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慕容輝不禁點點頭,只聽曲冰說道:「與人類相比,魔族天生便具有一種對危險的敏銳直覺。天狼谷周圍長期存有一種令人生畏氣場,而這種氣場,越是深入天狼谷,便越強烈!但你們人類卻是感覺不到這種氣場的存在的!」

慕容輝聞言不禁點點頭,心道:這就難怪了,看來這氣場也與谷中的封印不無關係!看來,這曲冰所言並不是子虛烏有之事了!

轉過一片森林,三座雪峰毅然出現在二人眼前。曲冰頓時指著雪峰說道:「我們到了!」說罷,加速朝雪山躍去!

天狼谷,位於三座雪峰環抱之中。雪峰上一年四季積雪不化,這在溫暖的南方地區實屬奇觀!

雪峰下是一處巨大的山谷,山谷中心有一片大湖,湖水碧綠如玉,深不見底!四周環繞著各種植被,一年四季花開不斷,在綠樹掩映下,呈現出一派美崙美奐的田園美景。

面對如此美景,慕容輝還沒來的及感嘆,便見谷中閃身飛來一名中年男子。看其身法,修為恐怕在九級之上!

「父親!」男子轉眼便來到二人身前,曲冰忙上前打過招呼,同時介紹道:「這位是神木學院的慕容輝長老!」

說罷,又轉身對慕容輝說道:「慕容長老,這便是我族的族長,也是我的父親夜神月!」

二人見過禮后,夜神月不禁問道:「冰兒,怎麼就你二人回來了嗎?」

慕容輝忙上前說道:「夜神月族長,請贖在下冒昧,曲長老所言實在太令人匪夷所思了,為了令人信服,所以我先來查看一下實際情況。事情若真如曲長老所言,在下必全力召集高級靈師過來協助族長!」

夜神月聞言不禁面露不悅之色,心道:這些人類果然太過狡猾,如此緊急之事,還要推脫再三!若不是冰兒再三要求,我才不會去理會這些人類!

正在此時,只聽「嗡」的一聲!整個山谷突然晃動了一下,一股令人心寒的氣息頓時自湖底湧起!

「不好,快隨我來!」夜神月不禁驚呼一聲,閃身便沖入湖中!

只見偌大的湖面之上,湖水正頻繁的律動著,激起無數細小的水刺!慕容輝、曲冰二人見狀,知道事態發生了變化,頓時閃身隨夜神月沖入湖水之中!

只見湖心深處有一處漆黑的峽谷,三道水線先後沖入峽谷之中。身體一輕,慕容輝突然驚奇的發現在峽谷的入口處似乎有某種能量將湖水托住了。峽谷之中竟然一滴水也沒有透過來,彷彿在峽谷與湖底之間隔著一層透明的玻璃一般!

也沒時間去研究這股能量的奧妙了,慕容輝閃身便隨著夜神月和曲冰二人朝峽谷深入飛去!只見峽谷很深,隨著三人的不斷深入,一股巨大的靈力波動不斷從谷底傳來,越是靠近谷底,這股靈力波動便越強!

三人深入了足有近十公里,方才看到谷底隱約有光線傳來!而峽谷此時也已收縮成了一處直徑超過百米的巨大石洞。轉眼間,一道發光的巨大封印法陣便呈現在慕容輝三人面前。

只見法陣是由柔和的光線交織而成,懸空佔滿了整個石洞。而法陣的另一邊依然漆黑如墨,什麼也看不到!

此時,在法陣上方正有十二道身形分別懸於陣眼之中,全力朝陣眼中輸送著自己的靈力!而在法陣的再上面一層,卻有數十隻巨大的天狼犬正靜靜的懸停在半空之中,看樣子似乎是在修鍊!

見夜神月三人到來,馬上有一隻巨大的天狼犬從修鍊中睜開眼睛,沖三人點了點頭。爾後徑直落入一處陣眼之處換下另一人。

沒錯,被換下來的就是一個人,一名人類靈師!慕容輝在細看之下,只見十二處陣眼之中有十一處是由天狼犬負責看護,只有這處是由一名人類靈師在鎮守著,而且是一名相貌相當不錯的中年女子!

只見女子身前八枚靈晶光芒一閃,便出現在夜神月三人近前。八級靈魔?慕容輝不禁對這名女子多看了兩眼,發現此人跟曲冰長的倒是非常相像,只是年紀略大一些而已。

「嫣然,情況如何?」只聽夜神月神色凝重的對女子問道。

這名叫嫣然的女子不禁搖了搖頭,憂心忡忡地嘆道:「不太好,剛才黑暗大帝的衝撞變的非常猛烈,負責守護陣眼的長老中有六名受到了衝擊,此時正在療傷。大長老怕出異變,親自上去了!」

「墨長老?」夜神月不禁低頭看去,只見封印法陣正中的陣眼之上,正有一隻身形碩大的天狼犬守在那裡。因為是背對著眾人,並看不到大長老的神情,但從靈力的大量輸出上看,情況顯然不容樂觀!

「這位是?」嫣然看到夜神月身前跟來一名老者,不禁疑惑地問道。

曲冰頓時上前說道:「這是我們神木學院的慕容輝長老,同時也是代理院長,父親見族中力量薄弱,這才拜託我請來的!」說罷,一指面前的中年女子對慕容輝說道:「慕容長老,這位是我的母親曲嫣然!」

「哦!」慕容輝頓時恍然地應了一聲,上前施禮道:「原來是曲長老的母親,真是失敬失敬!」

曲嫣然馬上還禮道:「慕容長老不必如此,冰兒這些年受你們照顧了,此次又來我族助陣,實在感激不盡!」

慕容輝不禁神色凝重地說道:「這是應該的,只是不知我要如何幫忙?」

曲嫣然剛要回答,突然神色一變,大喊一聲:「不好!」眾人頓時感覺一股強大的恐怖氣息猛然從法陣之下傳來!

緊跟著「嗡」的一聲,巨大的法陣頓時劇烈的晃動了一下,五隻天狼犬隨著法陣的搖晃,不禁慘叫一聲,紛紛被彈飛而起!

「護陣!」曲嫣然頓時高喊一聲,閃身便衝到法陣之內,靈力隨即如傾瀉一般猛然灌入陣眼之中!夜神月與其它幾名天狼犬長老也同時各自找到一處陣眼,奮力將靈力灌注其中!

緊跟著,又是「嗡」的一聲,法陣再次劇烈搖晃了一下,頓時又有兩隻天狼犬被衝擊的彈飛而起!曲冰和慕容輝距離較近,頓時紛紛沖入法陣之中。

慕容輝找到之前那隻天狼犬所在的陣眼之處,頓時朝曲冰問道:「我要怎麼做?」

曲冰一邊奮力將靈力注入陣眼之中,一邊回應道:「只要將靈力大量注入陣眼之中便可!」

慕容輝聽罷,頓時將手按在陣眼之上,靈力瞬間便灌了進去!

只見法陣突然間光芒大放,而在光線的滲透下,慕容輝分明看到在法陣的另一側有一道紅光一閃而逝!

「光系靈師?」曲嫣然頓時驚呼一聲,看著慕容輝驚喜道:「原來慕容長老是光系的九級靈仙!真是太好了!」

說話間,頓時又有幾隻天狼犬閃身來到陣前,將曲嫣然、夜神月以及慕容輝和曲冰眾人換了下來。

只見夜神月上前說道:「多謝慕容長老出手相助!從法陣閃爍的光芒來看,這黑暗大帝又能消停幾天了!」

「果然還得是光系靈師最適合守護封印!」隨著聲音傳來,只見原本守在中心陣眼的大長老身型一晃,頓時化為一名老年男子的形態出現在眾人面前!

「墨長老!」神夜月忙上前見禮,同時介紹道:「慕容長老,這位便是我族中的大長老墨陽,也是我族唯一一名修為突破到十級的族人!」

慕容輝聞言頓時一驚,要知道魔族中想要修為突破到十級,其難度不亞於靈師突破到九級靈仙的程度,甚至還有過之而無不及!

不禁上前行禮道:「墨長老,真是幸會!只是不知您之前所言是何意思?」

墨陽頓時嘆道:「慕容長老不知,這封印法陣本是光明之神所設,為了維持法陣的威力,光明之神倉促之下才責成當時距離法陣最近的我族負責守護,並施展神威將我族進化成靈獸,以便在法陣靈力變弱之時,以靈力進行補充!」

說罷,輕輕一嘆道:「唉!只可惜,我族族人屬性皆為風系,百萬年來,雖然在我族的守護之下,封印還保存完好,但因為屬性不合,其威力卻是越來越弱了。以至於原本陷於沉睡之中的暗之大帝見有機可乘,不時對法陣進行衝撞,試圖逃走!」

慕容輝聽罷不禁神情嚴肅的點了點頭,對夜神月說道:「族長,我院之中光系靈師倒是不少,修為在八級以上的也能拉出來一些,不如我這就趕回學院,挑選修為高深的光系靈師來此,以助你族恢復這封印法陣的威力,阻止暗之大帝的降臨!」

夜神月聞言頓時喜道:「如此甚好!那就請慕容長老快去快回,暗之大帝雖然暫時退去,但下次若再返回,恐怕衝撞的威力將會更大,我怕到時我族消化不了!」

慕容輝不禁神情凝重地問道:「不知暗之大帝下一次衝撞會在什麼時候?」

大長老墨陽略一思索,不禁說道:「按之前的規律來看,應該會在兩到三日之內!不過,有了剛才慕容長老的出手,令法陣已恢復了一些靈性,時間可能還會再推遲一兩日也說不定!」

慕容輝聞言不禁沉吟道:「好,我盡量在三日之內找到適合的人選帶過來!時間緊迫,咱們就此別過!」說罷,沖眾人一拱手,閃身朝谷外飛去!

曲冰頓時閃身追上喊道:「慕容長老,我隨你一同前去!」說罷,二人紛紛消失在黑暗之中。

夜神月看著二人離去的身影不禁喃喃道:「看來,讓冰兒在人類社會歷練是對的。只希望我的這一決定不要出現什麼差錯!」

「嗯,我支持你!」曲嫣然不禁拉住夜神月的手,看著女兒消失的地方說道:「長久以來,天狼犬一族付出的太多了,也是要讓人類來承擔一部分責任的時候了!」

〖 黑!看不見的黑!

木宇自從帶陸文峰眾人傳送過來后,馬上便被無盡的黑暗所包圍!

這是一處距離地面數千米之遙的地下洞穴,木宇放開神識后馬上便發現了這裡,隨即帶眾人傳送了過來!

隨著光芒一閃,小木宇頓時打出數十枚光球,周圍一下子便亮了起來!

只見這裡似乎是一處被遺棄的礦洞,到處都是挖掘採伐過的痕迹。隨著光芒的亮起,頓時有幾隻蝙蝠飛逃而去!看來,這個洞穴與地面之間一定存在洞口。

木宇面色凝重的看了看倒在身邊的陸文峰眾人,馬上讓小木宇過來幫忙。小木宇受木宇意識的指使,頓時發出一道恢復之光照在眾人身上。

看著幾人在恢復之光的照射下,依然沒有任何反映,木宇不禁喃喃道:「不行,他們受到的是精神衝擊,這樣治療效果太差!」

略一沉吟,木宇頓時拿出天靈蠶,首先撬開陸文峰的嘴,將天靈蠶塞入陸文峰的口中,隨後通過靈力將天靈蠶的身體沖爆,待天靈蠶的體液流入腹中后,用自己的靈力控制著陸文峰體內的靈力開始緩緩的運轉起來!

小木宇見狀也按木宇的辦法,同時對胖子和步月月進行治療。由於木宇自己本已受傷,所以治療的速度很慢,在幫助陸文峰運轉靈力的同時,也在自我調息著。

還好有小木宇在場,否則光靠木宇自己,恐怕定會有人因治療不及時而殞命吧!時間不長,小木宇便放開胖子,又給姬夢寒喂下一隻天靈蠶后,開始幫助她恢復靈力的運轉。

就這樣,小木宇在中間,身邊環繞著胖子、步月月和姬夢寒三人。小木宇不斷變換著幫助調息的對象,在三人身上不停的輸送著自己的靈力!

也不知過了多久,姬夢寒和陸文峰二人先後有了反映,能夠自己控制著靈力運轉了,木宇這才放下心來,看了眼還在治療中的胖子和步月月二人一眼,示意小木宇繼續治療后,便與陸文峰、姬夢寒三人一起徑自修鍊了起來!

「宇兒,代為師一起活下去!」當木宇感覺傷勢基本好轉之時,腦海中突然浮現起風魔道人的話。

「師傅?」木宇頓時從修鍊之中驚醒過來。

「師傅!師傅!」木宇一連呼喚了數聲,風魔道人依然沒有回答。意識之海中似乎缺少了什麼東西一般感覺空蕩蕩的!

難道自己看到的是真實的嗎?回想起在意識混沌之時發生的一切,木宇不禁心情一陣翻動,淚水不期然的滾滾而下!

一定是師傅為了救我,神識被昊焱的攻擊打散了!否則自己不會感覺不到師傅的存在的!

「師傅!」木宇不斷在意識之海中查找著風魔道人的下落,但意識之海卻顯的異常平靜,靜的沒有一絲波瀾!風魔道人以往在意識之海中駐守的地方早已空空如也!

「哈哈哈!我贏了!終於還是我贏了!臭老天!要我死?沒那麼容易!再過一百年,我風魔道人依然能夠叱吒整個紫靈大陸!」

「小娃娃,你叫張嘯宇是嗎?莫非你是來自異世界不成?」

「好!功法已經傳授給你了,以後你我便以師徒相稱吧!哈哈!沒想到我風魔道人一生獨來獨往,如今只殘存一絲神識之下,卻收了一個徒弟!」

一段段與風魔道人相處的過往不斷的在木宇的記憶中浮現,木宇不禁痛哭失聲!

「師傅!都怪徒兒不好,讓您老替我而去了!」

先是父母的慘死,深愛的飛兒也隨即而去,如今,就連與自己不分彼此的風魔道人也魂歸它處,木宇不禁難以抑制內心的悲痛,大哭起來!

木宇的哭聲頓時驚醒了陸文峰眾人。

「木宇,你怎麼了?」陸文峰不禁上前問道。

「嗚,頭好痛!這裡到底是什麼鬼地方?」胖子一手捂著腦袋一邊爬了過來!

片刻之後,木宇終於壓下這份悲傷,擦了擦淚水,環顧了一下眾人,不禁苦笑道:「沒什麼,只是作了一個惡夢!」

「切,作夢都能哭成這樣,真有你的!」胖子不禁埋怨道。

步月月頓時一拉胖子的衣服,狠狠瞪了胖子一眼。扭頭對木宇說道:「木宇,別傷心了,若楓已死,飛兒的仇也算報了!如今咱們只要一心尋找七屬性精靈,將飛兒重新復活過來就好了!」

「對對,男子漢大丈夫哪能被一點點困難嚇住呢?雖然咱們目前只找到三種屬性的精靈。但大陸之大,總有一天能夠讓咱們找齊七屬性精靈的!」胖子頓時打氣道。

剛說完,腦袋不禁又傳來一絲抽痛,胖子頓時「哎喲!」一聲,用力捂著腦袋躺在地上弓起了身子。

步月月見狀不禁斥道:「死胖子,裝什麼裝?這點疼痛都忍不住,你還男子漢大丈夫呢!我看你是大豆腐還差不多!」

胖子不禁抱著腦袋哼哼道:「只要不讓我的頭再痛了,當什麼我都干!」

陸文峰也是抓了抓頭皮,說道:「想不到這龍魔二公子還真是厲害,距離這麼遠都能將咱們傷成這樣,真若面對面打起來,咱們能不能活著逃出來還不一定呢!」

胖子不禁**道:「我可不想去驗證了,最好以後永遠也不要再碰到他!」

「哼!不管他修為如何,這個仇我木宇早晚要找他討回來!」強忍著失去風魔道人的悲傷,木宇不禁狠狠地說道。

「對,我最同意木宇的說法!」胖子頓時說道:「所謂君子報仇十年不晚,等過個十年八年的,咱們的修為能突破到九級靈仙后再去找龍魔報仇,一定能殺他個體無完屍!」

步月月不禁瞪了胖子一眼道:「就憑你?十年八年就想當靈仙嗎?你還是先突破到靈魔讓我看看吧!」

胖子頓時回道:「你還別小瞧胖爺我,目前我距離突破也僅差一點點而已了,真若碰上什麼契機的話,馬上就能突破你信不信?」

腦筋一動,胖子不禁問道:「木宇,如果我沒記錯的話,今年的神果是不是該熟了?咱們要不要去神木學院跑一趟?」

木宇點點頭,沒有說話。步月月則斥道:「哼,就知道走捷徑!」

「捷徑怎麼啦?別人想走還走不了呢!」胖子抓了抓頭皮,感覺疼痛勁過去了,頓時站起身形看了看四周,開口問道:「這裡到底是什麼鬼地方啊?」

隨著胖子的提問,眾人也不禁將目光向四周掃去。在小木宇發出的光球的照射下,只見這裡是一處四通八達的巨大石洞。

除了光球範圍之內可以看出到處都是人工開鑿的痕迹外,四周黑漆漆的什麼也看不到!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