隨手捏出一顆丹藥,塞進那身影的嘴裡。

「高長老!」

裁判執事看清來者之後,連忙止步。

來者正是冷麵劍客高青松,他接住昏迷的洛勝川后,給他喂下了中品療傷丹藥,幾個呼吸后,洛勝川就蘇醒過來,而且傷勢急速的復原。

對高青松這個外門長老,洛勝川不可能不認識,連忙施禮。

「哈哈,不錯,不錯!」高青松上下打量著洛勝川,一貫以冷麵形象示人的他現在卻是眼神放光,好像色狼看到了裸女一樣,令得洛勝川都有些不自在。

「小子,你有沒有興趣當我的徒弟?」高青松是劍客,劍客從來都是直來直往,開門見山。

嘶……

四周響起一片抽冷氣的聲音。

這一戰,明明是洛勝川輸了,但是竟然引得長老親自收徒,雖然同樣是宗門弟子,但有師傅和沒師傅完全是兩個概念,能得到元胎境強者親自收徒,悉心指導的話,那是夢寐以求的事,更別說有一個元胎境的師傅,在宗門內便有了強大靠山,資源什麼更是予取予求。

別說普通弟子了,連那些種子弟子也全都眼紅了。

連北冥朔整個外門第一弟子,也沒有被哪位長老收為親傳弟子。

PS;更新遲了,明天會盡量早更,不出意外是三更,求月票啊!(未完待續。) 憑什麼洛勝川就能被長老收徒,難道是剛才那驚天一劍!

所有人都不解。

但是在看到擂台上時,很多人又是一驚。

北冥朔站在那裡,頭髮披散下來,他的一條右臂袖子碎裂,隱約可以看到其手掌上絲絲血跡。

「好傢夥!竟然讓北冥朔受傷!」

北冥朔的強大毋庸置疑,是天才中的天才,在外門所向無敵,死死壓住黃嫣和白玉軒一頭,可洛勝川能以五重境越級挑戰七重境的北冥朔,並且讓其受了一點小傷。

不要小看這點,越兩重境挑戰已經不可思議,何況挑戰的對象本身就是絕頂天才。


能夠讓對方受一點傷,足以證明洛勝川何等妖孽了。

而且,洛勝川的長劍碎在了擂台上,高明一點的人都能看出來,洛勝川的敗和那把普通的宗門制式長劍有很大關係,若是換上更精良的寶劍,哪怕不能擊敗北冥朔,也足以讓北冥朔吃個大虧。

「老高,你動作很快啊,竟然搶在我前面,洛勝川,老夫黃天華,也很有興趣收你為徒,考慮一下。」一個頭髮半白,精神矍鑠的長老掠了過來。

「老夫也是用劍的,青松兄,難得出現一個劍道天才,你連我們的意見都沒問一句,就想收他為徒,過分了。」又一個體型微胖,但是身形卻無比靈活的藍衣老者掠來。

嘶!

所有人連抽冷氣,真是一波未平又起一波。

先前高長老要收洛勝川為徒已經夠讓人吃驚了。這會竟然又來了兩個長老要和高青松爭搶著當洛勝川的師傅。

什麼時候長老們都這麼不要臉皮,不要尊嚴了。

與此同時,這場戰鬥的勝利者竟然成了配角,北冥朔站在那裡,一向霸氣的臉龐鐵青無比,實在是下不能下,上不能上,心裡將洛勝川恨到了極點,只恨剛才沒能再爆發一下,當場廢掉這小子。

「黃天華。徐元浪。你們這兩個老匹夫,老夫難得看上一個徒弟,你們跳出來搶什麼槍?」高青松急喝道。

「老高,大家都是練劍的。沒道理只能你收徒。我們便不能收啊。」黃天華呵呵笑道。也不氣惱。

「黃老哥說得不錯,大家公平競爭嘛,青松兄何必罵人呢。這麼多弟子在這裡,注意風度,注意風度。」藍衣老者一口一個青松兄,語氣卻極為揶揄。

「什麼意思,那不如大家上去打一場,誰贏了誰就當洛勝川的師傅!」高青松面冷脾氣爆,被兩個人一唱一和激怒。

「咳!」一聲輕咳之聲在三人耳旁震起。

大長老不知道什麼時候到了這裡,一縷真元傳音傳到三個人耳朵里:「胡鬧,今天是外門大比,你們三個在這裡打打殺殺成什麼體統,都給我先回位置上,收徒的事等大比結束再說。」

大長老雖然很少管事,但一旦認真起來,其他長老都不敢放肆,宗門是講究實力的地方,無論資歷還是修為,大長老要穩穩壓過所有長老一頭。

高青松固然不願,也不能再繼續爭下去。

回頭看了洛勝川一眼,嘴唇一動,一縷真元傳音在洛勝川耳朵里響起:「小子,你剛才用的是劍道中的人劍合一,不過你的運用還極為粗淺,談不上真正的人劍合一,在這方面,整個外門,只有我掌握了大成境界的人劍合一,黃天華和徐元浪都不如我,你自己考慮清楚要拜誰為師!」

洛勝川神色一動,目光看向高青松。

便在這時,黃天華和徐元浪的嘴唇也是微動,直接開始真元傳音。

高青松見此,除了冷哼一聲,毫無辦法,條件自己已經開出了,最後的選擇權落到了洛勝川手裡,如果他真的不拜自己為師,也只能徒呼奈何。

本來只是一場小小的積分賽。

卻因為這一系列的後續變化,變得**迭起。

讓看台上所有觀眾都大呼過癮,三大長老爭搶一個弟子為徒,其震撼遠遠超過了先前洛勝川和北冥朔的一戰,宗門歷史上,這樣的事情也是十年難遇。

洛勝川輸了比賽,卻贏得了人氣。

此時,他成為了每個弟子嘴裡津津樂道的話題,羨慕嫉妒者有之,故作不屑者也有之,不可否認,洛勝川現在已經是外門風頭最盛的弟子,超過了北冥朔,也超過了同為新星之一的唐玄。

唐玄遠遠的,也關注了這一戰。

洛勝川的進步超出他的預料,戰鬥中洛勝川喊出那句話「這一劍,本來我是為另一個人準備的……」,這個人,顯然就是他唐玄,那一劍的威力也確實足夠強大,要不是洛勝川的修為低了北冥朔太多,武器也太普通,這戰誰勝誰負很難說。

「將所有力量和手中之劍融為一體嗎?」

對洛勝川的妖孽,唐玄有了新的認識,更加令他感興趣的是剛才那一劍的運用……

洛勝川出劍的那個畫面一直在他腦海中重複,漸漸地,竟然使得唐玄生出一絲感悟,恨不得當場拿刀演練起來。

看台上久久無法平息,擂台上的戰鬥還是要繼續下去。

一場一場的戰鬥,少不了種子弟子間的碰撞,殺得難解難分,精彩程度並不下於洛勝川和北冥朔一戰。

其中也竄出了不少天才,直接將種子弟子挑落馬下。

比如十九號擂台的李俊傑,一手幻雲掌法,飄忽不定,將本組排名百強七十三位的種子弟子耍的團團亂轉,輕易的擊下擂台。

三十號擂台的徐婉如,去年排名二百左右,今年的實力驟然暴漲,劍氣森森,所向無敵,不到十劍就讓本組的種子弟子俯首稱臣,宣告今年的百強榜上要多出一位女弟子。

還有其他不少弟子也不容小視,實力突飛猛進,以黑馬姿態挑落老牌強者。

宗門就是這樣,時刻都不能懈怠,你進步的稍微慢一點,都會被其他弟子超越。

只不過,有了洛勝川和北冥朔那一戰在前,以前看起來精彩無比的戰鬥總覺得差了點什麼,使得看台上的氣氛有些回落。

五號擂台。

唐玄依然穩定無比,連戰連勝。

到目前為止,還沒有能夠讓他稍微認真起來的對手。

他的很多殺手鐧都沒有用出。

「七號,唐玄!」執事裁判的聲音響起。

讓正在微微沉思,感悟洛勝川那一劍的唐玄抬起頭,站在號碼箱旁的譚蛇一臉邪惡微笑的望著他,彷彿望著即將到手的獵物!

「譚蛇抽到唐玄了!」

五號台旁的那些弟子低呼道。


到目前為止,五組中,也就是譚蛇,魏乾坤和唐玄保持了全勝,其他弟子或多或少都有了敗績。

身為和洛勝川並列的兩大新星之一,洛勝川已經用和北冥朔的一戰證明了自己,

那麼,唐玄呢?

他雖然一直連戰連勝,卻沒有真正和宗門百強弟子一戰,沒有拿出可以媲美洛勝川的戰績。

所以,很多人私底下,已經將洛勝川封為外門第一天才,超過了黃嫣和唐玄。

神情沒什麼變化,唐玄腳尖一點,輕飄飄的落在擂台上,另一邊,譚蛇的身法更加飄忽詭異,不見什麼動作,站到了唐玄面前,他的影子在陽光下似乎是扭曲的,左右擺動。

「我說過,今天過後,你一定會對我記憶猶新的。」譚蛇彈了彈細長的手指,烏黑的指尖發出金鐵般的脆響。

「我覺得,這句話用在你自己身上比較合適。」唐玄淡淡道。

僅僅只是一兩句對話,就讓所有人感受到劍拔弩張的味道。

在擂台上,唐玄不會低調,因為低調不會讓你的對手更敬重你,尤其是譚蛇這樣的人,對付他們只需要狠狠的打贏他們,打痛他們就夠了。

「夠狂妄,讓我看看你有什麼狂妄的資格!蛇形刺!」

譚蛇厲笑一聲,身影驟然拔長,隔著五六米,他的手撮成蛇形,對著唐玄的眉心狠狠點來,噝噝的真氣破空聲如同毒蛇吐信。

雷鳴破空,唐玄的拳頭氣勢萬千,拳法大勢籠罩譚蛇。

噝!

一抹扭曲的殘影在虛空留下,譚蛇的手臂彎曲出一個不可思議的角度,抽向唐玄的太陽穴。

啪!


好像早就守在那裡一樣,唐玄的左手鐵鉗一樣扣住譚蛇的手臂,右拳破空,狂暴的拳壓將譚蛇的面目肌肉都扭曲了。

「這小子怎麼擋住的!」

譚蛇對自己的防不勝防的攻擊非常自信,唐玄是第一個目前在大比上輕易擋住他攻擊的人,左手肌肉不斷扭曲,譚蛇的身體好像一條光滑的毒蛇一樣,從唐玄的手掌中掙脫出來。

虛空留下一道殘影,避開了唐玄正面一擊,從唐玄的背後殺出。

「比身法嗎!」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