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我不知道你什麼意思,我也沒拿什麼東西。”林洛理直氣壯的回道。

張老冷哼一聲,看向樑北。

樑北苦笑,他剛纔雖然恢復了一些氣力,但力量依舊不足兩成。

想要強行搜身林洛,恐怕有點難。

不過林洛並不想動手,和官方動手並不是明智的選擇。

他二話不說,將衣褲全部脫了下來,只留一條褲衩子掛身上。

“不信的話,你隨便搜。”

林洛氣憤的說道,反正玉佩被他收在儲物空間裏,他不信張老能夠搜到。

張老眼睛瞪得滾圓,在林洛的衣物上摸索了一陣,確實沒有發現什麼東西。

顧長青的屍體也檢查過了,同樣什麼都沒有。

難道古玉中的那股神祕力量直接被二人吸入了體內?

可是那也不可能啊,古玉里面的龐大力量應該足以將二人撐爆纔對。

“這……”

一時間,張老有些說不出話來,不禁有些慚愧。

林洛身上什麼也沒有,已經是證明了清白。

在另外幾個特級戰力看來,張老這樣對待一個功臣,屬實讓人寒心。

“難道古玉的力量揮發掉了?”張老只能這樣想。

“那沒什麼事,我就先回去了。巡守者,還請您記得答應我的事。”

林洛一刻也不想待在這裏。

樑北點了點頭,既然林洛沒有藏東西,他也沒有權利阻止林洛。

其他幾個特級戰力也一一離開。

但這場悄無聲息發生的大戰,卻還沒有落下帷幕。

‘蜘蛛’成員和顧長青的死並不代表一切就此結束。

地下世界這次損失瞭如此多的中堅力量,官方肯定會抓住機會進行反撲和打壓。

不僅雲海市,恐怕整個天寧省的地下勢力都要迎來官方的一波血洗。

杜聰這些大人物來雲海市爲了什麼?

就是看重了行動之後的利益分配,地下勢力掌控的資源讓出來,定然頃刻間就會被各大勢力刮分。

樑北估計,接下來,整個雲海市會安寧很長一段日子了。

顧長青和銀狐,兩個地下世界的高層死亡。給他們帶來的打擊是無比沉重的。 雲海酒店,半夜時分。

顧詩詩從睡夢之中驚醒過來。

不止爲何,她感覺胸口很悶,很疼。

兩行清淚劃過她的臉頰,滴落在枕被之上。

“我這是怎麼了?”

她回憶起剛纔的夢,她夢見林洛親手殺死了自己的哥哥。

林洛和哥哥都是自己最愛的人,兩人怎麼可能發生衝突?更別說哥哥被林洛殺死了。

顧詩詩搖了搖頭,再次躺下。

可她輾轉反側,始終無法入眠。

……

大街上,昏黃的路燈下。

林洛漫無目的的遊走着,他的手中緊緊的握着那兩枚玉佩。

他的心,亂了!

他不知道該如何去面對顧詩詩。

顧長青死了,自己親手把刀子捅進了顧長青的心臟。

雖然究其原因是顧長青自取滅亡,但他畢竟是顧詩詩的親哥哥。

顧詩詩能否接受這個事實?

她能否接受自己哥哥的死?

……

一人長夜不眠,一人遊蕩天明。

直到陽光照亮這座繁華的城市,林洛才緩步往雲海大酒店走去。

該面對的還是要面對。

他與顧詩詩之間,終究是要有個結果。

走入酒店,他徑直來到顧詩詩的專用房間前,帶着沉重的心情敲了敲門。

“詩詩,是我。”

林洛的聲音有些低沉沙啞。

徹夜未眠的顧詩詩聽到林洛的聲音也是瞬間從牀上蹦起,她歡喜着把門打開,看到的卻是通紅着雙眼,滿臉愁容的林洛。

“你……怎麼了?”

顧詩詩也感覺到了氣氛有些不對勁。

林洛將手掌攤開,兩枚玉佩躺在他的手心之上。

“這……這是……”

一瞬間,顧詩詩的眼眶就紅了,淚水就要涌出。

那個夢,昨晚的那個夢再一次清晰的映現在她的腦海中。

兩枚玉佩,一枚是自己送給林洛的。

那另一枚,是自己哥哥的。

顧詩詩很清楚哥哥的性格,除了自己之外,哥哥絕不允許任何人碰他的東西,哪怕是父母也不行。

更別說這件他最珍貴的貼身之物了。

然而,這件東西忽然出現在林洛的手上,這代表着什麼?

顧詩詩不敢去想。

“顧長青死了,被蜘蛛的入侵者殺了。”

林洛還是將顧長青的死訊說了出來,只是隱瞞了顧長青叛變的事實。

他希望在顧詩詩的眼裏,顧長青永遠是一個完美的哥哥。而不是一個喪心病狂的地下世界領軍人。

顧長青對顧詩詩的愛應該永遠是溫柔的,而不是帶着血腥的,沉重的,令她無法接受的。

“不!你騙我。林洛,你是不是騙我?”

剎那間,顧詩詩的心情崩潰了。

悲傷的情緒猶如決堤的洪流瘋狂的沖刷着她的大腦。

她淚流不止,無力的坐在地上。

以前顧長青對她的愛有多深厚多溫柔,現在她的心就有多沉重多難過。

在這個世界上最疼她的人就這麼走了,她甚至都沒有見到他臨終前的樣子。

“詩詩,對不起。”

林洛輕輕的將顧詩詩摟入懷中,讓她依靠住自己的肩膀。

他明白,這個消息對顧詩詩的打擊太大了。

但沒辦法,這已經是最好的結局。

如果讓顧詩詩知道顧長青最後帶着罪名慘死,恐怕顧詩詩會直接崩潰,精神都可能出現問題。

“林洛,你告訴我爲什麼?爲什麼會變成這樣?”

顧詩詩早已經哭成了淚人兒,林洛的衣衫都被浸溼大片。

“詩詩,你振作一點。你哥哥在九泉之下,也不希望你如此難過。”林洛安慰着。

顧詩詩哭泣許久。

由嚎啕大哭,哭到淚水乾涸。變成低聲抽泣,哭到精疲力竭。

直到支撐不住,她才緩緩倒在林洛的懷中,沉沉睡去。

林洛看着懷中的人,無比心疼。

顧詩詩從小到大,何曾受過這種委屈?這一次的悲傷,恐怕抵得過她往生的全部快樂。

林洛將顧長青遺留的那枚玉佩輕輕戴上顧詩詩的脖頸。

這或許是她往後唯一的寄託了。

林洛能夠感覺到玉佩之中有一股淡淡的氣,能夠幫助人蘊養心神。

顧詩詩此時身體極爲薄弱,這枚玉佩也能幫助她進行恢復。

自從身體進階到三級煉體者後,林洛就能夠若有若無的感受到人身上散發出來的‘氣’。

儘管感受還不夠明顯,但比之前卻強了太多。

他現在已經能夠去判斷一個人氣息的強弱了。

就像樑北口中的‘特級戰力’在氣這一方面就遠比普通人要強。


而自己身上的氣在得到玉佩加持之後,也比那些特級戰力要強上一層。

但比起龍武巡守者樑北還是要更弱一些。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