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這是什麼人乾的?”見張欣盛掛斷電話,江浩是急切的問了起來。

“天地盟的人。”張欣盛一臉憂慮的回江浩道。

“天地盟?”對於這個名字,江浩感到十分的陌生。

看到滿是疑惑的江浩,張欣盛解釋道:“這天地盟是全國最大的黑道組織,在各地都有他們的分支,常青市也不例外。”

“不過這個叫疤狗的本市天地盟領頭人我們跟他們平時是井水不犯河水,沒想到今天他竟然欺負到我們頭上來了!”張欣盛是有些氣道。

“我想他們肯定是受人指示的,要不然他們不可能對我們動手。”張欣盛分析道。

畢竟他們做的是見不得人的生意,而他們張家是做正經生意的,而且還做得那麼大,所以沒有萬全的理由,這天地盟的疤狗不可能對他們張家動手的。

“哎呀!現在還考慮他們受什麼人指示啊!他們不是需要錢嗎?我們給他們就是是了!”面對張欣盛的分析,此時的劉蕭萍都急得哭出來了。

她是這一輩子也沒有遇到過這種事情,所以顯得很是束手無策。

劉蕭萍帶着哭腔的說道:“我就這麼一個女兒,要是她出了什麼事情我也就不活了!” 第一百二十九章 單刀赴會

“劉伯母,您就放心吧,夢辰會沒事的。”看到崩潰的劉蕭萍,江浩是安慰她道。

“不過江浩,這次他們點名道姓的叫你一個人去,我怕他們是針對你的。”張欣盛對着江浩說道。

“就算是他們針對我我也得去啊。”江浩說道:“要是我不去夢辰可就真危險了,我作爲她的未婚夫我必須去一趟。”

江浩也看得出來的,他們知道自己的名字,便知道這是一個針對自己的陰謀了。

不過面對現在的情況,他不去是不行的。

“你能去倒是很好了,但是我們現在去哪湊齊一個億的現金啊,這可是一個大問題!”想到這個問題張欣盛又焦慮了起來。

的確,銀行的取款額度都是有限的,往往大額的取款都要提前先預約。

可是現在已經是晚上八點鐘,他們怎麼可能在十二點之前弄到一個億的現金?

“放心吧張伯父,我自由辦法!”面對張欣盛的憂慮,江浩是自信的安慰起了他。

同時他也是拿錢了自己的車鑰匙,準備一個人前往東路的地下酒吧。

他倒是要看看,到底是什麼人敢對他動手,還疤狗,他倒是要看看長什麼樣!

“江浩,你就這麼過去?能行嗎?”

雖然江浩答應過去讓張欣盛感到很是欣慰,但是他還是有些不放心的。

張欣盛提議道:“不如我派老麟他們跟着你?”

“不用。”江浩笑道:“他們竟然是這麼規定的,肯定是有所準備的,我們不能壞了他們的規定,要是這成了他們撕票的理由那可就難辦了。”

“好吧。”張欣盛想想江浩說得沒錯,也只好作罷了。

“放心吧伯父伯母,我的能力你們也是知道的,我會把夢辰安全的帶回來的。”江浩臨行前向張欣盛夫婦保證道。

雖然他沒有百分百的把握,但是現在有讀心術的他還是願意去一試的,只要對方是人,就必定有破綻!

江浩來到車庫把他的車開了出去。

不過他並沒有直奔東路的地下酒吧,而是前往雜貨店買了幾個袋子和廢紙裝了滿滿的兩大袋,而這就是他這次所帶的一個億的現金了。

江浩料定這些人點名道姓的叫自己去,可不僅僅是爲了讓自己去交一下贖金那麼簡單。

江浩感受到,他們極有可能拿到錢之後也會反悔,並且扣押自己。

所以既然是這樣,他也不至於傻傻的拿着一個億的現金去送給他們了。

準備好一切,江浩將兩大袋廢紙裝上後備箱就開車前往地下酒吧。

地下酒吧所在的東路地段,離常青市市中心是有一定的距離的,這裏也很偏僻,江浩平時也很少經過這裏。

江浩開車來到這種地方,也深敢這些人的頭腦,這裏地處偏僻,後面還有一片茂盛的雜草,是一個跑路的好方向,就算是警察來了,他們也有跑路的地方。

此時雖然只是晚上八點多的時間,但是街頭上已經有那些殺馬特頭型的青年在街上來往了。

有的直接是喝醉了酒,在馬路邊上鬧事呢。

江浩下了車,打開後備箱拎起兩袋廢紙便往地下酒吧所在地走去。

地下酒吧如其名,就在地下,江浩按着路標下去,不一會便聽到裏面傳來吵雜的DJ聲音。

而這地下酒吧江浩看着不像是特意爲建個酒吧而挖掘的,這酒吧倒像是已經的地下停車庫進行改造的。

“你是什麼人?你找誰?”江浩剛剛來到地下酒吧的門口,便被兩個殺馬特造型的少年攔住了。

“我就是江浩,叫你們老大疤狗來見我,錢我帶來了。”說是江浩是晃了晃提着的兩個袋子。

刷!

江浩話音剛落,便被裏面竄出來的人用麻袋矇住了頭,緊接着他便感到自己的雙臂被人往後夾持,然後用粗大的麻繩給綁住了。

“你們要幹什麼?老子是來贖人的!”面對這一幕,江浩是憤怒的吼道。

然而他們人多勢衆,江浩還是被綁着往裏面拖了進去:“贖人有贖人的規矩,這是我們的地盤,必須按我們的規矩來。”


江浩雖然看不見,但是他是聽得到的,聽着耳邊那DJ的聲音越來越大,他知道他是被他們拖到裏面去了。

“老大這人就是江浩!”那人又說道:“猴子打電話過來了,只有他一個人來,後面沒有跟人。”

聽到他這話江浩是鬆了一口氣,幸好沒有帶老麟他們一起過來,要不然他現在就更危險了。

片刻之後,又有另一個聲音傳出:“好,把他頭上的麻袋打開。”

“是。”江浩聽到這個聲音之後,頭上的麻袋果然被人掀去了。

不過他的雙手還是被放到了身後綁着。

“老大,這可真重!”而這時,兩個小弟也是提着江浩帶來的兩大袋子來給疤狗交差了。

“怎麼可能不重,這可是一個億啊!”看到兩大袋沉甸甸的東西,疤狗的臉上也滿是喜色。

“錢我已經給你們帶到了,你們也要遵守承諾趕快放人吧?”見他們已經拿到袋子,江浩是對着疤狗質問了起來。

“急什麼?”不過面對江浩的質問,疤狗卻是沒有要放人的意思:“我先讓你見見幾個人。”

說着疤狗揮了揮手,緊接着江浩前面不遠處的一個紅色的大幕便被人給拉開了。

“李洛!林南!原來是你們搞的鬼!”大幕被拉開,看到帷幕後面坐着的幾個人,江浩是憤怒得瞪大了眼睛。

他還以爲是誰搞的鬼呢,原來是李洛他們乾的!

“嗚~嗚……”一陣嗚嗚的聲音傳來,此時江浩才發現了被五花大綁的張夢辰。

“你們對她做了什麼?你們可是答應過只要錢到了就放了她的!”江浩是廝聲力竭的吼了出來。

“你急什麼江浩,我們是沒有對她做什麼啊?”林南是笑道:“不過你要是晚來一點,我可就不能抱證我對她做什麼了?”

林南說着是摸了摸張夢辰的腿。

說實話像張夢辰這種美女他是從來沒有這麼親近過的,剛剛光看着張夢辰他體內的荷爾蒙都沸騰好幾次了。

“林南!信不信我砍斷你的手!”看到林南的鹹豬手江浩是恨不得上去將它砍斷! “哼!小癟三!現在誰砍斷誰的手還不一定呢!”面對江浩的憤怒,李洛是朝着他走了過來:“你可要看清楚,現在是我們佔優勢,你怎麼砍斷我們的手?”

李洛說着是伸出手拍了拍江浩的臉,一臉的得意。

從剛開始到現在,他跟江浩的戰爭之中他都處於劣勢的一方,現在佔據優勢的他當然是十分的囂張的。

“疤狗,你不守信用!”看到他們沒有要放人的意思,江浩是質問向疤狗:“錢我明明給你帶來了,你還想怎麼樣?”

“我怎麼就不守信用了?”面對江浩的話,疤狗是對着江浩笑道:“我只是說見到錢後保證張大小姐的安全,可沒說見錢就放人啊?”

“而且你現在看看,張大小姐很安全啊,如果沒有我的保護,她早就被這些人給玷污了!”

“哼!早就料定你們會來這一套!”看到他們已經是鐵定的反悔,江浩也就不瞞着他們了:“所以我給你們的帶的錢也是有驚喜的!你們自己打開看看吧!想要一個億!你們就得乖乖放人!”


江浩的話音剛落,便有一個小弟去檢查起了錢袋,很快他就發出了一聲驚呼:“老大,不是錢,是一堆廢紙!兩袋都是廢紙!”

“媽的!敢耍老子!給我打!狠狠的打!”看到這一幕,疤狗是惱羞成怒起來。

而他的一聲令下,幾個小弟便是衝上前去,對着江浩便是一陣拳打腳踢。

疤狗是惡狠狠道:“跟我疤狗做生意的,只有我陰別人,還從來沒有人敢陰我!”


“你這小子敢一個人來我佩服你是一條漢子!你敢陰我疤狗,我更敬你是一條漢子!”

“媽的!還真的是紙!老子打死你!”而此時的李洛看到兩大袋的廢紙之後,也是轉過身去,提着江浩的頭便是狠狠的砸去了幾拳!

他還以爲這次綁架他們又會多了一個億的資金呢,沒想到到最後竟然拿到的是一堆廢紙,他沒有不氣憤的理由的!

“你以前不是很狂嗎?狂啊!狂一個給我看看!”李洛說着是一拳又一拳的往江浩的頭上砸去,他誓將這段時間的怒氣全部給發泄出來。

“還讓我叫你祖宗!媽的!你也給我叫一個,叫一個我就放過你!”李洛惡狠狠的對着江浩說道。

在趙老爺子家的那一幕他是一輩子也不會忘記的。

“呸!”江浩聽到他這話是直接噴了他一臉的血:“沒大沒小的癟犢子,你忘了我纔是你祖宗!”

砰!――“你給我去死吧!”

“啊~”

聽到江浩這話,李洛是惱羞成怒的直接朝着他的腹部踢去了一腳,直接把江浩打得縮成了一團。

而另一邊的張夢辰看到江浩被打得血淋淋的,此時的她嘴巴被封住了雖然喊不出來,但她的臉上已經滿是眼淚的痕跡。

看到奄奄一息的江浩,一旁的疤狗是厭惡的說道:“直接把他殺了算了,反正錢也拿不到了,就撕票吧!”

疤狗可是在道上混的,他知道這種事情拖的越久危險就越大,所以他寧願把江浩他們殺了,他也不願意再利用他們要挾張家拿錢了。

“急什麼。”不過李洛並不想就這麼便宜江浩了,他要慢慢的折磨他。

李洛笑道:“此時殺他是易如反掌的事情,我要慢慢的折磨他。”

說着他便指着另一邊被五花大綁的張夢辰:“那張夢辰是他的未婚妻,我要在他的面前把她給上了,讓他生不如死!”

李洛是一臉的狠勁,他綁架張夢辰可不單單是爲了錢很引出江浩出來出口氣,更大的程度是爲了得到張夢辰。

雖然說得不到她的心,但是佔有她一次,李洛覺得他冒這種風險還是值得的!

“好好好,你這主意不錯啊,還是李少會玩。”李洛的提議是讓疤狗直豎大拇指。

“不過憑什麼你先玩?這事我的功勞可是最大的!我可是出動了幾十個兄弟啊!”疤狗也不傻,先張夢辰這種美女他可不想玩第二手。

“疤狗實不相瞞,我已經看上這張夢辰好久了,我做夢都想得到她!”李洛說道:“只要你讓我先,我給你五千萬怎麼樣?”

“五千萬?”聽到李洛這話疤狗是滿臉的震驚。

雖然說這張夢辰長得不錯,但是爲了玩她的第一次而花五千萬,疤狗還是不願意的。

“好,成交!”想到這些疤狗是滿嘴的答應了,畢竟玩第二手又不是沒有玩的。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