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雖然我不是人,但你是真的狗!黑帝大人對你太失望了,汪汪汪!”

大黑狗朝着江沉齜牙咧嘴。

“不信你看,我家狗豈會衝我齜牙?”

江沉再躲。

若淼撫了撫額頭,當日這隻大黑狗就是被她丟出去的,卻沒想到它竟然招惹到工火長老。

“江沉,我記得你養了一條牛犢子大的黑狗,就是這隻吧?”

工火長老毫不客氣的拆穿。

江沉可是武功府的名人,他沒見過工火長老,可工火長老卻認識他。

“汪汪汪!”

大黑狗一本正經的點頭,又湊到江沉身邊。

江沉欲哭無淚。

人怕出名豬怕壯,江沉和大黑狗各佔一樣。

“說吧,打算怎麼賠償?我閨女的名節,可被這條狗毀了。”

工火長老寒着臉說道。

若淼的臉也黑漆漆的,她是第一個被大黑狗咬過屁股的。

“一枚天階道果丹如何?”

忽的,慕傾雪的聲音響起。

她落到江沉是身邊,聲音中帶着些許疲憊。

“天階丹?不給!”

江沉聞言,大驚失色,他一腳踹在大黑狗的身上,惡狠狠的說道:“它自己惹出的亂子,就讓它自己解決。”

同是重生而來,爲什麼傾雪寶貝這般乖巧,但這條狗卻只會給他找麻煩。

工火長老也被慕傾雪的手筆嚇了一跳。

道果丹可是天階中品丹,整個武功府裏也沒有多少,至於江沉的話,被他直接無視了。

“天階道果丹對這位祖宗來說算個屁,神丹她都能當炒豆子吃。”

大黑狗哼哼唧唧。

慕傾雪橫了一眼大黑狗,大黑狗趕忙討好般的露出笑臉。

“這隻凡狗竟然通人性?”

工火長老先是呆了一下,而後怒道:“既然這貨通人性,就更不能這樣算了!就一顆天階道果丹!”

江沉要哭了,大黑狗則是衝着慕傾雪直搖尾巴。

“拿去。”

慕傾雪先是安撫了一下江沉,再一招手,將一個丹瓶送了過去,而後道:“工火叔叔,這丹也不白給你,我需要將你的九龍天火陣搬回來用幾日。”

“說到底,這狗只是畜生,它再如何也壞不了火兒姐姐的名節。”

慕傾雪補充道。

大黑狗趕忙人立而起,搖尾作揖,一臉純真。

江沉:“……”

工火長老:“……”

“那九龍天火陣,你直接拿去就是,你不給我丹,我也會給你用的。”

工火長老大笑而去:“有了這丹,火兒真氣聚靈,修成靈海,指日可待!”

“爲了你!一顆天階丹藥就這麼沒了!”

江沉朝着大黑狗咆哮道。

天階丹,整個逍遙王府也只有一顆而已。半年前,逍遙王重傷歸來,若非是有天階丹保住了性命,恐怕早已隕落多時。

大黑狗一臉純真。

江沉又狠狠的踹了它一腳。

“沉哥哥,區區天階丹而已,有了那九龍天火陣,天階丹要多少有多少。”

慕傾雪安慰道。

“這條狗着實可惡,它真的是……”

這裏還有外人,江沉沒有將重生二字說出口。

“狗的性子隨主人呢。”

慕傾雪掩嘴輕笑。

江沉的臉黑了黑,大黑狗無辜的看着江沉,還是一臉純真。

“對了,這四個人是怎麼回事?”

慕傾雪注意到倒在地上爬不起來的狄尚志等人,錯愕的問道。

“我打趴的,一拳一個!”

江沉一握拳頭,手中燃起一道金色的氣焰,驕傲的說道。

雖然最後一個是被大黑狗撞暈的,但江沉依舊厚着臉皮將其歸結到自己的頭上。

“若淼,將他們丟遠點。”

慕傾雪在江沉的臉上親了一口之後,纔對若淼說道:“日後再有這等人靠近此處五里,直接打殘丟掉。”

慕傾雪哪裏看不出這四人是來做什麼的,當即說道。

“……是。”

若淼趕忙應道。

“不用,我現在修煉武技,正缺人練手……這些武功府弟子正好來給我當陪練。”

“對了傾雪寶貝,你看看我的修爲是怎麼回事?”

江沉想到了自己這煉氣十七重的修爲,趕忙問道。

慕傾雪的臉上流露出一個大大的笑臉。

傾雪寶貝,前世時,江沉也是這樣稱呼自己的,時間輪迴,他還是那個他,什麼都沒變。

慕傾雪沒有說話,她拉起江沉就回到自己的閨房。

若淼怒視大黑狗。

大黑狗眼神清澈無辜,露出一個大大的笑臉。

……

“煉氣十七重?”

慕傾雪的眼睛瞪大了,“怎麼會這樣?”

慕傾雪的前世,這個時候她與江沉還沒有什麼交集,並不瞭解那時他的修煉情況。

“我也不知道,練着練着就十七重了……可是還沒有結成氣海的跡象。”

江沉鬱悶的說道。

慕傾雪蛾眉微皺,她將一顆紫金色的丹藥取了出來,道:“這是我以三生木的根煉製而成的神丹三生丹,沉哥哥你吞下試試,能否結成氣海。”

“神品丹藥!你能煉製神品丹藥?”

江沉不可思議道。

“我重生前是神界丹王,現在雖然沒有重生前的修爲,但是境界和經驗都在,再加上武功府資源豐富,我又有特殊的寶貝,煉製一些低等神丹也不是什麼難事。”


慕傾雪一臉驕傲。

前世,她的煉丹之術是江沉傳的。

話雖如此,但江沉依舊猜到,慕傾雪煉製神丹,也要付出極大的代價。

“辛苦了。”

江沉握住慕傾雪的小手柔聲說道,他能看到她眼中的疲憊。

“不辛苦。”

慕傾雪輕輕靠在江沉懷中,不多時就傳出平穩的呼吸聲,卻是睡着了。

江沉看着慕傾雪那漸漸失去血色的嘴脣,心頭一疼。

他一動不動,生怕將她驚醒。

第二天清晨,慕傾雪才慢慢睜開眼睛。

“睡醒了?”

江沉那溫潤的聲音響起。

“嗯。”

慕傾雪依舊靠在江沉懷裏,輕輕的點了點頭。

這是她重生之後,睡得最安穩,也是最踏實的一次。

“今天什麼也別做,繼續休息。”

江沉望着慕傾雪那依舊沒有恢復血色的臉,柔聲說道。

“好。”

慕傾雪乖巧的點頭。

…… 第十二章

爲了江沉,慕傾雪着實累壞了。短暫的醒來一陣子,她吞下幾顆恢復元氣的丹藥後,就又回到房中沉沉的睡去。

江沉舒展了一下有些僵硬的筋骨,給慕傾雪蓋好被子退了出去。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