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這就是大荒陸家的實力?」陸川震驚。

雖然他也聽說,大荒陸家是神洲三大家族之一,但一直沒有什麼概念,此時此刻,算是窺探到冰山一角了。


大約十分鐘之後,一夥身穿黑袍的武修,出現在天邊的盡頭,黑壓壓的,彷彿黑雲一樣。

這些人身上帶著濃濃的血腥氣,顯然經過無數的屠殺。

「唰!」……

不一會兒,陸川就看到清楚這些人,帶頭的是一個紫衫老者,正是石寒。

在距離陸川這行人千米之外停了下來。」

「就是他!就是那個小子,他就是那個陸明南的兒子!」突然之間,有一個生死巔峰的武修站了出來,指著陸川叫出了聲。

「恩?你就是陸川?那個陸明南的兒子?很好,你老子殺死了我們少族長,不過我們找不到你老子,先把你殺了再說!」石寒目光瞬間刺向陸川,猙獰一笑。

「恩?原來是和二爺有仇!第2小組保護川少爺後退,其他人全部隨我迎戰!」袁雄一聽石寒的話語,頓時之間,也不多什麼,殺機一閃,劍陣催動。

「這是……?寂滅八荒劍陣!」看到劍陣催動,石寒此刻才注意到劍陣,面色大變。

「寂滅八荒劍陣,這是大荒陸家的獨有劍陣!你們是大荒陸家的人?」

剎那之間,石寒神色陰晴不定,雙目神情飄忽。

「石長老,你還在猶豫什麼?你可是下令屠殺了第一侯府,你和姓陸的父子,已經結下了不死不休的大仇,放跑了那個小子,你就等著大荒陸家成千上萬領悟劍勢的劍修以及那上億劍客,無窮無盡的追殺!」

石寒旁邊的一黑袍女子開口道:「我看這個小子身份也不低,不然陸家不會派這麼多人護送他,正好黃家和陸家是死敵,殺了這個小子,尋求黃家的庇護,這才是唯一的出路。」

這女子長得極美,但一開口,殘忍至極。

「恩?屠了第一侯府?」原本打算離去的陸川,剎那間回頭,雙目,殺機瘋狂閃爍。

「不錯!第一侯府,全府上下,雞犬不留!就缺兩個主人,現在,就讓我送你這個小主人上路吧!精英堂,殺!」女子轉頭看向陸川,殺意騰騰的下達了命令。(未完待續。。) 女子一動,她身後的那些黑袍人,彷彿得到什麼信息一樣,剎那間,全部殺氣騰騰,衝殺而出。

「找死!」

袁雄目中厲色一閃,手中聖劍,攜必殺之勢,朝著女子,狠狠的一劍斬去。

「你的對手是我!」紫衫老者石寒眼中厲色一閃,彷彿想清楚了,見到袁雄出手,剎那之間,拋出一尊大印。

大戰,一觸即發!

陸家這一方,雖然人少,但個個都是精銳,以一敵二,居然殺了個難分難解,不落下風。

陸家高手,雖然以一敵二也不落於下風,但畢竟人少,被顧家的武修尋找到漏洞,直接殺到陸川面前。

「小子,去死吧!」

兩個生死境巔峰的武修殺到了陸川的面前。

這兩個人雖然不如顧天涯和張恆那麼強,但也要比千九玄強上一籌,兩人出手,瞬間封住陸川的所有去路。

「小子,殺了你, 撒旦總裁,追逃妻! ,你死的也值得了,等日後我們功參造化,練就金丹,會感謝你的!」

兩個人神情猙獰,瞳孔深處閃爍著嗜血的喜悅。

「萬劍歸一!」

看著兩尊生死境的高手殺來,陸川毫不猶豫的施展出大須彌劍氣的殺招。

咻!

萬劍歸一,四十九道大須彌間劍氣合二為一。

十成的大須彌劍氣,而且還是以殺招施展出來,到底有多強,就算陸川也不知道。

但是毫無疑問,這是陸川目前為止,最強的手段之一!

本來,十成的大須彌劍氣,想要擊潰。就必須擁有超過陸川的十倍實力,這兩個生死巔峰武修,面前也可以做到,但是到四十九道大須彌劍氣合意而一……

四百九十倍的實力!

這就是大須彌劍氣真正的強大!

這也是為什麼凌渡一個聖者,其他招式不留下,非要把大須彌劍氣留下的原因。

陸川如今是天位後期修為,他的四百九十倍……

陸川不知道造化境武修有沒有這麼強大,但眼前兩個生死境武修,絕對沒有這麼強大!

「一道小小的劍氣?」

兩名生死境武修,對於陸川的大須彌劍氣。不屑一顧,其中一人手中大刀寒光一閃……

「嗤!」

劍光一閃。

鮮血飛灑!

大須彌劍氣,並沒有像這位生死境巔峰高手想象的那樣,被他一刀劈散,反而是被劍氣洞穿腦袋,連慘叫也沒有發出,便已經被擊殺當場!

「怎麼可能!?這怎可能?」另外一名生死境巔峰該收,身體一震,語氣中帶上了一絲恐懼。

「你也去死吧?大須彌劍氣!」

陸川再度低吼一聲。青萍劍一動,一道劍氣激發。

這只是一道普通的劍氣,不過這名生死境巔峰高手,此刻因為同伴之死。心神被攝,聽到陸川那熟悉的招式,下意識的閃避開來。

等他反應過來,這只是一道普通劍氣的時候。陸川的攻擊已經到了。

四十九劍!

極品絕學!

修鍊度,十成!

四十九劍,不像是太白劍訣那樣凌厲、霸道。但一瞬間四十九劍的攻擊,絕對也是凌厲無比!

就算大須彌劍氣,若是不施展殺招,也比不上四十九劍。

「咻!」「咻!」「咻!」……

劍光閃爍,劍勢凌厲。

劍勢,配合劍術,此時此刻,陸川可謂是把實力發揮的淋漓盡致。

這一剎那所爆發出來的實力,雖然不足以擊殺眼前這位生死境的高手,但卻全面壓制!

天位後期的實力,對抗生死境巔峰高手,還佔據著上風!

雖然他先利用假的大須彌劍氣,奪人心神,但在某種程度之上,此刻的他已經達到了當初陸明南在天位境的成就!

雖然陸川並沒有擊殺生死巔峰武修的實力,不過他此刻施展四十九劍的情景,落在陸家一眾守衛眼中,卻是引起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作為和陸川相處了將近一個月的陸家眾人,自然非常清楚,陸川這一個月內,從天位初期達到天位後期,這本來就已經很讓人正經了,就算放到天才如雲的陸家,陸川的這修鍊速度,也堪稱恐怖。

但是現在,陸川居然在修為連續突破兩個境界的同時,把四十九劍這門極品絕學修鍊到了大成?

儘管先前陸川也在十幾分鐘之內,把極品絕學修鍊到一成的程度的例子在,但是此時此刻陸川施展出四十九劍,依舊心神劇震。

一成,和十成!

這根本就沒有可比性!

「天才!絕對的天才……不,這已經不是天才了,是妖孽!」

「不愧是二爺的兒子,天賦之強,整個神洲大地,或許只有那個人才能與之抗衡!」

「我們這一脈雖然因為老祖出關的原因,重新成為第九脈,但是二十幾年前的兩次創傷,已經讓我們這一脈元氣大傷,在九脈之中絕對是墊底的存在,就算一些分支,也可能強過我們,現在有了川少爺,我們第九脈絕對可以再度崛起!」

「從現在起,川少爺就是我們第九脈最重要的人物了!殺!殺!殺!不惜一切代價,為川少爺殺出一條血路!」

「不惜一切代價,為川少爺殺出一條血路!」

剎那之間,陸家的這些人,眼神一個個露出狂熱。

陸家是一個大家族,大家族就避免不了紛爭。

陸家先祖為了避免內鬥,消耗掉家族的力量,最後泯然歷史,開闢了一個九脈共同掌管家族的決定。

陸家九脈,每一脈都是相互傾扎,內鬥不休,從當初陸家第九脈這一點就能看出。

但是在每一脈之內,卻非常團結,雖然也有著競爭,但絕對是光明正大的良性競爭,根本沒有人會暗中下黑手,因為這種人會被整個家族看不起。

在這個以家族、宗門發展為主的九州世界之中,每個家族、宗門都會有一些這樣的人。

或許這很傻、很白痴,但對於這些人本人來說,這卻是他們的榮耀、榮譽!

這是一種凝聚力!

一個發展很大的實力,不可能沒有凝聚力!

因為一個沒有凝聚力的實力,就算有再強的實力,也根本發展不起來。

就像是中古時期帝國,一代大帝以強橫無比的姿態,橫掃九州,以武力威懾天下,但他一死,強大的帝國,馬上煙消雲散。(未完待續。。) 「殺!殺!殺!」

陸家眾人,氣勢如虹,人雖然少,但是剎那之間,就佔據了上風。

短短几息之間,就有幾名生死境高手和兩名造化境高手,就被陸家高手斬殺。

頓時之間,陸家眾人氣勢再漲!

正在抵擋一個陸家高手的顧天梅看到這一枚,那精緻絕世的臉蛋上,頓時就黑了下來。

「全部服用轉龍丹,施展燃血秘術!」顧天梅語氣陰森,下達了命令。

「燃血秘術!轉龍丹!隊長,燃血秘術和轉龍丹同時使用,我們的修為會下降一個等階,而且以後修為不會再有任何進步!」

顧家武修的凝聚力,顯然沒有陸家第九脈那樣強,聽到顧天梅的命令,的確有人照做,但那些造化境的金丹高手,一個個都猶豫不決。

他們都是練就了金丹,壽元兩百載,其中更有人以後還有可能衝擊神通境,壽元達到三百載,讓他們這麼放棄現有的境界,很難!

「這是命令!」看到手下反駁,顧天梅臉色頓時更加陰沉。

聽到顧天梅的話,這些造化境渾身一顫,但目光依舊不死心的看向石寒:「石長老,這件事情,您怎麼說?」

聽到這些精英堂的弟子,目光看向自己,石寒乾癟的老臉,露出濃濃的譏諷。

「先前的時候,對老夫這個領頭人,不聞不問,正眼都不看一下,此刻想要老夫出頭?不過可惜,老夫這次想法,和你們隊長一樣!」紫衫老者石寒心中冷笑。

「修為?你們這個時刻還在乎修為?再不拚命,命都沒有了,你們現在圍殺的可是大荒陸家的人,若是被他們逃走一個。傳回消息,就等著大荒陸家那成千上萬的劍修,和無窮無盡的劍客,永無休止的追殺吧!」

紫衫老者石寒口中大喝,不過說話之間,卻是沒有一丁點要服用禁丹或者施展秘術的意思,只是和袁雄周旋。

不過他的話語,卻是點醒了顧家的那些造化境的金丹高手,那些果決的金丹高手,馬上服用禁丹。就算有些猶豫的高手,也在陸家眾人強大的壓力之下,迫不得已的服用禁丹,施展秘術。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