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天亂,我們走了,不必管這老傢伙了!”莫凡對着天上的天亂說道,他們是去木家的,對這石家沒有什麼興趣。

“哪裏走?就算你是莫家的人,也不能這般強勢!”石忠說道,然後就想追上去。

“束縛!”莫凡懶得和他說話,直接放出地縛根將石忠束縛住,然後一拳打爛了他的肉體。 看到莫凡強橫的一拳將三幽強者的肉體打爛,天亂有些呆住了,他知道莫凡的肉體很強,可是沒想到強到了這個程度。

“走了!不就是一個三幽強者嗎?現在的我一拳也能將其肉體轟爛!”子天拉起天亂說道。

“聖體竟然這麼強?我都有點期待我的聖體了!”天亂興奮的說道。

莫凡他們擺平了石忠後,便是直接前往木家,這也正是他們的目的地。而在莫凡前往木家的時候,木星已經慌慌張張的趕回了家。

回到家後,木星直接找到了自己的父親,神色有些慌張的說道:“父親,莫家,莫家來到凌天城了?”

“什麼?”書房內,一個高大的男子轉過身來,聽到木星的話相當的吃驚,這就是木家現在的家住,木天成。

“莫家終於還是來了,我就知道,這一天早晚都會來的,誰讓我木家現在城這般光景了!”木天成沮喪的說道。

“父親,我們該怎麼辦?難道就這樣屈服於莫家了?”木星說道,雙手緊緊的握住,顯出不甘之色。

“不然又能怎麼樣?我們木家經不起折騰了啊!”木天成嘆息道,眼中也是充滿了無奈。

“難道那莫家真的不顧當年的約定了?他們怎麼能夠這樣?”木星憤怒的說道。

“形勢比人強,這是個弱肉強勢的世界,他們能夠忍耐這麼長時間已經很不錯了,誰讓這次冥界又要降臨了呢?他莫家終於還是忍不住了!”木天成嘆息道,一股英雄遲暮之色。

“可是,可是那畢竟是我木家的東西啊!”木星不死心,可是木天成卻也沒有在理會他。

本來就是木家的東西?那又怎樣?我的拳頭大,那就是我的,誰敢說什麼?

“父親,也許,我是說也許那莫家來這裏也不是爲了那件事?”木星看到父親煩惱的樣子,小聲的說道,只是這話連他自己都不大相信。

“不說了,該來的總歸是避免不了,星兒,你說說看你是怎麼知道莫家來人的消息的?”木天成一嘆息,眼中反而有些解脫之色他爲這事已經煩惱太久了。

聽到木天成的話,木星將自己和莫凡的相遇以及和石成的恩怨說了一下,絲毫沒有遺漏什麼。

“那麼年輕就有這般實力,而且使用無形劍氣,不是莫家的人又是哪裏的人?不過爲什麼他不承認呢?”木天成也是有些疑惑。

莫家在這幽域可以說是第三大勢力了,除了了琉璃門和血殺門,沒有什麼勢力能夠再壓他們一頭,即使是琉璃門和血殺門也是不願意得罪這莫家,不然怎麼會將神城讓出來。

“星兒,按照你說的時間,我想那莫家的人應該就要來了,我們出去迎接一下吧!”木天成整理了一下衣衫,和木星一起走了出去。

不大一會兒,就有僕人報告,說有一個自稱莫凡的來訪,木天成和木星心中一突,還是擺手迎接去了。

莫凡一行人站在木家的大門外,既然是拜訪上門,而且那木星又很對自己的胃口,莫凡自然是將禮數都做足了,手中還帶着禮物前來。而他們攜帶的禮物中,赫然便有那一滴淚母。

淚母這玩意可是珍寶,聖地都不一定有,可是這玩意也是禍害,沒實力的人拿到,只會平白的遭受大難,所以莫凡也只打算送上一滴,說白了就是給木星準備的。

莫凡很有耐心的在門口等待着,不大一會兒,就看到木星和木天成從裏面走了出來,但是令莫凡詫異的是,那木星的臉色相當的氣憤,這讓莫凡很疑惑,自己好像沒幹什麼對不起他的事吧?

懷着心中的疑惑,莫凡迎上了木天成,然後笑着問候道:“木家住安好,小子莫凡前來拜訪一番!”

木天成看着這個年輕的莫家傳人,心中有些不適滋味,想當年自己家族可是能夠和莫家相抗衡的,可是現在,自己家族墮落成這般,而莫家的後輩都是有了這般的成就。

“賢侄不必多禮,不知道賢侄前來有什麼事?”木天成雖然明白莫家來人的目的,可是這事還是對方提出來比較好。

“我只是想了解一下華夏大帝……”莫凡剛想說明自己的來意,畢竟自己都不知道那玩意是什麼,可是被木星打斷了。

“哼,不就是想要雙心玉嗎?假惺惺的!”木星好不客氣的說道。

“木星兄弟,我們沒惹你吧?好像我們還幫你解決了麻煩!”莫凡沒有說話,天亂卻是忍不住說道。

“你滿幫我本來就沒安什麼好心,不就是想得到我們家族的雙心玉!”木星怒氣衝衝的說道。

“星兒,不得無禮,幾位請進!”木天成拉住自己的兒子,然後將莫凡他們引了進去。

“雙心玉,原來木家的東西叫做雙心玉,不過看木星的樣子,似乎真的將我當成那什麼莫家的人了,石忠當時的話就讓我很疑惑,木星如今的反應更讓我好奇了!”莫凡走在路上默默的想道。

當走進大廳後,莫凡沒有進一步的詢問有關雙心玉的事,而是第一時間提出了自己的疑惑。

“敢問家主,爲啥要將我當成那什麼莫家的人?”莫凡直接問道。

木天成聽到莫凡的話微微有些發愣,接着說道:“莫家精通空間祕法,最爲出名的便是無形劍氣,而且你自己也說了,自己叫莫凡!”

雖然木天成有些不爽莫凡的裝糊塗,可是還是耐心的解釋了一下,而木星則是相當的不客氣,直接擺起臉色,要不是他父親在這裏,莫凡好不懷疑,這小子一定會對自己破口大罵。

“這個,家主,我想你真的誤會了,我們真不是莫家的人?天下不是就這一家姓莫吧?”莫凡解釋道。

“哦?那無形劍氣又如何說?”木天成眉頭一挑,說道。

“那不是無形劍氣,是以氣成劍,可不是那簡單的祕法就能夠使出來的!”天靈沒好氣的說道。

“以氣成劍?沒聽說過,這和無形劍氣有什麼區別?”木星插嘴道,他真是忍不住了。

“家主,木星兄弟,我們這裏也就這位天亂會這以氣成劍,我們其他人可真不會!”莫凡耐心的解釋道,他覺得這事要解決不了,接下來的事也不想再提。

“好吧,就算我相信你不是莫家的人,可是你謀取我家主的傳承寶物,這總歸是沒錯吧!”木星說道,語氣中充滿了**味。

“額,這個是沒錯,我們確實是想得到那雙心玉,我很需要!”莫凡堅定的說道,這東西他勢在必得。

“哼,想要謀取我家的雙心玉,還說不是莫家的人?”木星怒氣衝衝的說道。

“哎,怎麼又轉回來了,我想要雙心玉,怎麼就是莫家的人了?”莫凡無奈的說道。

“只有莫家纔會謀取我家的雙心玉,別的人拿到了也沒有用!”木星說道。

“這是爲什麼?”莫凡問向木天成,他覺得在木星的嘴中問不到什麼。

“莫凡兄弟真不是莫家的人?”木天成問道,聽了這麼長時間,他還真有點懷疑自己的判斷了。

“真不是,我壓根就不知道有什麼莫家?”莫凡堅定的說道。

“騙誰呢?在幽域還有誰不知道莫家的!”木星嘟囔着說道,顯然還是不大相信莫凡。

莫凡沒有理會木星,雖然這小子對自己的胃口,可是這小子也太固執了,說不通。

“家主,說明願因吧,我保證我真不是莫家的人,而且和莫家沒有一點關係!”莫凡說道。

“好吧,莫家是幽域的地三大勢力,在幾百萬年前,那時候我們木家還相當的昌盛,當時的先祖不知道和那莫家約定了什麼,然後將雙心玉分給了莫家,然後進入了冥界,只是後來出來的時候只留下了這半塊玉,然後就撒手人寰,我們木家也是從那時起開始沒落,也就是說,我們木家現在的雙心玉只有一半,令一半在莫家的手上,也就是說,只有莫家有能力得到完整的雙心玉!”木天成緩緩的說道,莫凡從中聽出了一個家族的辛酸。

“這雙心玉是華夏大帝的遺物,世人包括我的那位先祖都認爲,擁有玉則可以得到華夏大帝的傳承。其實如果不是莫家的震懾,憑我們木家現在的情況,早就將雙心玉丟掉了,正是因爲他不完整,所以我木家才能夠傳承到現在!”木天成嘆息道。

“那家主,你的那位先祖回來後說了什麼?”莫凡好奇的問道,他也想知道冥界究竟發生了什麼。

“他說同時錯了,然後一直望着天空,就這樣死去了。祖上是這樣記載的,真實的情況,我們也不知道!”木天成說道。

“錯了,究竟什麼錯了?是雙心玉的祕密,還是他的做行爲錯了?”莫凡也不知道,恐怕也沒人知道了。

“不知道家主可不可以將那一半雙心玉交給我呢?我是真的有用!”莫凡懇切的說道。

“小兄弟,我勸你還是別想了,我先祖當時的能力堪比聖主,那樣的實力都隕落了,你最好還是放棄吧!”木天成真誠的說道,他看出來莫凡真的沒有壞心眼。

“不知道家主聽過華夏大帝的傳承四家族沒有?”莫凡突然問道。

“恩?華夏大帝的傳承四家族?難道和我們木家有關係?”木天成問道。

“是的,準確的說,你們木家正是傳承四家族之一,他們都擁有和雙心玉類似的東西!”莫凡說道,道出了這個祕密。

“什麼?華夏大帝到底留下了多少東西?”木天成此刻也是驚訝起來。

莫凡看到木家家主的樣子,看來是真不知道這傳承四家族的事情,於是說道:“你們傳承四家族有一個共同的特點,那就是習有武術,而這個世界上只有四家,也只有四件那樣的東西。”

“武術?看來還真是了,沒想到啊,真是沒想到啊,莫凡兄弟來此莫非與此有關?”木天成問道,他已經明白了事情的經過,已經相信了莫凡確實不是莫家的人。

“家主說的沒錯,我想我與華夏大帝有緣!”莫凡說的很模糊,有些東西不需要明說,說明白了反而不好。

木天成也是知道這些,於是吩咐木星道:“星兒,將雙心玉拿出來吧!”

“爹,那可是我們木家的東西,怎麼可以這樣送給別人!”木星聽到木天成的話反應很是激烈。

“那出來吧,嚴格的說那還真不是我木家的東西,我們只是代華夏大帝保管,本來就是爲了尋找有緣人的!”木天成嘆息道。

“哼……”木星冷哼了一聲,可是還是走進了裏屋,只是表情上還是有些不大樂意。

“莫凡小兄弟別見怪,這孩子就這樣,經歷的太少了!”木天成笑着說道。

“家主說笑了,木星兄弟我其實還是很喜歡的!”莫凡也是笑着說道,既然誤會都解釋清楚了,那雙方自然是沒有什麼隔閡了。

“不滿小兄弟說,其實我老早就想丟出這個燙手的東西了,家裏有這樣的東西卻沒有保護的能力,我一直都是憂心忡忡的,現在總算是解脫了!”木天成說道。

莫凡理解,像這樣東西,雖說只有一半,但是當到緊急的時候,總會有人搶奪的,比如那血殺門,他可是比那莫家都要強盛,自然是有能力將雙心玉拼成。莫凡甚至在想着,如果不是琉璃門暗中施壓,怕血殺門早就這樣幹了。

而且這世上還有許多獨行的強者,他們沒有建立多麼強大勢力,他們喜歡逍遙自在,可是有一件事他們相當關心的,那就是突破,而華夏大帝的傳承正好能夠滿足這些。

想到這些,莫凡都是感覺這木家真的有夠幸運的,也許這背後還有什麼大手在控制着吧,甚至於那莫家亦是如此。

“家主,這些東西還請收下!”莫凡將自己準備的東西拿了出來,看的木天成目瞪口呆。


不說那些食物,單是看到就知道不是這個世界的東西,而且酒香更是讓他癡迷,這些東西就是賣掉整個木家都是買不到啊,這已經是天文數字了。

可是當莫凡將那一滴淚母拿出來時,木天成就愣住了,不是他認識這東西,只是他看到了莫凡和神行他們的表情,很嚴肅,很慎重,他莫名的據感覺到,這東西真的很不一般,也許這所有的東西都抵不上這一滴眼淚般的東西。

“這,這是什麼?”木天成問道,他都是有些驚奇,自己的聲音竟然有些沙啞,說話都是有些不伶俐。

“淚母,又喚作生命之淚!”莫凡簡單的說道。

“有什麼作用?”木天成感覺自己的心都快跳出來了,生命之淚,光是聽名字就感覺到不一般。


“第一能夠培養植物生命,第二可以讓人的靈魂蛻變,至於其他,他甚至可以讓人返老還童,起死回生!”莫凡沒說一句,木天成的心就顫一下。

植物生命?那是什麼?那可是完全可以傳承億萬年的東西啊,有了一個強大的植物生命,一個家族就不會那麼容易湮滅在歷史之中。

至於靈魂蛻變,天啊,那可是改變一個資質的逆天行爲。人體有兩大天賦來源,意識身體,而就是靈魂。但是其中最重要的還是靈魂,因爲你的肉體毀滅了,還不至於死去,可是靈魂破滅,那就是真的死去了,所以靈魂纔是最重要的東西。

至於第三個作用,雖說也是神異非凡,可是在人界那肯定相當的槍搶手,在這個世界的價值就相對的低了一些,可是也是相當逆天的手段了。

“這,這我們怎麼好意思收下 ,這太貴重了,即使在幽城內鬥不一定有這東西吧?”木天成說道,這可不是隨意說的,像他最爲一個城市的一方霸主,竟然連聽都沒聽說過,這東西在幽城肯定也不常見,甚至就沒出現過。

“這就是給木家的補償,你們承受的起!”莫凡說道,隨即將這一滴淚母交給了木天成。

“家主,我想你還是儘快將它使用了好,這東西要是傳了出去,恐怖是你家族的災難!”莫凡接着說道。

木天成聽了莫凡的話,也是從那夢幻般的感覺中脫離了出來,這東西的誘惑力絕對會使大多數人瘋狂。

“星兒,你儘快使用了吧!”木天成交給了木星,當莫凡拿出淚母的時候,木星就已經回來了,聽到莫凡的介紹,他是真的震驚了。

“啊?父親,這東西自然是您使用!”木星反應過來,說道。

“廢話,我的成就就這樣了,你還年輕,我想莫凡兄弟也是爲你準備的吧?”木天成說道,他並不是胡說,一般人哪能送出這樣的東西。

“好吧,爹!”木星接了過來,然後轉身對莫凡說道:“莫凡大哥,這是雙心玉,還有,謝謝你的淚母!”

“呵呵,沒事,這是你們木家應得得,那我們就先告退了!”莫凡接過雙心玉,說道。

“莫凡兄弟走好,去莫家可要小心!”木天成恭送道。

“放心吧!”說完,莫凡幾人就消失不見,離開了木家。 “木家,這雙心玉我修羅門就取走了,算你們識相!”在莫凡他們的身影消失之時,一道聲音也是從天際傳來,讓凌天城大多數人都聽到了。

“謝謝,真是謝謝了啊!”木天成聽到莫凡的聲音,由衷的說道,這也是解決了木家的後顧之憂。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