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執事的話不多,但只這四個字便已經足夠了。

「龍丹碎片?」

葉問天一下子又從椅子上站了起來,睜大著雙眼,一副不敢相信的樣子。

好半天他才將激動的心情平靜下來。

「把詳細經過說一遍,不能有任何遺漏。」葉問天皺著眉,聲音帶著威嚴。

於是,葉無忌與葉執事兩人,相互補充地將事情的經過敘述了一遍。

葉問天久久沒有說話,整個人就像是靈魂出殼。

整個大廳,變得異常的安靜。

「竟然會有這種事!」

不知過去了多久,葉問天終於靈魂歸位,整個人開始在大廳里走來走去。

葉無忌與葉執事剛剛所說的話,對於他來說太過震撼了,尤其是描述那個少年的實力,怎麼聽怎麼像是誇大其辭。

「這麼說來,那『龍丹碎片』如今已經到了那位少年的手裡了?」葉問天再次確認地問了一遍。

「是的!」

葉問天的眉頭皺得越來越緊了,神情有些焦躁地踱著步。

「糟糕,這件事要糟糕了!」

葉問天像是想到了什麼,神情變得愈發嚴肅起來。

「這一下,百草亭那邊,一定會把這筆賬記在我們頭上,很有可能因為這件事,咱們『萬方閣』要與『百草亭』大幹一場。」

葉問天有些擔心地說道。

葉無已與葉執事兩人,也早就料到了會有這個可能,所以才會以最快的速度趕回來稟報。

「雖然我們不怕『百草亭』,不過也不能這樣為別人背黑鍋,葉執事,你趕快查一下那個少年和那個女人,無論有任何消息,要立刻通知我!」

停頓了一下,葉問天又對自己的兒子道:「無忌,你去找一些機靈可信的人,將莫灰被少年所殺事情傳出去,越快越好!」

原本正準備出去執行命令的葉熱帶,聽到這話后,又停下了腳步,他現在還清晰地記得,當時那個少年打算殺他們滅口的眼神。


「父親,這件事你可要三思啊,那個少年太強悍了,可不是我們能夠招惹起的,如果將這件事傳出去,他一定會猜出是我們透露出去的。」葉無忌忙道。

「你懂什麼,那個少年不殺你們,分明就是不安好心,就是想讓你們背這個黑鍋,如果我猜得不錯的話,他很有可能是某家請來的殺手,目的就是激化我們與『百草亭』之間的矛盾,好坐收漁人之利。」

「況且,區區一個少年,難道我們『萬方閣』還要被他吃定了不成,這件事就這樣定了,快下去執行吧!」

葉問天的心情很煩躁,將兩人打發走後,他也急忙出了大廳,向著長老會的方向走去。

同一時刻,「百草亭」的家主莫欺狂,此時兩眼冒著寒光,手中的茶杯已經被他捏成了粉碎。

在他的身前,正單膝跪著數名剛剛從「枯峰」打探回來的親信。

「家主,我們在打鬥的現場,發現了『萬方閣』的腰牌,以及黑王虎的爪印,已經可以確定,與少爺他們廝殺的,是『萬方閣』的人!」

下方跪著的親信,將打探到的結界據實稟報。 群山之中,一條山路蜿蜒崎嶇,道路兩旁的植物濃密擁擠。

一輛說不上多麼華貴的馬車,由遠及近,趕車的是一位老者和一件年輕人。

「哈哈~我終於又成功了!」

就在這個時候,車廂內竟然突兀地傳出一聲輕狂的笑。

趕車的老者,回頭望了一眼身後的車簾,繼續揮舞著手中的馬鞭。

車廂內,東方修哲手捧著一塊新煉製成功的符篆興奮不已。

那是一塊不過巴掌大小,整體通透的長方形物體,如果只從外表論斷,它不過就像一塊被打磨光滑的玉石而已。

可是,它是貨真價實的符篆,其用途絕對超乎人的想象!

這枚新成功煉製的符篆名為「集融」,同樣也是一枚低級符篆,它擁有著可以融合咒符的功效,並且沒有使用次數的限制。

雲芝原本正在走神, 木仙傳

不過她知道,能夠讓小宗主如此興奮的東西,一定不簡單!

「宗主,這是什麼啊?」

無雙沒有太多的顧忌,開口問道。

東方修哲嘿嘿一笑,將手中符篆輕輕拋起,再接住,表情神秘地道:「這可是我的秘密,只會告訴與我鑒定契約的人!」

說者無心,聽者有意!


一旁的雲芝,身軀明顯一顫,眼神有些異樣地看了小宗主一眼。

無雙在雲芝的示意下,沒有再繼續問下去,只是坐在一旁好奇地觀看。

東方修哲手腕一翻,從納戒之中取出了七張咒符來,分別為:爆炸符、烈火符、寒冰符、狂風符、碎沙符、電蛇符、血污符!

這是七張具有攻擊姓的咒符,早期時候的東方修哲,經常使用,不過對於如今實力的它,這種低級咒符除了在布置陣法時可能派上用場外,已經很少用到了。

現在把這七張咒符拿出來,就是想測試一下這枚新煉製成功的符篆能力。

「好不好用,只有試了才知道!」

在腦中的知識庫里,雖然有著關於這枚「集融」符篆的用法和功效說明,但東方修哲還是決定親自嘗試一下,畢竟知識庫里的相關內容,是別人用傳輸的方式傳給他的。

如今東方修哲對於咒符的**控,已經達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不見他有任何動作,手中的七張咒符宛如化成了翩翩起舞的蝴蝶,在符篆的上空盤旋著。

一旁的雲芝與無雙兩人,目不轉睛地盯著,就像是兩個好奇寶寶,正在欣賞一場奇異的演出。

剎那間,原本安靜的符篆,竟然施放出萬道光芒來。

光芒外放的同時,一股漩渦氣流驟然出現,將飛舞中的七張咒符吸了過去。

當咒符接觸到符篆表面的那一刻,就像是魚沉湖底一般,瞬間不見了蹤跡。

一連七張咒符,不過幾個呼吸的工夫,便全部融入到了符篆之中。

符篆施放的光芒開始收斂,最後完全消失不見。

這時再瞧它,原本平滑的表面,卻是布滿了錯綜複雜的紋路,就像是某種古老部落的圖騰。

車廂內,一時之間陷入了安靜。

就連東方修哲,也是兩眼直勾勾地盯著手中的符篆。

儘管知道融合已經成功,但他還是不敢相信,融合的速度竟然會如此之快!

要知道,那可是七張不相關聯的咒符!

正常來講,別說是讓其融合,就算是使用時讓它們相互不受影響,就已經很困難了。

而偏偏眼前這枚符篆做到了,而且還是如此迅速!

「停車!」

深吸了一口氣,東方修哲突然喊道, 導演1998—2030

馬車緩緩停在了路邊。

「在這裡休息一下,我出去散散步,馬上回來!」

丟下這句話,東方修哲便已躍出了車廂,向著一處山頭奔去。

此時馬車停在的位置,是一處彎道,四周除了高山,就是不知明的雜草。

雲芝與無雙兩人也跳下了馬車,望著小宗主離去的方向,並沒有跟過去。

「長老,小宗主這是去做什麼啊?」無雙好奇地問道。

「雙兒,以後不要對宗主問各種問題,這是不禮貌的!」

雲芝嘆惜一聲,視線同樣望向那個山頭。

她能夠猜出,東方修哲的離去,一定與那塊新煉製出來的物品有關。

此時的東方修哲,已經來到了山峰的另一頭,四周沒有人煙,倒是測試符篆的好地方。

低下頭,攤開手掌,眼神再次充滿期待地落向掌心之物。

「融合之後,到底能夠發揮多大威力呢?」

嘴角彎起一抹弧度,東方修哲已經選好了測試目標,那是一塊夾在兩座山峰之間的巨大岩石。

雙手捏動手印,雖然這並不是東方修哲第一次成功煉製出的符篆,但卻是他第一次嘗試使用,所以很小心!

隨著手印的完成,原本平靜的符篆,再一次散發出光芒來,不過不同的是,這種光芒十分朦朧。

手臂一揮,指尖向著那塊巨石一指。

「咻!」

符篆驟然飛起,猶如一隻靈動的燕子,忽上忽下。

符篆並不是直接擊向那塊巨石,而是在相距一定位置后,驟然施放出一股強大的能量來。

「轟!」

隨著一聲巨響,那塊巨大的岩石,瞬間化為粉末,不僅如此,連同兩旁的山峰,都受到了牽連,好像被一張巨口,硬生生咬掉了一大塊。

「竟然有這等破壞力!」

東方修哲再次激動起來,而那枚符篆,就像是完成使命一般,從新飛回到他的掌心中,再一次變成了光滑如鏡的模樣。

說句老實話,讓東方修哲激動的是,幾張低級咒符,經過符篆的融合后,竟然能夠發揮出超出高級咒符的破壞力!

剛剛的那一擊,相當於兩張高級咒符「碎殺」的破壞。

現在東方修哲腦中所想的是,只是整合了七張低級咒符,便擁有此等破壞力,那麼如果融合數十張呢?

要知道,這枚「集融」符篆的融合上限為五十張!

如果是融合五十張中級咒符、或者高級咒符呢?

東方修哲越想越激動,有了這枚「集融」符篆后,那些即將被淘汰的咒符,就可以再次綻放光芒了。

而且,作為陰陽五行師,他也可以將自己的優勢,更好地發揮出來!

低級咒符,東方修哲的納戒里有很多,趁著這個機會,他正好可以慢慢熟練地駕馭這枚符篆!

這枚「集融」符篆,以後一定會被經常用到!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