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一斬之下.地面大坑之中.老者激烈咳嗽幾聲.蕭輕塵身形不停.持戟再次殺去.蕭輕塵凌空一戟.又是斬下.老者退後三步.躲過蕭輕塵的這一戟.一戟落空蕭輕塵轉身一手持戟尾.丟削而去.

老者手中鐵棍一觸地.擋住蕭輕塵的一戟丟削.蕭輕塵左手一繞.北涼刀在手.身子一低.墊步轉腰.一刀削向老者雙腿.

老者又是退後幾步而走.蕭輕塵右手一劃.滑到戟身中間.再次一轉身.單手持戟再次削斬.這削斬老者退後幾步依然無法閃過大戟.只得持棍.再次往下一掃.磕在大戟之上.

蕭輕塵見得自己大戟被擋住.墊步之中.雙腳起力.身形跳起.一個旋轉.手中北涼刀再次一旋轉.蕭輕塵反握北涼刀.往下一拉斬.老者又是雙手持棍作撐天狀.擋住一刀.但是一刀過後.蕭輕塵右手戟再次斬下.連斬兩次.力道疊加之下.老者膝蓋一彎.

蕭輕塵隨即一個掃腿.老者跳起.手中鐵棍抓住機會.往下一砸.蕭輕塵反手持刀一擋.腳步一錯.雙腳踏空.身形向前.北涼刀一旋.沿著鐵棍削向老者.


老者連連後退.由大坑處退到地面之上.老者退到地面之上.一個下腰.雙手持戟.讓的蕭輕塵北涼刀滑過.一旋.面朝地.手中鐵棍往前掃去.這一記橫掃千軍.足以無鋒掃斷蕭輕塵腰身.

蕭輕塵雙腳一推.身形直挺挺的倒下.手中大戟一掄.「當」的一聲.鐵棍和大戟相交.而老者一收一轉之間.鐵棍再次砸下.蕭輕塵極速轉身.手中大戟一擋.原本不沾地的身體.被砸落地下.蕭輕塵背部著地.

蕭輕塵一落地.以背為力點.雙腳連踹.擋住老者向前之勢.以背部用力.真氣催行.身形向後滑去.蕭輕塵左掌一拍地面.身形凌空躍起.手中大戟反撩而上.擋住沖來的老者.

蕭輕塵一落地.手中大戟.在一掃.再一次攔住衝殺而來的老者.腳步連踏之間.大戟繞腰間.身形向前.大戟旋轉.戟鋒掠向老者腰腹之間.

老者連連後退.蕭輕塵隨勢收戟.往回一掃.這一掃剛好掃在老者鐵棍之上.然後一回斬.再次斬在老者的鐵棍之上.兩斬依舊是.力量疊加.讓的老者雙手虎口劇痛.

老者身深了一口氣.雙手持棍.猛然一折.只見的渾鐵所鑄的鐵棍個.被一折成兩半.老者赤手對蕭輕塵.老者丟掉鐵棍之後.氣勢陡然一變.

老者見得蕭輕塵大戟斬來.左手如鬼魅一般探出.反手一拍.拍在蕭輕塵的戟尖之上.這一拍將蕭輕塵的大戟拍偏.隨即老者腳步連踏之間.見得漫天都是其影子.老者連踏右手抓向蕭輕塵的咽喉.

蕭輕塵連退卻是被老者左手拉住大戟.往回一拉.力道竟然將蕭輕塵拉回.蕭輕塵左手一繞.北涼刀在手.北涼刀一刀斬下.誰知老者雙腳一動之間.躲過北涼刀.與蕭輕塵插肩而過.但是後手如鬼魅.一手抓在蕭輕塵的臉龐之上.隨之一扯一拉之間.蕭輕塵活生生的被老者摔在地上.

蕭輕塵這一摔.頓覺的七葷八素.但是顧不得身子不適.手中大戟.往回掄斬.老者一手甩手.甩在大戟之上.擋住大戟.左腳抬起一腳往下踩去.

蕭輕塵在剎那之間.身子翻滾而去.躲過老者的這一腳.老者的這一腳.踩在地面之上.地面頓現大腳印.如是這一腳踩在蕭輕塵臉上.蕭輕塵再怎麼也是抵抗不住.

蕭輕塵翻滾而過.一個風雲手.身子躍起.風雲成形.打向老者.老者雙拳轟出.這一拳轟在蕭輕塵的風雲手之上.風雲手化風成雲而散.

蕭輕塵又是趁機而來.老者腳步如鬼魅.身形更是如風似雲.無形.這得身法也是差煙緋才使用流雲舞才能與之一搏.蕭輕塵雙腳也是連踏.七竅全開.耳眼口鼻.聽見說聞之間.感受老者位置.

蕭輕塵手中大戟突然往後一豎.聽得「砰」的一聲.老者竟然出現在蕭輕塵身後一掌打在了蕭輕塵的大戟之中.

蕭輕塵被老者這一打打的倒飛而去.老者身形也是瞬間跟上.每一步都是踩在蕭輕塵的影子之上.

老者抬起左腿.一腿下劈向蕭輕塵的腰桿.

蕭輕塵聽得身後勁風未動.雙手凌空拍向地面.身子借勢反轉.雙掌疊加而出.「砰.」老者一腿下劈而來劈在蕭輕塵的雙手之上.蕭輕塵被砸下地面.

這一次蕭輕塵最終忍不住一口鮮血噴出.

老者冷笑一聲.雙掌打向蕭輕塵.

就在蕭輕塵舉掌之時.突然傳來數道真氣.這真氣忽隱忽現.但是一隱一現之間已離十丈之遠.

老者收回雙掌.一掌擊出.打在真氣之上.老者身形倒退十丈.

老者一看.卻是鑾駕之中的那位神秘人走出.但見的那人身披黑袍.面帶黑紗.

那人踏風凌空看著老者.輕聲說道「袁形如.老一輩江湖之中.綽號單手破山.雙手之力足以排山倒海.早在數十年前就入了第四境.但是卻在江湖之中銷聲匿跡.」

說完.老者身形一偏看向姑姑.

那姑姑又繼續說道「直到二十年前.冬季.凌涯邊上出手.和數人圍攻蕭洛圖.」

老者眼睛一眯看向姑姑說道「你是誰.」 江湖之中恩恩怨怨太多太多.多的數都數不清.有些恩怨卻是因為人情這才轉移到了自己的身邊.說是無妄之災也差不多.奈何這些關係太過複雜.交織在一起.一片亂麻.

正如蕭輕塵現在也不知道為什麼那個鑾駕之上的女子會出手救下自己.但是聽得那名女子說完.之後蕭輕塵便是不再關心她為什麼會救下自己.關心的是.這老者.居然是二十年前圍殺自己父親的高手中其中一人.

蕭輕塵咧嘴一笑.笑聲低沉.用天裂戟撐起身子.左手握刀指向老者.老者看的蕭輕塵如此不堪的模樣.不屑的笑了一聲.蕭輕塵運起體內真氣.穩住身形.又想拔戟抽刀衝殺向老者.

但見的那名姑姑一揮袖袍.真氣湧出.將蕭輕塵一卷一放之間.放在自己身後一丈.姑姑看著老者說道「袁形如.用鐵棍只想掩飾你的武功路數.想不到卻是被這麼一個小輩逼出你的雙掌.」

名叫袁形如的老者看著姑姑冷笑一聲說道「卻是這個小輩了不起.以第三境低微實力.竟然可以逼的我出雙手.」

蕭輕塵用戟撐住自己的身子.看著袁形如.恨不得吃他肉.喝他血.啃他骨.眼神極為森冷.袁形如看著蕭輕塵看自己的眼神.不屑的笑了一聲.語氣怨恨的說道「當年在大營之前.蕭洛圖辱我三次.二十年前圍殺他.在辱我兩次.一次踩我臉.一次捅爛我的左肝.我袁形如在大營之後.就說過.我要讓他死無葬身之地.最後一次.我敗他戟下.二十年.整整二十年.我日夜研究蕭家戟法.最終在他的兒子將他欠我的找回來了.哈哈.哈哈哈.」.說道最後.那名老者癲狂一般的大笑起來.

那名姑姑聽得老者癲狂的笑聲.笑意昂然的看著老者.看老者能夠笑多久.

等老者笑完.姑姑在一揮袖袍.將蕭輕塵卷向後十丈.

姑姑一手負后.一手在前.姑姑說道「今日我來試試你的單手破山.」.老者眼睛一眯.再一次問道「你是誰.」

姑姑神色清冷.輕然說道「我是誰.你管不著.」

說完.頓時殺氣激蕩.真氣湧出.老者不甘示弱.雙手垂在身側.真氣也是沖體而出.兩股真氣在空中猛然一撞.

這一撞.大風猛起.在所有人眼中只是見得兩道身影滑過.便是殘影無數.

老者一步踏來.一擊仙人撫大頂.打向姑姑頭頂.姑姑左手劍指彈出.劍指指向老者的掌心.真氣吐納之間.對上老者的仙人撫打頂.

老者的仙人撫大頂被姑姑破開.姑姑雙手猛然一震.真氣鼓盪之間.見得袖袍鼓起.宛如風口.一袖而去.大風疾馳.二袖而去.旋風而來.

姑姑揮出一道旋風.席捲下袁形如.而姑姑卻是站在風頂.看下去.眼神之中睥睨眾生.

袁形如雙手原本垂下.突然之間雙手彈出.雙掌打向姑姑的旋風.但見的掌影無數.衝天而起.每一掌之中真氣雄渾無比.

姑姑的旋風被掌影擊散.姑姑腳步一踏.踏在一掌掌影之上.掌影頓時消散.姑姑腳步連踏之間.踩在掌影之上.掌影紛紛消散.但是在一見見得是姑姑踩在戟影之上.周身隱隱約約蝴蝶撲飛.

身形一閃.閃過一道掌影.腳尖凌空一點.一點之間頓時腳尖之下頓生一隻斑斕蝴蝶.

老者眉頭一皺.他從未見過如此詭異的招數.就在這時.老者眼中餘光一閃.但見的自己一側一隻斑斕蝴蝶翩翩而飛.來不及思索.老者心中警惕.讓的老者退後數丈.

聽得「呲」的一聲.老者胸口之處衣服.裂開一絲縫隙.老者定睛一看.那隻蝴蝶之處卻是那名姑姑所站之處.

姑姑秀指夾得的一絲布衣條.手指一松.布衣條隨風而去.姑姑面紗依舊.未見笑容.卻聽笑聲.姑姑腳步凌空一踢.沖向袁形如.

袁形如顧不得多少隱藏實力.雙手打出.雙掌掌影突顯.急迅之間沖向姑姑.姑姑身形宛如驚鴻.蝴蝶飄舞.身形一轉.雙手一揮之中.將袁形如的雙掌擊散.袁形如雙掌往下一按.然後往回一收.雙腳一踏.身形也是衝殺而上.

袁形如眼見和姑姑越來越近.身形如鬼魅.看上去身子直衝向前.身形卻是散開無數.身形直接將姑姑籠罩住.

袁形如一掌按下.姑姑便見得漫天都是.袁形如一張按下.姑姑單手難敵四掌.雖然真氣護體湧出.但是掌影打在上面.身形也是搖搖欲墜.

聽「噗」的一聲.姑姑身形居然化為煙灰.老者眼瞳一縮.心中大駭.急忙轉身.就在一轉身的瞬間.姑姑一掌按來.按在老者背後之處.頓時老者被一掌打飛.便如石子落地.

老者單手一拍地面.止住身形不動.身形一躍.落在地上.竟然滑退去十丈開外.袁形如右手扶住胸口.口中忍不住溢出一絲鮮血.看向那名姑姑.姑姑立在空中.蝴蝶繞身.一時身形化為蝴蝶.一時蝴蝶化為人形.

蕭輕塵在一旁觀戰.心中大駭.那名女子的身法.他只曾聽聞.未曾見過.就連藏書極為豐富的北涼藏書閣也未有隻言片語.

這是陰陽術.陰陽術本源來自周易.是世上一等一的幻術.幻物成人.幻人成物.但是這不同那個死在洪州城外的那個飛花公子的幻術.他的幻術只能說是上的了流次而已.

陰陽術還不只這一點.還有傀儡術、大手印.如今這個來歷神秘的姑姑卻是會數百年前就已然失傳的陰陽術.著實讓的蕭輕塵大吃一驚.

這陰陽術還是蔣乾嵩再一次修繕古籍的時候.隨口和蕭輕塵、流觴墨舞如此一說.當時蕭輕塵問可有可破之術.蔣乾嵩只是回答道了「我這裡沒有可破之法.如果你們不懼生死的話到可以和會陰陽術之人死戰一場.不過你們能不能找出他的破綻那我就不知道了.」


那時候蕭輕塵以為自己一輩子也不會遇上這種武功.想不到還是在這裡遇上了.

袁形如只覺得自己心臟跳動之聲.太過劇烈.真氣壓抑不住.口中厲聲大喝道「妖女.這是什麼武功.」 姑姑依舊是立在空中.身形幻滅幻存.對於袁形如的厲聲大喝置若罔聞.口中咯咯笑個不停.

場外之人看的姑姑這等子身法都是驚為天人.就連血滴子也壓下自己的真氣.不敢在武林大會之上放肆.而四大佛頭也是停下手來.看去正中間的大戰.

蕭輕塵頓覺此地太過兇險.不動聲色的用真氣傳音.傳到十丈之外的聞人清淺等人.說道「這裡太過兇險.立刻退去.切記.一去不復還.」

聞人清淺頓時心中一驚.聽得蕭輕塵語氣.到是蕭輕塵要留在這裡.原本蕭輕塵受傷之際.聞人清淺幾次都想出手.卻是被徐長卿給攔住.聽得蕭輕塵如此一說.更是願讓蕭輕塵在這裡以身犯險了.

但是蕭輕塵又傳音過來說道「此人只有蜀山逍遙仙才可破去.這等武功非比尋常.」.徐長卿頓時心中一驚.聽的蕭輕塵說的是「蜀山逍遙仙.」.徐長卿便知道是蜀山之上師祖李逍遙.只能是師祖才能破去.自然是非不尋常.

徐長卿和徐漏天對視一眼.徐長卿暗中點了聞人清淺的穴道.趁著眾人專心場中大戰之時.段愁詞.王維兩人掩護偷偷從一旁溜走.而阿幼朵和煙顏也是聽得一樣的命令.偷偷的溜進人群之中.消失了.至於趙天棄.在場中已經看不見身影.大概是和趙恆輕打遠了.至於趙無極早就在蕭輕塵和袁形如大戰之時.被王霸蘆和一干趙家高手護住退去.

場中姑姑笑聲一停.雙腳踏在斑斕蝴蝶之上.臉上黑紗浮動.

袁形如哀嚎一聲.蕭輕塵一看.袁形如扯開上半身的衣服.見得上半身之中血光浮動.肉下根根血管暴起蠕動.

袁形如現在卻是有幾分驚慌.看向姑姑.口中略帶請求的說道「這.這是什麼..」.姑姑掩嘴輕笑一聲.說道「這是陰陽手印.好不好玩.」

袁形如催動真氣想要將體內姑姑的真氣驅散而走.但是卻是毫無效果.「咚咚.咚咚」聽得心臟跳動之聲如戰鼓擂響.全場可聞.袁形如「啊.」的一聲.倒在地上.身子蜷縮在一起.哀嚎不斷.凄慘無比.

姑姑在空中看的袁形如如此模樣.冷笑一聲.而場外眾人聽得袁形如慘叫之聲.只覺得自己毛骨悚然.渾身寒毛豎起.不少人都是打了一個寒顫.

「求.求.求你.殺了我吧.殺了我吧.」袁形如頭磕在地上.一磕便是鮮血濺開.磕個不停.

姑姑哈哈大笑.看著袁形如的模樣說道「今日我再武林大會之上侮辱與你.你想殺我否.今日我讓你痛不欲生.你想殺我否.」

袁形如此時痛的在地上打滾.聲音尖銳.雙手在全身抓撓.那些暴起蠕動的血管被其抓破.流出鮮紅血液來.

姑姑一揮袖.一道真氣打在袁形如身上.袁形如便覺得身子一陣清涼.痛楚散除.袁形如渾身無力的躺在地上.看上天去.天空一片湛然.

而姑姑抬頭看向蕭輕塵.蕭輕塵見得那神秘女人看向自己.頓時頭皮發麻.姑姑淡然說道「他們都走了.」

蕭輕塵咽下一口口水.自然知道這個女人說的是什麼.向前一步.抱拳恭聲道「前輩.他們都走了.」

在聰明人面前不要說假話.特別是還是一個武功高的不知道有多高的人面前.蕭輕塵現在已經受了重傷.怕是惹得這個什麼女人心中不高興.一揮袖就將自己的小命給取了.

姑姑看的蕭輕塵如此模樣說道「想不到你還挺誠實.」.蕭輕塵訕訕道「不敢.不敢.」.姑姑似笑非笑的看著蕭輕塵又說道「是不敢.還是不得已而為之.」

蕭輕塵面色尷尬.不知道這什麼女人心中打的是什麼主意.只能說是.撓撓頭說道「不得已而為之.」

姑姑聽得蕭輕塵如此一說.這才滿意的點點頭.看著蕭輕塵說道「你的右手戟左手刀不錯.」

蕭輕塵面色一僵.不知道這個女子打算幹什麼.接下來又聽的姑姑說道「既然她和你有殺父之仇.現在我在場他不敢動手.你去殺了他.」

蕭輕塵聽得此言.假裝轉身握戟.眉頭一皺.自己著實想不到這個女子打的什麼主意.

蕭輕塵握起大戟和北涼刀.轉身.走向那名袁形如.袁形如聽得蕭輕塵和姑姑的對話.可是自己全身無力.也無力抵抗.只是撇過頭去看向蕭輕塵.嘴角浮現笑意.

蕭輕塵走進袁形如身前.抬頭看了一眼姑姑.然後又低頭.看向袁形如.咧嘴一笑.提戟舉刀.

「嗖「的一聲.就在蕭輕塵提戟舉刀結束形如一刻.天外飛來一掌.看聲勢.估計比之當初的白斬離不差分毫.

蕭輕塵暗呼一聲.此刻倒是知道了.那個什麼女子是利用自己引出另外隱藏的第四境高手.蕭輕塵心中惱怒非常.現在這第四境高手怎麼如豬狗.遍地走了.

蕭輕塵催動全身最後一絲真氣.但是姑姑卻是輕聲說道「不必擔心.「.姑姑手掌暗運.一掌打出.截下了天外一掌.蕭輕塵也是趁機退後.

姑姑攔下天外一掌.轉身一看.見得一道身影飛馳而來.這道身影不見其任何相貌.之間見得那人的身法淋漓無比.宛如刀鋒.

姑姑見得來人.身形一轉.也是迎了上去.姑姑一踏.之間又是漫天蝴蝶.可是那身形衝撞過來.直直將蝴蝶衝散.

「砰」但聽得交接一掌.姑姑身形浮現.被那道身形退飛.

姑姑冷哼一聲.左手一掌.收於胸前.右手一掌向前一劃.一劃之間.姑姑和那道身影中間彷彿出現天雷.那道身影速度不變.雙手打出.兩條五爪金龍衝出直接衝過天雷.抓向姑姑.

姑姑身形不及.被金龍雙爪一抓.頓時化為煙灰.但是再一看.姑姑卻是立在那道身影身後.

那道身影.見得.一轉身.身形倒退.頓時八龍護主而出.衝殺而來.姑姑只能急退.那道身影一把抓起袁形如.腳踩一條金龍而去.

蕭輕塵看的那人身形.渾身顫抖.這是八龍護主化九龍.這是蕭家《八荒皇決》的招數.此人定是皇室中人.從自己父親身上奪取了蕭家秘笈.

姑姑看的那道人影遠去.卻是厲聲大吼. 場外的江湖人士已經是來不及驚嘆.今日之高手聚集.數場大戰下來.煙癮早過夠了.不知觀戰台之上的高手則是.心中震駭無比.這幾場大戰下來.以最後兩場最為兇險.不為其他.只是因為最後兩場都是第四境天人合一的高手.

觀戰台之上有些熟識的對視一眼.心中打定主意.結伴而回.收斂性子.召回門徒.深怕自己門門徒在外惹事.沒長眼將惹上了這些隱世的高手.

而蕭輕塵強壓下心中怒火.對著姑姑一拱手說道「感謝前輩出手相救.」.那名姑姑眼神之中原本冷厲無比.但是聽得蕭輕塵如此一說.轉過頭來.俏顏一轉.笑聲一起.對著蕭輕塵說道「怎麼不怪我讓你引出那名高手.」

蕭輕塵又是拱手對著姑姑說道「豈敢.晚輩瑣事在身.先行告辭.還請見諒.」.說完.蕭輕塵不理會姑姑.轉身就走.姑姑看的蕭輕塵遠走.冷哼一聲.袖袍一揮.真氣席捲蕭輕塵.打在蕭輕塵後背.將蕭輕塵打飛.蕭輕塵一口黑血吐出.蕭輕塵從泥地之上爬起來.撿起自己手中的天裂戟和北涼刀.收回塵劍.回頭看了一眼姑姑.口中淡淡說道「多謝.」

蕭輕塵擠過人群.眾人都是讓出一條道路讓他離開.江湖人士首先知道他是一個高手.很高的高手.其次那個神秘女子和他有幾分叫交情.沒看他們兩個在場中有說有笑的.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