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邊忽然響起萬千零得意的狂喝:「哼,想殺我萬千零,還沒那麼容易,你們在這裡跟血獸一起陪葬吧!」

萬千零的聲音夾雜在巨大的轟隆中,漸漸聽不清了。

… 外邊跟萬千零打鬥的嚴寒、柳香芬和岳雲蘭、許夢玲、徐歡歡等幾個人一見裡面的人遭遇了危險,心中焦急,便亂了方寸。大家心中明白的很,萬千零十分難對付,若是裡面的古晨等人死了,他們幾個人也休想逃出萬千零的手掌。

萬千零似乎一眼看出了幾個人心中的不安,冷冷道:「幾位放心,我不會讓你們很快死去的,因為,我要用你們慢慢修鍊血獸教給我的血祭大-法。」

嚴寒等人既憤怒又有些擔心不是萬千零的對手,萬千零忽然暴起殺手,一把將柳香芬抓住,手指突然長出鋒利的尖爪,直接刺進了柳香芬的肉中,柳香芬慘叫一聲,身上的血全部順著萬千零的尖爪被吸了去。

「柳師姐。」岳雲蘭大叫一聲,想上去阻止,但被萬千零一掌打了回去。嚴寒等人也無法上前相救,片刻后,柳香芬便化作一張人皮輕飄飄跌落在地,萬千零眼中露出滿足的神色。

「嗯,不錯,今天吃了這個就足夠了,剩下的你們幾個還算好運,就等我明天收拾吧。」萬千零冷笑一聲,用嘴舔了舔手指上的血跡,道。

「他已經變成吃人的怪物了。」許夢玲道。

「那天有人喊吃人的鬼會不會是說他的?」徐歡歡想起遇見的莫雲,問道。

「吃人的鬼?」萬千零看向徐歡歡,「當然是我了,我不但吃他們,明天我還要吃你們呢。」

嚴寒等人再次攻擊而上,萬千零忽然消失不見,眾人-大驚,四下尋找卻不得。一個聲音在虛空中道:「你們就等著我天天來吃吧,哈哈,哈哈哈。」

古晨等人從石窟中好不容易跑出來,眼見柳香芬又遭遇毒手,眾人憤恨不已。

聽說萬千零現在已經開始吃人,眾人只是想想心裡就發寒。

古晨道:「我必須去找到他,不能再讓他多活一天,否則我們大家就危險一天。」

雨來也表示要跟著去,其餘人也都表示要一起去剷除萬千零。

正在這個時候,遠處,響起了巨大的轟隆聲,眾人看時就看見在血水潭看見的大鱷在空中呼嘯而過,似乎在追逐什麼東西。

古晨眼疾手快,立即施展開踏空之功法,急急追去,眨眼間便衝進了空中不見。

其餘人只好暫時在原地找一處安靜的地方休息。

古晨追逐著巨大的大鱷,就見前方竟然是萬千零,古晨大為不解,不知道這大鱷跟萬千零有什麼仇恨,心道:「若是大鱷對付他,倒是好機會。」

古晨遠遠在後方追著,就看見前方大鱷和萬千零開始交手,萬千零使出很多怪異的招式,都是古晨從未見過的。

隨著那些招式的出現,空中似乎有什麼無形的東西在扭曲整個空間,就連大鱷似乎都有些不適合,不斷搖晃身軀才能保持平衡。

「他真的得到血獸的傳授了?」古晨想起吳玉道長在石窟內的話,頓時頭疼起來。

萬千零招式不斷變幻,那大鱷在空中似乎越來越掌握不了平衡,好幾次差點掉下去。

「我說,你幹嘛跟我過不去。」萬千零一面喊著,一面想要逃離大鱷。

大鱷翻滾著繼續攻擊他,令他也是頭疼不已。

雖然萬千零可以扭曲空間令大鱷無法全力襲擊他,但他拿這麼龐大的大鱷也是沒有辦法。

大鱷似乎有些被激怒,瘋狂開始進攻萬千零,萬千零根本打不動,大鱷厚厚的鱗甲比一般修真者的真氣防護都強好多倍。

大鱷吐出一口粘稠的液體,萬千零險險躲了過去,罵道:「奶奶的,血獸都對我不敢這樣,你真是個沒頭腦的畜生。」

古晨眼見萬千零沒有好辦法收拾大鱷,心中高興,木劍祭出,直奔萬千零。

萬千零本來就被大鱷弄的頭疼,現在一見古晨來湊熱鬧,氣得渾身發抖。

為了防止萬千零逃走,古晨故意在萬千零後方遊動,而把正前方交給了大鱷。那大鱷一見有人幫它一起對付萬千零,突然好像瞬間有了神助一般,巨大的尾巴呼呼生風直奔萬千零。

萬千零想逃,但在古晨四處封鎖下,根本無處可逃。他眼中射出一道道血紅色光芒,想要動搖古晨的心智。

古晨之前知道他修鍊逆血神功,見他再次使出這功法,便大喝一聲:「萬千零,你死定了。」

其實古晨也是隨便一喊,是為了分散萬千零的注意力,果然萬千零被嚇了一大跳,他向來知道這個古晨修為神秘,身上各種法寶也十分怪異,不得不小心。因此,萬千零惶急之下,逆血神功使了一半便停下,小心應付可能發生的突襲。

木劍在萬千零頭頂飛過,突然從中射出一把同樣大小的劍,直奔萬千零的脖子而去。萬千零大驚,忙縱身朝後躲去,身後巨大的風力呼嘯而至,大鱷有力的尾巴正掃了過來。

萬千零趕緊朝上飛起,上方古晨一笑,一招金佛掌的火掌使出,一團火焰熊熊燃燒封死了後路。

萬千零沒再敢繼續上升,不得不硬著頭皮接了大鱷的一尾巴,這一掃力量之大可想而知,萬千零整個人就飛了出去。

古晨一見好機會到了,哪裡肯再給萬千零一絲還手的機會,手持木劍直刺而去。

萬千零危急之時,胸口忽然敞開,一個小人從他腹部飛出,猛地攻向古晨。

「又是九子陰魂陣。」古晨忙調集電核準備滅殺飛來的小人。卻發現那小人再距離他不到三米遠的地方,突然不見了。

古晨心道不好,但已經晚了,就感覺額頭處一癢,便知道那小人已經進入他眉心深處了。

在這個時候他沒時間和工夫用體內雷電逼出小人,心中暗暗叫苦不迭,連恨自己太不小心。


萬千零一見古晨著了道,哪裡會跟古晨機會和時間,暗暗與九子陰魂陣的母體一起發力,一道道紅芒從萬千零身體的肚臍眼中射出將古晨牢牢包圍。

古晨便覺得體內小人越來越強大,越來越佔有他的意識和心智。

… 「飛天遁地功。」古晨大喝一聲,就想要逃離現場。

誰知萬千零早已封鎖了他四周的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再加上古晨修鍊飛天遁地功也沒多少時間,而且在小人急切的攻擊之下,所以,古晨竟然沒有逃掉。

這一次,古晨心中徹底有些害怕起來。

大鱷再次攻向萬千零,古晨稍稍喘了口氣,但覺體內小人比之前他遇見的岳雲蘭體內的強大太多太多,這才沒幾天,想不到萬千零的九子陰魂陣居然已經這麼厲害了。

萬千零一邊躲避大鱷的攻擊,一邊操縱小人不斷對古晨施加意識,想要控制古晨的心智。

古晨連凝聚體內電核的意識都被小人幾次打亂,他的腦子亂糟糟的,似乎不知道該幹什麼了。

忽然,古晨就覺得額頭處連續幾次發癢,古晨臉色刷的一下立即慘白。他知道萬千零肯定把餘下的幾個小人全部從別處召喚回來,要對付他一個。

一個尚且讓古晨有些不好對付,別說一下子來了八個小人,古晨在意識中感覺到八個小人在瘋狂啃食他的意志和靈魂,他渾身燥熱不安,似乎想要爆發什麼,但又不知道他在幹什麼,想要幹什麼。

「古晨,上次你煉死我一個兒子,這次我讓剩下的八個都來了,你繼續煉死啊。」萬千零口氣十分的狂妄,「兒子們,給你們的兄弟報仇。」

萬千零說話間,肚臍眼中又是一道道紅芒飛出,將古晨困住,古晨體內八個小人在意識中肆虐起來,似乎要將古晨的意識撕碎成一片片。

古晨眼中漸漸浮現出一道道的血絲,體內一股股瘋狂的殺意開始瀰漫起來。萬千零一見,大喝道:「對,好,就是要殺,殺,殺。」

古晨體內,魔丹中,雙面嬰兒突然放出強大的殺意,古晨似乎一下子失去了意識控制,被這股狂躁的殺意給點燃了。

「殺,殺,殺!」

一個聲音在古晨的意識中不斷重複。

握著木劍的手,開始微微顫抖起來,古晨扭曲的臉有些嚇人。他眼中血絲遍布,嗜血一般,猶如被激怒的荒古凶獸。

但古晨意識深處還是明白不能被萬千零控制,極力剋制這種瘋狂的癲狂,只是似乎那種殺意竟是控制不住,他吼叫一聲,渾身發出一團淡淡的黑色光芒,令人看上去詭異的很。

萬千零大笑起來:「我就知道,有一天你會被我控制的,只是我沒想到會這麼快。」

古晨心知不好,他也早覺得魔丹不一般,也知道魔丹的詭異,總感覺有一天魔丹會反噬他。只是沒想到會是今天,在萬千零九子陰魂陣的聯合下,魔丹內的殺意畢露,竟是要將他帶入無邊的殺戮之中。

「雙面嬰兒不是有善良的一面嗎?」古晨痛苦掙扎中,想起了雙面嬰兒曾經可愛的一面。只是他不知道,因為他跟魔丹已經血脈相連,這雙面嬰兒可愛和邪-惡的一面到底哪個佔主宰還是因為他的心智。

上一次,在蒼雲道觀古晨以一對多敵的時候,那時候他殺意正盛,直接造成了雙面嬰兒的現身,放出黑氣毒死了很多人。如今,萬千零九子陰魂陣同樣邪-惡至極,擾亂古晨的心智,讓古晨生出可怕的殺戮念頭,進而激發雙面嬰兒邪-惡的一面。

就在古晨即將無法自控的時候,那大鱷眼見雙面嬰兒出現懸浮在古晨身前,猙獰的面孔不斷冒著黑氣。大鱷忽然奇怪地放棄了攻打萬千零,而是一下子飛到雙面嬰兒面前,仔細看了半天,猛地將雙面嬰兒和古晨一起裹住,騰雲駕霧般消失不見。

萬千零眼見得手,不料古晨和雙面嬰兒都被大鱷帶走,怒極敗壞,用意識查詢了一下大鱷飛走的方向就追了過去。

一邊追,萬千零還不斷操控九子陰魂陣對付古晨,根據八個小人鎖定古晨的方向,急急追趕而去。

大鱷帶著古晨回到了血水潭,一頭扎入了血水潭深處,古晨渾渾噩噩,一直到忽然感覺周圍的壓力都小了,古晨才稍稍清靜一些,體內八個小人似乎在此時也安靜了下來,不再惑亂他的心智。

大鱷看著雙面嬰兒,眼神中露出一絲欣慰,雙面嬰兒也看向大鱷,道:「你為什麼帶我們來這裡?你又是誰?」

大鱷沒有說話,用巨大的頭示意他這裡有什麼東西。古晨隨著大鱷頭指點的方向看去,就看見前面有一間小屋子。

古晨想不到在血水潭的下方還有這麼一個小天地,他走到屋子內,渾身頓感一股清涼穿過全身,就連體內的小人似乎也老老實實再沒半點動靜。

就在此時,這小屋子內四周忽然射出一滴滴的水滴,看上去血紅色,有些嚇人。古晨來不及躲避,被小水滴撒了全身。

那些水滴一接觸古晨的身體立即被吸收乾乾淨淨,古晨心中駭然,不知道這又是什麼東西。


但很快古晨就感覺到這些東西進入體內之後,他忽然覺得真氣開始變得充沛起來,而且開始自動凈化原來真氣中的雜質,令他有說不出的感覺。

「血凈珠,是血凈珠。」雙面嬰兒好像發現了什麼寶貝一般叫了起來,「主人,你得到萬年才凝練的血凈珠了。」

古晨並不知道這血凈珠有什麼用,問道:「怎麼?這東西很厲害嗎?」

雙面嬰兒道:「當然了,你有沒有感覺到體內的變化。」

古晨點頭:「有一點。」

雙面嬰兒道:「你快坐下催發真氣,這些血凈珠可以將你體內真氣過濾一遍,同時會將真氣的力量增加一倍。你很可能會馬上晉級啊。」

古晨聞聽,大喜,連忙坐下,開始按照雙面嬰兒說的去做,果然比剛剛更加感覺到了真氣的不可思議的變化。

不知道什麼時候,古晨周圍開始縈繞起一層淡淡的白霧,古晨坐在那裡,就好像洗了個澡一樣,不但渾身的疲累不見,而且更像是體內身心給靈魂洗了個澡。

「這真是太神奇了,看上去紅色的血凈珠想不到竟然是純凈的東西。」古晨暗暗讚歎著。

果然,古晨頭頂越來越多的白霧出現,這些白霧似乎給古晨在沐浴,讓古晨感覺到從未有過的愜意。

一個小時后,古晨體內某處穴竅轟然而開。

「我真的如雙面嬰兒說的晉級了,真的!」古晨緊緊攥了一下拳頭,發出嘎巴嘎巴的聲響。

雙面嬰兒眼見古晨睜開的眼中眸子更加清澈,大喜道:「恭喜主人,你真的晉級了。」

古晨想不到會在這樣一個地方,再次晉級,十分高興,道:「太好了,這血凈珠還有嗎?」

雙面嬰兒笑道:「我都說了這些萬年才能凝聚出來,被你全部得到已經很不錯了,如果我猜的不錯的話,你的身體會在七日內來個脫胎換骨,到時發生什麼你可要有個心理準備。」

古晨聞聽,帶著一絲期待和不安,道:「我自然期待發生好事,有什麼不好的你先告訴我我也好防範一下。」

雙面嬰兒道:「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這些全部被你一下子吸了去,不知道你的身體能不能受得了。」

「對了,剛我被萬千零攻擊的時候,你為什麼還幫他惑亂我心智?」古晨疑惑地問道。

「一切全在你心,不在我。」雙面嬰兒道,「如果你心智佔了上風我便因你的喜而喜,因你的怒而怒,可若是其他人控制你的心智,那我便會以其他人的心智出現。」

「這麼說你沒主見嗎?」古晨有些不明白,這麼厲害的雙面嬰兒為什麼不能自己產生意識分辨是非好壞。

「暫時我太小還不能,尤其魔丹跟你血脈相連,受你的影響最大。」雙面嬰兒說道。

古晨「哦」了一聲,開始用體內電核絞殺那些小人,卻發現不知道那些小人已經去什麼地方了。

「小人怎麼不見了?」古晨自言自語,卻被雙面嬰兒聽見了。

「這血凈珠乃是極其罕見的凈化之寶,那些小人都是陰魂最是懼怕,怕是在一開始就逃離你體內被萬千零收回去了,不然的話,他們都得被血凈珠凈化成雜質。」雙面嬰兒道。

古晨聞聽,十分震驚。一想到這血凈珠如此厲害,真想保存一些下來以備後用。

「我見你的雷電可以剋制小人的,為什麼你不殺死他們?」雙面嬰兒問道。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