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話音剛落,一股逼人氣勢從韓羿身上喧天而起,右掌前翻,運轉起霆烈掌,雄渾霸烈的銀色罡氣在掌心之中瘋狂聚集,銀色弧光霹靂閃射,轉眼之間凝成一條張牙舞爪的銀色雷龍,呼嘯而出,

在組成這銀龍的每一道閃電之上,都深蘊著一股濃郁的天劫氣息,如同天威,磨滅眾生,強烈的威壓氣息瀰漫天地,壓頂而來,

在這股毀滅一切的天劫氣息之下,一切生靈都要顫抖,任何修士都要戰慄,

即便是觀戰的秋氏二老都是呼吸急促,一陣壓抑,首當其衝的王道生更是如同直面天威,心神戰慄,根本生不起任何反抗情緒,

數丈之長的銀色雷龍橫跨天際,摧枯拉朽一般撕裂開王道生的所有防禦,悍然轟落在其胸膛之上,化作無數雷光飛梭流竄,瞬間席捲整個身軀,

璀璨的銀光爆發開來,蘊含了天劫氣息的毀滅雷霆磨滅生機,瞬間便是將王道生的生機徹底絕滅,連聲慘叫都沒有來的及發出,全身血肉化作飛灰,崩潰在漫天雷光之中,

看著前一刻還飛揚跋扈,不可一世的王道生,轉眼之間便是在雷光之中化作飛灰,秋家眾人都是心頭狂震,感覺極不真實,

直到片刻之後,秋氏二老才是率先清醒過來,對視一眼,其中一人邁步而出,沖著韓羿恭敬抱拳:「老夫秋萬山,不知少俠尊姓大名,今日之恩,我天水城秋家銘志不忘,」

修鍊界中實力說話,達者為尊,雖說秋萬山的年齡比韓羿大上太多,但語氣卻是異常恭敬,生怕會有半分得罪,

「少俠不敢當,不過適逢其會而已,現在葬兵荒冢並不太平,秋長老既然已有收穫,不如急流勇退才是,」韓羿微微點頭,目光在秋水手中奉著的長劍之上一掃而過,

聽到韓羿語調客氣,秋萬山暗中鬆了口氣,懇切道:「少俠說的是,我們這就離開荒冢,今日承蒙少俠之助,不然我等全部都要死在這裡,這枚升龍丹乃我秋家獨有,萬望少俠收下,」

秋萬山手中光華一閃,一方玉盒拖在手中,向著韓羿拱手送去,韓羿並沒有矯情客氣,一把接過,笑道:「既然如此,那我就卻之不恭了,」

「正該如此,不過今日少俠殺掉這些王家嫡系支脈族人,只怕王家不會罷休,日後還是小心為上,」

「王家,」韓羿雙眼微微一眯,閃過精光:「若想殺我,那就來吧,」

「少俠豪氣,老夫佩服,我們先行告辭,後會有期,」秋萬山雙拳一抱,沖著身後眾人打個眼色,迅速離去,

雖說韓羿現在沒有表現出半分敵意,但他們對韓羿的底細畢竟不清不楚,面對這樣一個輕而易舉就能將他們盡數屠滅的年輕強者,儘快離去才是最好選擇,


懷著這樣的心思,秋家眾人速度極快,轉眼之間便是將韓羿甩在身後,直到此刻,七人才是鬆了口氣,

秋水手中奉著那把素白長劍,腦海之中依舊不住回想剛才,韓羿的身影在其心頭不斷閃現,忍不住問道:「剛才那人究竟是誰,竟然如此之強,」

秋氏雙老聞言神色一動,相互對視,秋萬山深吸口氣,沉聲道:「韓羿,」

「韓羿,,」

「竟然是他,」

韓羿二字一出,頓時響起一陣倒吸冷氣之聲,五名同行的青年強者,都是露出震動之色,

要知道,這近一個月的時間之中,韓羿可謂是聲名鵲起,擒秋家聖女,斗王家聖子,千里轉戰,在天翎聖國的年輕一輩中早已佔據一席之地,

尤其是葬兵荒冢之外驚天一戰,韓羿引來天劫屠戮八大龍脈強者,將王紫坤殺的狼狽逃離,更是震驚天下,風頭一時無兩,直逼各宗天驕聖子,

而且,由於秋離月的關係,韓羿在這幫秋家子弟心目之中的印象尤為深刻,驟然聽聞剛剛救下自己的年輕高手竟是韓羿,難怪眾人如此震驚,

「整個聖國之中,能夠擁有這種戰力的年輕高手,也不會超過十指之數,而在葬兵荒冢範圍之內的,更是沒有幾個,」

「而且先前那少年出手狠辣,根本不因對方是王家之人而有絲毫顧忌,明顯不怕王家尋仇,甚至與王家本就擁有難以化解之仇,如此一來,也就只有韓羿一人了,」另一名老者秋萬海,雙眼之中光芒閃動,分析道,

「原來他就是韓羿,」

秋水眸光輕輕閃動,心中喃喃,作為秋家這一支脈之中,最具潛力的少女之一,一直以來秋水都以宗家聖女秋離月作為自己的奮鬥目標,

對於傳聞之中生擒秋離月的韓羿,秋水一直懷有敵意,心底深處就將韓羿想象成為一個陰翳邪氣的狂妄青年,

然而剛才她親眼所見的韓羿,卻是強勢果決,身帶正氣,與自己心中的印象完全不同,頓時形成劇烈反差,對秋水內心造成劇烈衝擊:

「看他的樣子,並非大奸大惡之徒,既然如此,那他當初為什麼要生擒聖女,我們與他素無瓜葛,他為什麼要為我們出手解圍,難道他與聖女果如傳言那般……」

就在秋水心中沉吟之際,數里之外的戰場之上,韓羿將那幾名王家強者的儲物戒指一一收起,負手站在戰場中央,沖著一塊數丈巨石冷聲喝道:「什麼人在那鬼鬼祟祟,給我出來,」

勁風呼嘯,掠過荒原,帶起陣陣嗚咽之聲,然而那塊巨石之後依舊寂靜無聲,

韓羿嘴角露出冷笑,冷哼一聲,跨步而去,三步橫跨數丈遠,一腳踏在那塊巨石之上,巨石背後的場景映入眼帘,韓羿瞳孔頓時一縮,嘴角冷笑消失,露出凝重,

巨石之後並無人影,有的,只是一朵盛綻而開的青色蓮花,蓮花中心光芒剔透,透發出陣陣奇異波動,

當韓羿目光落向這朵蓮花之時,蓮心上的光芒頓時閃爍,一段清麗可人的聲音傳入耳中:「竟然能夠發現我的蓮心分身,韓羿果然名不虛傳,難怪能夠令王紫坤都吃上大虧,」

「蓮心分身,你是天蓮宗弟子,為何在此偷窺,究竟有何目的,」

韓羿眉頭微微皺起,沉聲喝問,其實剛一開始,他並沒有察覺到這朵蓮花的存在,只不過是一股玄奧直覺令他心生感應,知道在這巨石之後,有人偷窺自己,

在韓羿的心目之中,能夠將氣息收斂到令自己無法察覺,只能通過氣機感應隱隱察覺,那偷窺之人必定不凡,但卻沒有想到偷窺自己的竟然不是修士,而是這樣一朵奇怪蓮花,

這樣的手段韓羿從來未曾見過,心中震動的同時升起戒備,而那朵蓮花則是輕輕搖曳,傳出聲音:

「韓羿公子不必多慮,我分身來此並無惡意,相反,卻是有一道機緣相贈,下月十五月圓之夜,上古福地神門大開,

若韓公子對此物有些興趣,可於第二日黃昏之時,去往日月交墜連橫,九星垂天合縱之處,你我共謀機緣,」

話音剛落,這株青蓮便從根莖之處開始枯萎,轉眼之間化作飛灰,只有一道璀璨流光從那蓮花之中飛梭而出,化成一塊透明晶體,被韓羿握在手中, 數百裡外一片平原之上,一名身材婀娜,容顏俏麗的年輕女子手掐蓮印,正在打坐,

少女身穿青裙,裙身之上紋綉著一朵朵盛綻之蓮,勾勒出道道曼妙曲線,將少女的浮凸身材盡顯無疑,

片刻之後,少女從打坐之中睜開雙眼,一雙如水明眸霧氣朦朧,若真若幻,抬頭遠眺前方,雙目之中隱泛光彩,似乎落在地平線外視線不可及處的那道身影之上,

「韓羿,初入龍脈,殺龍脈中期信手拈來,更是能夠察覺到我蓮心分身的存在,比我想的還要更強,」

「強與不強並不重要,到了那裡,再強的修為都是浮雲,問題是他能不能來,」一道虛幻扭曲的朦朧鬼影,在少女身後的影子之中遊離寰轉,陰森話語幽幽傳出,

「他一定會來,誰都無法抵抗那樣東西的誘惑,越是自命不凡的天驕之輩,越是如此,」少女目光平靜,篤定道,

「這樣就好,原本的目標是那王紫坤,誰知到竟會被這韓羿打成殘廢,沒有幾個月的修養休想恢復,

既然是他廢掉了王紫坤,就讓他來頂上好了,有他參與,我們的把握才會更大,我等了五百年了,這次一定要成功,」

……

數百裡外,韓羿手中攥著那蓮花枯萎飛出的透明晶體,還未細看,這塊晶體便是崩碎成為點點精光,沁入韓羿身體之中,一段段破碎的畫面銜接而起,在韓羿腦海之中呈現出一幅完整的畫面,

那是一個身披鎧甲的中年男子,魔氣滔天,傲嘯蒼穹,天空之上一道絢爛神光狠狠劈落,刺穿男子胸膛,

然而男子並未就此身死,被神光刺穿的身體化作魔氣,崩潰開來,轉眼之間再度重聚,威勢更增,向著神光呼嘯衝去,

畫面至此模糊消失,破碎開來,化作之前那道甜膩話語,幽幽傳來:「九命不死身,神階功法,練至大成九命不死,鏖戰蒼穹,殘卷零星可證三命不死,若有興趣,勿要失約,」

短短的畫面,簡單的話語,卻是在韓羿心中掀起軒然大波,劇烈震蕩,甚至就連呼吸都是急促起來:「神階功法,,九命不死身,煉成殘卷可證三命不死,此術,逆天,」

韓羿心頭劇烈跳動,眸光閃動,不住分析:「所謂的九命不死並非絕對,不是絕不會死,而是代表極強的恢復能力,一點生機尚存,便能血肉重生,

即便如此,此術依舊逆天,無愧神階品級,若能練成殘卷,也相當於多出三條性命,剛剛那道烙印畫面雖說殘破,但卻蘊滿滄桑氣息,絕非作假,

剛才那人究竟是誰,如此珍貴之術,為何卻要告知給我,或許,憑他一人之力沒有把握取得此術,所以需要找人相助,

可即便如此,天下修士千千萬萬,我與她素未平生,她又為何會找上我,是機緣巧合,還是早有算計,去,還是不去,,」

韓羿眉頭緊緊皺起,心中天人交戰,最終目光凝定在那朵蓮花枯萎之處,綻起精芒:

「造化死中取,富貴險中求,既然收到邀請,哪有不去之理,,若不搏上一搏,恐怕自己也不會甘心,九命不死身,我要定了,」

決定之後,韓羿心神反倒凝定下來,冷靜思索:「以青蓮為分身,探視八方,此人定是天蓮宗之人,

如今天蓮宗聯合獸王殿,共同開啟上古福地,以珍惜丹藥招募天下散修相助,定然沒有這麼簡單,上古福地之中,多半會是險象環生,稱之為上古凶地也不為過,

以天蓮宗與獸王殿兩宗之力,都無法完全探索的上古凶地,其中蘊含這樣的神階功法殘卷倒也合情合理,

如果是我,面對這樣的逆天功法,只要擁有三成希望,也絕對不會與人分享,以剛才之人的手段仍舊沒有三成把握,需要找人相助,那藏寶之地的兇險可以想見,

此去不但要應對凶地之險,更要提防他人算計,萬事謹慎,否則,極有可能被人當槍來使,

如今天翎聖國任何一個傳送陣,都能夠直接傳送天蓮宗或獸王殿,只需半個月的時間便能到達,我還剩半個月的時間可用,多一份實力,便多一份保障,」

想到這裡,韓羿右手一攤,一個玉盒呈現手上,正是剛剛秋萬山送給他的那枚升龍丹,

升龍丹乃是秋家特有,珍貴異常,有一定幾率能夠令龍脈境界強者提升一重修為,提升幾率與武者天資和修為有關,

龍脈初期提升至龍脈中期,有五成機會,龍脈中期提升至龍脈後期有三成機會,即便是龍脈後期提升至龍脈圓滿都有一成機會,

即便不能直接提升境界,升龍丹也會令武者的修為大幅精進,日後進階的機會高上很多,這樣的丹藥,足以讓任何龍脈強者為之眼紅,即便整個秋家也不會很多,

這一枚升龍丹,正是秋萬山前幾年為族中做出巨大貢獻,才被宗族賞賜獲得,

只不過秋萬山明知自己資質有限,即便使用了這枚升龍丹,也難有什麼成就,所以一直捨不得使用,準備留待機會傳給族中有天資的後輩,

今天韓羿將他們救下,秋萬山為報恩情,才咬牙送出這枚升龍丹,

原本韓羿出手解決幾個王家之人,並不想收取什麼回報,只不過見到升龍丹的一刻,卻是改變了主意,

他此時正為精玉不足,自身修為難以提升而心煩苦惱,而這升龍丹的功效正是提升修為,如果有用,對韓羿來說絕對是一個絕好的消息,

「升龍丹呀升龍丹,你能讓普通龍脈升龍進階,不知對我的神罡龍種,有沒有用,」沉吟一聲,韓羿直接盤膝坐下,打開玉盒,將升龍丹吞入口中,開始煉化,

升龍丹針對的是普通龍脈強者,原本藥力化開之後,會直奔武者脊柱而去,滋養龍脈,令其進階,

然而韓羿通過太玄經修鍊而出的四道龍種,卻並非依附脊柱而生,因此升龍丹的藥力化開之後,並未直奔脊柱而去,


相反,卻是化作一股清流,被韓羿四條龍種氣息吸引,直接沉入丹田之中,化作一團青色朦朧的翻滾霧氣,在氣海之上浮浮沉沉,

韓羿的四條龍種均為先天神罡,生具靈性,而非死物,察覺到這股升龍藥力之後,原本蟄伏的血、雷、風、火四條龍種同時閃亮,發出陣陣低吟,朝著這團藥力雲團呼嘯而至,

沖入雲團之後,四條龍種更是興奮,在這藥力霧氣之內不住翻騰遊走,爭先恐後一般吸收著這股至精至純的龍脈之力,

原本,徹底煉化一枚升龍丹的全部藥力,至少需要一天一夜,然而在這四條龍種的瘋狂吸收之下,僅僅過了兩個時辰,這枚升龍丹的藥力就徹底消失,

四道龍脈光芒閃耀,比之兩個時辰之前長大不少,光芒璀璨,在氣海之上咆哮翻騰,攪動風浪,雖說沒有能夠成功進階,但韓羿能夠清楚地感受到它們的壯大,

「果然有用,若是再給我三枚,我有信心能夠讓四條龍脈全部晉階,」韓羿雙眼緩緩睜開,眼中滿是興奮之色:

「升龍丹,不愧是秋家名丹,普通精玉中的精元,需要經過心法轉化才能將一部分化作罡元,溫養龍脈,心法等階越高轉化效率越高,

但即便是太玄經龍脈卷,十成精元也只能凝成一成罡元,其他功法效率更低,

而效率越低晉階所需要的精玉數量就越是龐大,所以一些小的家族宗門之中,即便出現龍脈強者,也多半停留在龍脈初期,難以精進,」

韓羿眼中光芒閃動,興奮不減:「與其說這升龍丹是靈丹妙藥,倒不如說是精純罡元的高度濃縮,

利用各種靈藥搭配,將海量精元提聚成為精純無比的先天罡元,濃縮在了一顆丹藥之中,根本不需要任何煉化,就能被龍脈直接吸收,

一顆升龍丹,就堪比數萬精玉,難怪能夠幫助龍脈強者晉陞修為,多服幾顆,直接將人送上龍脈巔峰都不是難事,

只不過拔苗助長,卻未必會是好事,即便是秋離月,整個龍脈境界,敢服用的升龍丹也未必超過三枚,否則修為虛浮,得不償失,

但我卻沒有這麼多的顧慮,天玄聖經奪天地造化,根基穩健,能夠修出九條龍脈,只怕罡元太少不夠吸收,根本無懼吸收太多導致修為虛浮,

有多少罡元擺在眼前,我的修為就能攀上多高,若只是依靠吸收精玉達到龍脈巔峰,恐怕幾百萬的精玉都不會夠,

對我來說,升龍丹才是最好的選擇,看來,日後要多在這一方面去下功夫,從上古福地出來之後,就要想辦法收集升龍丹了,」

深吸口氣,韓羿已然決定,將升龍丹作為自己龍脈境界晉陞之物:「想要搞到升龍丹必須去秋家,通過正當途徑,這麼多的升龍丹肯定無法得到,強搶肯定不行,說不得要做一回賊了,」

雙拳一握,韓羿心中下定決心,正在這時,天邊一道金光呼嘯而至,光芒刺目,一陣刺耳的聲音傳遞而出:

「小子,九爺回來了,還不接駕,把這枚神兵印煉化了,從此之後,葬兵荒冢就是你家,只要你乖乖聽話,讓九爺修為恢復,日後好處大大的有,」 璀璨金光呼嘯而至,化作金鷹,叫囂之中鷹爪一松,頓時一道炫目金光飛梭而出,懸停在韓羿身前半尺之外,化作一道複雜銘文,綻放不朽金光,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