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但是也不知道是韓項曾經的威壓太重,還是武烈根本不適合當一個說客,又或者他們根本不相信鋼鐵堡壘可以抵擋得住韓項的一百五十餘萬大軍,和韓項這位實力遠超這個衆人的絕世強者。

反正這些聚集地的首領卻沒有沒有一個答應武烈,只是一旁靜靜的觀望着,等待着最終結果。

但是令他們大吃一驚的消息傳來了,韓項那接天連地的一百五十萬大軍苦戰一晝夜居然都沒有攻入城內,甚至連讓他們喘不過來氣的韓項都被寧錚所擊殺,確定了消息的準確性的諸位聚集地首領頓時慌了神,連忙派人尋到武烈,表示他們願意出兵,和鋼鐵堡壘共襄盛舉,甚至願意作爲鋼鐵堡壘的下級聚集地。

但是他們並不知道新城的存在使得鋼鐵堡壘不再需要下級聚集地,如今的新城正差人口,最後再老馮等人的一番操作下,鋼鐵堡壘不費吹灰之力又收納了千萬人口,整個聚集地的人口達到了近三千萬的龐大數目!一時間整個聚集地的高層忙得不可開交,但是即便如此多的人口也不過勉強的填充了新城的一半面積而已!

而作爲最大功臣的武烈卻絲毫開心不起來,因爲事之如父的陸然在韓項和古隱煉化金陵聚集地的時候戰死了,整個人被吸成了乾屍,得知這個消息的武烈如同傻了一般,天天抱着從陸然懷裏尋到的合影,時哭時笑。

除了武烈,還有另外一個人卻也開心不起來,那就是鋼鐵堡壘的首領,寧錚!

因爲自從那日城牆下顧長風和魏寧領了任務後,寧錚就再也沒有見過他們兩人,兩個人就像憑空消失了一般,沒有了絲毫的消息,而老馮卻還並不知道這件事,整天忙裏忙外的,看着聚集地的壯大而樂在其中。

終於,兩天後的下午,顧長風回來了,不過他卻不是自己回來的,而是被外出接收各個聚集地人口的大軍帶回來的。

被帶回來的時候他已經進氣多出氣少了,幸好鋼鐵堡壘內聚集了衆多的醫生聯手才把他從生死線上拉了回來,據醫生所說,他身上的骨頭斷了百分之八十左右,體內多處內臟破裂……

再次見到顧長風的時候,他正躺在病牀上,渾身都被固定着。手中還死死的握着那把他一直視爲珍寶的長劍,但是此時已經斷成了兩截。

見到顧長風的慘相,寧錚心中沒由來的感到一陣害怕,長風回來了,但是身受重傷,命懸一線。那阿寧呢?

顧長風整整昏迷了三天,而這三天中寧錚硬是不吃不喝的守了他三天,只爲了在他醒來的第一時間得到一個令他可以放心的消息,雖然他知道這幾乎是不可能的,但是心中那一點希望的火苗始終在固執的燃燒着。

終於,三天之後,顧長風醒了過來,在他醒後,雖然身體不能動彈,眼神卻在四周不停的尋找着什麼,但就在他看到寧錚的那一瞬間,眼淚卻如同決堤的湖水一般涌了出來,用帶着哭腔的嘶啞聲音斷斷續續的說道

“首,首領,我對不起你,寧姐,寧姐她……”

在得到這個不清不楚的回答之後,寧錚瞬間感覺有些天旋地轉,身體一個踉蹌,差點摔倒在地,腦海中浮現出了諸多關於魏寧的畫面,從一開始時候的清冷,到最後離別時握住他手的那份堅定!當時寧錚心中暗暗的想着,如果這次打贏了,一定要給她一個滿意的答覆!

眼見寧錚將要摔倒,一旁的老馮眼疾手快的連忙扶住了他,寧錚看去時,老馮的眼睛也是紅紅的,整個人如同瞬間老了十歲一般,如果說魏寧出事還有誰會承受不住,除了寧錚,恐怕就剩下他了。

這個前半輩子無兒無女的男人,就在決定再結良緣的時候又遇到了異獸降臨,直到現在雖然身居高位,卻還是孑然一身,或許他的心中早已把魏寧當成了自己的孩子,自己生命的延續。

“首領,你要穩住,你要是倒了,整個聚集地就亂套了!”在扶住寧錚的一瞬間,老馮用滿是哀傷的低沉聲音在寧錚的耳邊輕輕的說道。

寧錚微不可查的點了點頭,深深的呼了一口氣,站直了身體,恢復了身位首領的威嚴,不悲不喜的對着顧長風問道

“和我說清楚到底是怎麼回事!”

見到寧錚的轉變,老馮默默的點了點頭,同時將他那帶着巨大悲傷的目光投向了躺在牀上,看起來有些生無可戀的顧長風。

隨着顧長風的講述,衆人瞭解到了整件事情的始末。

原來,就在大戰剛開始的時候,他們兩人成功的潛入了金陵大軍的軍營,並且圓滿的完成了寧錚所佈置的任務,一衆被控制了神志當成坐騎的異獸重新恢復了神志,而狻猊也算是因爲他們的手脫困的,但是就在完成了任務之後,顧長風卻是想起了之前那個要去金陵聚集地搗亂的任務,想到現在金陵聚集地防守空虛,他的心頓時火熱了起來,於是拉着魏寧前去金陵聚集地,本來魏寧是拒絕的,但是耐不住他不停的囉嗦,最終還是點了頭。於是,兩人便朝着金陵聚集地趕去,並順利的潛入了進去,就在他們準備讓韓項後院失火的時候,陸然出現了,一番商量,也算是一拍即合,準備聯手陰韓項一手。

但是誰也沒有想到,就在他們一切準備就緒的時候,卻傳來消息韓項被寧錚斬殺於戰場上,這可把三人激動壞了。

但就在這時,整個金陵聚集地四周突然出現了一個結界,也就是之前寧錚打碎的那個血色大碗,之後這個結界便開始瘋狂的抽取聚集地衆人體內的血液供給最上方的血繭,在這種情況下,三人帶着留守的一衆戰士開始了瘋狂的反擊,但是令他們沮喪的是他們的攻擊對於結界卻沒有任何作用,甚至隨着他們的攻擊,結界內居然凝聚出一條又一條的血鞭開始對着他們肆無忌憚的屠殺了起來。

更令人感到恐懼的是,這些血鞭即便擊毀了也能瞬間再次凝聚,這使得結界內的衆人完全沒有了辦法。而血鞭的首要攻擊目標便是魏寧和陸然,到最後甚至放棄了攻擊別人,只對他們兩人出手。

兩人見到事不可爲,於是聯手打開了結界的一絲縫隙,將重傷的顧長風送出,希望他可以到鋼鐵堡壘將這個情況告訴寧錚,但是他卻因爲傷勢過重,最後昏倒在了路上,幸虧還是遇到了自家的大軍,這才保住了一命。

“首領,在我出來的時候見到陸老爺子被數條血鞭捆住,整個人在幾個呼吸間便被洗成了乾屍,只有寧姐一個人肯定擋不住的……首領,您殺了我吧!”

講到最後,顧長風的語氣中充滿了巨大的自責,一股悲涼的死意充斥在他的全身上下

而寧錚卻沒有立即回答他的話,他閉上眼睛,魏寧的身影在腦海中不斷的掠過,似乎在對他說着什麼,但是卻什麼也聽不清。

片刻後,他睜開了有些發紅的眼睛,對着顧長風冷冷的說道

“長風,這事我不怪你,誰也沒想到會發生這樣的事情。我可以告訴你一個信息,那個血繭中的人就是韓項,他和一個叫做血魔古隱的強者融合在了一起”

此言一出,四周傳出了一陣驚呼,他們都見過那個身高三米上下,張着兩個腦袋,渾身沒有皮膚,血淋淋的身影,但是卻怎麼也想不到那居然就是韓項,他居然還沒死。

聽到衆人的驚呼,寧錚轉過頭,冷冷的掃視了一圈,在他的目光下,在場的衆人紛紛收起臉上的驚駭,不再發出一點聲音,但是耳朵卻都豎了起來,想繼續聽寧錚講下去,

寧錚並沒有理會衆人,收回了目光後繼續說道

“我不要你死,我要你好好活着,而且我要給你一個任務,一個你可能一輩子也完成不了的任務,不知道你敢不敢接”

顧長風在寧錚的臉上看到了信任,看到了原諒,甚至看到了愧疚,卻唯獨沒有看到對他的不滿,他有些哽咽的問道道

“首領,您是讓我去殺韓項和血魔古隱?”

寧錚點了點頭,再次問道

“你敢接嗎?我要你把擊殺韓項和古隱做爲你一生的目標,你完不成就讓你兒子完成,你兒子完不成就讓你孫子完成,總之,你以及你的後輩所活着只有一個目標,那就是擊殺韓項和古隱!”

寧錚這次說的話中殺意十足,更是包含着滔天的怨氣

但是顧長風卻沒有絲毫猶豫的用他那嘶啞的聲音說道

“首領,這個任務我接下了!我顧長風在此立誓,我此生必殺韓項和古隱,我未完成則有我子我孫完成,傳承不斷,延綿不絕。世世代代必殺兩人,日後無論天上地下必將血魔傳承誅戮殆盡,使得天下再無此道!”

隨着顧長風的話音剛落,在場的衆人耳中似乎齊刷刷的聽到了一道響徹虛無的雷聲,這道雷聲似乎也在預示着他的誓言已經被天地所接受!

聽到顧長風的誓言,寧錚並沒有說什麼,只是深深的看了他一眼,轉身離開,走了兩步之後,他似乎想起了什麼,頓住了腳步,幽幽的說道

“老馮,金陵聚集地的那些乾屍還沒銷燬吧!”


聽到這句話,悲傷中的老馮似乎想起了什麼,眼睛突然睜得大大的,隨即推開衆人便朝着門外衝去,甚至來不及回答寧錚的問題。

見到老馮的表現,寧錚的眼中閃過了一絲希冀的想道:即便她不在了,那也要尋回她的身體,如今自己已經踏入了修煉之道,天地間的種種神奇已經接連不斷的展現了出來,萬一哪天真的到達了某種境界可以將死人復活呢! 半天后,老馮滿臉喜悅的找到了寧錚,遠遠的便喊道

“首領,沒有,沒有啊!”

聽到他的話,寧錚臉上的陰雲瞬間散開,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來,心中默默的想道:沒有屍體,那麼阿寧是不是還活着?不,阿寧一定還活着!我一定會找到你的。

寧錚對着老馮點了點頭,那淡然的表現似乎在告訴老馮他已經放下了魏寧這件事,但是那微微顫抖的手卻將他此時心中的激動暴露無遺。

兩個人就這樣相對的站了好久,直到彼此激動的心情都平復了下來,寧錚這纔開口說道

“老馮,新城還要多久建好?”

他的語氣有些猶豫,似乎做出了一個極爲艱難的決定。

老馮似乎聽出了他話中的異樣,擡起頭略有深意的看了寧錚一眼,說道

“首領,如今我們有了這麼多的人口,估計再有一個月的時間新城就完全建成了!”

寧錚點了點頭,對着老馮微微一笑後轉身離去。

老馮看着他遠去的背影,心中不知道爲什麼變得有些沉重了起來。

一個月的時間眨眼也就過去了,在這一個月內,整個鋼鐵堡壘工作的熱情已經被完全點燃,不管是誰,在看到那高聳入雲的城牆的瞬間都會不由自主的被它吸引住,所有的民衆不管是來自哪裏,心中都充滿了自豪和激動,有這樣的雄城在,再也不用擔心自身的安全問題了!在這種心態下,無數的民衆熱火朝天的主動參與了進來。

終於,在所有人的努力下新城完工了,遠遠看去,整個城牆似乎是接天連地一般高高聳立着,如果韓項在此時進攻,那麼估計不會再出現血戰一晝夜這種情況了,因爲要攻破這樣的城池已經不是靠人數就可以實現的了,即便當時的一百五十萬大軍都不見得可以輕易的登上城牆。

而且整個城牆如同有着生命一般,牆體上的磚石如同活的一般自行的運動着,如果在遠處便可以發現,運動着的磚石組成了一頭巨大的龍形模樣,不停的在城牆上游動着,這邊是成爲了城牆器靈後的妖龍了,此時的城牆其實已經可以算作一件法寶了。

而城頭上還有着密密麻麻的重弩,此時的重弩已經不是之前那種單發的重弩,在歐豪的升級下,此時的重弩已經可以做到一弩五箭。長長的箭只如同一根根長矛一般大小,整個重弩和箭只上散發着微微的光芒,很明顯,這些東西已經不單單是簡單的金屬造物了,裏面已經帶有了某些玄幻的色彩。

此時城牆的下方,是在無數戰士們的維持秩序下,拖家帶口的走進了這座宏偉至極的城池內的民衆,他們的臉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有如此堅城在,什麼樣的異獸還能傷害到他們呢,再也不用時時刻刻擔心着異獸的襲擊了。

此時的寧錚正站在高聳入雲的城頭,看着下方如同螞蟻大小不斷進出的人羣以及不遠處的大江入海口,一時間心中不由的升起了一股子豪氣,正準備吟詩一首……


“首領,新城您看叫什麼名字啊!”一旁的江林卻沒有注意到寧錚的想法,手舞足蹈的問道

他的提問打斷了寧錚的思緒,寧錚有些氣呼呼的看了他一眼,到把他看的一愣,心想着:我就是問你新城叫什麼名字,你生什麼氣的啊?難道是是還沒想好,被我一問有些下不來臺?

想到這裏,他有些心虛的看了一眼寧錚,默默的朝後縮了縮,以求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但是屋漏偏逢連夜雨,一旁的衆人聽到江林的話後,眼睛都亮了起來,臉上滿是期盼的看着寧錚。

見到這種情況,江林心中暗暗叫苦,恨不得把衆人給扔下城頭去。

但是他想象中寧錚卡殼的情況沒有出現,寧錚看了一眼遠處的入海口,便開口說道

“這城爲的就是擋住以後有可能進攻內陸的海中異獸,而這城牆上卻是有着妖龍作爲器靈,便叫它——鎮海龍城!”

隨着他的話音落下,整個城牆如同活了一般,磚石組成的龍軀驀然間仰天怒吼了起來,這一驚變可把一衆人嚇壞了。

而隨着這聲怒吼,晴空萬里的天上一道閃電對着城頭直直的劈了下來,在一聲驚天的巨響後,城下的所有人滿臉驚恐的連忙仰望城頭,卻發現城頭並沒有絲毫的雷擊跡象,而城門的上方居然出現了四個從來沒見過的字體,在看到這四個字體的一瞬間,他們卻莫名其妙的知道了這四個字的意思——鎮海龍城

“首領萬歲!鎮海龍城萬歲!”

城頭上,一向反應慢半拍的大壯此時渾身雷電環繞,將周圍的衆人都逼退數步,正式達到了化海境,突破後的大壯臉上滿是喜悅,但是這喜悅之維持了幾個呼吸後,他便滿臉正色對着寧錚深深一禮,而後高呼了起來。

隨着他的呼喊,其餘衆人也不甘示弱的跟着吶喊了起來,一時間整個鎮海龍城都回蕩起了如此的吶喊聲。

在這個時候,寧錚麾下的人族纔算真正有了一處落腳之地。

……

如此的歡呼聲在鎮海龍城的四處響起,而寧錚爲新城命名後,天降神雷將之刻在城頭的消息更是如同野火一般在短短的時間內燒遍了整座城池,在得知這個消息後,所有人的第一反應都是真的假的?

而在得知了消息的真實性後,他們腦中的第二個想法就是,首領真是天命所歸,跟着首領一定會有好日子的!

在這一天,寧錚這兩個字在鎮海龍城已經變得和神明無異!

但是,就在城內所有人歡呼雀躍的時候,寧錚卻將整個龍城所有的高層聚集到了城內最高處的大殿內,看着下方一個個正面帶興奮相互議論着的衆人,端坐於最上首的寧錚有些嚴肅的開口了

“今天我鎮海龍城建成,是個大喜的日子。但是我想和你們說一件事情”

隨着他的開口,下方的衆人瞬間沒有了聲音,一個個滿目熱切的盯着上方那位如同君主一般的身影。

但是寧錚卻沒有理會他們的目光,自顧自的說道

“我決定,卸任鎮海龍城首領之位!”

此言一出,下方衆人眼中再也沒有了興奮,臉上的表情瞬間變的驚恐了起來,一直以來他們都習慣了在寧錚的帶領下前進,而現在寧錚居然要撂挑子了,這讓他們的心中瞬間產生了巨大的恐慌,七嘴八舌的開口道

“首領,你可不能丟下我們啊!”

“首領,是我們哪裏做的不好嗎?您別生氣啊!”

“首領……”

聽着下方衆人的話,寧錚默默的閉上了眼睛。而此時老馮卻越衆而出,他心中那隱隱約約的憂慮變成了現實

“首領,您有什麼計劃,可以和我們說說嗎?”

隨着他的開口,衆人都閉上了嘴巴,一個個可憐巴巴的看着寧錚。

幾個呼吸後,寧錚睜開了雙眼,臉上沒有了曾經的威嚴肅穆,淡淡的微笑着,甚至連眼神都變得有些純淨了起來,說道

“怎麼?這幾年我太累了,想休息休息不行嗎?而且世界那麼大,我想去看看,不行嗎?!”

聽着他的話,衆人感覺額頭上都是黑線,這就是你卸任首領的理由?要不要這麼敷衍。

見到衆人還要開口,他連忙搶先說道

“你們別再說了,如今鎮海龍城已經建成,只要你們不浪,不想着內鬥,想必安全還是有保證的,給我好好的守住這份基業,如果哪天我回來見到龍城烏煙瘴氣的話,你們等着我挨個的收拾你們吧!”

說完這句話,寧錚的眼神又恢復了往昔的威嚴,沉沉的掃視了下方衆人一圈,見到衆人有些欲言又止的樣子,再次說道

“好了,下面我宣佈龍城第二任首領”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