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不行,小寧你怎麼看?”林凡皺眉,看向葉寧。

他在徵求葉寧的意見,似乎葉寧在這個家纔是主心骨。

“這事很好解決,讓銀行賠償就好了!”葉寧淡然一笑。

林淺雪驚異,看向葉寧,想到之前張副行長對葉寧的態度,她不由得一陣疑惑。

堂堂銀行副行長,竟然被一個青年嚇得發抖,這也太奇怪了,林淺雪十分好奇。

不過在林凡面前,林淺雪忍住了好奇心也沒多問。

一晃一日而過,李雪梅的狀態漸漸好了起來,對於之前在銀行的事情一家人已經不在提及。

此時小區門口,李大姐正在和幾個大姐交談着。

“李大姐,這麼高興,你兒子要回來看你?”

“嘖嘖,李大姐真是生了個好兒子啊,這麼能幹,啥時候抱孫子啊?”

“李大姐,啥時候讓你兒子幫個忙,給俺家兒子也弄進銀行去工作唄。”

幾個大媽圍着李大姐,猶如衆星捧月。

“哼哼!那是當然,俺家榮兒可是銀行主管,一年幾十萬呢,什麼媳婦找不到!”

三年前,李大姐曾三番兩次跟林凡提親,想要撮合自己兒子和林淺雪結婚,但是都被林凡以藉口拒絕一直耿耿於懷。

昨日,看到林凡家買了車,李大姐嫉妒很生氣,於是打電話讓自己兒子也買車,還要買貴的。

“嗡!”

突兀,轟鳴聲刺耳,小區門口停下一輛保時捷轎車,正好堵住了小區門口的一半。

啪!

車門打開,李榮下車,副駕駛跟着下來一個濃妝豔抹的女孩。

“媽。”

李榮拉着女孩上前,其她的幾個大媽一陣羨慕,生兒當如李榮啊!

“哼!看到沒,我兒子的車很貴的呢,百萬豪車,林凡那個殘廢,還拒絕我家提親,把車停這,回家吃飯去!”

“可別把車停這,別人的車怎麼進來啊,萬一被人給撞了呢?”一個大媽好心提醒。

“哼!誰敢撞?”李榮趾高氣揚有些不屑,道;“百萬豪車,誰賠得起?” 被李榮囂張的樣子嚇壞了,那個大媽立刻躲的遠遠的。


“別多管閒事,我兒子的車上百萬呢,放在這裏誰敢撞,上百萬不是誰都能拿的起。”

李大媽不屑的說道,走路都帶風,生怕別人不知道她兒子回來了。

另一邊葉寧在公司接到林淺雪。

從公司出來,林淺雪上了車就一直愁眉不展的樣子。

駕駛座上葉寧看到林淺雪滿臉愁容。

“老婆,有心事嗎?”

葉寧微微皺眉,看向副駕駛林淺雪。

瞪了一眼葉寧,她很反感老婆這個稱呼,不過林淺雪也沒有之前那麼大的反應,似乎默認了。

“爺爺要收回華庭公司,把我辭退了。”

“收回公司?”

“對。”

林淺雪咬了咬銀牙,有些憤怒。

“嗡。”

車子啓動,奔馳車疾馳,離開了公司。

一路上葉寧沒有說話,幾分鐘後,林淺雪看向駕駛座上的葉寧才緩緩說道;“你不想知道爺爺爲啥要收回華庭公司麼?”

“收回公司也好,以後我養你。”

葉寧故作開玩笑的樣子。

“別吹牛好嗎。”

林淺雪不屑搖頭。

雖然她知道葉寧有錢,具體的數額不清楚,買車時只知道花了一百多萬,林淺雪也懷疑過葉寧是不是買彩票中獎了,可後來一想葉寧也沒這個習慣。

況且,葉寧是上門女婿,林淺雪對他太瞭解,一個上門女婿能有多少錢?

“葉寧說吧,你買車的錢到底從哪來的?”林淺雪蹙眉微皺。

“呃……”

葉寧頓了頓,說道;“你爺爺當初給的,算是給我的彩禮錢。”

“放屁!”

林淺雪怎麼會相信,爺爺的爲人她很清楚,平白無故給一個毫不相干的人一百萬,誰信啊!


你不信我也沒辦法,當初我救了老爺子,他爲了報恩就給我咯。

對於葉寧的話,林淺雪自然打死都不會相信,不過葉寧不願意多說她也不好在追問。

很快兩人到了小區門口,卻進不去。

“這誰的車啊,也太沒公德心了吧?怎麼可以亂停車呢!”林淺雪抱怨道。

“無妨坐穩了!”葉寧叮囑道。

聞言,林淺雪變色。

“你瘋啦?”

“嗡。”

葉寧把油門踩到底,奔馳車彷彿一頭咆哮的猛獸。

“砰!”

直接懟了上去,轟隆那輛保時捷保險槓爛了,引擎蓋都凸起變形,冒起了一陣白煙。

“葉寧你個瘋子!”林淺雪氣的罵了一句,被嚇壞了。

葉寧不語,加大油門,咣噹一聲衝了過去,那輛保時捷側面都被撞爛了。

而奔馳車也很嚴重,前面的零件幾乎都變形,估計維修都很難。

到家後,李雪梅已經做熟了飯菜,就等倆人了。

“我聞到了香味,快餓死我了呀。”林淺雪鑽進了廚房。

……

幾分鐘後,一家人開始吃飯,餐桌上幾乎都是葉寧愛吃的。

“糖醋排骨,清蒸鱸魚,燒花鴨,咖喱魚丸……”

在吃飯間隙,李雪梅給葉寧夾了幾個菜,笑道;“小寧,買車的錢……”

葉寧夾起一塊排骨,放到嘴裏咀嚼道,“媽,我都跟淺雪說了,是老爺子當初給的。”

“真的?”

林凡皺眉,看向葉寧。

“真的?”

葉寧誠懇道。

“小寧,咱們窮不要緊,可千萬別做壞事!”李雪梅頗爲鄭重道,以爲葉寧的錢是幹壞事得來的。

林淺雪沒說話,一個勁的光顧着吃了,滿嘴流油,對於葉寧的話她雖然不相信但也沒有反駁。

“咚咚!”

突兀,敲門聲響起,打斷了一家人的談話。

“誰啊,大中午的,正吃飯呢!”葉寧嘟囔道,放下筷子起身去開門。

“是你?”葉寧驚訝,來人正是張副行長。

“小寧,誰啊?”李雪梅擡頭看了過去。

葉寧側身,笑道,“媽、爸,是銀行的人。”

張副行長走了進來,身旁還跟着一箇中年男人,葉寧不認識,但也猜出來了。

“李女士,上次的事情是我們不對,讓您受了委屈,爲此我們實在非常抱歉,我和行長來向您道歉!”張副行長態度謙卑。

中年男人叫張道,是江陵市銀行的行長,和副行長同姓,但不是一家人。

“李女士,請您原諒我們,都是我們管教不嚴,對您造成的傷害真是愧疚萬分!”張行長上前,彎腰低頭道歉。

李雪梅大驚失色,她就是一個普通婦人,何德何能讓江陵市的行長以及副行長登門道歉,她實在不敢相信!

林凡和林淺雪也是驚異,不由得起身。

“這、這沒必要,事情既然都過去就不需要再提了,兩位行長登門道歉我受不起,趕緊坐下。”李雪梅趕緊拉起張行長,讓倆人坐下。

可是兩人不敢坐下,左右爲難。

“我媽讓你們坐下,就坐下吧。”這時葉寧指了指沙發,微微一笑。

“不了!不了!”看到葉寧兩位行長使勁搖頭,心驚肉跳,張道陪笑道,“李女士,這是我行的心意,您請收下吧。”

“這是……”李雪梅疑惑,沒有去接銀行卡。

“李女士,卡里有五百萬,是對您的補償。”張行長恭敬道,放到了李雪梅的手裏。

“什麼!五百萬?這錢我可不敢要!” 都市之地獄之主 ,下意識退了一步。

“五百萬?天啊!銀行行長親自來送的!”林淺雪目瞪口呆,有些不敢相信。

林凡則亦很震驚,這銀行的手筆太大了,五百萬可不是小數目!

“媽,你收下吧,兩位行長也是好心,也算是你的賠償,不要白不要!”葉寧笑道。

李雪梅有些不好意思,看了看自己老公,林凡點點頭,她這才勉強收下。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