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話是這樣說,但你不也沒事嘛。”陸振杰唉了聲,很難抉擇。

左手右手,兩邊都是肉,割哪?

“哼,你之前罵我廢物,我可以理解。但陸光這雜種想要殺我,你居然沒有懲罰他,那我就不理解了!”

陸羽言語激動,手指都用上了,指着陸振杰破口大罵。

“我不知道你是不是老了不中用還是怎的,居然給我這樣的處理方式。他是你孫子,我也是你的孫子,而且我還是正統的,你明不明白?”

被他伸手一指,陸振杰氣得七竅生煙,將柺杖猛地一敲地面,一邊喝道:“有你這麼跟你爺爺說話的嗎?”

陸羽火氣不降反升,怒道:“你還知道你是我爺爺?”

這句話無疑戳中了陸振杰的痛點上,先前陸家的醜聞視頻,他有些無奈。

“說吧,你想要怎麼樣?”

話到後面,陸振杰脾氣有些軟了。

這小子一點兒也不退讓,無非是想多討些好處。

“我想要掌控家族內所有的大小事務!”陸羽鏗鏘有力地說道。


果然!

陸振杰聞聲,瞪着陸羽。

好小子,‘想要’兩字說得如此有氣勢,一點兒也不像先前那樣那麼廢物了。

他思考了一番,最後搖了搖頭道:“不行,我不同意將所有事務完全交給你。”

陸羽目光有些陰冷了下來,這老不死的還是不相信他,眼裏還有着陸光那個雜種。

“那我至少要大部份!”

曉得要全部掌控,根本不可能。陸羽只能退而求次了。

“可以。”陸振杰眉頭皺了皺,說道:“現在我宣佈家族旗下的酒店,娛樂場所,餐飲,房地產,遊戲競技等都歸你管。這些總可以了吧?”

“就這些?”陸羽冷笑道。

房地產在陸家就是個死業務,說是負利潤也不爲過。這老不死的難道不懂嗎?還說得如此很大方的樣子。

更讓人生氣的是,那老不死給他的只是家族旗下的小利罷了,新能源,海港運輸這兩大版塊纔是陸家最賺錢的東西!

“怎麼,你還想要新能源,運輸?這兩樣我絕對不能交給你!否則,一切免談……”陸振杰板着臉,神情中透露出霸道。

他自然知道陸羽在打什麼主意。

“你不交給我,那麼你是交給那個雜種嘍?”陸羽目光轉向了陸光,這傢伙運氣不錯,居然還能得到老不死的擡愛。

陸振杰沒有迴應後面那句,他說道:“你要完全掌控家族所有大小事務,你得拿出你該有的實力,你也知道的,我們陸家從不養廢物。”

“我給你管理的這些,只要你能讓原有利潤提升到原先的兩倍,那麼新能源與海港運輸這兩大版塊我都可以交給你,這點相信你弟弟陸光是沒有任何介意的。”

“哼,他不是我弟弟。”陸羽嘴上插了一句,又道:“既然你只肯交給我這些事務,那行吧。”

想到不可能的要求,陸羽只好認了。

“沒什麼事兒就先這樣。”陸羽說着,轉身便往外走去。

期間,他眉宇間卻透露出一絲不易讓人察覺的神色,心頭暗道:“估計老不死的又有話要和陸光那雜種說了。”

哼,我倒要看看你們講些什麼。

陸羽嘴角微微上揚。

陸振杰的書房內,陸光收斂了往常的少爺脾氣,此刻變得極爲恭敬乖巧。 不恭敬不乖都不行了,誰讓他犯了天大的錯誤。

暗殺不成也沒啥,可是被暗殺之人爆了出來,他不被送去警察局或不被打死都算運氣好的了。

“你知道我爲何不把新能源與運輸這兩塊事務交給你哥嗎?”陸振杰背對着陸光說道。

“回爺爺,孫兒不懂。”陸光稍微低着頭,語氣溫和。

“哼,你們的那點兒心思爺爺都懂,最好別在爺爺眼皮底下耍心機。”

陸振杰曉得陸光不笨,腦子靈光着呢,這小子哪會不明白其中道理,只是不願回答罷了。

他有些老氣橫秋起來,眼裏透露出無數經歷,又道:“我不把所有事務完全交給陸羽,是因爲你哥對我心存芥蒂,哎……”

後面的話陸光自然能聽懂,無非就是前幾天的醜聞視頻罷了。

“……”陸光話到嘴邊,又給嚥了回去,實在不知道這時候該說些什麼。

只有陸振杰在那說着。

“其實,我本在想不如把你撤了,然後我來掌管新能源和運輸,以及家族裏所有的大小事務,但我老了。除了你哥,唯一的指望就是你了。”

“陸羽很有野心,我不放心他!”陸振杰說到後面,眼神忽然凌厲了起來,“現在由你來管理新能源和運輸這兩大業務……”

陸光聞聲,心裏樂開了花,原以爲會被滾出陸氏家族呢,誰知道後面還撿了個大便宜。

要知道,先前不管自己怎麼向這個老不死的索要家族最賺錢的新能源與運輸這兩塊大業務,可陸振杰就是死不同意。

現在好了,暗殺陸羽不成的情況下,反倒成全了以前所夢寐以求的東西。

哈哈,穩賺不虧!

“你不要笑開心那麼早,我是另外有件事兒要你去做。”陸振杰哪瞧不出陸光心裏早樂開了花。

陸光收起了臉上的笑意,正色道:“爺爺,您有什麼話不妨直說,只要孫兒能完成的肯定讓您滿意。”

只要能順利的接手新能源與海港運輸這兩大版塊的業務,他啥都答應。

“我要你去找一個人,然後從這人的手中拿到我們陸家想要的東西。”陸振杰說着,停頓了下,賣了個關子,又道:“只要事一成,陸羽手上的事務你想接手,爺爺都能幫你辦成。”

陸羽一聽,精神抖擻起來,“爺爺,您的意思是,只要能完成您的任務,我就是陸家的太子爺,是陸家的家主?”

“如果你是這麼理解也可以。”陸振杰道。

“哈哈,謝謝爺爺。我一定會努力完成您交代的任務的。”陸光臉上的笑容更盛了,“只是,爺爺您還沒有跟我說要找什麼人呢?”

陸振杰道:“幫我找到一個叫‘楊貝貝’的女孩,就在前幾天,管家跟我說她似乎剛從國外留學歸來,人現在在陽城,那裏是你的生地,想必陽城那小地方你應該有些手段的是吧?”

“陽城?嘿嘿,爺爺您放心,此事交給我,包您滿意!”陸光拍着自己的胸脯保證道。

陽城?

這是他的地盤呀!不要說找一個人,就算找一隻螞蟻,對他來說,像吃飯一樣簡簡單單。

“嗯,你現在就趕去陽城吧,儘快找到她,若是拿不到想要的東西,留她活口將她帶回來見我。”

“知道了爺爺,我現在就去辦。”

外邊,藏身在角落裏竊聽陸振杰和陸光對話的陸羽臉色陰沉了下來。

“好得很啊!你個老不死的,背後還給我整這麼一出,這完全是不把我當回事嘛。”

陸羽腦速飛動,盤算着如何操作。

想到了什麼,他連忙趕回自己的房間,在極其安全的情況下,很快找到秦飛的手機號碼並且撥打了過去。

那頭傳來秦飛的聲音,“什麼事兒?”

陸羽將剛纔竊聽到陸振杰與陸光對話的內容複述了一遍,那頭的秦飛不禁皺起眉來,“那個壞老頭也在找楊貝貝?”

“是的秦少。怎麼聽您之意,您之前就已經知曉楊貝貝已經回了陽城?”

陸羽聞聲,有些詫異秦飛的手段通天,居然比那個老不死的消息還靈通,而且速度還快。

本以爲把這些東西講出來,能夠得到秦飛的賞識的,誰知道晚了一步。

龍獄島的主人就是不一樣,哪裏都有眼線,並且掌握着各種各樣的信息。

還好自己選對了陣營,否則與秦飛那樣的狠人作對手,死都不知道怎麼死。

“行了,我知道了。如果你還有其他消息,再聯繫。”秦飛道。

“好的秦少……”

陸羽掛斷了電話,沉思了一會,轉身拿桌臺上的車鑰匙便離開了房間。

樓上,陸光站在落地玻璃窗前,望着陸羽離開的方向,嘴角不禁抽搐起來,“陸羽,還好你夠彩,要不然你早就完蛋了!”

叮鈴鈴……

陸光的電話響了起來,他按下了接聽鍵。

那是她妹妹謝思思的來電話。

“喂,哥,你在哪。”

聽出謝思思有些哭喪的語氣,陸光疑惑道:“妹妹,你這是怎麼了?”

“好氣人啊哥,我本來想着炒秦飛那狗屁老闆的魷魚,沒有想到卻反而被他捷足先登了。我,我好委屈,嗚嗚……”謝思思說到後面哭了出來。

陸光安慰了幾句,一邊問她怎麼回事。謝思思止住了哭聲,將前因後果複述了一遍。

“難怪了,難怪那女殺手會失敗!”

聽聞秦飛知曉了他們要暗殺陸羽的計劃,陸光便釋然了陸羽本來必死的卻後來爲何沒死的疑惑。

而殺手爲何會暗殺失敗的原因也就不言而喻,只是沒料到秦飛會在背後支持着陸羽。

陸光也將陸羽沒有死的情況講了出來,惹得謝思思連連責怪自己因爲說了夢話。到最後兩人互相安慰。

“哥,那現在咱們怎麼辦?”謝思思問道。

“你在這裏已經幫不上哥什麼忙了,要不妹妹你回陽城吧,我今天也回一趟,我要去處理件事。”陸光道。

“好的哥,我這就趕去你那與你匯合,然後回陽城。”

秦氏集團,秦飛在接到陸羽電話之後,他馬上給十七打了個電話,不出幾秒,電話就接通了。 “秦總,還有什麼安排嗎?”電話那頭的十七問道。

秦飛神情嚴肅,“你現在到了陽城沒有?”

十七笑道:“早到了秦總,怎麼,我好像聽出您有要事與我商量呀。哈哈,快說,是不是另有重大任務交給我。放心,我絕對能勝任。”

“聽着十七,我沒有時間跟你開玩笑,有件事我必須要告訴你。與我們一同想法想要找到楊貝貝的,還有陸家。”

“他們也盤算着想要楊貝貝手中的東西,我猜測他們的主意是要找到超級手機電池。所以你務必要保護她們母女的安全!”

“現在,楊貝貝母女倆的處境很危險,我們必須先陸家一步找到她們?”

聽了秦飛的話,十七有色正經起來,“秦總,其實我已經找到楊貝貝母女倆了,只是她們倆情況不太好。”

秦飛臉色一喜,但很快又沉了下來,問道:“怎麼回事?”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