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秦天有何本事,能夠畫出和二品陣符師相提並論的符篆!”

“其中一定有問題!”

……

大部分的聲音來自王錦程那一夥人,還有那些反水的社團弟子。

看着神情高漲的臺下弟子,歐陽古握緊符篆,心中也犯難了。

“這張符篆絕不能宣示於人,就算遭人漫罵,也在所不辭!”咬了咬牙,歐陽古準備以院長之勢強行壓服衆人。

“副院長大人,民意不可壓,只能順!”突然,一直沒有說話的秦天開口了。

緩緩張開眼睛,秦天踏前一步,目光所向,都是那些反水的社團弟子。

“你們爲何反出社團?”秦天一轉話題,兩道狹長的目光之中,猶如利刃一般,似要穿透他們的心臟。

大部分反水的弟子被秦天的目光刺中,立刻低下了頭。

但仍有人不服地叫起來:“我們反出社團是全是因爲你!你爲了一己之快,把我們所有人的前程陪綁在一起,你沒有資格做社長。我們不是你的賭注,反出社團,我們沒錯!”

這人的話,立刻將那些反水的弟子挑唆起來。

“不錯,我們沒有錯,你沒資格教訓我們!”

“我們在社團不安全,我們就要反!”

“不要轉移話題,有本事把符篆亮出來,和蘇子衡師兄一較長短!”

“不如早些認輸,早點滾出學院罷!”

“泥菩薩過河,自身難保,還有臉來教訓我們。”

……

登時,一股針對秦天的喧譁浪潮在那些反水的弟子中響起。

“無恥!”

秦天怒喝一聲,將所有的聲音一掃而空,道:“事到臨頭,你們擔心被學院掃出門牆,叛出社團,投靠他人,貪生怕死,這是不忠!而今你們不但不顧及社團對你們的照顧,反面爲了一己顏面,巴不得陣符社團失敗,背信棄義,倒打一耙,這是不義!爾等不忠不義這徒,還有何面目於鴻蒙學院修煉!也罷,你們要結果,要真相,我便讓你們看個清楚!”

一番大義凜然的話語,秦天將無數人的臉龐說的通紅。

“好!”一個巨大的叫好聲,在廣場上轟然響起。.

“狡辯!”蘇子衡冷聲道。

秦天轉頭望向蘇子衡,冷冷地道:“蘇子衡,你連同王錦程之流,想要藉故將我社團一舉除掉,你以爲我們不知道麼?嘿嘿,將計就計,你們的心思還真是深沉!一年前,你能過了二品陣符師的測試,心中一定認爲,整個鴻蒙學院,再無人是你的對手罷!”

“不錯,你在我眼中,螞蟻都不如,有本事就公佈你的符篆,讓所有弟子們評判。”蘇子衡被秦天戳破了心事,臉上罩上了一層寒霜。

歐陽古喝道:“說來說去,你蘇子衡還是信不過我!”

聲音剛落,一股強大無匹的靈威從歐陽古的身上散發出來,如千軍萬馬一般,朝蘇子衡衝去。

“啊!”

蘇子衡竭力抵擋,臉色瞬間漲地通紅。

然而,他又怎麼能擋地住歐陽古的一擊。

蹬蹬蹬連退十來步,蘇子衡才堪堪站穩腳步。

“你莫不要以爲,修爲晉升到靈王境,就可以目中無人!別說是你,就是你們蘇家族長蘇銀月,也不敢質疑本座的話!”

一向嘻笑於臉的歐陽古,一旦發起怒來,整個廣場上都能感覺溫度下降。

“僅僅是輕輕一泄靈威,蘇子衡用盡全力依舊無法抵擋,歐陽古的修爲恐怕已經到了靈王巔峯!”秦天暗吸一口涼氣,第一次見識到了歐陽古深藏不漏的實力的冰山一角。

蘇子衡感覺到前所未有的羞辱,正要不顧一切地向歐陽古反擊時,秦天伸手攔住了他。

“蘇子衡,你不是想看我的符篆嗎!”

蘇子衡迅速冷靜下來,按捺住心中殺意,轉頭對秦天道:“不是我想看,是所有在場的弟子都想看!”

“你不必假惺惺,不過我必須告訴你,我的符篆並非人人有資格觀看!” 星球暗涌 ,道:“我在你蘇子衡眼中連螞蟻都不如,你蘇子衡在我秦天眼中,同樣一文不名!你根本就不配觀看我的符篆,想要知道我的陣符術水平,拿你剛纔的符篆,和我的放在一起,誰勝誰負,一試便知!”

“你……,好,好一個一文不名!好一個狂妄之徒!”蘇子衡拳頭微微捏緊,右手一探,他的那張二級的強身符朝莫問心飛了過去。

歐陽古與莫問心相視一眼,點了點頭。只要不暴露出這張符篆,能夠讓蘇子衡死心,這種辦法也未嘗不可。

“難道,秦天的符篆真的比蘇子衡的還要強大?”見到歐陽古和莫問心如此有恃無恐,蘇子衡的心都微微下沉。

“我就不信,你一個一品的陣符師,還能畫出比我更優秀的符篆!就算你剛纔僥倖突破二品陣符師,也不過是一個剛晉入的二品陣符師而己,而我的強身符,威力已經達到了二級中等!”咬着牙,蘇衡陰冷地盯着旁邊的秦天,那模樣就像一頭走向絕路,孤注一擲的狼。 莫問心長嘆一聲,從歐陽古的手中接過秦天的那張符。

掃了一眼廣場上的衆人,看到的都是一雙雙期待的眼睛。

“既然諸位對剛纔的評判並不認同,那麼我們就以兩位比試弟子的符篆來分高低!”說罷,莫問心將兩張符篆疊在一起,一揚手,兩張符篆飛到半空。

莫問心輕輕一指,一道靈氣同時注入到兩張符篆中,道:“我現在朝這兩張符篆同時注入靈氣,很快,強大的符篆就會將弱小的符篆擊碎。”

將兩張符篆疊在一起,同時注入靈氣的話,強大的那一張會將弱小的一張的靈氣吞噬。這是比較兩張符篆威力的常用的方法,這種方法十分公平,做不了任何的手腳。

靈氣傳入的越來越多,終於在某一刻,兩張符紙生出了變化!

一青一金的兩道精光從符紙中慢慢顯露,光芒越來越盛,僅僅幾個呼息間,就已經耀眼地奪目!

金光發自秦天的那張神祕符篆,而青光則是來自蘇子衡的二級強身符。

兩張符篆被激活後,莫問心立即收回手指。

“只需一分鐘,兩張符篆孰強孰弱,一看便知!”

歐陽古目光望向蘇子衡,臉上露出一個‘趁早死心’的神情。

蘇子衡冷哼一聲,雖然歐陽古是學院的副院長,掌管陣符分院,但是蘇子衡一點都不賣他面子。今時今日,蘇子衡已經被欽器堂和欽丹堂招入,而且得到了太子殿下的青睞。他們蘇家也從一個默默無聞的小家族,一舉成爲和諸多大勢力分庭抗爭的名門旺族。這一切,都是因爲蘇有出了一個天才蘇子衡,他今日的地位已經無限榮耀。

只要進入到朝庭兩大神祕修煉分堂,以後他的成就絕難限量!憑他的強大靈魂力,在兩個神祕分堂中叱吒風雲絕不在話下,日後拜侯稱王,都是極有可能。

因此,蘇子衡並不需要給歐陽古任何情面。當然,蘇子衡並非蠢人,此刻還不是和歐陽古對着幹的時候。

“你們給我等着,歐陽古你剛纔對我的無禮我會記在心上,日後一定讓你加十倍奉還!想用秦天來對付我,你們這些老鬼真是老糊塗了,秦天的陣符術再精妙,也休想勝過我!一個初學陣符術的螞蟻,有什麼資格和我爭!”心中冷笑,蘇子衡轉頭望向半空中的兩張符篆。

可就在他這一擡頭,蘇子衡的臉色便是瞬間僵硬。

半空之中,這兩道光芒不知何時發生了變化。雖然這變化十分微小,但是蘇子衡卻分明看到,那道金光越來越盛,而青光則越來越弱。

又過半分鐘,所有人都看出來了這其中的變化。

到了現在,明眼人都知道,秦天的那張神祕符篆已佔了上風,開始吞噬掉蘇子衡符篆上的靈氣。

寂靜,死一般的寂靜如傳染病將所有人感染!

偌大的廣場上,數千上萬的弟子,一個個目瞪口呆,滿臉的不可置信。

之所有有如此多的弟子圍觀,全是因爲聽說蘇子衡出現,不顧一切地想要來看看這位閉關了近一年的絕世天才。其中,七成都是女弟子,蘇子衡在這些女弟子的眼中,是白馬王子一般的存在,高高在上,遙不可攀!來到這裏,只爲是滿足一個自己的單相思和白日夢,遠遠地看一下這位絕世天才的風采。


然而,讓他們沒想的是,絕世天才竟被一個新生打敗!

秦天的知名度雖比不上蘇子衡,但開學至今也製造了不少的大事件,很多弟子已經將他的名字記住。不少弟子暗中打探,發現秦天入學前對陣符術一無所知,所有的成就都是這不到一年的時間中完成。

不到一年的時間,從一個對陣符術完全不知的菜鳥到打敗絕世天才蘇子衡?這樣的成長速度,除了用‘妖孽’兩個字來形容,再也找不到更貼切的字眼。

蘇子衡的陣符術是‘恐怖’級,而秦天則是‘妖孽’級。

“陣符穩穩地壓了蘇子衡一籌,恐怕秦天所畫的這張符篆威力已達到了二級上等!”臺下,幾位受邀前來的導師,都情不自禁地吸了一口涼氣,人人心中都浮出這樣的猜測。

“這傢伙,陣符術居然又提升了!不久前還通過了一品陣符師的測試,這纔多久,就超越了絕世天才蘇子衡,恐怕日後能夠打破帝國的詛咒,成就七品的陣符師!”擂臺下,聶少爺與王天才 ,葛成三人對望了一眼,心頭都是不約而同的閃過一道有些駭然的念頭。

七品陣符師,是天陸六大帝國都企望的陣符榮譽。

五千年前,六大帝國曾經受到十大家族的聯合打壓,並有大賢能者,施於詛咒。詛咒的內容是帝國永遠不可能培養出六品以上的陣符師,煉丹師或是煉器師。這個詛咒一直伴隨着帝國五千年,從未有人能夠打破。

六品陣符師,已是六大帝國的極限,再高一級的陣符師,都是出自於十大家族,或是一些神祕的勢力。

這五千年來,六大帝國採用不同的方法培養陣符師,煉器師和煉丹師。然而讓他們感到絕望的是,所有達到六品的陣符師,都從此沒有任何長進,不管是如何刻苦的修煉。

如果真能成變七品陣符師,那六大帝國從此便可以在十大家族的面前擡頭,再也不用揹負這持續了五千多年的恥辱。

可想而知,成就一名七品的陣符師是何等的艱難,而一旦成功,將會受到六大帝國聯合供奉。

這樣的榮耀,曠古絕今!

遠處,蕭聖公緩緩地眯起眼睛,目光轉向擂臺上的秦天,突然發現,他的身影和昔日的秦正風師弟有幾分的相似。

“正風老弟,秦天能有今天的成就,你死後亦能安息了!”

輕嘆一口氣,蕭聖公臉色微微的有些感慨。昔日感情最深厚的三位師兄弟,如今天人相隔,不過好在蒼天有眼,秦正風一生的不幸,並沒有延續在秦天的身上。

這一刻,蕭聖公竟有些羨慕起秦正風。

兩張符篆在空中一場短暫的爭鬥後,二級中等的強身符最終被秦天的神祕符篆擊敗,靈氣全失。

“砰!”

一聲脆響,在空中響起,那張強身符因爲靈氣枯竭,炸裂開來。

絲!絲!絲!

一道道狂抽冷氣的聲音在廣場上響起。

“怎麼可能!秦天這螞蟻般的人物,怎麼能畫出比我更優秀的符篆!我的陣符術是學院弟子中最高的,我的強身符威力已達到二級中等,想要擊敗我的符篆,最少也需要二級上等。”蘇子衡腳下微微一晃,有種頭暈欲炫的感覺。

“二級上等!那樣的水平怎麼可能出現在他的身上!憑什麼?憑什麼?我蘇子衡六歲開始學習陣符術,十歲在族人的培養下,成功將靈魂提升到優秀的品質,十二歲就通過了一品陣符師的測驗。十六歲進入鴻蒙學院,靈魂增長到優秀上等,十七歲就取得了二品陣符師的榮譽。這一些都是源自於我的天才般的靈魂力,還有我族人數輩人的苦心,怎麼可能會輸給一個剛剛學習陣符術的新人?”

揉了揉有些沉重的太陽穴,蘇子衡轉過頭,不敢去地面上的符篆碎片。

“二級上等!這小子居然隱藏的如此之深!本來我還想借此機會好好羞辱他一番,沒成想卻遭他戲弄!秦天!狗一般卑微的角色,想不到也是逆襲的一天!可惡,本來我還想找個機會弄死他,可現在他的陣符術顯露出來,很快就會得到皇室的暗中考覈,我再也沒有機會向他下手了!”

目光中兇光閃爍,蘇子衡咬了咬牙齒,臉上顯現出了一絲獰笑。

這股獰笑之中,夾雜了無法掩飾的恨意。似乎是本該自己的榮耀,卻被人橫插了一腳,無情地搶走。

事實上,秦天搶走的不只是他的榮耀,還有他的驕傲!

一個曾經立於學院之巔的天才,此刻出現了另一個人將之擊敗,他以前的所有榮譽都將煙消雲散。

望着廣場上一雙雙帶着莫名意味的目光,蘇子衡感到臉頰上一陣發燙,彷彿秦天不是打敗了他的陣符術,而是狠狠地在他的臉上甩了一個耳光!

“蘇子衡,你還有什麼話可說!”

秦天一揚手,將那張神祕的符篆收回去,踏前一步,冷冷地道。

蘇子衡在秦天的逼問之下,羞憤難當,直想找個地洞鑽進去。無比怨毒地看了一眼秦天,右手一揚,腳下青光閃耀,蘇子衡踩着飛劍劃空不見。

至始至終,驕傲的蘇子衡都沒有勇氣認輸。

莫問心搖頭嘆息,早知如此,何必當初。目光在秦天手中的那張符篆上掃了一眼,渾濁的雙眼閃過一絲精光。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