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你打我幹嗎?」袁景有些生氣,明明都可以休息了,不讓他休息就算了,居然還要打他,任誰都會生氣的。

「我是讓你清醒一下,趕緊爬起來,我有話問你。」魏仁武催促著袁景。

袁景撫摸著左臉,爬了起來,而魏仁武則坐在他的旁邊。

「昨晚上結果如何?」魏仁武在關心袁景所做的事情。

「我昨晚面對那麼多流氓地痞,你就不該關心我是不是毫髮無損嗎?」袁景覺得魏仁武真是沒有半點人情味。

魏仁武上下打量了一下袁景,癟著嘴說:「你這不是毫髮無損么?我有啥好關心的。」

袁景簡直一點話都不想說,幸好他不是女人,更不是魏仁武的對象,不然肯定會被魏仁武給氣死。

「趕緊的,婆婆媽媽幹啥?我要聽你說結果如何。」魏仁武這一大早起床,可不是準備來聽袁景廢話的。

「已經成功了,非常順利。」袁景一副十分敷衍的樣子,他真的不想多說話,他只想睡覺。

「已經確定了今晚就要行動嗎?」魏仁武可不準備讓袁景休息。

「是是是,已經完全按照你的計劃在進行的。」

「很好。」魏仁武站了起來,「那我準備出去一下,你今晚接著按計劃走就可以了,我們今晚一定要活捉劉方。」

「好好好,活捉劉方。」袁景說完這句話,立刻便倒了下去,鼾聲四起。

「真是個不負責任的人,我本來還準備誇你幾句,不聽就算了。」魏仁武立馬便準備出門,剛走到門口卻發現自己還穿著睡衣,一跺腳便衝進袁景的房間里去換衣服。

老實說,這幾天袁景一直沒有睡好,每一次都是晚上去完成任務,很晚才能回家,這一次更是一宿未眠,然而他今晚還有更重要的任務,也是決定性的時刻,他必須要精力充沛的去面對,所以他這一覺醒來的時候,太陽都快要落山了。

袁景揉著睡眼,從沙發上爬起來。

咕咕!

這是袁景的肚子在提醒袁景,他一天沒有吃飯了。

袁景站了起來,他得給自己找點吃的,他去到冰箱前,從冰箱里找出了幾天前買的麵包,勉強充饑。

袁景看了看時間,現在才下午六點半,離他晚上行動的時間還早,所以他得行動前和魏仁武談談。

袁景看到自己的房間房門緊閉,他在想,魏仁武到現在都沒有起床么?

於是,他打開了房門,果然魏仁武並不在家。


這樣的話,袁景便不能和魏仁武商量,袁景不由得擔心起來,魏仁武之前跟他講的計劃,只是告訴他該如何衝出重圍找到劉方,並沒有告訴袁景找到劉方后該怎麼做,而且魏仁武更沒有跟袁景講,他自己會做些什麼?

這叫袁景該如何能安心。

袁景坐在沙發上,麵包吃了一半便吃不下去了,他抱著自己的頭,心情非常緊張,總覺得晚上這個行動凶多吉少。

可是,袁景真的要半途而廢嗎?袁景不是那種半途而廢的人,雖然魏仁武沒有把行動交待清楚便消失了,可是袁景應該相信魏仁武,畢竟魏仁武是一個完美主義者,他絕對不會允許自己的計劃有半點瑕疵,他應該會暗自行動,他只是不會讓袁景知道他的行動而已,也許他想讓自己當一名奇兵,也許他只是準備做袁景的後援,總之魏仁武一定會有所行動,絕對不會全把計劃交給袁景,而自己不管不顧,魏仁武絕對不是這種人的,他不會計劃的關鍵交給別人,關鍵部分肯定是他自己來完成。

袁景雖然認識魏仁武不算久,可是袁景已經大致了解了魏仁武的行事作風,他只需要完成好自己的部分就可以了,其實魏仁武本來就沒有跟袁景交待的必要,因為以袁景的智慧也不能給魏仁武任何的建議,魏仁武自己一個人便能掌握好這個龐大的計劃。

一想到這些,袁景就算是能夠自我安慰,就算只是自我安慰,也總好過畏首畏尾,畢竟今晚他要完成的事情也是計劃的關鍵,更重要的是,還有許多人都看著他,他不能夠退縮。 晚上九點鐘,瀋陽還是向以往的晚上九點鐘一樣,夜幕已經完全侵襲了瀋陽市,沒有例外,也不可能有例外。

和夜幕一樣準時的,還有「人間天堂洗浴中心」的客人們,他們就像有一個生物鬧鐘在身體里,總會提醒他們,哦,這個時候該來洗個澡。

同樣的,還有一個人,他每天就會在晚上九點鐘來到「人間天堂洗浴中心」,這個人便是「人間天堂洗浴中心」的老闆,同時也是瀋陽市最大的黑幫「三聯幫」的幫主——劉方。

劉方還是像往常一樣,由五輛轎車簇擁保護著他的賓士S600來到「人間天堂洗浴中心」的門前。

另外五輛轎車上的黑西裝保鏢們先下車,圍在賓士S600的車前,然後矮小的劉方才從車上下來,與劉方一起下車的還有他的貼身保鏢阿豪和會計王管家。

然後,二十多個人簇擁著劉方走進了洗浴中心。

然而,就在同一時刻,在不遠處的一條暗巷裡,有兩個人便就這樣看著劉方走進了洗浴中心。

其中一個是面目猙獰的「東北虎」,而另一個人是裝著黑色風衣假扮成「瘦猴子」的袁景。

原配寶典 東北虎」急得直跺腳:「劉方就在眼前了,咱們還不行動嗎?」他最大的敵人和他只相隔一條街,如此近的距離,他怎麼能不著急。

「不要著急,現在動手的話,劉方的手下完全可以擋住我們的攻擊,而且門口四通八達,劉方很容易便逃走,我們先等他進去,然後再動手,這樣的話,他在裡面,我們就可以瓮中捉鱉,他哪裡都別想逃。」袁景希望「東北虎」有一點耐心,如果「東北虎」現在衝出去,那麼他的計劃就會全盤毀掉。

「好吧,我聽你的。」「東北虎」向來都是一個獨來獨往的人,如今他卻十分聽袁景的話,因為袁景向他展示的文韜武略,讓「東北虎」欽佩不已,因為「東北虎」是一個莽夫,他自己沒有這種智慧,但他還是非常欣賞這種智慧。

「人已經到齊了嗎?」袁景面色凝重地問「東北虎」。

「東北虎」點點頭:「已經到齊了,我的人加上『紅花幫』和『天地幫』的人,總共一百零八個人,只是沒有看到你的人。」

袁景心裡緊了一下,他的手上哪裡會有人,他只是演的一個黑社會頭領,可是「東北虎」既然說到了這件事,那麼袁景就要繼續演下去,所以袁景說:「我的人,你現在是看不到的,他們都已經假扮成客人先進了洗浴中心,只不過他們人數不是很多,但是他們可以從內部幫助我們。

「原來如此。」「東北虎」一副懂了的樣子。

「那麼,這一百零八個人在哪裡呢?我怎麼沒看見?」袁景就只看到了他自己和「東北虎」兩個人,按理說,一百多個人,不是個小數目,應該會很顯眼才對。

「他們都分散藏起來了,畢竟人數有點多,聚集在一起的話會太明顯了一點,只有打散了,才不容易發現,只要你說可以動手,我一聲令下,你就會看到四面八方都會衝出來人的。」「東北虎」作為一個老江湖,並不是第一次帶人砸別人的場子,他很清楚要偷襲別人,該用什麼樣的套路,袁景找到他一起合作,算是找對人了。

袁景非常滿意地點點頭:「很好。另外,一旦動手了,咱們該怎麼做,你知道嗎?」

「東北虎」拍拍自己的胸膛:「我知道,一旦動手了,讓『紅花幫』和『天地幫』的人先進去開路,然後讓他們擋住一樓和門外的攻勢,然後我們兩人帶領我們的人殺出一條血路,直上二樓,找到劉方的辦公室,殺掉劉方。」

「沒錯,要殺掉劉方,但是必須我親自動手,我要報殺父之仇。」袁景嘴上咬牙切齒,可實際上他的心裡在默念,一定不能讓「東北虎」殺掉劉方,他的任務是活捉住劉方。

「可是, 王爺勇猛:廢材五小姐 『三聯幫』成員,更不知道『三聯幫』在附近是否有增援。」「東北虎」面面俱到,把可能發生的情況都想到了。

「不用擔心,我們一百多個人搞出這麼大的動靜,警察一定會馬上知道,也一定會第一時間派人來的,那個時候,警察就會牽制住洗浴中心以外的『三聯幫』成員,我們只管洗浴中心裏面的人就行了。」 醫妃難求

「警察會來?」「東北虎」冷冷一笑。

「你覺得這麼大的騷動,警察不會來嗎?」

「你真的想得太多了。」「東北虎」的這句話里,似乎還有深意,但是他並沒有明說,然而袁景卻領會到了一些。

「東北虎」又說:「不過,沒關係,主要我們要速戰速決,多耽誤一秒,失敗的可能性就會增加一分,速度快的話,其他的也不用過分的考慮。」

袁景並沒有考察太多,他只知道計劃十分順利,他也不關心「東北虎」他們,對於袁景和魏仁武來講,他們只是計劃的一部分,而且他們本來就是黑社會,就算是死了,也不會有人可憐他們的,袁景只是把他們當著幫他開路的工具而已,他必須借用他們才能到達劉方的面前,然而「東北虎」卻不知道袁景只是在利用他們,「東北虎」甚至把袁景當成了救世主,是專門救他們脫離「三聯幫」苦海。

袁景知道自己是在做些什麼,他還有一些內疚,老實說,他還挺喜歡「東北虎」的,覺得他這個人非常的豪爽,真的比他們公安局的某些人要好許多,「東北虎」雖然是個罪犯,但是他真實。

袁景以前從來沒有想到過自己會喜歡一個罪犯,在他看來,罪犯都是很壞很壞的人,然而現在看來,也沒有想象的那麼壞,但是這也改變不了他們是罪犯的事實,他們理應受到懲罰,這也是袁景唯一能安慰自己,減少內疚的想法了。

時間在一點一點的流逝,當你對某些時間點非常期待的時候,時間會放慢自己的腳步,相反,當你對某些時間點非常懼怕的時候,時間又會飛速流逝,袁景很怕九點半那個時間點,所以在他的眼裡,時間過得很快,明明有半個小時,他總感覺半分鐘就到了九點半。

是的,現在已經九點半了,袁景的雙手手心都是冷汗,他十分的緊張。

「『瘦猴子』,時間可到了,該動手了。」與袁景不同的是,「東北虎」沒有緊張,他現在非常的興奮,早就等不及了,他覺得這半個小時,簡直比半年還難熬。

「啊?」袁景的氣勢有點弱,「到時間了嗎?」

「是的,到時間了,該動手了吧。」「東北虎」雙拳緊攥,恨不得馬上衝出去。

袁景深呼吸一口氣,調整心情,才點頭說:「動手吧。」

「東北虎」露出了微笑,他把右手的大拇指和食指放在自己的嘴裡,吹出了一個極其刺耳並極具穿透力的口哨,聲音大得連兩條街外都聽得見。

哨聲完畢,袁景漸漸看到從各個街口,巷口走出來密密麻麻的人,他們個個表情嚴肅,充滿殺氣,而且手裡還拿著各種樣式的*。

他們的目的地只有一個,那就是「人間天堂洗浴中心」,在他們看來,那個地方也許不是什麼人間天堂,但是很快那裡就會變成人間地獄。

當越來越接近洗浴中心的時候,他們的行走速度也越來越快,在離洗浴中心只有五十米的時候,他們突然跑了起來,發瘋似的奔跑。

而洗浴中心門口的保安,看到這種陣仗,這種架勢,嚇得有的已經愣在當場,不知道該怎麼辦,有的已經逃進了洗浴中心裏面,而愣在當場或者跑慢了的,已經被這些密密麻麻的兇徒砍了數刀,有的甚至已經身首異處。

「門口已經突破,我們得出發了。」「東北虎」在催促袁景。


「啊?該我們了。」袁景的腳有些抖,甚至邁不開步子。

「是的,該我們了,不要浪費時間了。」說完這句話,「東北虎」已經等不及袁景,自己先沖了出去。

袁景看到「東北虎」已經行動,自己這個時候已經無法退縮,雖然心裡確實打著退堂鼓,但是他還是自己對自己說了一句:「死就死吧。」然後不管不顧地沖了出去。

在袁景跟在「東北虎」身後,朝「人間天堂洗浴中心」衝進去的時候,袁景聽到了洗浴中心交替傳來了各種慘叫聲,那聲音慘絕人寰,撕心裂肺。

袁景突然想到了一個他之前沒有考慮到的問題,這是黑幫的交火,特別是這些人可是殺紅了眼的暴徒,而洗浴中心裡明明還有許多並不是黑幫的人,他們可能只是夥計,也可能只是客人,但他們絕對是無辜的人,這次的計劃太過於血腥,卻牽扯了不少無辜的人。 袁景有些放慢腳步,他竟然原來沒有想到會有這樣的結果,如果他想到了會有這樣的結果的話,他也許根本不會同意魏仁武的計劃,他明明應該想到的,可是他又為什麼沒有想到呢?

也許是因為他太想經歷大案子,又也許是魏仁武蒙蔽了他,但他確實是沒有想到會有這樣的結果,可是計劃已經實施,他沒有收手的可能,就算他自己收手了,那些暴徒們可不會收手,他們還是會見人就砍,那些無辜的人也還是救不了。

時間無法逆轉,覆水難收,袁景無法再回到之前去重新做決定,他既然已經走到了這一步,他就應該繼續走下去,如果他聽到了慘叫,那他就蒙住自己的耳朵,如果他看到了慘狀,那麼他就遮住自己的眼睛,總之洗浴中心這道門,他是必須要進去,他不能讓這麼多犧牲白費。

袁景下定了決心,他的顧慮也少了許多,顧慮少了許多,他的腳步也加緊了不少。

很快,袁景和「東北虎」就沖了進去。

當袁景踏入洗浴中心的時候,雖然袁景告訴自己不要管別人,可是他還是被眼前的景象給震撼到了。

許許多多的人在互相砍殺,還有些手無寸鐵的人,有的已經倒在了血泊之中,有的躲在角落裡瑟瑟發抖。

袁景已經注意不到這些人長什麼樣了,他根本不敢去看他們的臉,這些都是他引起的,他才是害了這些人的罪魁禍首,一切都是他引起的,他才剛下的決心,立馬就崩塌掉。

袁景愣在了當場,腦袋一片空白,他不知道自己該怎麼辦才好。

可是,在這種危險的場合,發愣可不是一件應該做的事情。

一道白光閃過,袁景注意到一個穿西裝的男人抄起一把大砍刀,朝他砍來,把他腦中的空白給嚇沒了。

當!

袁景沒有被砍刀砍到,他被人給救了,他的身前突然衝出了一個身材魁梧的男人,從背影看,袁景知道那是「東北虎」,而「東北虎」手中有一把*,他是用自己的*幫袁景擋住了這一刀。

「你在幹嗎?這個時候,你他媽的發什麼愣啊!」「東北虎」雖然嘴上在罵袁景,實際行動上卻在保護這個沒有實戰經驗的「瘦猴子」。

「我只是不小心而已。」看到「東北虎」如此英勇,袁景也打起了精神。

「阿大,老二,小三,小四,快過來保護我們。」「東北虎」一聲喝起,聲如洪鐘。

「大哥,我在。」

「我也在。」

「我在。」

「我來了。」

瞬間,袁景的身邊突然多出了四個男人,他們分別背靠著袁景和「東北虎」,將他倆人圈在了裡面。

「東北虎」又對背後的袁景說:「該怎麼上二樓?不要磨磨蹭蹭的了。」

袁景指著右邊說:「這邊走。」

「東北虎」立馬對自己的手下喊道:「你們四個掩護我們。」

阿大、老二、小三、小四並沒有回答,他們用行動代替了「東北虎」回答,當袁景和「東北虎」走一步,他們就跟著走一步,六個人保持著陣型,非常有次序地在移動,讓袁景佩服起「東北虎」來。

雖然「東北虎」是個地痞流氓,可是「東北虎」卻像一個軍人一樣,把自己的部下也*得訓練有素,而且個個驍勇善戰,這四個人保護著袁景和「東北虎」,果然其他人基本上都近不了他們兩人的身。

因為人數的壓制,「東北虎」和其他兩個幫派漸漸佔據了上風,袁景和「東北虎」也越來越接近上二樓的樓梯。

袁景之所以如此熟知洗浴中心裡的路線,是因為魏仁武通過袁景之前安裝好的攝像頭了解到洗浴中心內部的情況,所以魏仁武經過精密的計算,專門為袁景設計的這條路線,很快袁景他們就接近了樓梯。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