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李香蘭得知這個包裹裏的竟然是自己死去的兒媳婦,哭得眼淚都停不住。

平陽日紅了眼睛,但是這次他沒哭,因爲他是兒子的支柱,要是自己也哭了,依兒子那從小就軟弱的性格,也要哭翻天。

李香蘭說要第二天去籌錢,埋葬包裹裏的兒媳婦,被平陽楓庭制止了。

平陽楓庭拍拍爸媽雙肩哀聲道“靜子她生前就喜愛安靜,她討厭人多,所以她的安葬,越少人知道越好,最後就咱一家人。”平陽楓庭難免又要大費一番口舌,纔將爸媽說服。

於是烏漆墨黑的大晚上,李香蘭扛着鋤頭鏟子,平陽楓庭跟老爸擡着超重的棺材,還好黃長官這方面做得很到位,棺材沒想象中的千斤重,反而異常的輕。三人就跟盜墓者一樣,偷偷的往山路走去。

埋葬初美靜子的地點,就是在平陽楓庭奶奶過世的山後面,還好路是平地,不然讓擡棺材的平陽楓庭跟他老爸,得活活走斷腿。

埋葬初美靜子的過程用了大半個晚上,三人都在墳地前累趴了。

平陽楓庭跪在初美靜子的墳前,用力的叩了三叩,這三磕很用力,擡起頭來時,藉着月光,他爸媽看到他額頭都磕出血印了還一額頭的泥巴。

平陽日也同樣給自己兒媳婦叩了三叩,李香蘭也沒落下,也叩了三叩。

平陽楓庭感謝的看着爸媽,朝着二老也叩了三叩,同時嘴巴還說着感謝的話“謝謝你們爸爸,媽媽!”李香蘭趕忙阻止兒子“這都是應該的,你是我兒子,我不幫你幫誰去?”

平陽日也是一臉嚴肅的指責兒子“別沒事亂叩頭,男兒膝下有黃金”這個名詞平陽日聽村裏一個讀書的小娃娃說的,沒想到今天既然用上了。平陽日有些得意。

平陽楓庭用力的點點頭。隨即回過頭,眼含深意的看着初美靜子的土地,這裏有着她的愛人。

平陽楓庭趴在初美靜子的墳前,對着靜子的墳地深深吻了吻,還一眼堅定的呢喃有聲“靜子…謝謝你讓我看清楚了世間的一切。我會變強,給你報仇,餘新幫我必親手屠之!我發誓”平陽楓庭爆睜雙眼,一張臉都貼在了土裏面,雙手死死的抓着泥巴“我要變強,給你報仇!” 這些天,爸媽爲了帶自己放鬆下那沉痛的心情,放下了手中的活,帶着自己滿村亂逛。看見那些在村裏新建的烤鴨店呢,燒烤攤,就很興奮的帶兒子跑過去,李香蘭總是噓寒問暖的問兒子,要不要吃這個啊,那個啊。

平陽楓庭這麼大個人了,滿街被老媽還這樣慣小孩似的問,讓平陽楓庭不僅也是老臉一紅。

平陽日倒是樂呵呵的看着這對娘倆,笑而不語。眼神中對兒子也是充滿了無聲的關懷。

就這樣足足玩了起碼五,六天。而那個黃嬸那晚被平陽楓庭趕出家門後,就在也沒有過任何交集。

據鄰居所說那個美女在第二天,就打火車去了深圳。

平陽楓庭現在想到那個女人,就惱怒。說自己就算了,連自己爸媽都說了進去,而且還說妹妹是盲人這件事最讓平陽楓庭惱火。當時要不是爸媽在場,平陽楓庭哪怕性格在軟弱,也要衝上去,暴打她們母女倆。

這些天,平陽楓庭好歹是把爸媽給說通了,她們也同意了跟自己去趟深圳。

李香蘭跟平陽日則表示只去‘看雪’學校看看就好,馬上回來。

平陽楓庭本來也就沒想着要讓她們多呆些時候。

自己現在連住的地方都沒了,只能找藉口,讓她們入住酒店,還好現在身上有黃長官借到的2萬多塊。相信自己節約點,應該能頂好長一段時間。

火車幾天前就讓平陽楓庭提前買好了,不出意外還是三張軟座,爲了讓爸媽火車要座舒服一回。

當爸媽要看那車票時,平陽楓庭只是在她倆面前晃了晃,欣喜的說不給看。要是讓爸媽知道這三張車票花了500多,爸媽指定說教自己敗家,然後就中途反悔不去,還得要自己去退。

五百多塊,那是要讓李香蘭跟丈夫倆人買多少小菜,才能換來的辛苦錢。被他們知道平陽楓庭這個敗家子,不把錢當錢看的,買三張軟座鐵定饒不了他。

火車如那正在煲電話粥的戀愛男女一樣行駛向去深圳的車軌上。得7,8小時才能到達目的地,到了深圳市後。

平陽楓庭第一時間便去辦了七天大酒店的入房手續。

也挺貴的7天450!不過平陽楓庭結賬的時候,眼睛眨都沒眨一下,當然也是揹着爸媽結的。要被知道7天就收了450多,依爸媽那節省到的老觀念,恐怕又要吵着鬧着要回去。

爸媽來也是空手來的,原本他們說是要帶衣服過來換,還要給平陽楓庭跟她妹妹都帶些什麼土特產去。還是被平陽楓庭以會讓妹妹在學校出糗的理由,讓李香蘭斷了帶土特產的念頭。

平陽楓庭身上還有蠻多錢,他想給爸媽買幾套像樣的衣服,讓他們穿得暖和點,快秋天了。既然來了,就給爸媽買幾件秋裝。

買衣服的時候,李香蘭可老不願意了, 超級仙學院 ,看裝修就大氣的很,進去後,還有統一服裝的服務員前來,送以貼心的服務。

平陽日也能看出這些服裝店衣服的昂貴,光是看店面,就不是廉價的地方。

平陽楓庭自然太好的衣服買不起。

但是好歹要給爸媽一個說法,哪怕他們不要,自己也要盡到對爸媽的一份心意,要不然心裏會很過不去。

“楓庭啊,你看你,媽知道你在外面的日子肯定也不好過,還給媽買這麼些衣服。”平陽楓庭手中提着大袋小袋的,笑說“給你們買衣服也是應該的,你們生我,養我,難道還不准我報答你們啊?”

平陽日倒是看得開,要是兒子不給他們買東西,他們也不可能說怪兒子,相反他們還會給兒子錢,或者給兒子買衣服,爲人父母做得還不都是相同的事。

可是一切都反過來了。

平陽日口袋中那張農村信用卡里全部家當4萬多塊,始終都沒派上用場。

將東西拎到了酒店內。

平陽楓庭說是帶他們去玩一天。

李香蘭還想去平陽楓庭寫作的地方去看看。

他們倆哪知道,其實寫作只需要簡簡單單的一本筆記本電腦就行了,哪裏還會有地方?

硬要說地方的話,那就是隻要有個窩,不管大小,那就是平陽楓庭工作的地方。

只玩了兩天。李香蘭跟平陽日便坐不住了,非要快點去看妹妹。

平陽楓庭這天一大早,就打給妹妹的那個朋友。妹妹接了電話“喂,看雪,是我老哥。”

“喔!哥哥,今天怎麼捨得主動打電話給我了呢?你身上的傷好點了嗎?”平陽楓庭是躲在廁所裏打電話的,就是想要跟妹妹說這些事。要妹妹保密,別把自己遇上黑社會的事說出去。如果父母發現妹妹身上的傷,就讓她說是不小心摔的。看雪身上只是輕微的皮外傷,沒什麼大事,順便又說要來她學校看她,還要她中午別吃飯,帶她去外面吃。

妹妹電話裏頭,滿地歡呼着:“哦,太好了。”電話裏面還聽到了妹妹那些小夥伴們替她高興的聲音。

平陽楓庭沒將爸媽也來的事告訴她,目的就是想要給妹妹一個意外驚喜。

中午時刻,平陽楓庭跟爸媽一起去外面排擋買了些妹妹愛吃的菜“花菜炒肉,絲瓜悶荷包蛋。”

三人裝備整齊的去了學校,李香蘭跟平陽日將兒子給買的衣服換上了,看上去到真有那麼城裏人的氣味。

平陽楓庭一大早看見爸媽換上的秋裝,雖然現在大夏天的換上這身秋裝奇怪了點,但是玩的就是出奇不易,今天帶爸媽來,給妹妹的也是驚奇。

那麼爸媽大夏天的一身秋裝,也是驚奇+奇葩。

“哎呀,妹妹!”平陽楓庭去到學校的亭子那,學校真的很大,很氣派。連亭子周圍都是水池。裏面滿滿的各種顏色的好看金魚,游來游去,自在在很。

亭子這一塊看上去有些像是到了紅燈區,這想法,是平陽楓庭第一次來,便在心裏給這學校的亭子冠上的地名。

因爲當時帶妹妹來這吃午飯時,發現很多學校內的學生,蠻多在這一塊牽着手,散步,聊人生聊理想,聊日後的孩子撫養問題。還有躲在樹幹接吻的,一起吃飯的。還有平陽楓庭好幾次在草叢那發現過好幾次,上面帶着奇怪液體的杜蕾斯!

“哥哥你來了啊?”平陽看雪的幾個小夥伴,將她帶到跟她***了面,順便又跟平陽楓庭打了個招呼,便匆匆離去。

“看雪你在學校有蠻多朋友呢!”平陽楓庭望着遠去的那兩個歡快的女孩子。

“只有這兩個最好了,其他的都是虛僞的朋友!”平陽看雪掂起腳尖,摸到哥哥的耳朵,趴在他耳邊,悄聲告訴他。

帶着妹妹去到那個爸媽正在等着的小亭那。

李香蘭跟平陽日正緊張的坐在亭子的石凳上。眼神四處亂看,他們是在學生羣中找尋自己女兒的蹤影。

“爸媽!”平陽楓庭牽着妹妹的手走到亭子那,喊了這麼聲。

平陽看雪全身一抖,神情激動的大氣都要喘不贏了。

她緊拉着哥哥的衣服問“爸爸媽媽在哪裏?哥哥是不是騙人的,爸媽纔不會來呢!”平陽看雪很是激動的問着哥哥,因爲好久沒聽到爸媽的聲音了,尤其是真實的,而不是電話裏。

要是爸媽來了肯定會叫她的,還會抱她的。

“看雪!”

“看雪!”

李香蘭跟平陽日幾乎是異口同聲!

平陽看雪呆在了當場。

那些學生中少不了看熱鬧的,還以爲是韓劇在學校正式開拍了!

有不少學生,還掏出手機,開拍。

甚至有拿攝像機的人。

平陽楓庭看着身邊那些都成狗仔隊的學生們,納悶的想到“這個學校太瘋狂了,真不愧是富少集結地!” “爸爸媽媽,嗚嗚!”李香蘭衝上去狠狠抱住女兒,在大庭廣衆之下,母女倆哭成一團。

平陽日站在一邊,抹了抹眼淚,眼神中全無盡的開心。

平陽楓庭走上去,將老媽手中的飯盒拎到自己手上來。

那些遠遠拍照錄像的同學,明顯有要更進一步的發展。

漸漸湊攏過一些學生,男學生居多。

“看雪不哭了,你同學們,都在看着咱們呢!”

“額…!”平陽看雪也是有一年多沒看到爸爸媽媽了,現在說話都打着顫,因爲過於激動,身體不受控制的顫抖。

平陽日大笑道“好了,閨女坐下來,先吃飯,今天你哥哥餵你吃,我看看你們兄妹關係有沒有像小時候一樣好!”平陽日說着話,抓過兒子手中的幾個飯盒,先是打了三盒飯,將剩餘兩個盒子裏的菜全部擺放在石凳上。

這才拉過母女二人快先吃飯。

平陽看雪吃飯的過程中,還不時笑呵呵的跟爸媽說着自己在學校的一些趣事,逗得爸媽跟平陽楓庭,哈哈大笑。

興致高昂的平陽楓庭被妹妹一番趣事說的也來了興趣“我也說一個我們同事以前一個笑話,現在想起來就樂。”

一家人圍在亭子這,很是歡樂,不時有些同學被這家人的氣氛所渲染,也是藉着吃飯的名義,端着飯碗湊了過來。

“喂,看雪,你這是你爸媽跟你哥吧?”某位認識平陽看雪的同學。

這時候一個說話聲,將原本一家人的範圍打破“喲,看雪你父母全來了?”

平陽楓庭朝着這似很無禮的聲源看去,是一個穿金戴銀的小夥子。

小夥子看上去跟平陽看雪差不多大的年紀,一身平陽楓庭認不得的英文牌子的衣服,脖子上還帶着大拇指粗的金項鍊,手上一條鑲了鑽石的手錶,一頭很是散亂,卻又有紋理分明的黑髮,看上去很精神很帥的小夥子。

“小同學怎麼了?”平陽楓庭說話很小心,這個學校裏的學生,家裏全是有大背景的,這個少年剛纔問話狂得很。

平陽楓庭禪忌這看衣着就是有背景人的孩子。

漸漸這個少年身後圍過來一羣人,全部吊兒郎當的樣子。

平陽楓庭警覺出有事要發生,這些人臉上那痞子樣。跟謝哥那羣人眼神差不多。

爸媽你們先回去吧!待會我帶妹妹回教室了。


李香蘭正給妹妹餵飯吃“待會吧,你妹妹學業哪有那麼急?飯還沒吃完,就要先走了”

“走的掉嗎?伯母大人?”那個少年,囂張的走了過來,還一屁股坐在平陽看雪身邊。

平陽看雪聽聞這個聲音,就跟被蛇咬了一樣,唰得一下站了起來,飯也顧不得吃。

禁案組紀實 風傑今天我爸媽在這,希望你自重一點!”平陽看雪對着那個囂張少年的方向冷言說着,平陽看雪臉上洋溢着怒氣。

平陽楓庭從小到大,從來都沒見到過妹妹生氣,現在看來到別有一番風情。“什麼啊。”平陽楓庭暗自呸了自己一口,現在什麼情況,自己還想這鬼東西。

“看雪你看,你怎麼跟你同學怎麼說話?”李香蘭抓着女兒的手,指責女兒對同學的口氣不好。

平陽看雪也是跟母親低聲說了句“媽媽你跟爸爸哥哥先回去吧,今天我學校還有課程沒完成。”

“喲,看雪今天的課程不是早就完成了?”真是個學校的好學生呢,眼睛雖然瞎,但是心裏倒明亮的很”被平陽看雪叫做風傑的少年輕佻的走在她身邊,聞着平陽看雪身上那處子香味,迷失其中。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