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按道理,親王都比公爵的年齡大。可是這個親王比公爵要顯得年輕,象華夏國政府的一個小公務員。而他的真實年齡,已經二百多歲了。

豪門隱婚之閃來的嬌妻 :「我是德古拉家族的約翰.德古拉,請問你叫什麼名字!」

郝仁腦筋急轉,他要為自己找一個英文名字:「我叫所羅門.郝,你們可以叫我所羅門!」

親王哼了一聲:「你這是現編的假名字吧!藏頭露尾,膽小鬼!」

郝仁冷冷說道:「我是不是膽小鬼,你沒有資格評定,因為你沒有不配知道我的名字!」

親王冷笑一聲:「小子,既然你這麼狂,我今天就給你點厲害瞧瞧!要麼你提供斯科特的地址,要麼你提供人皮買主的地址,否則今天你必死!」

郝仁也冷笑道:「我剛才就跟公爵和菲利普說了,敢叫我『小子』的,我今天非拔了他的牙不可!」 約翰.德古拉親王簡直要暴走了,眼前這小子已經狂得沒邊了!「我這就殺了你!」說到這裡,親王仰起頭來,一聲長嘶。就在這一瞬間,他的利爪和獠牙就露了出來。

剛才,親王看到公爵在這小子手上損失了兩根手指,就知道對手不是凡人,所以他也不試試水,一上來就拿出自己的看家本領。

郝仁對吸血鬼的這種標配已經遲鈍。趁著親王還在發狂,他搶先一拳搗了過去。親王則以爪迎拳,右手的五根利爪就向著郝仁的拳頭抓去。

「喀、喀、喀」三聲,親王正對著郝仁拳頭的食指、中指、無名指的指尖全部折斷,幸好手指還能活動,不象公爵那樣慘。只有大拇指和小指摳住郝仁拳頭的兩側,沒有受到大的撞擊,所以也沒事。

而郝仁的拳頭也被親王的大拇指和小指刺破,劃出兩道口子。這點小傷對他來說根本不算事,就是有毒他也不怕。

「小子,你拳頭這麼硬!」親王這才知道, 養崽崽后本宮躺贏了 。他的損失也不小,這三根指尖上的利爪,起碼也得一年能再長這麼長。

「老東西,你的鉤子也不錯嗎嘛!」郝仁暗叫僥倖。要是公爵的爪子有這麼鋒利的話,他抓自己肚皮那一下就糟了。

兩人互相「誇」了一下,又是怒吼一聲,衝到一起。不過,這次親王改變策略,竟然不與郝仁硬接。每當郝仁一拳轟至,他只是在郝仁的手腕處一拂,然後立即飄到一邊。

郝仁有點納悶:「這老傢伙的實力遠勝諾丁漢公爵,為什麼也跟我使用游擊戰術?不會有什麼鬼吧!」郝仁這麼一想,他的神識就釋放出來。

「咦,這是什麼東西?」郝仁驚奇地發現,他的手腕、肩膀、脖子、腿、腳但凡關節處都有一些無形的絲線,而絲線的盡頭,就拉在親王的手裡。

「小子,這回看你還囂張!」親王從郝仁的眼神里看出,這個叫「所羅門.郝」的小子已經發現了絲線。

不過,此時他的布局已經大功告成。只要他手中拉緊,這些絲線就會象網子一樣將這小子束縛在其中。

「這是什麼東西?」郝仁已經感覺到絲線的堅韌,他怎麼掙也掙不斷,最後只好放棄了努力,無可奈何地問了一句。

「小子,你沒見過吧!」親王得意地笑道,「這叫『煩惱絲』。我年輕時出門闖蕩,有些女子年少無知,愛上我的容顏,心甘情願地被我吸去鮮血。她們死後,情絲還縈繞在我的身上。我就把這些情絲煉化成『煩惱絲』,專門對付你這種只會逞匹夫之勇的蠢材!」

郝仁心中發狠:「馬的,等一下我抓住你,把你的三魂七魄全給打散,讓你永世不得超生,也為那些冤死的女子報仇!」

親王說著,手中的絲線開始慢慢地收緊。郝仁漸漸地感覺拳腳有點施展不開,可是那煩惱絲看不見、摸不著,就算他使用神識,也只能看得見,卻仍然解不開。

趁著雙手還能動,郝仁強撐著在身前團成一個太極球,向著三米之外的約翰.德古拉親王推去。

親王只覺得身前有氣體波動,他心知不妙,立即一掌拍出。

「砰!」一聲氣爆之後,親王左臂震傷,同時吐了一口鮮血。但是他右手抓著的「煩惱絲」依舊沒有鬆開,似乎還有更緊的趨勢。

郝仁還想再推出一個太極球,可是親王知道他的厲害,急忙將手中的「煩惱絲」放得長長的,自己也躲得遠遠的。

距離一長,郝仁的太極球也失去的威力。郝仁沉思了一下,為了應對接下來的危機,他向著褲襠中的毒蜂發出指令。

最近一段時間,郝仁都把蜂巢藏在內褲里。之所以放在內褲里,純粹是因為上飛機過安檢的時候查不出來。前一段時間都是夏天,他只穿T恤和單褲子,如果把蜂巢放在褲兜里,容易被安檢翻出來。而放在內褲里就安全多了,無論是男女安全都不會向他的腿襠里摸。

三隻毒蜂從郝仁的褲腿里爬出去,慢慢地飛到親王、公爵和菲利普的身上,就等著郝仁下命令了。

此時,「煩惱絲」收得更緊了。郝仁越發地感覺到縮手縮腳,如此下去,不一會兒就會被纏成一個球。

親王冷笑道:「小子,我的『煩惱絲』會越纏越緊,慢慢的,你就會變成一個肉球。到時候,我會把你貢獻給巴西奧運會,讓他們把你放到球場,一人一腳地踢死你!」

還有兩年,里約熱內盧奧運會就會舉辦了。這個親王倒是個體育愛好者。

親王身邊的公爵說道:「到時候,我們一定幫你老人家訂一張票,好好的看看這小子能堅持到第幾場!」

菲利普則大笑:「我猜這小子連一場都堅持不下來。那些球員腿上的力量都不小,一場下來,就能把他踢成一堆骨渣。

「不能再等了!」郝仁憋了一肚子的火,對自己說道。

他立即對三隻毒蜂下達指令。就在這一瞬間,三隻毒蜂用它們的刺分別刺向親王、公爵和菲利普。

這次,郝仁為毒蜂們選中了最精準的部位,那就是刺向三人頭頂的「百會」穴。這個穴位在人體的重要是毋庸置疑的。

毒刺剛一入體,三人就覺察到了。但是為時已晚,毒蜂的毒性立即侵入大腦,三人同時昏了過去。可惜毒蜂個頭太小,毒性還不足以致命。

郝仁的腿腳被「煩惱絲」束縛著,只能一搖一晃地來到親王的身邊。他艱難地蹲了下去,抬起拳頭,對著親王的「太陽」穴就是拳。

以郝仁的實力,即使是修為如用吸血鬼親王,「太陽」穴上挨了一拳,也是立即斃命。

說來奇怪,親王一死,郝仁身上的束縛立即消失。他放出神識,能夠清晰地看到,纏在身上的那一縷無形的絲線正以極快的速度抽出,然後迅速縮成一個極細小的球。

郝仁不由自主地伸出手,向著小球點去。怪事再次發生,那個小球被郝仁的食指點中之後,竟然粘在他的指尖上。

郝仁自語道:「這個『煩惱絲』要是能夠為我所用就好了!」

他剛剛想到這裡,那個小球竟然融入了他的神識! 翌日一早,李皓早早便爬起來,按照之前與亞倫大師的約定早早地來到了亞倫大師的書房,一進門映入眼帘的便是那一座座排列了整整三排的巨大書架,書架前面一大兩小三張桌子和配套的椅子安靜地放在地上。而書架上面那一本本用麻線繩裝訂的厚厚的羊皮紙書籍淡淡的散發著古樸的氣息,特質的墨水香味瀰漫著整個書房,濃郁的書香氣息讓李皓不由得深吸了一口氣。

「這就是知識的氣息,呵呵。「不知何時亞倫大師已經來到了李皓的身後,看到李皓的表現顯然幾位滿意,點了點頭后開口對李皓說道。

「小皓哥哥,我也來陪你當學徒啦,嘻嘻…「小雨的聲音從亞倫大師的身後傳來,隨即便蹦跳著來到了李皓面前,笑嘻嘻地說道。李皓這才明白書房裡為何有兩套小桌椅,原來是他和小雨的位子。

「李皓,你和小雨年紀尚小,對於我們諾伊大陸還不是很了解,那麼我們今天的第一課就來講講這個神奇的世界的歷史…「亞倫大師等李皓和小雨分別入座之後,自己也端坐在桌后,緩緩地開始了對這對自己唯一的學徒講義。

亞倫大師不愧是曾經做過吟遊詩人的冒險家,通過他繪聲繪色的描述,漸漸為李皓和涉世未深的小雨解開了,充滿神秘和未知的神奇世界的大門。這個名為神佑的空間存在著兩塊廣袤無垠的大陸:諾伊大陸和哈里拉大陸,而兩片大陸之間則是幅員萬里的無盡之海。而人類,並不是這個世界唯一的智慧種族,一出生就擁有強大的戰鬥本能和強健體魄的獸人;受到生命女神眷顧的精靈一族;與生俱來強大的魔法天賦和強橫**的龍族;在海洋之中蟄伏擁有強大適應力和速度的海族;以及數不盡的魔獸和未知生物一同生活在這個世界里。而傳說中的神明也在暗中護佑這各自的子民繁衍生息著。

然而,這些種族並不是這個神佑世界的原住民,三千多年以前,這些種族都生活在一個叫上元大陸的世界,生活了近千萬年。而這一切都被一個突發的事件所打破,巨大的火球從天而降,帶來了大量的變異魔獸,一**的獸潮席捲著原本安定平靜的上元大陸。在這個生靈塗炭的時候,各種族在神明的神諭下組成了強大的聯軍,終於將魔獸大軍逼到了火球落地的那片山谷,這場曠世決戰足足持續了十年之久,而就在聯軍以為即將勝利的時候,龍族領袖帝龍皇不知何故竟然墮落成了煉獄帝龍皇實力大增,並且開始瘋狂地進攻聯軍,霎時間便給與聯軍重創。而海族英雄波爾則為了掩護聯軍撤退獨自斷後力戰強敵最終力竭而死。而大軍也被死灰復燃的魔獸軍團在煉獄帝龍皇的帶領下打得節節敗退。

在這個危機關頭,生命女神犧牲了自己的生命為上元大陸的倖存者打開了一個通往新世界的傳送門,這才讓一部分生靈在大軍的保護下得意倖免。然而這倉促之中打開的通道卻沒有及時的封閉,這便導致了這個聯通上元和神佑的通道每隔200年便會開啟一次,從而導致了200年一次的魔獸大爆發,而那個通道所在的山谷則被稱為了魔獸山谷,不折不扣的死地。

儘管千百年來各個種族不斷地因為各自的利益和生存的條件相互爭鬥,卻依舊保持著一種微妙的平衡,從未被打破,而每隔200年一次的魔獸爆發更是會使這些原本相互爭鬥的種族暫時放下敵對和仇視,共同抵禦魔獸大軍的入侵。之所以會出現這個奇妙的現象,是因為至高神在擊殺煉獄帝龍皇之後,身受重傷,彌留之際留下的一句話:「總有一天,各個種族的英雄們會再次集結,帶領各自的子民,回到上元大陸。」

不論什麼種族,這神佑大陸對他們來說不過是個棲身之所,而他們心中的故土,始終是那上元大陸,為了那遙不可及的歸鄉夢,一代又一代的英雄帶領著他的子民一次次地抵抗著魔獸大軍的入侵,並且也在一場場殘酷的戰鬥中逐漸成長。

「原來之前發生了這麼多事,不過我們人類也太慘了點吧,魔法天賦不如龍族,身體素質不如獸人,元素感知不如精靈,適應能力不如海族,在這些種族之中明顯是弱勢群體嘛!」李皓小聲嘟噥著。

「呵呵,你說的這些都沒錯,這些都是我們人類的不足之處,但是我們人類卻有一項令其他種族都羨慕不已的天賦。」聽著李皓的抱怨亞倫大師只是微微一笑,並不惱,只是慢慢地對他說道。

「我知道,我知道,是本命魔獸!對不對亞倫爺爺?」這時一旁的小雨蹬地一下從椅子上竄了起來跳著腳說道。

「小雨真聰明,沒錯!就是本命魔獸!」寵溺地看了一眼小雨,亞倫大師轉過頭來對李皓說道。


「本命魔獸?」

「對,我們人類在五歲的時候就可以進行本命魔獸的覺醒,只要覺醒了本命魔獸就會具有相應魔獸的特性,而如果運氣好收服了本命魔獸為自己的魔寵的話,不但可以讓它成為自己的助力,更可以讓魔寵附體對自身進行強化,這可不是一加一等於二那麼簡單,戰力可是幾何數級的增長,如果再配上用相同魔獸晶核和魔獸之魂鑄造的鑄魔武器,則戰力更會恐怖地疊加。而其他種族雖然也能使用鑄魔武器並且獲得加成但是程度遠遠小於擁有對應本命魔獸的人類,並且人類的本命魔獸是可以通過後天修鍊來進行進化的,理論上任何本命魔獸都可以進化到九階的魔獸王者。這也是為什麼艾米會被稱為英雄王,並且鑄魔師在各個種族之中都享有崇高的地位的原因。正是他創造了鑄造鑄魔武器的方法,才讓至高神擊殺煉獄帝龍皇使得各個種族得以延續。」亞倫的語氣漸漸變得無比激動和自豪,聽得李皓也是熱血沸騰,依稀間彷彿看到了那場至高神又煉獄帝龍皇的毀天滅地的大戰。

看著熱血沸騰的李皓,亞倫眼中閃過一絲笑意,隨後便輕咳了兩聲說道:「有些跑題了,呵呵。不過這些大陸的歷史,你們早晚要了解到的,要做一個合格的拍賣學徒,博聞強記是最基本的要求,你們可要記住呀!時間不早了,今天上午就到這裡,下午小雨就要進行覺醒測試了,我們一起去看看。李皓你比小雨的年紀大些,想必已經測試過了,可以告訴我是什麼魔獸嗎?」

其實本命魔獸是每個人最內心最**的秘密,一般是不會輕易告訴別人的,不過作為老師自然是有資格詢問的。可是李皓這位地球來客什麼時候聽說過這個啊,於是便支支吾吾地說道:「我也忘了,要不…要不我下午跟小雨一塊測測?」

一句話頓時讓亞倫無語,心想:「你當測試本命魔獸很好玩嗎?那可不是你想測,想測就能測的啊。」

而一旁的小雨則歡笑著拍手叫到:「還是小皓哥哥好,願意陪小雨。亞倫爺爺,讓他跟小雨一起測測吧,老爸那邊我去說。好不好嘛!」說著開始使勁地搖著亞倫大師的胳膊。

「小丫頭都說話了,老頭子我還有什麼好說的,別搖了,再搖爺爺就散架子了。小傢伙便宜你了。」亞倫大師拗不過小雨的攻勢,連連點頭答應。

二人的對話讓李皓聽得一頭霧水,但是還是對下午的本命魔獸測試充滿了好奇,看著說說笑笑離開的李皓和小雨,亞倫大師的臉上閃出一抹饒有興緻的微笑,自語道:「本命魔獸嗎?會是什麼呢?好久沒有過這種期待的感覺了,呵呵呵…」說罷便向夏洛克的書房走去。 「這是幾個意思?『煩惱絲』融入了我的神識,是不是代表可以為我所用?」

想到這裡,郝仁食指一挑,那種無形的絲線竟然從指尖上冒出,並且源源不斷,看那架勢,似乎可以延伸到很遠。

郝仁一喜:「不錯,不錯,又多了一件防身利器!」然後,他意念一動,就把「煩惱絲」收了回來。

親王已經被郝仁打得七竅流血,活著的還有公爵和菲利普。郝仁毫不猶豫地又把公爵也給打死。這種人修為太高,雖然郝仁不知道他隔多久就要吸食一次活人的鮮血,總之對人類的危害非常大。他必須死。

郝仁本來還想把菲利普也給打死,但是他很快就打消了這個念頭。他以後說不定還要跟吸血鬼帝一決雌雄,所以現在就要對吸血鬼家族多做一些了解,知己知彼,才能百戰不殆嘛!

要想了解吸血鬼家族,地上仍在昏迷中的菲利普正好用來逼供。

郝仁將手掌按在菲利普的背心,將真氣輸入菲利普的「命門」穴,慢慢地將他腦袋中的蜂毒逼出。

過了一會兒,菲利普緩緩醒來,他睜眼一看,眼前站著郝仁,旁邊躺著他的爺爺約翰.德古拉親王和堂叔諾丁漢.德古拉公爵。可是那兩人的眼睛、鼻子、嘴和耳朵里都流出黑血,顯然已經死透了。

「爺爺,爺爺,你怎麼了?」菲利普的奶奶、父母、叔叔、兄弟姐妹、妻子、兒女都在修鍊的過程中因為種種原因而死,爺爺是他最親近的人。現在爺爺也死了,他頓時放聲大哭。

「別哭了!」郝仁從小心就硬,最不喜歡這種唧唧歪歪的男人,「現在,我問你問題,回答不上來,我就殺了你!」

菲利普一直被爺爺溺愛,膽子有點小,立即止住哭聲:「別、別殺我,我知道的我全說!」

郝仁問道:「在歐洲是不是就你們德古拉家族是吸人血的?」

菲利普點了點頭:「現在就我們德古拉一家。據我爺爺說,以前有好幾個吸血鬼家族,但是因為他們吸人血太明目張胆,被皇家軍隊給剿滅了!」

郝仁又問:「你們現在的家族中,哪些人的修為最高?」


菲利普答道:「修為最高的是我太爺爺比爾.德古拉鬼帝,然後就是我的爺爺約翰.德古拉親王,接下來是諾丁漢.德古拉公爵,下面還有兩個侯爵、三個伯爵,我是子爵,和我一樣修為的還有三個,我們子爵的下面,還有八個男爵,十三個騎士。唉,我們這個家族已經瀕臨消亡了!」說到這裡,菲利普長嘆一聲。

郝仁冷笑道:「你們不滅亡,任由你們這麼生下去,得喝我們多少普通人的鮮血。天長日久,我們人類就要滅亡了!」

菲利普說道:「不,起碼你們華夏人是安全的!」

郝仁愕然道:「這是為什麼,難道我們華夏人的血不好喝!」

菲利普苦笑道:「與味道無關,你們華夏人的血液里抗生素的含量太高,不利於我們吸血鬼的修鍊!」

郝仁大怒:「馬的,你這是惡毒攻擊我們華夏的醫療制度! 總裁不好惹:女人,休想離婚 !」

菲利普連連自打耳光:「先生,我沒有這個意思,我只是實話實說而已!」

郝仁見菲利普奴顏卑膝,也沒有教訓他的興趣,就又問道:「如果我現在就放你走,你什麼時候能再回來?」

菲利普眼瞪得象個燈光:「我還回來幹什麼,找死嗎!我發誓,這輩子見到你都躲著走!」

郝仁笑道:「你不要為你爺爺報仇嗎,你回去搬救兵啊!」

「報仇的事就別想了!」菲利普說道,「連我爺爺都死在了你的手裡,在我們家族,除了我太爺爺能有這個能力,別人來了也是送死!」

「鬼帝不來嗎?」郝仁有點奇怪,「你爺爺可是他的親兒子,他不應該來給他的兒子報仇嗎?」

菲利普搖頭說道:「我太爺爺來不了!」

「為什麼?」郝仁問道。這年頭,坐飛機多方便,哪兒去不得?難道是鬼帝那老傢伙過於衰老,已經不能動彈了。

菲利普說道:「我太爺爺需要每天吸一個活人的鮮血,間隔不能超過二十四小時。而從倫敦乘飛機到波哥大,最短的也得十幾個小時,萬一因為天氣的原因,他在飛機上耽誤的時間超過二十四個小時。那不是找死嗎?他總不能飛越大西洋!」

聽了菲利普的話,郝仁震驚了:「鬼帝一天需要吸一個活人的鮮血,那他一這生得殺多少個活人?」

菲利普低下腦袋,唯恐郝仁遷怒於他:「大約兩萬多人吧!」

「才兩萬多人,不止吧?」郝仁說道,「鬼帝起碼有一百多歲了吧,一天吸一個人的鮮血,一年就是三百多,一百多年就是三四萬!」

菲利普見郝仁不知道吸血鬼修鍊的過程,就給他「普及」了一下這方面的知識。他說道:「我們德古拉家族的嬰兒,每年才需要吸一個人的血,而且每次的血量也少,這種情況殊一般不需要殺人。

等嬰兒到三十歲之後,則半年需要吸一個人的鮮血,這時候需要的血量就大了,每次都要把活人的鮮血給吸干,被吸血的人當然也就死了。

六十歲之後,我們就需要三個月吸一次活人的鮮血。九十歲之後,時間縮短到一個月一次。一百二十歲之後,則需要半個月一次。一百五十歲之後,就需要一個星期一次,一百八十歲之後,就需要四天一次。二百一十歲之後,就需要兩天一次。二百四十歲之後,每天吸一次活人的鮮血。

我太爺爺今年二百六十歲了,滿打滿算死在他嘴下的人也不會超過兩萬八千人!」聽菲利普的意思,似乎鬼帝殺的人並不多。

「惡魔,不折不扣的惡魔!」郝仁氣得真想當場把菲利普給幹掉。他想起在大周空間的時候,湯姆.德古拉曾經叫他「小惡魔」,這他馬的到底誰才是惡魔? 自從上元大陸的各個種族來到這個神佑世界,經歷了巨大變故的人們漸漸熟練掌握鑄魔武器的使用方法之後,原本的戰鬥職業界限已經不是十分明顯,這點在人類身上表現得愈加明顯,由於本命魔獸的存在,人們往往會根據魔獸的種類屬性來選擇適合自己的專屬鑄魔武器。於是漸漸的,新的等級標準漸漸成型,而最為大眾普遍接受的便是將實力劃分為:見習鬥士、劍鬥士、魔劍士、戰尊、大戰尊、戰聖、戰神、領主、神王這九個層次,而除了見習鬥士以外,每個層次都有初階,中階和高階之分。而魔獸,則按照實力被劃分為一至九階,分別對應職業者的戰鬥等級。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