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此時那老者毫無疑問已經命垂一線,若是岐山二鬼能抓住時機,將這老者解決掉,那老者腰間儲物袋內多年的珍藏,定然歸這二人所有,這很有可能是他們修仙路途上最大的轉折點。只是這二人被老者剛纔的氣勢嚇破了膽子,這才猶猶豫豫地不敢上前落井下石。

那位岐山老大聽到結義兄弟的詢問後,猶豫了片刻,最終狠狠地咬了一下嘴脣,眼睛中閃過一道寒芒。

“老二,我們兄弟碌碌無爲了這麼多年,竟幹些雞鳴狗盜之事,如今有這麼一個天大的機緣放在我們面前,若是我們不好好把握的話,真不如自己抹脖子死了算了,如今老三沒了,我們還是按照老規矩,將這人殺掉,得到的東西對半平分。”

“好嘞,大哥,咱兄弟也終於有微風的一天了。”那岐山老二輕笑一聲,將利刃握在手心,小心翼翼地朝着那老者走去,那老者已經昏迷了這麼久還沒有醒來,看樣子是真的不行了,此時再不動手,更待何時,而且這岐山老二顯然已經按耐不住心中的喜悅了。

“想不到我岐山老二也能有今天,老三死的實在太早了,太冤枉了,平白地便宜了我們兄弟兩個。”岐山老二心頭暗暗想到,還是略微帶有一絲慶幸,可是當這股念頭升起的一剎那,他突然間心中一寒,一個不好的念頭從其腦海裏瞬間閃過。

岐山老二突然感到脖頸一涼,天地開始旋轉個不停,他甚至看到了自己的身子,斷掉的脖頸之上還噴灑着殷紅的鮮血,而岐山老大的劍刃正奮力地刺入他的丹田之內,將自己的元神攪個稀巴爛。

“大哥……”岐山老二驚恐地睜大了眼睛,不敢置信地望着這個與自己相處了幾百年,同食同住的大哥,他此時正一臉獰笑地望着自己。岐山老二感到眼前一陣黑暗,面前那道光明之門緩緩合攏,再也不會打開。

岐山老二的頭顱跌落在草叢之中,他的眼睛依舊睜得老大,不敢相信地望着自己還未倒下的軀體,岐山老大冷笑一聲,隨手彈出一團火球,將岐山老二的軀體和斷掉的頭顱焚爲灰燼。

“老二,你可別怪大哥心狠手辣,大哥這也是逼不得已啊!”岐山老大輕笑了一聲,將劍刃之上的鮮血甩幹,心情激動地朝着那昏迷的老者走去。

“這老東西的寶物都是我一個人的了,哈哈哈!我終於也有叱吒風雲的一天了。”岐山大鬼心中狂笑着,舉起手中的利刃,對準了老者的頭顱,作勢欲狠狠地砍下,他的面容上滿是興奮之色,可能殺人越貨了好幾百年,他還是頭一次殺掉比自己修爲高的人,也是頭一次對那虛無縹緲的力量這般的渴望。

“老東西,去死吧!”岐山老大厲喝一聲,手中握着的劍刃猛地揮下,在那劍刃離老者的頭顱只有三寸之時,一道黑芒突然閃爍着急速掠過,將岐山老大的劍刃擊落一旁。

“爲了殺人越貨,竟然不惜手足相殘,殺害自己的兄弟,你這畜生還真是不配苟活在塵世上,今天就把性命交代在這裏吧!” 「嘿嘿……我知道你是從外面來的,所以,帶我出去玩玩……」

青年嬉笑的聲音,卻是令得夢天嘴角抽了抽,然後詫異的看著這個男子,猶如看一個白痴似得。

「你讓我帶一個血月族的人出去?」

「額……咳咳……」

那個男子明顯也是知道夢天的意思,也是知道夢天的顧忌,所以當下邊是乾渴了兩聲。

「咱先不說這個了,你叫什麼名字?我叫寧無淚。」

「夢天。」

夢天看著這個活寶似得傢伙,然後淡淡的回了一句。他很納悶,這傢伙找上自己,究竟是有什麼目的?難道僅僅只是要跟自己打一架不成?

「嘿嘿,我們做個朋友怎麼樣?」

「沒興趣。」

「沒事,我有興趣就行。」

夢天淡淡的看了他一眼,然後頭也不會的轉身便是走了出去。

「對了,我們一路同行如何?」

寧無淚見到夢天向外走去,頓時厚著臉皮追了上去,跟個沒事人的搭訕著。

「隨便你……」

「嘿嘿……那麼咱倆就是兄弟了。」

「……」

「唉,對了夢天,就讓我們兩個在這裡殺出一片天怎麼樣?我的這個志向如何,偉大不偉大?」

「……」

「你怎麼不說話啊?」

「……」

「對了,外面的世界是怎麼樣的?好不好玩?」

「……」

「有沒有美女?多不多?唉唉……外面的美女是怎麼樣的?」

「……」

「外面的人究竟是長得什麼樣,跟你一樣么?」

夢天在此番了個白眼,人還有兩種樣子?哦,還真有,狼心狗肺便是一面。

「對了,外面的人是不是都跟你一樣,跟個傻子似得,不喜歡說話?」

「……」

「你怎麼不說話呢?莫非是……我聽我師傅說過,有一種病,得了之後,便是不願意多說話,只知道一味的修鍊和殺戮,你是不是有病?」

「你丫的才有病!」

「嘿嘿,沒病就好,我還以為你真的得了那種病呢。你快給我講講,外面的世界究竟是什麼樣子的?」

「啊……」

夢天的終於是仰天一聲哀嚎,直接便是飛身而起,要遠遠的離開這個傢伙。要是再跟他在一起的話,夢天非得被他煩死不可!

「喂喂……你別走啊,你等等我,咱倆是一起的……」

夢天飛的更快樂。

「喂喂……你小心點,前面是……」

夢天的速度更加快了。

「砰……」

「前面是荒域邊緣的結界……你說說你,怎麼那麼不小心啊?讓你小心點你還不聽,看看,嘖嘖……這張臉估計是毀了……都冒煙了都……」

夢天本來沒事,但是一聽到這句話,頓時被氣的暈了過去。

「喂喂……你沒事吧?你怎麼了……哎呀我的媽呀……冒煙了冒煙了,你這張臉真的要毀了……快起來啊,快快快,我的老天……」

夢天眼皮一番,暈的不能再暈了,直接跳了起來,誰知道這傢伙是出於什麼原因,貌似是要救夢天,誰知夢天剛一抬起頭來,便是直接撞到了這個傢伙的下吧。

「啊……好痛好痛……你這傢伙,後邊沒長眼睛么?」

夢天的渾身都在顫抖啊,終於是忍不住額。

「你特么的後邊長……」

「哦,我忘了,貌似你的後邊根本就沒有眼睛,這也難怪了。好吧,我就大人有大量,原諒你了。咦?你的臉怎麼沒事?剛才明明冒煙了的說……難道……你有什麼容顏永駐的**不成、快快快,交出來我看看,啊哈哈……小爺也要容顏永駐!」

「噗哧……」

夢天直接是忍無可忍,一口血噴了出來,直接便是暈了過去。天哪,讓我死了吧!怎麼會讓我遇見這麼一個奇葩?

「喂喂……夢天,夢兄,你怎麼了?嗚嗚……你可不要死啊,你死了誰對我負責?嗚嗚嗚……」

夢天直接是從地上跳了起來。

「特么的我讓你負責,特么的,我讓你哭!~特么的老子還沒死呢!特么的,特么的,特么的……」

頓時,寧無淚的一張臉便是被夢天達成了豬頭。

「嗚嗚……你欺負我……好痛……毀容了怎麼辦?你負責啊?」

夢天雙眼一番,再次暈了過去。你丫的到底是不是男人啊?!操!

……….

找日出生,在朝陽的映射下,已經有兩到長長的影子,在地平線之上緩緩的浮現了出來。

「啊哈哈……我的臉沒事了,嗚嗚……夢天,你好狠的心啊,下次不許打我臉了……」

夢天趕緊加快了腳步,跟這傢伙在一起,算是自己倒了八輩子的霉了。從昨天晚上開始,這傢伙九死纏著自己,看那清醒,直接是一哭二鬧三上吊,夢天無奈之下,直接是扔出了一瓶生靈泉水,給寧無淚灌了下去,總算將他的豬頭恢復正常了。

然而,本以為這傢伙會消停一些,但是誰知道,剛剛出去上了趟廁所,立刻便是跑了回來,興奮得手舞足蹈的說什麼自己又帥了,直接是折騰的夢天塗了一宿。我這是造的什麼孽啊?蒼天啊,把這傢伙抹除吧!

夢天的心中,已經在想到,恐怕自己還沒等將血月族剷除,便是被這傢伙給煩死了。

雖然寧無淚也是血月族中人,但是夢天卻是對他提不起絲毫的殺意,這種事,可真是灼灼怪事。

而一路之上,寧無淚可是比女人還啰嗦,走了一路,他的嘴是一刻也沒有閑著,一會兒問東,一會兒問西,甚至還拉著自己讓自己給他講講外面的世界。本來夢天沒有理會他,但是誰知道,這個傢伙竟然拽著夢天的手臂,一臉「幽怨」的看著夢天,還撒了一會兒「嬌」,直接是噁心的夢天將胃裡的苦水都是吐了出來,但是現在仍然還是覺得胃裡還是在翻江倒海的難受,氣的夢天優勢將這傢伙揍了一頓。但是僅僅幾秒鐘,這傢伙的面容又是恢復了正常,可是直接讓這傢伙興奮得大叫了起來。

這不,一路行走過來,夢天就光聽這傢伙在一邊嘮叨了,耳朵都快長繭了!


現在的夢天,終於知道什麼叫做「耳鬢廝磨」了。這起只是難以忍耐啊,這簡直是讓人發瘋啊!這個傢伙,太能說了,他自戀了,太特么的欠揍了!

「夢天,夢兄,嘿嘿嘿……咱們這是要去哪啊?」

「……」

「你不說我也知道。走走走,在前面那裡正好有個小部落,我們去那裡……」

「……」

「你怎麼又不說話了?是不是被我變帥了幾分的臉吸引住了?嗯?哈哈……不要羨慕哥,哥哎呦……」

「****,滾蛋……」

夢天直接抬起腳來,一腳便是將寧無淚踹了出去。夢天現在感覺,在跟這個傢伙待下去,自己非得被氣死不可。

甚至就連夢天都是驚訝,自己跟這傢伙在一起,竟然一點都不冷靜,甚至恢復到了以前嗝小斯他們在一起的那種狀態,真的挺讓人懷念啊。所以對於寧無淚,夢天的心中,卻是有著一份特殊的感覺,當然,僅限於懷念。

「夢天!我跟你拼了,你竟然敢踹我屁股,我我我……」

「你什麼你?單挑啊?來來來,我跟你練練……」

「我我我……我幫你揉揉肩……」

自從昨天夜裡被夢天很虐了一頓后,這傢伙就變老是了,咱惹不起你,總躲得起吧?

「去去去,滾一邊去……」


夢天見這傢伙死皮賴臉的湊了上來,直接便是笑罵了一聲,突然察覺到自己的失態,轉眼之間便有失患上了一幅冷淡的摸樣。

「原來你這傢伙也會笑啊?挺帥的……但是沒我帥就對了,啊哈哈……你比我還差一點點……」

夢天頓時氣極。

要說夢天不帥的話,這個世界上就沒有人敢說自己帥了。因為經過了天道聖體和千萬雷霆的淬鍊,又加上融合了天獄的緣故,夢天的面容,已經發生了極大的變化。雖然還是以前的樣子,但卻是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氣質,讓人看上去,前一眼還記得他的樣子,后一眼,便是將她的容貌給忘記了。


所以,夢天有一種神秘的帥氣,而且在他的眉宇間,卻是有著一絲上位者的皇者之氣,令得夢天的面容看起來也是俊美無比,絕對是勾勾手,便是能夠來一大堆狐狸精的面容。

但是,在這個自戀到極點的傢伙面前,夢天突然覺得,這個世界真的是太大了,無奇不有啊!就比如說,自己身邊的這位,太特么的自戀了,嘔……

而在兩人的一路交談下,很快的,前方的一處小部落,便是出現在了兩人的前方。

雖然說是一路交談,但是一直都是寧無淚在樂此不疲的自說自話,而夢天卻是有一搭沒一搭的「哦」「嗯」的答應著,或者是直接選擇沉默。但是令的夢天嘖嘖稱奇的是,這個傢伙,在這一路之上,竟然連自說自話,都是說的那麼興奮,直接是變成了檻口沫四濺,夢天聽到的最多的,恐怕就是:又變帥了,嘿嘿嘿……

就這樣,我們的夢天大少爺直接便是在痛苦的煎熬下,總算是看到了就行一般的血月族部落,一聲長嘯,便是沖了過去。

他不是迫不及待,而是實在受不了了!

太自戀了,嘔……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