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塵四處看了看,就是道:“既然大家都沒有異議了,那麼此次三川會比,我們七玄門就派龍陽去了。”

此話一出,左輪目光猶如藏匿着刀刃,彷彿能殺人一般,看了一眼龍陽,拳頭捏的猶如鐵球一般,透露出陣陣鋒芒。

可是這又能怎麼樣啊,左輪已經輸給了龍陽,這一切已經無法挽回了,看了龍陽一眼,左輪就是氣啊,頓時,一個轉身,就是離去了。

所有的人都把生氣的矛頭指向了龍陽,彷彿他就是一個罪人。

龍陽太無語了,自己根本啥也沒幹啊,平白無故被人這般鄙視,心中更是不爽啊,如今劍塵已經這般安排了,龍陽也沒什麼話好說,只有去參加什麼狗屁三川會比,把這羣自以爲是的傢伙好好氣一頓。

“好,我願意。”龍陽看着劍塵,道。

“好,那你先退下去,五天之後,在秦川封將臺上,三川會比定期舉行。這段時間,你好好調整一下,爲我們七玄門打出最光彩的一戰。”

龍陽只是微微笑了笑,就是轉身離去,如今,還是去看看諸葛靈珊吧,畢竟這七玄門中,最讓龍陽牽掛的,恐怕只有這個了。

此刻,後山山洞之中,龍陽蹲在冰棺之外,小心翼翼的訴說着,目帶柔光,猶如流水一般。

而同時,劍塵的房間裏。

左輪看着劍塵,着急道:“師傅啊,你爲什麼要偏上那個小子呢?”

誰知道劍塵微微一笑,道:“左輪啊,你一個大男人,計較這些幹什麼?師傅這麼做肯定是有道理的啊,你不覺得那小子是一個可以利用的兵器嗎?”

左輪一聽這話,微微思考起來了,頓時,臉上浮現起來笑意,道:“師傅想的真棒。徒弟甘拜下風啊。”

“好了,左輪,你也不要多想什麼了,這七玄門我怎麼可能交給一個外人來看呢,你說的對不對啊?”

左輪一聽,頓時笑了起來,用手搔了搔頭,道:“對啊,師傅,若是沒有什麼事,徒弟先告退了。”說完,就是退步而去。

左輪離去之後,劍塵纔是笑了起來,看着左輪的目光有慈善開始變得猙獰起來。

秦川封將臺可是大有來頭,傳說這裏曾經封過神仙,而且曾經有把至寶名叫封神榜也是藏在這裏。

不過這些都只是傳說而已,由於這裏是廢棄之地,非常適於戰鬥。

而且這三川會比也是十分激烈的,破壞力也是極其之強啊,選其他的地方破壞性太大,最終也是選取了這裏。 此時,所有的門派都是急了,除去霸天堂,此次,秦川還得排除幾個代表。

因爲三川會比是三川所有的門派都要參加的,所以此次所有的宗門都會來。

而且還有其餘二川的青年才俊前來,

所以這一次,拼的不是宗門的名字,是秦川的名字。

所以秦川宗門門主進行了一次會議。

七玄門劍塵。器宗楚寒天,聖堂由於宗主滅亡,現在由大師兄薛古代任掌門,邪風堂此次傷亡嚴重,已經退出這次的比試了,玉劍宗此次可謂是這些宗門之中最爲飽滿的一個,宗主封越可是底氣十足啊。藥宗此次只來了一女子,應該只是來保證此次秦川弟子不是傷的很嚴重吧。

此刻,這幾人在商討着。

“現在怎麼辦?如今蜀川和雲川已經往這邊趕來了,你們現在要怎麼辦?”封越的聲音很大,猶如雷聲灌耳,生怕別人聽不到他說話似的。

說完這話,封越掃視了周圍,發現沒有人說話,心中可是大喜啊,沒想到七玄門也有今天啊,之前的三川會比都是七玄門作爲老大,那裏有他們說話的份,可是現在時代不同了,地位也該變了,萬年吊車尾也逆襲了啊。

楚寒天沒有說話,對於三川會比這種事,他真的沒有什麼興趣,整個器宗只有四個人,楚寒天不會傻的去送弟子去拼命,他扭頭看着其他人的意思。

那薛古沒有說話,自己作爲晚輩,雖說與這些人同級別,但是還必須是要尊敬的, 只是微微笑着,目光看向了劍塵。

劍塵沒有說話,竟是微微一笑,手摸着鬍鬚,道:“全體活動由封兄決定。”

此話一出,衆人皆驚,就連楚寒天都是微微蹙起了眉頭,一副不敢相信的模樣打量着劍塵。

這劍塵,楚寒天可是瞭解的,當初兩人都還是弟子的時候,楚寒天可是知道劍塵是如何的驕傲,哪裏容的下別人站在自己的頭上,當初一個實力強的師兄也就是隨口說了說劍塵的不是,劍塵就生氣的去找那師兄拼命,可是現在,這老頭居然這般和善,居然願意被別人踩在腳下,真還是有點不敢相信啊。

劍塵沒有異議, 其他人更不用說了,。

這時,封越一聽這話,心中大樂啊, 自己終於站在劍塵的頭上了,這感覺就是爽啊,

隨即恢復的平靜,目光掃視過衆人,道;“此次三川會比,我們秦川可不能輸啊,怎麼也不能讓其餘兩川的人瞧不起,如今三年會比,我們秦川都是最後一名,這口氣,我們不能嚥下去啊。你們說對不對?”只見封越滿臉激情的舉起手,大聲吆喝道。

本以爲會有人響應封越的喊話,可誰知道場面竟是四處無聲。

頓時,衆人都是笑了起來。

封越一看,急了,血全涌上了頭頂,面紅耳赤的,伸出手指,惡狠狠道:“你們….你們還想不想讓秦川贏了。”

許久沒有人迴應。

終於,劍塵纔是張口道:“想。”

此時,除了楚寒天之外,都是跟着開口喊道:“想。”


此刻,楚寒天真的想笑,這場面還真是搞笑啊。真是折磨死人不償命啊。

封越纔是氣啊。狠狠的瞥了劍塵一眼,拂袖向自己的作爲上走去,一句話也不說,猶如一個悶葫蘆似得。

這時,劍塵走了前來,道:“此次,會比,乃是青年才俊的比賽,我們這些老一輩的只能在一旁看,你可知道其他兩川那些老混蛋的厲害吧。”

“現在,只有培養好年輕人,纔是最關鍵的。大家說說你們要派出來的代表吧! 妻綱 。”

楚寒天一聽,身體微微一顫,這名字卻是挺震撼人心的,隨即開口道:“我器宗棄權,”

衆人沒有說話,反正這器宗可是年年都棄權的,已經見怪不怪了。

聖堂則是現任掌門薛古出戰,而藥宗則是這位前來的女子參戰。

這女子說話時,纔是引起了衆人的注意,只見女子面色紅潤,猶如脫水芙蓉一般美麗,遠遠看起, 竟有一種超凡的感覺。

這時。玉劍宗的封越哈哈一笑道:“沒想到藥宗居然有這般美女,看來我玉劍宗也該去拜訪一下, 看能不能與這藥宗結爲親家。”

現在,玉劍宗實力強了,自然說話底氣也足了啊,以前不敢想的,現在都全部做出來。

此話一出。衆人皆驚,表面上一臉的奉承之意,不過心中卻是怒罵聲不斷啊:“真是垃圾啊,居然想去和藥宗攀上關係,你們這羣人想的還到美啊。”

不過心中所想是根本不能說出來的。衆人將目光投向藥宗的哪位美女。

只見女子嫣然一笑,輕舞玉手,道:“這也好啊,能和玉劍宗連上親家,這可是我藥宗的福分啊!”

被人這麼一說,封越的臉上那個彩虹閃現啊, 好像比連升好幾級都高興啊。

藥宗這塊肥肉,居然自己也能咬上一口了,封越高興啊,臉都合不攏了,這樣的話,玉劍宗成爲秦川第一大門派可是指日可待啊。

想到這裏,封越就是高興啊。

“不過,我可是希望看到玉劍宗的青年才俊啊,”女子突然補充說道。

封越一聽,臉色瞬間都變了,這話是什麼意思,封越是懂的,那女子的話中完全就是蔑視啊,意思就是你必須拿出來你們玉劍宗的青年才俊出來,否則一切都是白搭。

可是封越看了許久,還真是覺得自己這門派之中,沒有幾個能拿出手來的,唯有一個曾經的小徒弟花劍,而且還被人殺了,想到這裏,封越心中全是氣啊,心想抓住那個殺他 徒弟的混蛋,一定要拔了他的皮。

封越不說話了,重新打量着女子,瞳孔之中閃過一絲疑惑。心想這女子不簡單啊。

只見女子臉上長時間掛着一抹笑意,好似完全不注意似的,令人捉摸不透,粉色紗衣下盡是些美麗綻放。

所有人都不說話了, 只見這女子邁着蓮步向劍塵方向走去。

近身之後,恭恭敬敬道:“劍塵師伯,我師傅讓我前來尋你,由你帶領我去參加這三川會比。”

此話之中,透露出了藥宗的立場,這一次非七玄門爲首領不可啊。

封越那個氣啊。拳頭捏緊,目光如刀,看着女子,真想上去拔了這女子的衣服,可是他不敢,藥宗的實力雖說不強, 但是一聲令下,會有許多人幫助他們的。

想到這裏,封越只好作罷,本想一飛沖天當鳳凰,可是還是做野雞的命啊!

許久,只見劍塵纔是緩緩說道:“我也沒有多少話要說,如今最重要的還是趕去封將臺,此次由我帶領着前去。衆人還有什麼異議嗎?”

末世之妖孽法則 ,也是暴露出了劍塵的格局,封越一聽,心情瞬間就暗淡下去了,只好默不作聲,苦苦將氣憋進肚子裏。目光盯着剛纔那藥宗的女子。

只見,那女子嫣然一笑, 都市傳奇之異能天下

劍塵的話猶如雷聲灌耳,衆人一聽,皆是響應,紛紛迴應道:“行,這一次,還是聽劍塵的安排,”

楚寒天沒有異議,自己宗門根本就沒有參加這裏,做這個也沒有什麼用啊,如今啥事沒有, 也是感覺到輕鬆啊。

最終上玄門廣場之上,此次參見三川會比的選手都已經到齊了。

龍陽也是站在其中,四處打量着周圍的人,腦袋之中頓時升起幾陣疑惑。

“這些人,也是要去參加比賽的嗎?”

龍陽的目光一直看去,猛然停頓在了那名藥宗的女子身上,目光開始出現一陣疑惑,這名女子生的極爲美麗,竟是與龍珊還要美上幾分,不由心中一驚。想:“這女子也是要參見三川會比嗎?”

這時,劍塵竟是說起話來,頓時七玄門廣場之上,聲聲猶如炸雷一般,遲遲不肯散去。

衆人的神經皆是被吸引過去,不由心中大驚, 這劍塵的實力又是大增啊?

龍陽一看, 也是震驚啊,這老頭的實力比在霸天堂時,可是提升了不少啊, 已經不是之前可以比擬的了。

“這到底是爲什麼啊?”龍陽不解啊。

“你們是我們秦川的優秀弟子,所以,你們擁有着爲秦川爭光的義務,這一次去封將臺,你們一定的加油啊,告訴別人,你們是我們秦川人。”

此話一出,掌聲雷動啊, 這劍塵無疑是一把好手,煽情的功夫可是相當強悍的。

龍陽可沒什麼心思去看這個,只是偷偷打量着女子,心中微微泛起一股不安,他隱隱約約感覺到這女子身體之內彷彿藏匿着東西,但是卻看不真實,以至於龍陽不敢輕易下結論。

“到底是什麼呢?”

許久,劍塵纔是說完話,並決定明天就去封將臺,並決定讓其他弟子好好休息。

此刻,龍陽的精神全在這名女子身上,哪裏還容得下別人。

人羣一散,龍陽就是向女子身邊走去。

那女子看到龍陽走來,竟是沒有任何疑惑,只是一臉的笑意,盯着龍陽,十分詭異。

“我是七玄門的龍陽, 請問女子是?”龍陽很恭敬的說道。

“藥宗,雲枝,”

龍陽一聽,心中盤算起來,心想:“這女子有名有派啊,可是爲何會給他這般感覺呢?難道是幻覺?”

“不,絕對不是幻覺。”龍陽瞳孔睜大,盯着女子四處打量。

那女子看龍陽這樣,竟是捂嘴笑了起來,張口道:“龍公子,你覺得我很漂亮嗎?”

這個問題,龍陽一聽,臉紅了, 這才發現了自己的不對,目光在女子身上游離,豐滿的胸部,高挑的身材,是個美女啊。

龍陽沒有說話,不過卻掩蓋不住臉上的紅色,不過一看那女子,身體就是有一股很強大的反應,誰讓這女子長得這麼美麗啊。

這時,那女子居然是捂着嘴笑了起來,看着龍陽, 走了過來,道:“小弟弟,跟你開玩笑的,你也是去參見三川會比的嗎?”

此話一出,龍陽差點笑了,自己居然被人叫做小弟弟,我靠,這讓龍陽情何以堪啊,至少龍陽也是龍家家主了,好歹都是東楚學院的院長了啊, 好歹都是一羣美少女戀愛的對象啊,居然會被人叫做小弟弟,龍陽頓時無語了,睜大眼睛看着面前這可愛的女子。

誰知道那女子居然是又是說了一句話:“小弟弟,別這樣看着姐姐,姐姐雖然長的好看,但是隻是外表啊。”

此話一出,龍陽就詫異了,心想不解啊,這話是什麼意思?納悶之後,還是無解,只好作罷,想自己房間走去。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