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小溪剛被收進乾坤戒內,就聽到納蘭琪的怒吼,並嚴厲的要求我趕緊進來看看。

沒辦法,咱呦不過納蘭琪這個辣妹子,於是拽着布魯一同進入了乾坤戒。

勞資剛一進去,就感覺左耳朵一痛,望左一瞧,姑奶奶啊,納蘭琪正揪着我的耳朵呢,而布魯則在一邊偷笑,讓我這個大男人情何以堪!

‘‘快給我放手,不然勞資我可要吃了你啦!’’~

剛說完之後,我這一雙眼睛瞬間變了模樣,不懷好意的盯着納蘭琪的酥胸,嘿嘿直笑!

納蘭琪見到我這個樣子,於是臉色一紅,對我吼了聲:‘‘臭流氓!’’之後,立馬用雙手捂住胸,並且放開了我的耳朵,向後逃了幾步。

當然,納蘭琪和雪兒可都是穿着衣服的,要不然布魯在這裏我不就虧了嗎,畢竟這裏是我的後宮,這裏的美女可都是姓胡的。

即便現在有的還不是,不過,在不就之後就會是了,勞資可不想肥水流入外人田,讓布魯佔了便宜,

再說布魯是矮人族的,應該對魔人族和神人族的女人不感興趣。~~~

‘‘呼!’’~

突然,從我和布魯頭頂飛過了一個東西,帶起的勁風差點沒把沒有防備的我給吹倒。

仔細定睛一看,原來是小溪,而他頭頂的磨世盤居然已經脫落了,就掉落在不遠處的草坪上,真沒想到原來這麼簡單就可以取下磨世盤。

再看向小溪,他正在往混沌地帶趕去,一路上我們一行人也跟着小溪向混沌地帶趕去。

到了地方我們才發現,原來,他正在不斷的開闢混沌地帶,而每次開闢出的混沌元氣都被他吞進了肚子,增長了他自身的實力。

這對我來說,確實是一個不小的發現,於是飛出乾坤戒,讓枯木老人將所有族人集合。

隨後跟隨着我,全部都來到了乾坤界內,然而就在他們以人形進入乾坤戒之後,卻通通都化爲了本體,不能再在乾坤戒內變成人形。

原來,乾坤戒裏是個最真實的地方,任何東西都將會變成本體形態,只有出去以後才能幻化爲人形。

這些上古魔蜥全部被我和布魯等人領到了混沌地帶,讓他們族長枯木老人分成許多批次,安排到不同的混沌地帶進行開闢空間和提升自身實力。

這對我來說,實現了共贏和互相幫助,他們幫我開闢了空間,而混沌地帶則有效的提升了他們的實力,而且還改變了他們的生活環境……

…………………………………………………《我做妖屍的那些年》………………………………………………… 此時,我的乾坤戒世界內算是生機勃勃了,而且還有了個超級巨大的管家,就是上古魔蜥一族的枯木老人。

說起這個枯木老人,他可是上古魔蜥一族的第四萬萬屆的族長,名叫‘蘇爾特爾’,但是我更喜歡叫他爲枯木老人。

上古魔蜥一族如今族人稀少,再加上在沼澤地裏生育力普遍降低,所以才造成了上古魔蜥一族如今只有大約數十萬的族人。

你可別小看這數十萬的族人,他們發起飈來足以毀滅整個凡間,要知道每一隻成年魔蜥的身材可都能夠與魔龍族相媲美,要不然怎麼可能叫龍的近親!

我和阿甘夫妻倆也把誤會解清了,這樣一來反而使我成了他們的恩人,畢竟我救了小溪的生命。

所以他們一高興硬是讓我騎着他們在我這乾坤戒內狂奔,這一陣的狂奔可害苦了我。

只見我乾坤戒內的上古靈木被他們給踩得一塌糊塗,我的小心臟啊,瞬間那個痛的流血!!!

布魯等人看着我那笑的比哭還難看的臉色,都在哪裏哈哈大笑個不停。

如今,勞資這裏算是熱鬧了,數十萬的魔獸大軍在這裏開闢混沌地帶,乾坤戒內的大世界也日益擴大,僅僅轉眼間就擴展了數十萬裏。

‘‘咳咳,小琪琪,隨我出來一趟,我有事找你!’’~

突然,我不懷好意的咳嗽了兩聲,然後對着納蘭琪說了句話,讓她跟我出來一次。


我說完後,就消失在了這乾坤戒內,然而和我一起消失的還有白玉般的‘磨世盤!’~

‘‘哎呀,這傢伙到底賣的什麼關子!’’~

納蘭琪說完之後,一縱身挑出了這乾坤戒內,然後左手一團紫氣包裹住氣態的磨世盤!

其實,我早就想到了磨世盤會這個樣子,於是早早就準備好了紫氣,而右手正在等待着從乾坤戒內跳出的納蘭琪。

‘‘嗡~’’~

只見乾坤戒戒指紫光一閃,一個巨大的雕像從裏面一躍而出,要不是被我右手給接住,估計納蘭琪這個辣妹女神就要掉進這惡臭的沼澤裏面去了。

剛接住這個雕像,我就一把舉在了這個雕像的屁股上,當然,我當時真的不是故意的!

隨後,我把磨世盤漸漸的靠近這個超級堅硬的雕像,最終融合在整個雕像之上!

就這樣,雕像之外的玄鐵也開始了脫落,而且露出了一塊塊潔白的肌膚,讓勞資無限的遐想。

終於,納蘭琪整個人都從雕像中呈現了出來,活生生的一個人就這樣被我舉在手裏,而且還是禁區。

然而我纔剛剛發現自己碰到的地方是納蘭琪的臀部,怪不得納蘭琪被我解除封印後突然一句話也不說。

‘‘這裏沒人,不要害羞啦!!’’~

‘‘臭流氓,你快把我放開!’’~

我鎮定的捏了捏琪琪這迷人的臀部,然後示意她不要害羞,納蘭琪此時更是羞得滿臉通紅,就像一個小蘋果似的,而且就連說話的聲音都急促了許多。

隨後,我一隻手攬住了納蘭琪的細腰,兩人就停留在這沼澤面上數十米處,目光深深的望着她,讓琪琪覺得我有種要吻她的衝動!

近了,更近了!

我已經快要把嘴脣放到了納蘭琪的嘴脣上,我已經可以清晰的感覺到納蘭琪的心跳了,聽起來還蠻激動的。

此時納蘭琪已經閉上了眼睛,就連小嘴巴也撅了起來,看起來她還挺配合的。

‘‘噗嗤,哈哈哈哈,琪琪,我好想笑啊!!’’~

就在快要吻上的時候,我突然哈哈大笑了起來,當納蘭琪知道我在耍她的時候,臉色又變的紅了起來,而且雙眼冒火,口中怒吼:‘‘胡曉東,我要宰了你!!’’~

就這樣,我們兩人穿梭在這沼澤地裏的枯樹叢中,一紫一白兩道光影來回追逐。

直到追逐到了我和布魯的始發地,我才停了下來,並且示意納蘭琪暫且不要發小脾氣,等回到家後再任她處置!

納蘭琪聽我說完後,十分的不滿,於是撅起櫻桃小嘴,在我的手臂上深深的咬了一個牙印,並且說這是對我的警告,要是再惹她的話,她就讓我等着瞧!

呼呼,真的是好怕怕哦,我的女神快要發飆了,當然要把她先給收了。

於是我把納蘭琪給收回了乾坤戒內,把布魯給拉了出來,因爲我和布魯的下一步是要把古魔他們給救出來,然後順利的逃離這個不毛之地。

按理說我目前的實力足以顛覆掉整個意識人國度,但是我不會這麼做,因爲咱是和平主義者,要以德服人,並且非常時刻才能實行這種非常手段,然而現在又不是非常時刻,所以無需如此!

就這樣,我和布魯又來到了蘇幕軒的城堡,回到了我們的住處,正想好好躺下休息一會兒的時候,突然耳邊傳來了一道熟悉的聲音。

‘‘胡曉東哥哥,你能不能答應我知道條件啊,我想去外面的世界闖闖!’’~

對,她就是蘇幕煙,我突然想到了那個在深淵中對我唱歌的那個女聲,和她的居然一模一樣。

於是我就想,難不成那天對我唱歌的就是蘇幕煙,如果是的話那豈不是好巧啊,早知道就和她多聊一會了。

‘‘呃,這個不好吧慕煙妹妹!’’~

臥槽,這死丫頭不去問布魯卻跑來問我,讓我情何以堪,所以只能婉轉拒絕她!

‘‘真的不答應我是嗎,不然我可把你們的身份給捅破了,你這個罵我歌聲難聽的傢伙,嘿嘿,答應不!’’~

這丫頭居然敢威脅我,感情她早就知道我和布魯的身份了,而她之所以不揭穿我們的原因就是想借助我們的力量離開這個深淵。

雖然帶她出去是沒有什麼問題的,但是我就怕她哥會追上來,要知道她哥可是魔帝后期的人物,想滅殺我們可謂是輕而易舉!

既然事情已經發展到了這種地步,那麼我就乾脆行行好,幫幫她吧!

於是將蘇幕煙給收進了乾坤戒,不過前提是讓她留了一張家書給蘇幕軒。

隨後我就和布魯趕往監獄,救了古魔他們三人,即刻逃離了意識人的境地‘深淵’,往人多的地方跑去。

途中,我們看到了一座超級繁華的城市‘時光城’,於是一行人一頭扎進了這隸屬於魔龍一族的時光城城內。~

如今勞資的實力雖然提升到了尊級,可是在這繁華的時光城內卻顯得多麼普遍,就連街邊要飯的都是尊級初期,讓咱倍感丟人。

於是乾脆一路上隱蔽氣息,讓別人都知不道勞資是一個修者,讓他們當普通人看去吧!

不過話說我在深淵淘到的那些極品藥材被扔在哪了,我怎麼沒有在乾坤戒內發現那些藥材呢,還有那些寶石,怎麼會都不見了呢!

一路上,我們逛遍了整個時光城的中心街區,隨後從時光城的另一頭一躍而起,衝向了萬丈高空!

‘‘各位兄弟,我決定了,我要回去了,我要集齊鑰匙打開異世界,打通凡間與神界的空間通道,你要隨我一起走嗎?’’~

在高空之上,我對着古魔等人說着我要離開魔界的事情,然而這句話完全超乎了巴克和徐福的想象。

‘‘不是吧曉東,你要回去,那你還會來嗎?’’~

徐福說完後,一雙眼睛睜得老大,就這樣看着我,讓我不知道怎麼回答他們。

‘‘應該會吧,待我打通了神界的通道,定然會來魔界的!’’~

我說完後,看了看徐福和巴克,然後詢問他們要不要隨我一起走。~~

然而他們都說:‘‘不了曉東,既然你還會再回來,那我們就在這裏等你,等你打開神界,等待你的好消息,我和巴克要在這裏修煉,這裏的靈氣可是凡間的幾萬倍!’’

徐福說完後,導了一下巴克的胸懷,而巴克也呵呵傻笑道:‘‘是啊東哥,這裏靈氣真的很豐富,我們等你的好消息!’’~

唉~混到頭了,每一個兄弟要跟我走的,這也難怪,畢竟這裏更適合他們修煉。

看來想要開闢異世界絕對不會像打開天地之門那樣簡單,單靠武力絕對是不行的。

所以,我一定要開啓異世界,爭取早日突破六道,尋找真正的滅世和滅天的真正原因。

因爲我相信,所謂那場神魔之戰絕對不可能是憑空開戰的,背後一定有人暗中指使和控制衆仙神。

而那背後的人到底是誰,我也不知道,所以我一定要去尋找這個謎底!

於是,我告辭了古魔他們,劃開了這個空間的通道,一頭扎進時空亂流中,向着目的地凡間前進……

…………………………………………………..《我做妖屍的那些年》………………………………………………….. 在這空間逆流中,大片的風刃向我刮來,如果要不是我躲避及時的話,我估計我就會被切成了一百零八塊。

‘‘嗖!’’~

只見一道強光從結界中快速閃出,隨後我就從結界的入口蹦了出來。~

但是由於我不知道外面有人,所以嚇了我一大跳,而且由於我的突然出現,還把他們給嚇了一跳。

‘‘哎,是胡曉東,你們快看,他沒有事,話說他們倆人呢!’’~

突然,一個我不認識的人拽着我對着衆人喊道,都把我都搞迷糊了,我都在魔界這麼長時間了,他們怎麼可能還守在這裏,還有老村長楚天,依然是和我進來時一樣身負重傷。

臥槽,難不成重生魔界的時間和這裏的時間錯位,形成了時間重疊,所以才造成了眼下這種情況,看來也就只有這一個原因了。

但是,眼下當務之急是要把老村長救了,於是我使用尊級的大法力,給老村長楚天療傷,沒過一會兒就給他治好了。

‘‘哈哈哈哈,胡曉東,被我逮到了吧!’’~

就在我給楚天療傷的這個空,也不知道麥卡斯抽的什麼風,居然一下子跳到了我的面前,奸笑着向我走來!

大家有沒有覺得好笑,我反正是快要笑了,想必麥卡斯還不知道我已經到了什麼境界吧,唉~,這可憐的娃啊,天生就是求虐的料。

‘‘大家不要驚慌,這玩意就是來求虐的,看我不好好玩玩他!’’~

剛說完之後,我瞬間秒殺了跟隨在麥卡斯身後所有的小跟班,然後是一道紫色的光刃從我右手的食指出現,以超常完美的姿態架在了麥卡斯的脖子上。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