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到時候那些大佬丟了工作,肯定弄死他。

“經理,你給他跪下幹嘛?”

地上的男子爬起來,也是一臉不解:“是他打了我,還偷了我們銀行的卡。”

“應該報警,告他,讓他交代犯罪經過。”

嘭。

經理氣得眼淚都快要流出來。

顯然是這個白癡得罪了陸天龍。

起身一腳踹得男子飛了出去:“你這頭蠢貨,給老子閉嘴。” 連打帶踹。

那男子已經鼻青臉腫,經理還不解氣,怒道:“你被開除了。”

“還有,你的一切信息,會上全國人事黑名單。”

“沒有任何一家公司會聘用你。”

“不要啊。”

男子心裏頓時涼了一大截。

這年頭,想要找到一份在銀行的工作,何況是瑞豐這種超級大銀行。

可謂是比考公務員都難。

工作沒了不說,後路還被斷了,以後怎麼活……

“經理,我錯了,給我一個機會。”

男子徹底慌了,趴在地上一個勁求饒。

“滾開。”

經理恨不得殺了這個混球。

還原諒。

原諒李奶奶。

今天陸天龍不高興,他都要完蛋。

只能惡狠狠的瞪着那男子:“你得罪的不是我,是你狗眼看人低。”

“給陸先生道歉,今天陸先生要是不原諒你,我弄死你。”

陸先生。

陸天龍。

男子終於反應過來,他惹了大人物。

頓時腸子都悔青了。

這一切都是他狗眼看人低啊。

身子掙扎了半天,顧不得斷臂之痛,終於跪了起來:“陸……陸先生,我錯了。”

“我不是人,我就是個畜生。”

“請你給我一個機會,放我一條生路。”

“我上有老下有小,你把我當個屁放了吧。”

男子之前那種囂張氣焰蕩然無存。

只有悔恨的淚水。

在王昭月面前,陸天龍不想太過暴力,厭惡的看了男子一樣,冷聲道:“你打的,是我媽。”

男子還算聰明,跪着挪到陳淑芬身前:“對……對不起,這位女士,是我錯了。”

“我狗眼看人低,我瞎了眼。”

“求求您,放了我,饒我一命。”

陳淑芬本就是個善良的女人。

此刻有些不知道怎麼辦。

雖然之前氣憤,可畢竟這人都被陸天龍打斷了手。

已經懲罰了,總不能要了人家的命吧。

只能有點不知所措的看向王昭月。

王昭月知道母親是什麼人,是心軟了。

又不好跟陸天龍開口,頓時看向陸天龍道:“算了吧。”

“算你命好。”

陸天龍冷冷瞪了男子一眼:“要不要我給你賠點醫藥費?”

“不……”

“不用了。”

男子哪裏敢。

他不是頭豬,陸天龍能把經理嚇得下跪,他惹不起。

頓時開心的站起來就跑。

手斷了沒事,保住命就行。

“陸先生。”

男子走了,經理還跪在地上:“這卡,請您收回去吧。”

陸天龍沒說話,只是看了旁邊的陳淑芬一眼。

經理跟之前的男子一樣,跪着挪到了陳淑芬前面:“這位女士,我是瑞豐銀行在九洲城的負責人陳天放。”

“今天的事都是我管教不嚴。”

“是我們銀行的責任,在這裏,我代表瑞豐銀行給你道歉。”

“以後有什麼需要,都可以找我,我一定,鞍前馬後。”


陳淑芬臉色有點複雜。

陸天龍在學校幫她們出氣。

現在能把一個銀行的經理嚇成這樣。

可見,陸天龍的身份不簡單。

今日的陸天龍已經變了。

她不想把事鬧大,嘆氣道:“天龍,要不,算了吧。”

陸天龍這才接過了銀行卡,也沒說話。

那經理識趣的起身,恭敬退出了辦公室。

旁邊,兩個醫生瞪大了眼睛。

這男人,到底什麼身份?

“媽,我們先給爸交醫藥費吧。”

陸天龍跟個沒事人一樣,帶着陳淑芬把醫藥費交了,要把卡給陳淑芬留着,可陳淑芬死活不要。

陸天龍無奈,只能約好過後單獨辦一張卡給陳淑芬用。

陸天龍沒有去看老丈人,王昭月說了,現在老丈人受不得刺激。

若是見了他,說不定受刺激,會鬧出什麼事來。

醫院門口。

王昭月臉色複雜,最終上前道:“陸天龍,我想,跟你商量個事。”

“嗯。“

陸天龍輕笑着點頭,如一個聽話的孩子。

“你以後,能不能不要隨便動手打人。”

王昭月聲音小了幾分,繼續道:“特別是,當着可可還有媽的面。”

“好。”

陸天龍直接開口答應:“那以後誰欺負你們,我不當面打,我拖出去別的地方打。”

……

王昭月一陣無語,但也沒多說。

陳淑芬要在醫院照顧老丈人,吃飯也還早。

陸天龍看了王昭月幾眼,開口道:“我記得你很喜歡奧迪。”

“什麼意思?”

王昭月愣了一下。

“以前我答應過你,有錢了,給你買一輛你喜歡的車。”

陸天龍說完,也不管王昭月同不同意,直接拉着王昭月上了一輛出租車:“師傅,去最近的4S店。”

“我不要。”

出租車上,王昭月甩開陸天龍的手。

“你不要,那我買給女兒總可以吧。”

陸天龍不想跟王昭月爭,繼續道:“接送可可,還有去哪裏都方便。”

王昭月想了一下,陸天龍說得也沒錯,就沒說話。

半個小時後。

王昭月拉住陸天龍:“買車隨便買一個就可以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