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葉若羽幾人剛剛到達山寨,琴女便走了過來,挽着葉若羽的手臂,指着姬千瀧道:“這位就是你的未婚妻咯,嘻嘻,果然是個大美人!”

姬千瀧看着眼前的琴女,心中出現了一絲莫名的緊張,她也是第一次看到女人感到緊張,在她眼中琴女實在太漂亮了,漂亮得有些過分——琴女給她的壓迫感太大了。

“這位就是琴女吧,果然是隻狐狸,怪不得他只讓我當妾!”姬千瀧等着琴女,指了指葉若羽,滿是敵意的說道。

“不準對琴女姑娘無理!”靈子瞪了姬千瀧一眼,狠狠的說道。

琴女笑了笑道:“沒關係,她這是吃醋了!”接着又對葉若羽道:“你說你長的這麼難看,臉上還有兩道疤,可爲什麼,姬姑娘才見過你兩次,就有醋意?”

葉若羽聽了琴女的話桀桀的笑了兩聲,很是得意的說道:“母親都說了,我是一個很有吸引力的男人!”

“鬼才吃他的醋,就他這醜八怪的樣子,要不是和親,誰會願意嫁給他!”姬千瀧生氣的說道,接着沒等葉若羽回答,大向前走去。

葉若羽無奈的搖了搖頭道:“願意嫁給我的人還真不少!嘎嘎,喂,我說你不要再向前走了,這行走山寨中可是有不少隱藏的殺手,他們不認得你,搞不好就會對你出手,就你那剛剛達到藍色初級的實力,可是很危險的!到時候斷了條胳膊缺了條腿,我可不會要你的!”

果然,姬千瀧聽了葉若羽的話,剛剛擡起的左腿硬是愣在了空中,接着慢慢的退了回來,轉頭,狠狠的瞪着葉若羽,臉上變得通紅,也不知道是生氣,還是被嚇着了。

五大族長聽了葉若羽的話相互看了幾眼,沒有說話,誰也不知道他們在想些什麼。

葉若羽笑了笑,攬着琴女的腰走到姬千瀧身邊道:“從下嬌生慣養,不過卻傻的有些可愛!桀桀!”

姬千瀧終於忍不住了,直接一巴掌向葉若羽的臉上拍去,當然,她沒有得手。

此時在靈子的房間中,五位族長都聚在一起。

“這葉若羽真是隻老狐狸,沒想到突然給我們來了這招!幸好我們的計劃幾位副族長都知道,不然這下子就真的會賠了夫人又折兵!”靈子看着另外幾位族長惡狠狠的說道。

“就算幾位副族長知道計劃,也不見得能夠順利進行,這葉若羽心機太深了!”景山家族族長姜山嘆了口氣說道。

“實在不行,咱們瞧瞧的溜出去!你要被他發現就可以了!”霸流家族族長段天道,這傢伙有時候無比精明,有時候也容易犯傻,他最大的弱點就是脾氣太暴躁!

靈子搖了搖頭道:“這不行,這段時間葉若羽肯定會一直在我們身邊的,我們誰都沒把握從他眼皮底下溜走!一旦被他發現,他肯定會有疑心,到時候就不好辦了!”

“那我們怎麼辦?就這樣乾等着?”段天繼續道。

姜山點了點頭,想了一會道:“沒辦法,葉若羽這一招已經把我們完全吃死,現在只能拼一把了,做任何事都會冒一點風險的!我們要相信幾位副族長的能力!”

聽到這裏,幾位族長都不說話了,現在只能這樣,發出去的弓箭已經不能回頭!

來到客房的這十來天,姬千瀧一直把自己關在房間中,誰也不見,這讓葉若羽有些無奈,他也沒有多管!

不過剛剛得來消息,三把刀山寨的三位首領董無心、張華清、彥文昭已經來了,他們非要吵着見葉若羽的未來媳婦,沒辦法,葉若羽只能去找姬千瀧。

葉若羽敲了幾遍門,沒人迴應,接着又喊了兩聲還是沒回應,這樣葉若羽一陣疑惑,神識明明感覺到她在房間,爲何就是不答應呢?

想了一會,葉若羽還是決定推門進入。

姬千瀧正睡在牀上,葉若羽進來,她完全沒反應。

葉若羽拿了張椅子做到窗前道:“我說你睡了這麼多天是不是應該出去走走?”

沒人理。

“我的朋友來了,你是不是應該陪我出去招呼招呼?”葉若羽繼續道。

還是沒人理。

“好吧,既然你想睡,那我讓你睡個夠!從今天開始不會有一個人來你房間,也不會有一個人跟你說話,你也無法走出房間,因爲我出去之後,外面會有數百人將你完完全全的保護起來!哦,還有,婚禮舉行之後你也不用擔心我會碰你,以後你就獨守空房吧!”葉若羽說完,臉上露出了一絲邪笑,接着便走出了房間關上房門。

葉若羽發現姬千瀧還是沒有動,笑了笑,對着那些客房的守衛大聲道:“你讓琴女叫兩百兄弟過來,睡在裏邊的人有些不舒服,你們好好保護!嗯,沒有我的允許誰也不能跟她說話、不能進她的房間,也不能….”

葉若羽話還沒說完,“吱呀”一聲,門開了,姬千瀧從裏邊走了出來,愣愣的瞪着葉若羽,她本來以爲葉若羽剛剛是開玩笑的,沒想到這傢伙來真的!

這十多天她很生氣,非常生氣,所以一直待在房間,可誰想到葉若羽愣是沒來看她一眼,自己的哥哥倒是來了一次,這更讓她生氣,人比人氣死人啊,所以她就說了什麼人都不見!

現在葉若羽終於來了,居然是讓她去見客人,這讓她氣上加氣,氣的牙癢癢,恨不得將葉若羽撕個稀巴爛,所以她故意沒理葉若羽。

可是當葉若羽真的在外面下達那樣的命令時,她怕了!

任何人都是害怕寂寞的,更何況是她這種總是停不下來的人?這十來天一個人在房間中已經快將她憋死,如果以後沒人跟她說話,沒人進她房間,她也不能出去,還要獨守空房,那肯定比殺了她還難受,所以,她,認輸了!

當姬千瀧看着葉若羽那得意的笑容時,馬上轉移視角向四周看了看,四周空無一人!此時的她才知道受騙了。

“砰”的一聲,門又關上了,裏邊傳來的姬千瀧的罵聲:“葉若羽,你就是個大混蛋,大騙子,我怎麼就要嫁給你這樣的混蛋…”

罵了好久,她的聲音漸漸停歇,葉若羽笑道:“如果罵夠了可以出來看看!”

“吱呀”的開門聲再次響起,剛剛走出房門的姬千瀧再次開罵:“你就是個大混蛋,大…”她還沒罵完,馬上就後悔了,因爲在她的房間周圍果然整整齊齊的站着數百人,雖然實力沒她高,但站在一起散發的氣勢,不知道比她強了多少倍。

姬千瀧看着那些正在瞪着自己的人,嚇得後退了幾步,委屈得快要哭了。 葉若羽走了過來道:“還罵嗎?”

“我沒罵你!以後絕對誰都不罵!”姬千瀧堅定的說道,不過那已經在打轉的眼淚,顯示出她的委屈,漂亮的臉蛋也被氣的通紅。

“那是不是可以跟我一起去見客人?”葉若羽又笑道。

“當然可以,隨時都可以!”姬千瀧道。

葉若羽滿意的點了點頭,高興的攬着她的細腰,叫着五大族長向主峯走去,雖然他們是和親,葉若羽也並不喜歡她,但這樣子還是得做出來。

主峯,行走山寨,主廳。

琴女正在陪董無心幾人喝茶,看着葉若羽跟姬千瀧來了,連忙去拿杯子。

“哇,我說葉兄弟真是好福氣啊!左擁右抱的!還都是絕世美人!”董無心一看葉若羽跟姬千瀧來了,大笑道。

接着又對五大族長道:“五位族長這次算是做好事嗎?這倒是出奇了!”

五大族長笑了笑沒有說話,在他們眼中董無心這樣的小山寨頭領是不值得他們打招呼的,其實董無心的三把刀山寨也不小了,只是跟五大家族比起來,確實只能算小山寨。

葉若羽跟姬千瀧、五大族長坐了下來。

“董老大,禮物呢?”葉若羽喝了一口茶笑道。

琴女聽了葉若羽的話,咯咯的笑了兩聲道:“我就說,若羽第一句話肯定是要禮物!”

董無心嘆了口氣道:“果然是這樣!”說着拿出了一個手鐲遞給葉若羽道:“一百萬魂晶,我們山寨窮得叮噹響,這還是東拼西湊得來的,你先湊合着吧!”

葉若羽毫不客氣的手下,一百萬魂晶對三把刀山寨來說確實不是一個小數目,想當初救凝莜的時候,他們十萬魂晶拿出來都有些困難!

“凝莜呢?”葉若羽問道。

董無心搖了搖頭,無奈道:“聽說你要成家,這小姑娘生氣了,你看着怎麼辦吧!”

葉若羽也無奈的搖了搖頭,沒有說話。

“我說你們師姐弟還真是有緣啊,上次蕭族長被人逼親,這次你被和親,而且還有一個相同點,男的都是歪瓜裂棗,女的都是傾國傾城,哎,這世道啊,美女那麼少,爲何就都到了你家呢?想我董無心老大不小了,怎麼就還沒成家呢?”董無心在那自怨自艾道。

葉若羽瞪了董無心一眼道:“狗嘴吐不出象牙,哼哼,等我美女師姐回來了,我將你說的話玩玩全全複述一遍,你可是知道的,我美女師姐她最恨別人還在提那件事,你看着怎麼辦吧!”

董無心目瞪口呆,自己隨口說說沒想到碰到了蕭語雪的痛處,這女人不是琴女,得罪了她可不是鬧着玩的。

琴女聽了葉若羽的話,再看看董無心的表情都笑彎了腰。

接着葉若羽便沒有說話,一直在那有一口沒一口的喝着茶,琴女跟董無心在一遍聊着天,姬千瀧跟五位族長都沒有說話。

其實葉若羽並不是安靜的,他正在跟董無心神魂交流,這是別人聽不到的。

“我把山寨的人都帶來了,在范陽城外等候,你可要小心了,這五大家族不是什麼好東西,這次和親可沒那麼簡單!”董無心傳音道。

葉若羽喝着他的茶,回道:“你們這段時間就留在這裏,當忙打點下山寨中的事物,我要忙着監視五位族長,你們讓他們離開我的視力範圍,至於其他的,我都安排好了!”

董無心沒有說話,其實他很佩服葉若羽的計謀,這傢伙短短時間就將所有的事情都安排好了,這不是一般人能夠做到的,更讓他佩服的時候,五大族長居然被留在這裏,嘿嘿,這樣的監視比讓人到五大家族去監視要容易、安全得多!

時間過的飛快,轉眼間就到了成親的日子。

此時葉若羽跟琴女正躺在牀上,都是各有所思。

“怎麼了若羽?”琴女趴在葉若羽身上,看着葉若羽滿臉的不開心,笑道。

葉若羽摸了摸琴女的頭髮,嘆了口氣道:“不知道,心中有些不安!不是會出什麼事吧?”

琴女伸手撫摸着葉若羽的臉,調皮的說道:“不安?你這是第一次拜堂,肯定是心中緊張了!”

葉若羽翻身將琴女壓在身下道:“你在調皮我可不客氣了!”說着葉若羽開始饒琴女癢癢,惹得琴女一陣大笑。

就在這個時候,“砰”的一聲,房門被人一腳踢開,接着姬千瀧衝入房內,看着葉若羽跟琴女,大聲道:“葉若羽你個混蛋,今天是我成親的日子,你卻在這裏跟別人鬼混!”

葉若羽笑了笑,放開琴女道:“對,今天你就要嫁人了,當了別人的小妾應該要有禮貌,第一,不能不打招呼就進入丈夫的房間,第一,不能對丈夫大吼大叫,第三,見到丈夫的妻子,小妾應該行禮問好!嗯,還等什麼?”

姬千瀧聽了葉若羽的話,滿臉通紅,氣得她牙齒在不停的打顫,跺了跺腳,正準備行禮的時候,被琴女攔住了。

琴女瞪了葉若羽一眼道:“不准你欺負女人,更不准你欺負老婆!”

姬千瀧一聽這話連忙對琴女道:“剛剛他說了,不準對丈夫大吼大叫!”

這話一說出來葉若羽馬上就樂了,沒想到這姬千瀧爲了讓自己罵琴女,不惜來這一招,連琴女都被算計了,嘿嘿,這下子家裏就熱鬧咯。

“我剛剛好像說的代名詞是小妾吧?琴女是我妻子,她不在這範圍內!”葉若羽笑道,接着又走到琴女身邊攬着琴女的小腰道:“看見了吧,好心沒好報啊!”

琴女笑了笑,道:“看你這樣子是巴不得我跟千瀧打一架是吧?算了,不跟你鬥嘴皮子,馬上出去迎接賓客!”

葉若羽笑了笑,摟着琴女的小腰向外面走去。

姬千瀧看着他們兩個的親熱勁,委屈得就像一個小娘子在新婚初期跑了丈夫!跺了跺腳,咬牙低聲嘀咕道:“葉若羽你就是一個大混蛋!沒人性的大混蛋!想我姬千瀧在天龍家族積萬寵於一身,沒想到到這行走山寨中天天受你的氣!大混蛋!”

罵着罵着,姬千瀧又想起了自己在天龍家族的那些歲月,那時候只要自己一發脾氣,就有數十人下跪求情,只要自己不開心,無數的名門貴族子弟,前來安慰!現在呢?現在自己可憐得就像一個沒娘疼的娃子!

想着想着,她感覺自己的委屈更甚了,恨不得將葉若羽撕爛、煮熟、喂狗!

“喂,你還在那愣着幹嘛?今天你好像是主角額,怎麼?想將主角換成琴女?”不遠處走了幾步的葉若羽發現姬千瀧沒有跟上,邪邪的笑道。

聽了葉若羽的話,姬千瀧一個箭步衝上去,挽着葉若羽的手臂道:“今天我是主角!誰也不能搶!”

似乎她感覺自己不挽着葉若羽的手臂像是吃虧了一樣,也可能是感覺不挽着葉若羽的手臂自己的主角位置就會被琴女搶過去一樣!

葉若羽看着她嘟起的小嘴,那生氣的樣子笑了笑,這姬千瀧倒是挺可愛的,如果自己不是先認識琴女,說不定就會喜歡上她!說不定而已!

想到這裏,葉若羽突然又想到了蕭語雪。

這個美女師姐…哎,自己跟美女師姐該怎麼辦呢?根本就是剪不斷理還亂啊!

“想起族長大人了?”琴女靠在葉若羽的懷中,笑道。

葉若羽嘆了口氣道:“什麼事都瞞不過你這小妖精!”

“我能感覺到你是喜歡族長大人的,聽我的話,不要辜負族長大人!”琴女想了一會道。

葉若羽聽了下來看着前面,嘆了口氣道:“我也不知道喜不喜歡,感覺很模糊,在前面揮之不散,但又無法觸及!你說美女族長那麼優秀的一個人,爲什麼非要喜歡我,給兩個人都增添煩惱呢?哎,現在都感覺我不是個好人了!”

“你本來就不是好人,大混蛋一個!對了,你們口中的族長大人、美女師姐到底是誰啊?”姬千瀧嘟着小嘴,好奇的問道。

“她是……一個女人,比你漂亮,比你厲害,比你脾氣好,比你優秀的女人!”葉若羽陰笑道,似乎這段時間他特別喜歡惹姬千瀧生氣,這可能是想讓自己心中舒坦一些吧!

人總是自私的,前段時間他還在感嘆姬千瀧跟自己的不幸,現在因爲自己的煩惱就時不時的惹姬千瀧生氣,然後心裏就像是很高興一樣!

他這何嘗不是將自己的快樂建立在別人的痛苦上呢?

也可能是他習慣了,因爲這世間只有琴女一個人能夠真正的明白他,所以不管他對琴女說什麼,琴女總是能理解!可惜,姬千瀧不是琴女!她只是一個平常的女人,一個容易生氣、容易吃醋、心靈很脆弱的女人!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