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夏東強關上房門,將所有的器械全部拿了出來,用抹布細細的擦了一遍,把所有的槍都擦得烏黑髮亮。總有一天,我會統一a市所有的黑勢力。夏東強閉上雙眼,幻想着那一天的到來。

‘咚’‘咚’‘咚’夏東強的房門響了起來。

“誰啊?”夏東強問道。

“東強哥不會自己躲在房間裏打飛機吧?嘿嘿。”子怡在門外偷笑道。

夏東強打開房門,“你這小鬼腦子裏都想着什麼呢,還打飛機,你東強哥是那種人嗎?”

“東強哥,你要是想打飛機了就跟子怡說一聲,下次子怡幫你打。”子怡誘惑的說道。

這小妮子心裏在想些什麼呢?不會是在誘惑我吧?夏東強倚靠在門邊,右手不停的摸着自己的下巴。

‘咔’的一聲,大門被打開了,雪妮從門外走了進來,“夏東強,午飯做了沒?”戴雪妮關上大門問道。

夏東強往沙發上一坐,“我明天要比賽,所以決定從現在開始不吃飯了,因此我就不用做飯了。”夏東強臉上浮現出一副yin蕩的表情。

子怡一臉鄙視的看着夏東強,“東強哥,你變得可真快,早晨還說自己的肚子大,現在又說今天不吃了。子怡鄙視你。”

“夏東強?”雪妮臉上露出一副詭異的表情,還不停的掰着手指,手指發出‘咔’‘咔’‘咔’的聲響。

“就算打死我也沒用,我現在要節省體力,留着明天惡戰。”夏東強說完一股腦的躺在了沙發上,任憑雪妮跟子怡兩人怎麼威逼利誘,夏東強就是不做飯。

“嗨,中午好。”琳娜從房間裏走了出來,肩上挎着一時尚揹包。

“琳娜姐,你這是要去哪?”子怡好奇的問道。

“上班啊。”

“你不吃飯了?”子怡繼續問道。

“哦,明天要比賽,今天就不吃了。”琳娜微笑着說道,看着躺在沙發上的夏東強,琳娜簡單的打了個招呼後走了出去。

“算了,別管他了。他不吃我們自己做。”見夏東強不起,雪妮自己走到了廚房,切起菜來。

“雪妮姐,我來幫你。”子怡也向廚房跑了過去。

半個小時胡,廚房裏傳來了陣陣香味。不大一會,一盤盤香噴噴的飯菜被端了上來,夏東強鼻子一嗅,一下從沙發上躥了起來。

戴雪妮見狀趕緊雙手護住飯菜,“你不是說不吃的嘛,怎麼了?後悔了?”

夏東強眼睛一揚,“誰規定不吃就不能看啊。”

“看也不可以,快坐回你的沙發上去。”雪妮一本正經的對夏東強說道。


“切,我還不稀罕看呢,哥哥我現在要去外面跑步,將胃裏的食物全部笑話乾淨,爲明天的大賽做準備,你們就使勁吃吧,每天吃那麼多,等你們年紀大了什麼腦血酸啊,糖尿病啊都會來的。哥哥我去鍛鍊身體咯”夏東強說完走了出去。

子怡在一旁咯咯笑着,“雪妮姐,你真行。”

(白天更新的有點晚,希望各位友友見諒。總算在落日之前更新了。晚上一更照舊哈!) 小時候,夏東強滿頭大汗的從外面跑了進來,望着桌上一個個光溜溜的盤子,夏東強忍不住的說道:“我說二位美女不至於吧?那麼多全給吃光了,你們就不想保持優美的身材嗎?”

夏東強剛說完,子怡就咯咯咯的笑了起來。

“子怡你笑什麼?”夏東強問道。

子怡一手拉着雪妮的胳膊,一手捂着自己的肚子笑道:“雪妮姐,我就說東強哥回來會說咱們的吧。”

夏東強眼睛白了下,表現出一副無語的表情,“算了算了,不說這些了。雪妮,早晨辭職報告交了嗎?”夏東強問道。

“怎麼着,你不相信我啊?”戴雪妮反問道。

“怎麼會呢。我就是隨便問問。”夏東強憨厚的笑着,“沒什麼事情我就去午睡了,我要爲明天的‘大胃王’大賽留力。”夏東強說完打着呵欠向臥室走去。

“慢着。”雪妮在背後加到。

雪妮叫我肯定是讓我來洗碗,我纔不上這個當呢。夏東強姦詐的笑了下,當做沒聽見的樣子,繼續向自己的臥室走去。

子怡見狀趕緊跑了過來,拉住了子怡的胳膊。

“子怡,你東強哥不喜歡玩飛機,喜歡玩無底洞。”夏東強yin笑道。

子怡鼻子微微一紅,“東強哥,你在瞎說什麼呢,雪妮姐剛剛叫你你沒有聽見嗎?”

夏東強一臉茫然,無辜的問道:“你剛纔叫我了嗎?”

雪妮指了指桌上的碗筷,“夏東強,你不是說要鍛鍊身體吧?剛好把桌上碗筷拿去洗了吧,讓你多消耗消耗能量,這樣你明天保準獲得冠軍。”

夏東強一臉苦瓜樣,故意垂下了身體,“不帶這樣欺負人的。”夏東強說完後又假惺惺的用手擦了擦眼睛,像是在抹眼淚。

“東強哥,我們也是爲了你好,現在你多消耗能量明天拿冠軍的勝算就更大一些。”子怡苦口婆心的說道。

“你好毒,你好毒,你好毒毒毒。。。。。”夏東強邊收拾碗筷邊偷偷的瞄着雪妮跟子怡。

媽了個巴子的,你們現在就慢慢折磨我吧,遲早有一天我會讓你們變成我的女人。夏東強哼着小曲端碗走進了廚房。

好不容易洗完了所有的碗筷,等夏東強走出廚房時,雪妮跟子怡已經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夏東強來到自己的臥室,關上了房門。也不知道明天的比賽籌備的怎麼樣了,夏東強自言自語的說道,接着掏出手機給無情打了個電話。

“喂,是無情嗎?是我夏東強,比賽籌備的怎麼樣了?有多少人蔘加?”夏東強問道。

“到目前爲止,包括青龍幫的一些弟兄跟KTV參賽選手,一共有98名報名參加。”無情在電話中回答道。

“行,那你接着去籌辦吧。”夏東強說完掛斷了電話,接着又倒在牀上呼呼大睡了起來。

幾個小時後…

夏東強雙手揉了揉惺忪的眼睛,拿起後表一看,媽呀,一下睡到晚上九點,自己真能睡的。

‘咕’‘咕’夏東強的肚子不停的叫着,唉,都兩頓沒有吃東西了,再不吃的話馬上就要餓死了。夏東強軟綿無力的從牀上爬了起來,打開房門來到了客廳。

“子怡,你在前面吸引,我從後面包抄。”雪妮不停的摁着鼠標說道。

夏東強將頭湊在了雪妮的電腦旁,“快跑吧,再不跑的話敵人就要包你們的餃子了。”

“切,我看包餃子的應該是我們吧。”雪妮話音剛落,雪妮英雄旁邊忽然出現了對方的無名英雄,不出三秒,雪妮的英雄跪了,子怡也沒能倖免於難,很快敗退了下來。

“都怪東強哥的烏鴉嘴,本來被殺的應該是他們。”子怡噘着小嘴說道。

“行行行,都怪我好了吧。”夏東強說完向冰箱走去,隨手從冰箱裏拿出一瓶可樂。

“東強哥,明早就要比賽了,你還要吃東西啊?”子怡放下手中的鼠標問道。

“這就不懂了吧,現在我的肚子裏一點東西都沒有,胃已經變小了,我現在喝喝水把胃撐大,反正這些水待會就要排出體外,不影響明天比賽。”夏東強眉飛色舞的說道。

雪妮跟子怡無語的看着夏東強,表現出一副茫然的眼神。

“算了,跟你們說這些你們也不懂。我先回去養精蓄銳了,你們兩個也早點休息吧,明天一起五去給我加油。”夏東強說完回到自己的房間,關上了房門。

第二天一大早,夏東強就從牀上蹦了起來。‘咚’‘咚’‘咚’,夏東強房間內嘈雜聲不斷。十分鐘過後,客廳裏也想起了很大的聲響。

幾乎是同一時間,雪妮跟子怡從房裏走了出來,這兩人一個穿着睡衣,一個穿着內衣。一個含羞待放,一個豪放不羈。

“夏東強,你在幹嘛呢?”雪妮叫道。

夏東強使勁的揉了揉自己的雙眼,口水情不自禁的從嘴裏留了下來,真TM的養眼。

雪妮跟子怡兩人走到夏東強身份,兩人非常有默契,一左一右,揪起了夏東強的耳朵。

“別別別,疼的。”夏東強求饒道。

雪妮跟子怡剛放下夏東強的耳朵,夏東強又開始在原地蹦躂了起來,顯得異常的亢奮。

“我說夏東強,你瞎得瑟什麼啊?大清早的還讓不讓人睡覺了。”雪妮右手又伸向了夏東強的耳朵。

夏東強趕緊躲閃開,“我說二位美女,我待會就要比賽了,你們就不能早點起來去爲我加油麼。”

“九點才比賽,還有兩個小時,你猴急個妹啊。”雪妮叉着腰說道。

“時間不早了,你們就趕緊起吧。”夏東強催促道。

兩人拗不過夏東強,無奈只好起牀。等雪妮跟子怡匆匆吃完晚飯,三人向KTV走去。

“哇靠,不至於吧?有這麼多人?”此時KTV大門前已經人山人海。

八點半,一名身材魁梧帶着墨鏡的男子拿着話筒在人羣前喊道:“歡迎各位參加今天的‘大胃王’比賽,現在請各位參賽選手到這邊排隊領號。拿到號碼的選手到裏面做到自己的號碼位上。”

夏東強排在了人羣后面,十分鐘後,夏東強看了一眼,74號,真TM不吉利,竟然是吃屎。

夏東強走到戴雪妮身邊,“走吧。”夏東強說完帶着雪妮跟子怡走進KTV。

九點鐘,所有選手都已就位。

主持人站在選手的正前方,將本次比賽的主題、注意事項以及流程說了一下。最後又介紹了本次比賽的三名評委。除無名外,還有麻辣姑、吊絲男二位社會成員。

“首先我們進行的是第一個回合,各位選手在十分鐘內吃完十五個燻肉大餅。各位大神盡情的吃吧。”主持人剛剛說完,所有的選手都長大了嘴巴,像面對敵人一樣惡狠狠的盯着手中的燻肉大餅。 激烈的戰鬥很快打響,夏東強雙手各拿一個燻肉大餅,咔咔咔的吃了起來。

狂餓了一天的夏東強很快將所有的燻肉大餅全部吃光,夏東強眉飛色舞的朝子怡笑了笑,故意擺了個pose,像是在炫耀自己。

“好,我們的74號選手已經吃完,還沒有吃完的選手請繼續努力。”主持人拿着話筒大聲地說道。

夏東強左右看了看,有不停的摸肚的,有捶胸的,有在原地不停的跳的,參賽選手中一些選手已經開始離場,不停的搖了搖頭。

“這東西也忒難吃了,乾癟癟的咽死人,水喝多了吧還撐的慌。”一參賽選手來開始對另一名選手說道。

夏東強悠閒的在自己的座位上晃啊晃,一副志在必得的樣子。用夏東強的話講就是so easy。

十五分鐘過後,主持人站在了最前面,“時間到,請所有的選手從座位上站起來。”主持人命令道。

這時無名帶着其餘兩名評委走了下來,那些沒有吃乾淨的,故意將食品掉地上的,將大餅藏起來的全都一一被淘汰掉。一個回合下來,只剩下23名參賽選手。

“ok,現在我們休息15分鐘,進行下一個環節。”主持人說道。

夏東強坐在座位上翹起了二郎腿,仔細的觀察每一名參賽選手。其中有四名引起了夏東強的注意。

一位是琳娜,通過平時的交往,琳娜每次吃的都不是特多,這次一下能夠吃十五個燻肉大餅,實在是出乎意料,琳娜的胃口究竟有多大?夏東強目前還不敢小視,總之不能大意便是。

這第二名是坐在距離夏東強不遠的一名胖子,這胖子足有兩米高,體重估計有兩百多斤,他是第一回合第二個吃完的選手。只要他一動,臉上的肥肉就不停的晃動,那一身的膘肉,夏東強看着都覺得噁心。或許是覺得夏東強在看他,胖子轉過臉來,對着夏東強一個媚笑。夏東強頓時心臟閃了一下,趕緊將頭轉了過去。

這第三名則是一名妙林女子,坐在夏東強的斜前方,之所以引起夏東強的注意,是因爲自始自終該女子都是保持同樣的速度。不緊不慢的吃着,難道她是職業參賽選手?夏東強腦裏閃過一絲疑問。

“這五十萬我是拿定了。”一名瘦巴巴的中年男子笑道。夏東強將目光轉到他身上,這就是夏東強眼中最後一名極具威脅的男子。望着男子滿臉的褶子,夏東強剛剛吃下去的東西頓時涌了上來。媽的,看到他的臉就沒有繼續吃下去的慾望,夏東強立刻把視野收了回來,在自己的位置上養精蓄銳。

十五分鐘過去,十名服務員陸陸續續的端上一盤盤切好的西瓜。

“接下來的一個環節是吃西瓜。參賽選手在八分鐘內需吃完兩個西瓜。八分鐘後,沒有吃完的選手或違反規則的選手將會被淘汰。”主持人高調的宣佈道。

你妹的,這都能想出來,這東西水分太多,吃多了會撐,不過也好,這樣又能淘汰一名選手了。夏東強得意的看了看其餘的選手,漸漸露出了笑容。

幾分鐘後,所有的參賽選手面前均擺放着兩個大西瓜。

“ok,比賽開始。”隨着主持人的一聲令下,23名參賽選手使出了渾身解數,拿起西瓜就像嘴裏塞去。

由於時間緊張,才賽選手不能想平時那樣細嚼慢嚥,狠狠的咬上一口,直接幹進肚子。選手們嘴邊全是鮮紅的瓜瓤,更有甚者弄得滿臉、滿身都是。惹得觀衆哈哈大笑了起來。

三分鐘後,一名選手趴倒在桌上。

“快,這邊有人倒下了。”主持人對隨時候命的護士喊道。兩名男護士趕緊跑了過來,將選手擡了下去。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