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這件事太嚴重了,晚晚,這裏你不能住了。”

蘇晚晚剛想說什麼,景深就先開口。

“我會帶她去我那裏住。”

文霜看了他一眼,眼中的擔心的斂去了一些。

“我會和公司說給你聘請一個保鏢,這段時間會當做你的司機,保護你的安全。”

“可以。”蘇晚晚點了點頭,背後那人還沒有抓到,而且他現在還這麼囂張,可能真的傷害自己。

還想說什麼,蘇晚晚的手機突然想了起來,接起來,是剛剛警官的電話。

“蘇小姐,我剛剛掉了你家附近的監控,監控被人動了手腳,今天下午四點以後的監控信息都消失了,你先不要住在那裏,換一個地方住,最好有人能夠貼身保護你的安全。”

“是隻有我這邊的消失了還是整個別墅區的都消失了?”

“只有您那邊的。”

聞言,蘇晚晚的眉頭越皺越深。

“我知道了,謝謝警官。”

掛斷電話,文霜和景深的神情也更加的不好,他們也聽到了剛剛警察的話。

“我先去收拾東西,明天還要去學校。”

到了星府,已經是半夜,蘇晚晚神情中帶着些許疲憊。

景深替她將行李放進了房間,又下樓給她熱了一杯牛奶。

將牛奶放在她面前,他坐到了沙發上,將人摟進了懷裏。

“別擔心,我會找到那個人的。”

“嗯。”蘇晚晚無意識的在他胸口蹭了蹭,景深的心都要化了。

“保鏢的事我來安排,我讓秦錚找,他的人我更信的過。”景深輕輕的撫摸了一下她的頭。

“好。”

突然想到了什麼,蘇晚晚從他的懷裏鑽出頭來,“不要和我家人說。”

景深抿着嘴,卻沒有直接答應下來。

“可以不告訴你爸媽,但是要告訴你大哥。” “好吧。”蘇晚晚還是應了下來。

正當景深還想說些什麼的時候,林亭的電話突然打了過來。

景深接過,就聽見林亭有些興奮又有些激動,其中又摻雜着一些不知名的情緒的聲音從電話那頭傳來。

“老闆,你上熱搜了,鏈接我已經發給你了,要撤掉嗎?”

電話掛斷,景深打開了林亭發來的鏈接,蘇晚晚也聽到了電話,也拿出手機打開微博。

一上微博,就見某營銷號發的幾張照片被頂上了熱搜。

@XX工作室:景氏總裁和一神祕女子身現星月谷遊樂場,舉止親暱。[照片]

這個營銷號放了九張照片上去,每一張都是景深和蘇晚晚合照,但是其中只能看清景深的臉,蘇晚晚的大部分是背影。

但是就算是認不出蘇晚晚,也夠網友們瘋狂的了。


景氏一直是華國的大企業,財經雜誌經常會有關於景氏的報道,但是關於景深的信息卻很少,也幾乎沒有照片流傳出去,像今天這種情況,還是第一次。

【我的天吶!這是景氏的總裁?這也太帥了吧!】

【這個長相難道不是霸道總裁愛上我套路里的霸道總裁嗎?這個顏我死了!】

【戴着兔耳朵好可愛啊,這個長相在娛樂圈也能登頂吧!第一次在我心中看到能和鬱凜PK一下的顏,我太愛了!】


【我好想知道那個女孩兒是誰,我太羨慕了,能得到霸道總裁的呵護,兩人戴的還是情侶款兔耳朵,嗚嗚嗚太寵了!】

【讓我魂穿那個女孩兒!】

【從今天開始這就是我的老公,永遠不變,老公我愛你!】

…………

不光林亭給他發了消息,鬱銘澤,蔣政幾個也把鏈接發了過來,幾人還在他們的羣裏聊的特別開心。

鬱銘澤:採訪一下阿深,上熱搜是什麼感覺?

蔣政:阿深~霸道總裁愛上我喲~

關謹行:從今以後你就是新的老公!

秦墨心:蔣政哥謹行哥,晚晚還在呢。

……

剛被拉到這個羣沒幾天的蘇晚晚:…………沒關係,你們繼續……

景深看完之後,直接給林亭了打了個,讓他把網上所有的照片全部都撤掉。

蘇晚晚聽到這話,連忙又重新打開微博,將照片都保存了起來。

察覺到她的小動作,景深掛斷電話以後湊了過去,也將照片都保存了起來,還將屏保和屏幕都換成了兩人的照片。

蘇晚晚看着他的這一通操作,嘴角不自覺的勾起,掛着一個甜蜜的笑。

林亭的動作比較快,過了大概十分鐘的時間,網上關於景深的照片全部都沒了,搜索景深,也只能搜到景氏集團的官微。

【哦豁,大佬來清網了。】

【噓……安靜,我老公睡着了。】

【我生氣了,所以我老公就把照片都刪了,大家都洗洗睡吧。】

……

全部弄完,景深將她摟緊懷裏,輕拍着她的肩膀。

“你是不是該睡覺了?”

蘇晚晚看了一眼時間已經要後半夜了,她明天早上還得去學校上課,便打算回房間。

“明天早上我送你去學校。”

“不用了。”蘇晚晚搖了搖頭拒絕,“你剛上完熱搜,肯定會有記者蹲你的,萬一又被拍了怎麼辦,我可不想再上熱搜了,文姐明天會來接我的。”

景深:因爲上熱搜被媳婦兒嫌棄了怎麼辦?

第二天早上,在景深的百般注視下,蘇晚晚也沒同意讓他去送她。

景深先走後,文霜纔將車開到了地下停車場。

“還好我今天開的不是你的那輛保姆車,要是萬一被外面那堆狗仔拍到了,你傍金主的新聞一個小時以後就能出來。”

繫好安全帶以後,蘇晚晚聽到她的話笑了一下,“外面很多狗仔嗎?”

“多啊。”車子啓動,向京城戲劇學院開去,“光是我眼熟的就有兩三個,景大boss應該是第一次被拍沒有經驗,沒有去警告他們,以後就熟能生巧了。”

說完這個,文霜的話頭一轉,又到了今天課上。

“課表我已經發給你了,除了阮清還有別的課程,你也可以上,我已經和學校打好招呼了,反正你最近也沒什麼通告。”

聽到這個,蘇晚晚的注意力也被拉了過來,“真的嗎?”

“真的,當時我就是這麼想的,學校裏教的都是基礎,你去學學,這樣也能給你造勢。”

“好。”

應下之後,她的神情有些雀躍,本來以爲只能上阮清老師的課,沒想到其他的課也能上,頓時最近被恐嚇的事情影響到的心情也好了一些。

·

今天一早,景氏的員工都悄悄的蹲守在一樓大廳,就爲了再看看自家總裁的神顏。

他們入景氏這麼久,還是第一次見到總裁穿除了西裝以外的其他衣服,也還是第一次見總裁笑的那麼開心。

一樓的前臺今天也都個個打扮的花枝招展的。

從前老闆身邊一個雌性生物都沒有,更別說女人了,她們也不敢有什麼想法。而現在老闆身邊出現了女人,雖然是未婚妻,但是隻要沒結婚,一切都不算數,那爲什麼她們不可以。

景深一走進來,就聞到一陣濃郁的香水味兒,他不禁皺了皺眉。

走到一半他突然停了下來,銳利的眸子在一樓掃視了一圈,隨即走到了電梯前。

剛剛被他注視過員工皆是渾身一冷,站在那裏不敢再動。

到了辦公室,景深看着站在一旁的林亭,皺着眉頭,“告訴一樓的人,如果不想在景氏坐下去,那就儘快離職。”

“是。”

林亭交代完下邊人以後,又拿着幾份文件回來。他看了一眼總裁的深得,將文件放在了景深的桌子上。

雖然剛剛在一樓的員工有些惹老闆不快,但根據他對老闆的瞭解,老闆今天的心情非常好,無敵好,超級好,以致於剛剛那點兒不快很快就消散了,老闆現在又是好心情。

放好後,他開始進行每天的例行彙報。

彙報的結尾,他又看了看景深的神色,說那事兒的時候也沒那麼害怕了。 “老闆,景辰宇已經回國了,我昨天接到的消息,昨天下午到的首都機場。”

正在看文件的手一頓,景深的神色冷了幾分。

“盯好他。”

“是。”林亭應了一聲。

“我今天下午去趟軍區,下午的行程全部取消。”

·

京城戲劇學院門口,文霜帶着蘇晚晚下車以後,便先去了表演系的院長辦公室。

之前和已經和院長約好,文霜帶着她便直接走到門口敲了門。

“請進。”

蘇晚晚推門進去,就見到一男一女在房間裏。

男人坐在辦公桌後面,看起來四十歲左右,穿着一身西服,面色有些嚴肅。

女人坐在沙發上,穿着一條長裙,皮膚保養的很好,看起來只有三十歲左右。臉上掛着得體的笑容。

很容易就分辨出兩人是誰。

坐在辦公桌後的男人是葛院長,而女人就是阮清。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