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秦風早就死了。」秦風沒有承認那個名字,爬向邪龍的胯下,妄圖撥開掩蓋了『食物』的泥沙。

「很不錯的覺悟呢。」邪龍邪起了嘴角,這個回答和當初的他一模一樣,對,和當初那個被仇恨染滿了雙眼的他,一模一樣,「真可憐,所謂的『好人』最後卻落得這樣一個地步。」見秦風不惜鑽過他胯下,也想去拾取那已經被泥土掩埋的『食物』,邪龍往後一腳,直接把那噁心的東西氣化了。

「……」秦風只是默默的看著那消失的無影無蹤,只留下一個小坑的土地,用沒有焦距的雙眼看了邪龍一眼,沒有怨恨也沒有怨言,一點一點的往回爬,爬向城牆牆角的垃圾堆里。

「等等。」邪龍出聲阻攔,但是秦風卻完全當做聽不見,自顧自的往角落的垃圾堆里爬。

「都叫你等等了!」邪龍一腳踩在了秦風的背上,這一腳過去,直接踩得秦風吐出一口黑水。

秦風停下了蠕動,等待著凌辱,反正來找他的人,都是一個樣,但是,他會忍,他會一直忍下去。他現在絕對不會自尋短見的,他要秦家付出代價!

邪龍握著秦風的頭,一點不費力的就提了起來,看著那已經死去的雙眼,冷白的面龐,還有那幾乎只有骨頭的身軀,眯了眯眼:「這樣都沒死,不得不佩服你呢。」

秦風的身體狀況應該早已死去,但是卻頑強的活了下來,那能支撐他活下來的,只有那堅定的意志了。拿出一塊一塊蛋糕,粗暴的塞進了秦風的嘴裡,然後毫不客氣的拿起一瓶水就插進秦風的嘴裡灌了下去。

「!」秦風一愣,這時才正眼的看著邪龍,完全不在乎被那粗暴的動作讓食物與水嗆著。

餵食完成,邪龍也不敢太過餵飽,秦風的身體已經枯竭,過度的補充會讓這身體迴光返照,到時候就什麼都沒有然後了,隨意的放開了秦風,把剩餘的食物與水丟棄。

「咳咳」秦風咳嗽了幾下,才好受些:「你是誰?」不過,也不在乎那麼多:「快點離去,你幫了我,等一下秦家的那些傢伙就會來找你麻煩的。」

不過,已經晚了,一群帶著木棍鐵棒的流氓混混們不善的圍了過來:「喂,你誰啊!你不知道城裡的命令嗎?居然還敢給這蠕蟲幫助,你活得不耐煩了?」

秦風也不在乎,他從未祈求過眼前那人的幫助,麻煩是他自找的,他不會對那人說謝謝,也不會為此愧疚,一點點的回頭,再次爬向垃圾堆。

「你還在祈等待著上天睜眼,祈求著神嗎?真可惜,我可以告訴你,這世界,要變天了。」邪龍的話讓秦風一僵,但是流氓混混們卻完全聽不懂:「喂,你這傢伙,到底有沒有聽我們說話!」

「你說什麼?!」秦風一點點的回頭,看著那滿是誘惑的紅瑪瑙貓眼中,似乎看到了什麼,那沒有焦距的雙眼似乎多了些什麼。

邪龍的獰笑起來:「吶,『好人』……」

「你這混蛋,我們在和你說話呢!」混混們突然就舉起木棍與鐵棒,對著毫無防備的邪龍敲了下去。

「嗤」一把血劍突然插中了一個混混,下一刻,只在眨眼見,不下十多的都染紅了鮮血倒在了地上。只是些普通人,根本沒有辦法反抗『憎恨』之力,憎恨之血從混混體內爆出,瞬間殺掉了附近的所有人。

邪龍好像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繼續自己的話語:「願不願,與惡魔,做個交易。」

秦風費盡全力的緩緩支撐起身體,向著邪龍跪了下去:「願意,只要能復仇,就算要取走我的靈魂,我也在所不惜。」

「呵,很好的回答。」邪龍從身後一招手,一把血劍浮了過來,刺入了秦風的身體里。

「啊!」入侵的痛苦,秦風只是叫了一聲,便咬緊牙關的死撐了下來,咬得直接滿嘴是血的死撐了過去。血劍完全融入秦風的身體里,秦風頓時喘息,有些震驚的看著身體,動了動,控制感回來了!感覺被挑斷的經脈都已經恢復,但力量卻依舊與普通人無恙。

「你的身體已經死去,所以,我用我的鮮血暫時充溢你的身體,強行支配它,但這並不能長久,只有今天,在今天rì落之後,你就會完全死去,距離rì落,還有五個小時。」

後世前生 您想要得到什麼?」

「說好的一切,聖魔之魂。」也許別人不相信,但是邪龍相信,聖魔之魂擁有自己的意識,它們會選擇寄體,所以,秦風無法獲得聖魔之魂這是理所當然的。

秦風一頓,居然還有人相信?但是,他的確沒有說謊,因為他曾經和那個『魂魄』交流過,它告訴他,它的名字是:「自私之魂。」

好人少爺的他,無法得到它的認同,所以,他無法獲得復仇的力量。

「您真的要尋求聖魔之魂?」秦風提醒,「聖魔之魂哪怕是惡魔也無法掌控,它們太過強大,一個不小心便會吞噬其主。」

「它們無法背叛我,因為,我就是罪之主。」邪龍露出了手背上的天印,秦風完全看不懂,「帶我去找它,我會幫你完成復仇!這是交易,如何?」

秦風深吸一口氣,沒有焦距的雙眼看著邪龍,獰笑起來:「成交!」吞不吞噬關他什麼事,他只要知道,眼前此人,願意替他復仇就足夠了!:「自私之魂,就在秦府之中,秦家家主,秦林的手上!」

「哦~正好省了一段路,走,讓我們把所謂的西貴秦家。」邪龍一把拉起了秦風,「屠殺殆盡。」 「管事,管事!」「你吵什麼,大呼小叫成何體統?」

「大事不好了,有人上門鬧事了。」「上門鬧事?是誰,那麼拽?你們找人去對付不就行了嗎?」

「不行,我們的人,都死了!」

「什麼?你是不是還沒睡……」管事啊著嘴巴,後面的話怎麼也說不下去了,一把染紅的劍刺穿了僕人的胸膛,看著胸膛串出的劍,僕人驚恐的伸出手:「救,救……」連求救都還未來得急說完,便身體一攤。

「噗」管事還沒來得急反應過來,剛剛死去的僕人身體中突然串出一個手掌大小的血人,握著血sè的鐮刀那麼一揮,管事便倒在了地上。

鮮血化成液體,向著邪龍的腳下凝聚,被吸收回了身體:「外門肅清完畢,話說你家人真多,一個外庭就有六十六個人。」

「這不是我家。」秦風厲聲反駁邪龍的說法。不過,對於邪龍,他也有些深感恐懼了,殺人毫不留情,那種zìyóucāo控血液的詭異殺人方式,讓人感到害怕。但是,很興奮,鮮血染紅的庭院,讓他有種說不出的快感,一直以來的壓迫與欺辱,還有那即將達成的目的,讓他忍不住發抖。

在向著內院前進的同時,秦風忍不住詢問道:「你的修為到底有多高了?」

「你猜。」邪龍一握,握住一把懸浮在身邊的血劍,投擲了出去,連慘叫都未來得及發出,一個武師修為的家衛便倒在了地上。以剛才同樣的方式,倒下的家衛突然爆出一個血人,襲向了它周圍的人,聚集過來的十來個家衛連碰都沒碰到邪龍,便永遠的長眠了。

「我才懶得猜。剛剛聽到僕人們說,秦林在閉關,恐怕是想掌控聖魔之魂,你有把握對付已經掌控聖魔之魂力量的他嗎?」秦風對邪龍的修為一點不感興趣,他只想知道,邪龍是否有把握殺死秦林。

「我不知道。」說實話,聖魔之魂真的有想象中那麼恐怖嗎?邪龍看著手背上的天印,他都有四個了,卻也依舊什麼也保護不了,什麼都做不到。

「不知道?說的也是。」想想也知道了,畢竟大家都沒見過聖魔之魂的威力,只是因為滅世者之威名而畏懼它而已,「但是,小心為好,一定要殺了秦林。」想起語嫣在自己面前被逼死,但是喪心病狂的秦林卻依舊沒有放過她的屍體,他就渾身發抖,抑制不住的仇恨。

「你有什麼計劃?怎麼做?」

「用我的身體!」秦風指著自己,又看著慘死的家衛,「在最後一刻,我會死死的咬住秦林,到時候,你就用那種方式,殺了秦林。」

「好,如果真的有那種情況,我會如你所願。」邪龍停住了腳步,四面八方的血液向他凝聚而來,在秦風眼中,那彷彿就像個獄血魔王一般。

「中庭肅清完畢,一共三十三個?咦,為什麼中庭的人那麼少?」

「這是等級節制,外庭的人要不斷的修鍊或者作出貢獻才能入住中庭享有中庭權利,中庭進入內院也一樣,不過更加嚴格與苛刻,據我所知,內院有十一人,每一個都擁有戰靈以上的修為。」秦風看向邪龍,用眼神詢問是否有壓力,需不需要計劃。

「不用在乎,就算是靈化的傢伙,在我手上也不過是只小爬蟲而已。」邪龍一臉不屑,不過,他也不想想,這裡只不過是個小地方,擁有戰靈的實力已經是頂尖的戰力了。

「惡魔都如此強大嗎?」秦風沒有見過惡魔,也沒有見過邪龍顯露過惡魔之身,但是邪龍那殺人的方式與強大,讓他不得不認為惡魔都像傳呼中般,那麼的邪惡與強大:「只剩下最後的內院了,家族被襲擊卻也不見高階的修者出來支援,恐怕他們都打算死守內院,幫助秦林掌控聖魔之魂了。」

「人命真不值錢。」邪龍當然明白他殺了那麼多人,也照樣撼動不了秦家根基,在秦家看來,只有有實力,有錢財,隨時可以網羅一大堆人。

秦風看著地上熟悉的屍體,有些低沉,他何嘗不知道自己的復仇與這些人無關,但是,他卻不會後悔,因為,他恨的,是整個冷血無情的秦家!

——————切———————

「家主,入侵者已經打到內院里來了。」

「就算死光了也無所謂,都給我頂住,再一會兒,再一會兒我就能得到它的認同,得到強大無比的力量了。」秦林帶著瘋狂看著祭壇上的光球,這是傳說中滅世者破碎的靈魂,強大的力量就在眼前啊。無論是誰都不能阻礙自己。

「偉大的聖魔之魂,我願意選擇信仰您,求求您給與您的信民力量,認同我。」

「向吾先出汝之祭品,展現出汝之自私,吾便認同汝。」

「我已經供上了無數祭品,就連我的妻子與孩子都已經貢獻給您,您卻為何不認同我,您到底需要什麼樣程度的祭品才能滿意?」秦林有些瘋狂,每一次都是這句話,他已經獻上過各種各樣的東西了,就連他的妻子與孩子他都親手殺死,當成祭品上供給了聖魔之魂,卻也依舊沒有得到認同。

「向吾先出汝之祭品,展現出汝之自私,吾便認同汝。」光球的回答永遠只有這一句。


秦林看著光球,沒有一絲辦法,他沒辦法觸碰聖魔之魂,不僅僅是他,所有人都不能觸碰,因為碰其之人,已經變成了焦灰。到底需要什麼樣的祭品?到底怎麼才能展現出自己的自私?秦林一點思緒都沒有。

——————切————————

「秦風,居然你是個小雜種!」內院十一人都不善的盯著秦風,「你居然還有膽回來?這一次,要你有來無回!」

「都無視我嗎」看著十一個人無視自己沖向了秦風,邪龍有些無奈,這些二貨不會修鍊,修鍊,把自己腦子都煉壞了。看著秦風帶著幫手從外庭入侵到內院,居然無視幫手?秦風有幾斤幾兩,他們應該都很清楚的才對啊。

秦風一咬牙,他可沒有辦法與戰靈實力的內院之人交手,舉起邪龍早在之前就給的盾牌,把自己躲藏在了盾牌之後,只能祈求邪龍快點出手了。

數把血劍襲來,內院之人一驚,紛紛防禦。

邪龍看著血劍無法破掉氣焰護盾:「無法破掉戰靈的氣焰護盾嗎?看樣子是我太弱了呢。」

「什麼人,居然敢插手秦家之事!」內院的二貨們對著邪龍發出威脅的jǐng告,「我勸你……」

「你們這是多久沒出去過了?」邪龍喚出了堯龍劍,耍了個劍花,「秦家已經不復存在了。」黑芒染滿了堯龍劍:「暴戮碎靈。」黑sè的光芒籠罩了邪龍身前的一切。

十一人,秒殺……

只不過是掃掉了一些蟲子,邪龍毫不在乎:「就剩下最後一人了,走。」

「啊。」從震驚中回過神,秦風也意識到現在該做什麼,而不是去震驚什麼,雖然他現在才知道世界是多麼的廣闊,戰靈也只不過是揮手之間消逝的爬蟲。

離眼前的屋子越來越近,邪龍手背的天印開始緩緩閃動著微弱的紅光:「看樣子,自私之魂就在這裡面呢。」舉手一揮,連門帶窗,都消失不見。

「什麼人!」跪坐在祭壇前的秦林聽到響聲,立刻握起了自己的大刀,「居然是你,秦風!怎麼可能,我明明已經把你的經脈全部挑斷。」

看到祭壇上的光球,秦風鬆了口氣,看樣子秦林還未來得急掌控聖魔之魂。

幾天幾夜都呆在這房間里,讓秦林顯得有些猙獰的恐怖。擺出一副很拽的BOSS樣,開始裝B:「我不得不對你另眼想看了呢,秦風,想不到你居然能通過三院到達我面前……」

「我不是來找你的,而是來殺你的。」秦風直接打斷了秦林裝B的行為,「整個親秦家,就只剩下你我了。」

「什麼?難道!」秦林一驚,想到了一個不可能的事實。

「你所做的一切,總有一天會惡有惡報的。」秦風說出這句話的時候,總感覺有些怪怪的,看著邪龍用怪異的眼光看著他,他才想起,不是惡有惡報,是他與惡魔做了交易才能做到復仇的。

「騙誰呢!如果真的惡有惡報,那那個懲罰我的天使,絕對不會是你!」

「怎麼又無視我?」邪龍感覺似乎自己又被無視了。為了顯示自己的存在感,邪龍顯化出了自己的界王之身,惡魔的岩鱗與四根骨刺,總算吸引了兩人的注意力。

秦風很配合的宣言:「天使是沒有,惡魔到有一隻。」

「惡,惡魔!」秦林也是第一次見到惡魔,那猙獰的身軀讓他有種無法對抗的壓力,「你為了復仇,居然把靈魂出賣給了惡魔!」

「沒錯!為了復仇,我甘願把靈魂出賣給惡魔。」

「我又不要靈魂……」不過邪龍沒有那麼煞風景的說出這句話。

「哼,你別得意,我還有聖魔之魂!」秦林一咬牙,指著聖魔之魂,「惡魔,比起那弱小的人類靈魂,滅世者的靈魂更加有用,我用聖魔之魂做交易,請你殺了那個人類!」既然自己得不到聖魔之魂的認同,那就把它做成籌碼,一定要讓秦風消失在這世界上。

邪龍一伸手,任何人都無法觸碰的聖魔之魂自動的飄向了他,從手心融進了天印之中。

「什麼!」秦林震驚的看著邪龍,自己一直都得不到聖魔之魂的認同,但聖魔之魂卻自己飄向了那個惡魔,這到底怎麼一回事!難道惡魔就更容易被聖魔之魂認同嗎?可那個惡魔剛剛才出現,什麼都沒做啊,為什麼?為什麼?

「交易,不成立。」邪龍舉起散著黑芒的堯龍劍,「因為,那本來就是我的東西。」

「等等,等等!」

「黑月……」黑sè的彎月吞噬了秦林。

秦風傻獃獃的看著眼前空無一物的房屋,癱坐下來:「結束了?」

邪龍走過去,祭壇上拾起晶石,晶石到手,不用一分錢,而且還弄到了私自之魂:「結束了。」

看著漸漸沉入地平線的太陽,秦風突然瘋狂的大笑起來,雙眼留著血淚,瘋狂的笑著:「哈哈哈哈,一切都結束了,一切都結束了!哈哈哈哈……」

邪龍眯了眯眼,看著秦風,有種說不出的感覺,感覺就像看到了自己,如果自己也像秦風一樣,完成了復仇,回頭卻發現已經殺死了無數人,會不會也像那樣瘋掉呢?

「不知道。」 蛇蠍美妻 ,現在的動力,都來自復仇,可復仇之後要做什麼,他完全不知道。為了復仇,真的可以一切都不在乎嗎?不知道。但是,邪龍知道,至少,他現在距離完成復仇還有很長的距離。

拿出傳送捲軸,拍入晶石,一道虛空裂縫被撕開,邪龍回頭看了一眼已經瘋掉的秦風,步入其中。

已經不能回頭了,如果現在才放棄,如何對得起那些慘死在自己手上,那些為自己死去的生命?如果還有憐憫,還有人xìng在作祟,那就一點點磨滅它。一定要狠下心,讓這世界見識到自己的瘋狂,讓它付出代價!

虛空裂縫閃動著絲絲閃電,消失在空氣中……

「哈哈哈哈哈!」太陽沉入地平線,癲瘋的笑聲源源迴響。

「噗」一朵血花從秦風身體中炸開…一切都陷入了沉寂…結束了。

=============================分隔線=============================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