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紫玲表演是在第二層.第三層是雅間.第二層則是普通觀眾席位.能夠容納數萬人同時觀看紫玲表演.

「兩位公子.你們是要雅間.還是普通席位.」服務員問道.

「雅間多少.普通席位多少.」拓跋野問道.

「最小的雅間五十下品仙晶一天.普通席位從一下品仙晶到十下品仙晶不等.」

「給我們來一間小雅間.」拓跋野毫不猶豫.

雅間觀看位置最好.看得最清楚.關鍵是別人不知道雅間裡面誰是誰.說什麼都可以肆無忌憚.不用顧忌什麼.

只是雅間的價格.確實不便宜.

「公子.我們隨便坐什麼位置都可壓啊.不用雅間的.」小四說道.

「小姐.帶我們去雅間.小四.不用節省仙晶.仙晶花光了又去賺.這點本事我還是有的.」拓跋野笑道.

「是.公子.」小四一直很興奮.

服務員把拓跋野他們帶到了三層雅間.三層的雅間.布置很壓制.每間雅間都有專門的服務員.裡面還擺好了仙酒仙果.

當然.不同規格的雅間.服務也是不一樣的.畢竟價格差距很大.

小雅間能夠容納十人左右.拓跋野他們只有兩人.用一間雅間已經很浪費了.

「兩位公子.裡面的仙酒仙果隨便享用.要是沒有吃完喝完.還可以帶走.有什麼需要叫我一聲.我就在外面.」服務員說道.

她的聲音很甜美.也很講禮貌.真是讓人賞心悅目.

「好.」

進入雅間.小四看花了眼.驚呼道:「公子.好大一壺仙酒.還有十多種仙果.都是我沒有見過的.」

拓跋野掃視了一眼.其實這些東西在他眼裡很一般.他早就吃膩了.

「小四.那些仙果你慢慢享用.要是吃不完你就帶回去.給家人嘗嘗鮮.」拓跋野說道.

「公子.這些仙果都是你的.我怎麼能夠吃呢.」小四眼饞無比.卻不敢吃.


「小四.這些仙果我經常吃.都吃膩了.你既然喜歡.就隨便吃吧.我喝點仙酒就行.你要是吃不完.就帶走.」拓跋野再次說道.

「公子.真的嗎.」小四有些不敢相信.

拓跋野笑道:「當然是真的.」

「公子.我要把仙果帶回去.給家人都嘗嘗.他們都沒有吃過這樣的仙果.」小四激動道.

「好.仙酒我嘗了一些.很一般.你一併帶回去吧.不過仙酒的藥力很強.你們普通人不能飲用太多.」拓跋野說道.

「謝謝公子.」小四感激不盡.

「小四.以後別跟我客氣.有什麼需要儘管告訴我.」拓跋野微笑道.

「公子.能夠遇上您.真是我八輩子修來的福氣.」小四真誠無比.

拓跋野說道:「小四.你這樣說真是太誇張了.」

「各位貴賓.請大家安靜.紫玲小姐的表演馬上開始.」一名老者大聲道.

他的話音一落.所有人都停止喧鬧.數萬竟然連呼吸聲都聽不到.因為大家都屏住的呼吸.等著看紫玲的表演.

拓跋野也集中精神.準備觀看錶演.

巨大的帷幕拉開一名身姿卓絕的女子坐在那裡.有著沉魚落雁之貌.她櫻桃小口微張.開始唱出美妙的歌聲.

而且她的雙手還敲打著樂器.聲音美妙動聽.真是仙樂一般.

拓跋野受到很大衝擊.他從來沒有想到.歌聲竟然會如此動聽.竟然能夠扣人心弦.讓人無法自拔.

「這歌聲好像有魔力一般.真是厲害.」拓跋野催動神念之力.才冷靜下來.讚歎道.

他可以肯定.此女肯定修鍊了厲害的神識攻擊法門.融入在歌聲之中.能夠不知不覺讓人沉迷.

要是她有什麼壞心思.恐怕很多修為差的人會立即斃命.好在此女沒有惡意.只是讓歌聲更加感人罷了.

「此女不簡單.」拓跋野心中冒出了這樣的想法.

不管是風源.還是雲霄.絕對配不上此女.

他們跟此女差距太大了.拓跋野想要查探她的實力.卻發現竟然看不透她的實力.

而且她感應很敏銳.竟然發現有人在查探她的修為.她還掃視了一下拓跋野他們的雅間.

拓跋野臉色微變.很快又冷靜下來:「好一個厲害的絕色佳人.也不知道到底是什麼來頭.」

他非常好奇.恨不能上去詢問一番.他沒有衝動.他要是衝上去.估計會被眼神殺死.

那麼多眼睛盯著.絕大部分都是紫玲的追求者和愛慕者.

誰要是衝撞了他們心目中的女神.下場肯定很凄慘.

美女.拓跋野見得多了.他身邊一直不缺乏美女.

紫玲的容貌最多跟影花妃她們相當.關鍵是她的人太具有誘惑力了.

她還是隨意而發.沒有針對任何人.拓跋野已經受到了影響.要是她針對拓跋野.那麼他多半會沉迷其中.

「真是遇到高手了.」拓跋野暗道.

他的神念之力幾乎是所向無敵.他多次藉助神念之力逃脫性命.擊殺強敵.

他還是第一次發現.竟然有人在這方面的修為足以跟他比肩.讓他感到震駭無比.

一曲結束.觀眾都沉迷其中.很少有人清醒過來.

紫玲的威勢可見一般.簡直是能人所不能.

過了一陣.陸續有人清醒過來.他們都是一臉滿足之色.對紫玲更加沉迷了.

「此女到底是幹什麼.要說她有什麼不軌的舉動.還真找不出來.」拓跋野暗道.

這樣的奇女子.在這裡賣藝.這其中沒有問題.說什麼拓跋野都不相信.

可對方到底是什麼目的.他又猜測不出來.畢竟他沒有接觸過紫玲.對她沒有絲毫了解.

他想問問小四關於紫玲的情況.結果轉身一看.發現小四竟然陷入了沉睡.

「肯定是喝了仙酒.受不住藥力.就變成這樣子了.」拓跋野有些無語.

沒有別的辦法.他只有親自出手.幫助小四化去仙酒的藥力.不然還不知道要睡多長時間.

拓跋野出手.片刻之後.小四就清醒過來.他的修為還增長了不少.

不過.小四隻修鍊了簡單的法決.修為極為有限.就算修為提升了.也只能算是墊底的存在.比普通人強不了多少.

就算拓跋野有意傳授他修鍊.恐怕以他的天賦和年齡.已經很難有什麼成就了.還不如快快樂樂當一個普通人.娶妻生子.享受親情溫暖.

修鍊者.有很多死於非命.絕對不是開玩笑的.修為不上不下的.反而容易送掉性命.

第七百零七章兩大公子比武


「公子.這酒太好喝了.就是不敢多喝.」小四一臉激動.

拓跋野問道:「小四.你對紫玲了解多少.」

小四搖頭:「我對她的了解很少.她來風雲島時間不長.剛來不久.就已經讓風雲島風雲變色.很多人為她大打出手.但是從來沒有聽說她對任何男子假以辭色.她也從不走出第一樓.反正每天會在第一樓表演.而且表演的時間不長.」

「這樣啊.」拓跋野陷入了沉思.

關於紫玲的消息太少.實在很難推測出她想幹什麼.

只是她在風雲島.讓拓跋野建立秘密基地的事情不得不暫時擱淺.

摸不清紫玲的來路.他實在不放心.

「小四.從今天開始我就住在第一樓了.你有什麼事情到第一樓找我.」拓跋野當即做出了決定.

「公子.你難道對紫玲小姐也有意思.」小四驚訝道.

「你這話不對.應該說有興趣.」拓跋野笑道.

「公子.很多人都跟你一樣.為了近水樓台先得月.直接住進了第一樓.使得第一樓的生意無比火爆.可惜.紫玲每次表演結束.就不會現身了.讓無數人傷透了心.」小四說道.

「還有這事.那就有些難辦了.」拓跋野嘆道.

小四說道:「公子.還是別住這裡了.這裡住一晚上.在雲雨軒可以住三晚了.」

「沒事.下品仙晶對我來說不算什麼.」拓跋野做出了決定.當然不會更改.

「公子.你快看.紫玲表演結束.馬上要離開了.」小四驚呼出來.

「哦.這麼快就結束了.」拓跋野有些意猶未盡.

正在這個時候.一個雅間裡面傳出了聲音:「紫玲小姐.我是風雲島風家公子風源.能否冒昧相邀.」

「風源.你有什麼資格單獨面見紫玲小姐.你就不要做夢了.」另外一個雅間也傳出了聲音.

「公子.風源跟雲霄又對上了.」小四笑道.

「看看這紫玲小姐如何處理.」拓跋野面帶微笑.

「兩位公子盛情.小女子感激不盡.不過.我不會單獨跟某人見面.還請見諒.」紫玲談吐很得體.聲音也很動聽.說完.她直接離開了.不去理會風源和雲霄的爭執.

拓跋野有些無語:「就這樣走了.這不是讓風源和雲霄對上嗎.」

「他們都已經幹了幾次.這次估計也不會例外.紫玲小姐極為高傲.估計沒有把風源公子、雲霄公子放在眼裡.」小四嘆道.

「是啊.可風源、雲霄都自我感覺良好.以為有機會親近紫玲.可惜他們都沒有看出來.那紫玲對他們是不屑一顧.」拓跋野第一次來.就看出問題來了.

不過.那些人都沉迷在紫玲的歌聲之中.估計腦袋都不清醒了.自然不知道紫玲不屑理會他們.

「公子.接下來你準備幹什麼.還需要我帶路嗎.」小四問道.

「今天就留在第一樓了.你把這些仙果、仙酒都帶回去吧.我這裡有一枚乾坤戒.你把仙酒、仙果裝上.免得被人盯上.」拓跋野說道.

這些仙果仙酒在拓跋野眼裡不算什麼.可對那些虛仙境以下的強者來說.還是異常珍貴的.小四沒有什麼實力.他要是手上拿著這些仙酒仙果.肯定會被搶劫.甚至丟了性命.

反正拓跋野身上乾坤戒多得很.送出一枚他也不在意.

看到乾坤戒.小四激動無比.但他還是搖頭拒絕:「公子.我拿了這麼多仙酒和仙果.已經很過意不去了.怎麼能夠要你的乾坤戒.」

「小四.你拿著吧.你要是沒有乾坤戒裝這些仙酒仙果.那麼你走出去很快會被搶劫的.」拓跋野笑道.

「謝謝公子.我先拿乾坤戒把仙酒仙果帶回去.然後明天把乾坤戒還給公子.」小四想了想.也就同意了.

「隨便你吧.」拓跋野知道小四也有自己的原則.他沒有去勉強.

小四把仙酒仙果裝好.然後跟拓跋野告辭:「公子.我先告辭了.明天過來服侍您.」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