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只是萬一奇怪的是,如此氣派的山莊,竟然連一個接待的都沒有,難免有些怪異,在萬一想來,至少也應該有兩個身着古裝的美女在門口吧。

既然沒有接待,萬一也就知道直接走進去了,進了山莊大門,萬一連穿過幾道門,偌大的山莊,竟然空空如也,不見一個人影。

萬一微微一皺眉,心想着:這小姨子不會是忽悠自己的吧。

不過,來都來了,進去看看,欣賞下這山莊的美景也不錯,置身在如此復古的山莊之中,萬一腦海中不由自主的浮現起電視電影中的畫面。

不知不覺,萬一來到了一座荷花池前,池子對面,有一座類似電視電影中的大殿,池中,用木質結構的小橋,彎曲連接兩岸。

萬一舉步踏上木橋向對面的大殿走去,剛走到不到一半,萬一突然眉頭一皺,停下了腳步。


“譁!”

幾乎在同一時間,木橋右側,水面之下,一道透明的水箭襲射而來,直取萬一的右腰。


萬一一個側身,水箭幾乎擦着他的腰身而過,萬一正欲向池中看看情況,不想那水箭竟然宛如有生命一般,在空中一個折返,再次向他襲射而來。

萬一心頭猛然一跳,這池中莫非有妖?

擡手就是一掌,襲射而來的水箭應聲而破,化爲漫天水滴,但卻奇怪的是,這些水滴竟然完全違背了自然規律,懸浮在空中,而後齊齊向萬一射來。

那漫天的水滴在落日斜暉的映襯下,固然美輪美奐,但卻承載了強大的殺機與力量,萬一一瞬間便感覺自己仿若置身在槍林彈雨之中。

不過,萬一卻絲毫不驚慌,心念一動,內氣化爲一張無形的盾牌,承載着萬一體內邪龍之力的霸道張狂神力,那漫天的水滴射落在萬一身前不過兩尺處便再難進分毫。

“嗤嗤嗤!”

成千上萬的水滴拼命的向萬一的內氣盾牌內鑽,卻被萬一體內的邪龍之力快速的蒸發,化爲騰騰的煙霧。

短短几個呼吸間,漫天的水滴便被蒸發得一滴不剩,萬一清晰的感覺到,虛空之中,似乎有什麼力量正在向荷花池對面的那座大殿內龜縮。

偷襲了老子就想跑?

萬一身形一動,踩着木橋,快速的向那大殿追擊而去。

“嗖!”

突然,耳邊傳來一道尖銳的破空之聲,萬一下意識的一個閃身,眼前一道綠影一閃而過。

“噗!”

萬一扭頭一看,這次襲擊自己的竟然是一片荷葉,那荷葉宛如一個飛盤似的,直接切入了水面,竟然連水花都沒濺起一點。

不難想象,那薄薄的一片荷葉上,承載的力量是多麼的巨大,萬一站定步伐,環顧四周。

“嗖嗖嗖!”

突然,只見池中,那片片荷葉竟然毫無徵兆的飛了起來,宛如一個個飛盤,瘋狂的向木橋上的萬一旋斬而來。

萬一嘴角微微一揚,好勝之心陡然而生,得到力量這麼久以來,這陣勢還真是頭一回見,當即,萬一一輪拳頭,瘋狂的轟擊。

“砰砰砰!”

木橋上,不斷傳來爆破之聲,那一片片旋斬而來的荷葉在萬一霸道的全力下,宛如朽木一般,一碰就碎。

轉瞬間,木橋上,以及萬一所處木橋下方周圍的水面之上,到處都是殘破的荷葉。

“嗖嗖嗖!”

池中,仍然不斷有荷葉飛起,向萬一旋斬而來,而且越來越多。

萬一心念一動,身形一閃,一拳轟擊在水中,‘轟’的一聲,頓時濺起漫天水花,萬一雙掌一推,漫天水花瞬間化爲萬千水箭,這想法自然是來自剛纔被那怪異的水箭偷襲衍生而來。

“噗噗噗……”

一連竄猶如撕裂破布般的聲音傳來,那些旋斬而來的荷葉瞬間被射得千瘡百孔,萬一再次感覺到,似乎有一股隱約的力量快速向那大殿之中龜縮而去。

此刻,萬一已經完全肯定了,接連偷襲自己的人一定身處大殿之中,只是這相隔起碼有好幾十米,大殿中的人是如何操縱這些荷葉與水的?

莫非是異俢者?

萬一心頭猛然一顫,這來到山莊半天不見凌魚歌,她給自己打電話肯定是因爲找到了陰蠱的下落,莫不是在這裏遭遇到了什麼變故。

那可是口口聲聲喊自己‘姐夫’的小姨子啊,萬一不敢怠慢,游龍步瞬間施展到了極致,在彎折的木橋之上脫出一道長長的殘影,遠遠看去,還真像是一條遊動的神龍。

幾個呼吸間,萬一就來到了大殿外,萬一一腳將緊鎖的大殿之門踹開,閃身進了大殿。

“轟轟轟!”

虛空顫動嗡鳴,在萬一踏足大殿的那一刻,至少有四道不弱的力量向萬一攻擊而來。

萬一身形一縱,直接躲過了幾道力量的封鎖,‘唰唰唰’,大殿中,立刻躥出來四個人影。

萬一微微掃了一眼,這死人都是男子,而且看樣子年紀似乎都在二十幾許,萬一沉聲問道:“你們是誰?剛纔是你們偷襲我?”

“廢話少說,你擅闖山莊,我們留不得你。”其中一個金髮男子冷聲說着。

“那得看你們有沒有那個本事了。”萬一身形一閃,一拳向那金髮男子轟去。

那金髮男子眼中竟然閃過一絲莫名的興奮元素,右拳也是一轟而出,要與萬一硬碰。

“砰!”

二人力量碰撞,萬一雙腳宛如磐石一般巍然未動,而那金髮男子卻被震飛了兩三米遠。

萬一絲毫不給他喘息的機會,閃身又是一拳蹦了過去,突然,一股強大的力量從旁衝擊而來。

萬一只得暫時捨棄了那金髮男子,拳頭在空中一轉,倒輪而回,‘砰’,又是一聲悶響。

萬一肩膀一晃,忍不住看一眼這次向自己攻擊的那個退了幾步,身材極爲魁梧的男子,這人的力量明顯比那金髮男子強。

此時,另外二人也同時出來,一拳一腳向萬一攻來,萬一一個閃身,與那二人錯身而過,龍爪手一揮,立刻擒住了二人的肩膀,隨手一甩。

二人直接被萬一扔出去四五米遠,但這二人也是了得,在空中連連翻身,竟然穩穩的落在了地上。

這第一輪的交鋒明顯是萬一完勝。

“讓我來!”

就在此時,那最先被萬一擊退的金髮男子一聲大喝,雙拳一緊,全身竟然迸發出一股耀眼的金光。

緊接着,他背後竟然懸浮出一尊威風凜凜的金毛獅子,金毛獅子獅口一張,頓時道道震耳的音波宛如漣漪般擴散,大殿內的窗戶瞬間被震得咧咧作響,虛空似乎被那金毛獅子一吼吼得扭曲。

萬一陡然一驚,那是太古之魂嗎?

萬一不敢怠慢,體內邪龍血運轉,封閉六識,那震人耳膜的音波瞬間不覺,緊接着,萬一一直點出,霸道的指力透過那音波的中心,直接命中那金髮男子的胸口。

“噗!”

金髮男子忍不住噴出一口血,背後那威風凜凜的金毛獅子瞬間宛如打了霜的茄子般焉了下去,龜縮進金髮男子的體內,而金髮男子也捂着胸口,‘蹬蹬蹬’退了幾大步。

“昂!”

旁邊,又一聲震耳的嘶吼傳來。

萬一急忙轉過頭,只見那身材魁梧的男子背後,竟然浮現出一頭銀白色的巨象,巨象長鼻一甩,虛空顫動,那長鼻宛如天柱倒塌一般向萬一當頭壓來。

萬一往旁邊一閃,不想那象鼻雖然巨大,卻竟然靈活無比,一個翻卷,就要將萬一捲住。

萬一右掌猛然一拍,正中那翻卷而來的象鼻之上,竟然宛若觸碰到實物,巨象之鼻上陡然傳來一股磅礴的力量。

萬一腳步一撤,退了一小步,而那象鼻也是往後一彈,萬一心頭一驚,想不到那魁梧男子動用太古獸魂後,力量會暴增那麼多,自己都被震退了一步。

“嗖嗖!”

兩道人影快速飛竄而來,是那兩個被萬一扔出去的傢伙,這二人一左一右,宛如兩條游魚一般,圍繞着萬一不斷的攻擊,快得不可思議。

但論身法,萬一的游龍身法來自太古邪龍,豈會在意這兩個傢伙,腳踏游龍步,萬一身形閃轉,宛如游龍,龍爪手一出,準確無誤的捕捉到二人的攻擊破綻,又一把將二人狠狠砸了出去。

“嗤!”

背後,一道強大的吸力傳來,萬一被吸得快速向後倒滑而去……

這兩天存稿,請道友們收藏一個,養肥了! 萬一剛將那二人扔了出去,背後又傳來一道強大的吸力,他身形不受控制的向後倒滑而去。

萬一靈機一動,順勢轉身,藉着這股吸力,一拳轟出,‘砰’的一聲,背後那正在狂吸的象鼻被萬一一拳砸中,瞬間縮回了那魁梧男子的體內。

萬一閃身上前,一腳飛踹而出,正中魁梧男子的腹部,就算他長得恐怕也有一米九,超過兩百斤,但仍然被萬一一腳給踹飛出老遠,重重的砸落在地上。

萬一欺身而上,一腳踩在魁梧男子的身上,沉聲問道:“說,凌……”

“嗚嗚嗚……”

萬一話還沒說完,周圍的虛空頓時傳來陣陣‘嗚鳴’之聲,萬一頓時只感覺後背發涼,如芒在背。

那一剎那,萬一分明感應到,周圍虛空中,似乎隱藏着上百道無比鋒利的劍氣正在向自己切割而來。

萬一趕忙一拳轟出,虛空中傳來一聲悶響,萬一身形一閃,循着那被撕裂的出口,在包圍圈還沒有完全形成時便脫了出來。

一道耀眼的寒光一閃而過,萬一身形拔地而起,在空中一個翻身,險險的躲過了這一道劍氣的攻擊。

眼神余光中,已經注意到,大殿的一個角落,不知道什麼時候,竟然又出現了一個人,萬一想也沒想,游龍步一踏,脫出一道道殘影,一拳向那角落中的人轟去。

“唰唰唰!”

那人不慌不忙,幾劍斬出,交織成一朵劍花。

但在萬一霸道的力量之下,劍花應拳而破,萬一的拳頭長驅直入,強大而霸道的氣勢瞬間將那大殿角落封死,那人避無可避。

完全沒有料到萬一會這麼猛,角落中那持劍之人似乎有些呆了,眼睜睜的看着萬一的拳頭向自己身上砸來。

然而,當萬一眼中出現那張絕美的臉時,萬一心頭驚駭不已,趕忙一收拳勁,拳頭一轉,‘轟’的一聲,旁邊的窗子被轟出一個大洞,木屑橫飛。

“藍姐,怎麼是你?”萬一驚詫得脫口而出,眼前這人竟然是藍若冰,這,什麼情況?

萬一有些懵了!

而剛纔被萬一擊敗的那四人此刻也是呆呆的看着萬一,不敢妄動,只是心中大嘆:這也忒猛了吧?

“組長,你來了,咦,這是咋回事啊?”

就在此時,門口,凌魚歌走了進來,看着這場面,一臉的不解,而其身後還跟着一個衣着樸素,兩鬢微白的男子,以及兩個面容秀麗的美少女。

萬一轉身看着凌魚歌,微微一皺眉,怎麼就感覺今天這事有些不對勁兒呢?

果然,只聽凌魚歌看了看那金髮男子幾人,語氣嗔怪的說着:“你們怎麼和組長打起來了呢?這可是組長啊。”

萬一眼神緊緊的盯着凌魚歌,凌魚歌感覺到萬一的眼神,急忙說着:“組長,你別用這眼神看着我啊,人家怕。”

萬一心頭瞭然,今天這事,八成就是這小姨子搞的鬼,因爲剛纔萬一分明看見凌魚歌眼神中的那一抹狡黠,雖然她掩飾得很好,但還是逃不過萬一的眼睛,萬一心頭笑着:裝,你就裝吧你!

當即,面色一沉,佯裝憤怒的說着:“冰鳳,你覺得這樣很好玩嗎?”

凌魚歌一臉裝傻充愣的說着:“組長,你這是什麼意思呢?”

“你自己清楚。”

萬一瞪了凌魚歌一眼,這小姨子,又不好懲罰了,只得向大殿正上方的位置走去。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