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只見一頭體型將近五十高米的巨大魔獸,此時正和一頭巨龍劇烈拚鬥在一起。

那魔獸渾身拼著一層金色鱗片,在陽光的照耀下閃爍出一片金屬光澤;它有六個頭,那長長地頭部非常像蛇,吞吐著幽蘭色的火焰;巨大體型像是一頭犀牛,背部有一雙如蝙蝠般的黑暗翅膀。它身上隱約散發出的氣息,比身前那頭紅色巨龍要強大得多。

「這巨龍是……」

木白臉色驟然一變,一眼就認出了這條巨龍是奧萊斯的戰鬥夥伴。

「他怎麼會在這裡?」

木白的目光在山谷內尋找一陣,果然很快就在巨龍身後不遠處發現了奧萊斯的身影,他穿著一套銀白甲胄,上面有不少傷口,此時正不斷流淌出大片殷紅血液,拿著龍槍半跪在地,看樣似乎受傷很重。

當目光的目光注意到奧萊斯身邊的一道高挑人影時,猛然凝聚在了她身上。

少女穿著一件灰色緊身皮甲背心,一頭烏黑長發紮成馬尾吊在腦後,下身穿著深紅色的短裙,手中拿著一柄銀色長弓,一臉凝重的望著前方的那頭巨獸,不時朝身旁的奧萊斯投來關注的目光。只見她身上露出的白皙皮膚多處已經磨破,流出了不少鮮血。 「奧萊斯和滄夢!他們在我們之前就已經來到魔獸領域了嗎?」木白口中吃驚的說道。

他身邊,劍無悔三人的臉色亦是無比驚訝,火狼沉聲道:「那頭魔獸的氣息好強大啊,似乎快要達到了八級了!」

瑞安傳聲給木白道:「小子,馬上走,不要管這件事情,那是一隻快要進化到八級的魔獸——地獄蛇王,它口中噴出的地獄烈焰,那可不是普通的魔法烈焰可以相比的,你若是被這烈焰傷到一點兒,它能將你的靈魂都給焚燒掉。」

「地獄蛇王?」木白聽了瑞安的話,不覺握緊了雙拳,目光緊張的注視著山谷下的戰鬥。

「木……木白,我們快走啊,你沒看到那條巨龍都不是對手嗎,我們要是被這魔獸看見了,肯定是死路一條。」丹尼驚聲說道。

木白把全部的心神都集中在了戰場上,似乎並未聽見身後丹尼傳來的話聲。

劍無悔和火狼此時也注意到了滄夢和奧萊斯的身影,兩人一臉無奈的對視一眼,多少有些明白木白的心思了,他的初戀女孩兒在這裡,想要勸木白離開的話,顯然不太可能。

「吼吼!」

地獄蛇王六隻巨大的蛇頭不斷朝身前那頭巨龍噴出一道道炙熱幽蘭火焰。

巨龍亦是不甘落後,張口便噴出一道將近十米粗的火紅烈焰。

兩股烈焰之力在半空猛烈碰撞在一起,似乎要將這周圍的空間都給焚化掉一般,火星濺灑在四周的樹木上,眨眼就將四周燒成了一片火海。

奧萊斯的巨龍是一隻火系巨龍,它的力量明顯比不過地獄蛇王,嘴裡噴出的烈焰正在一點點萎縮著,反觀地獄蛇王噴出的地獄烈焰,將巨龍的烈焰壓制下去以後,轉眼就快要吞噬巨龍的身影了。

「滄夢,你快走吧,再不跑就會沒命的!」奧萊斯站起身子,望了一眼自己的巨龍以後,臉色焦急的對身邊的滄夢說道,眼下這種情況,他雖然很想拋下巨龍逃跑,但是由於有契約的約束,一旦撇下戰鬥夥伴逃走,會受到契約的嚴重懲罰。 「要走就一起走。」滄夢一臉決然。快速從背上的箭壺內抽出三隻箭矢,搭在手中的銀弓上,雖然明知以自己的力量還傷害不到地獄蛇王,但她任然咬牙念動魔法咒語,三根箭矢『撲騰』地冒出一道烈焰,便朝那隻地獄蛇王射了過去。

「叮叮叮!」三聲脆響。

她的箭矢打在地獄蛇王的鱗片上,就像是給地獄蛇王撓癢般,頓時被他那堅硬的鱗片給彈開了。

「嗷!」

巨龍絕望的哀鳴一聲,近乎是用盡最後的力量在身體周圍凝聚了一道巨大的火牆。

「轟隆!」

地獄蛇王口中噴出的六道火焰轟擊在巨龍的火牆上,頓時傳來一陣爆響。

火牆一陣劇烈搖晃,抵擋住了六道地獄火焰的衝擊以後,頓時轟然破碎了,產生的爆炸氣流,將巨龍的身體卷飛了一百多米。

「嘭!」地一聲,巨龍跌倒在了奧萊斯的身前。

「西亞,你沒事吧?」奧萊斯望著身前奄奄一息的巨龍,嘴裡倒吸一口涼氣,急忙關心的問道。

巨龍嘴角上流淌下大片金色血液,微微張開了口,虛弱的說道:「我……我的戰鬥夥伴,這……這次幫不了你了!」

奧萊斯臉色驚得一片煞白,望著身前那隻緩緩走來的地獄蛇王,他的渾身抑制不住地顫抖起來,早知到魔獸領域中的魔獸,實力如此強橫的話,當初打死他也不會來這裡歷練。

「奧……奧萊斯……大哥,我們……我們該怎麼辦?」身邊,滄夢顫聲問道,她已經絕望的閉上了雙目。

「我該怎麼辦?我該怎麼辦?……」

木白嘴裡不斷反問著自己,要是再遲一步的話,滄夢就要命喪在魔獸的口下了。

「而你在我眼裡,窩囊得就跟狗熊一樣!」

突然,木白腦海里又不禁回想起了那晚,那個女孩兒對自己說過話。

曾經,木白為此傷心欲絕,不惜跳崖想結束自己的生命。

但是,老天既然給了自己一次機會,讓自己的斗魂在那一晚覺醒,自己又怎麼能夠再次退縮呢?

PS:更新晚了不好意思。還有七章,12點前更新完,等會兒會陸續更新出來的。 「呵……」木白的嘴角忽然勾起一絲微笑。

身邊,劍無悔和會狼見到木白嘴角的微笑以後,皆是一愣。

火狼吃驚的問道:「木白,你……你不會是想出手吧?」

「我不是廢物。」木白緩緩開口說道。

「你……你說什麼?」火狼他們幾人還沒反應過來。

只見木白從懷裡拿出魔法球,讓利爪德魯伊變身成猛禽狀態后,他跳上猛禽德魯伊的頭部,指引著它便朝山谷內飛行而去。

「木白!這小子又在發瘋了!」

火狼三人見到木白獨自前往山谷內以後,個個大吃一驚。

火狼正要跳上風狼的背上,追趕木白的時候,右手忽然被劍無悔拉住了。

「你幹什麼?」火狼問道。

「先別急著出手,以你的力量去了也於事無補。」劍無悔皺眉道。

「我們總不能眼睜睜的看著木白去送死啊!」火狼急聲說道。

「這小子,每次做傻事都要連累我們,這次由他去吧。無悔說的對,以我們的力量就是去了也於事無補,再觀察一會兒情況。」丹尼說道。

火狼聽后,急得跺了跺腳,只好轉回身,一臉緊張的望著木白的背影。

……

「吼吼!」

山谷內,那隻地獄蛇王正一步一步地朝奧萊斯和滄夢兩人走來。


「奧萊斯大哥……我們……我們今天是不是會死在這裡?」滄夢驚聲問道。

奧萊斯苦笑一聲,一時無言以對,想想自己身為天龍斗魂師學員排名第一的天才學員,今天竟然會死在一隻魔獸的口下,對他來說,這真是一個莫大的諷刺。

「難道真的要死在這裡嗎?」奧萊斯心裡暗自問道?連他也得不出答案。

就在這時,突然!

陡聽『嗖』地一聲,一道破空之聲從半空中傳來。

「鏗!」

寒光瞬閃,便見一柄將近三米長通體漆黑的巨刀插在了兩人身前的地面上。 「斬龍刀!」奧萊斯見到這柄巨刀以後,臉色勃然大變,失聲驚呼道:「斬龍刀怎麼會出現在這裡?難道……難道是那個小子帶來的嗎?」

話落。

便見木白的身影從空中落下,身子穩穩站立在斬龍刀的刀柄之上,雙手抱在胸前,目光冷冷地注視著前方的那隻地獄蛇王。

「木白?」滄夢見到木白那穿著白色魔法袍的背影時,臉色一愣,怎麼也不想到他會出現在這裡。

奧萊斯見到木白,先是一驚,反應過來以後,惱怒道:「笨蛋,你來這裡幹什麼?你以為你是地獄蛇王的對手嗎?」

木白坦然一笑,回頭望了一眼奧萊斯和滄夢,緩緩說道:「你們快走吧,這裡交給我來應付。」

滄夢聽了木白的話,身子不禁一震。

「這真的是他嗎?」滄夢心裡訝然問道。相比在見習學院時的木白,眼前的他簡直是判若兩人。

「吱——吱——」盤旋在空中的猛禽德魯伊發出一陣尖銳的叫聲,拍騰起兩隻巨大的翅膀,不斷朝下方的地獄蛇王射下一道道風刃,好引開它的注意力。

「遠古精靈族的德魯伊巨獸!它……它怎麼會出現在這裡?」奧萊斯聽到猛禽德魯伊的聲音,抬頭朝空中望了一眼,又是大大吃了驚,毫無疑問,這肯定是木白帶來的,真不知道這小子是怎麼辦到的,竟然能夠指揮德魯伊巨獸戰鬥。

「別磨磨蹭蹭的了,快走吧,再晚就來不及了。」木白見兩人依然無動於衷,忍不住催促了一句道。

奧萊斯心裡暗自冷笑,既然這小子肯當替死鬼,那就由他去吧。

想到這裡,奧萊斯從懷裡拿出一顆天藍色的魔法球,將自己的巨龍收入其中以後,提起手中的龍槍,對身邊的滄夢道:「我們快走吧。」

「不……我們怎麼能讓木白一個人留在這裡。」滄夢搖頭道,不知為何,望著木白嘴角上露出的那絲淡然笑容,她心裡開始有了一種很特別的感覺,給她留下而定映像是如此深刻。 奧萊斯附在滄夢耳邊小聲說道:「總要留下一個人引開地獄蛇王的注意力,既然那小子自願這麼做了,那就說明他已經有了必死的覺悟,難道你想留下來陪他一起死嗎?」

「必死的覺悟?」滄夢聽言一愣,心頭猛地震動一下。


「要走……你自己走吧!」那一刻,滄夢低下頭,似乎做了一個艱難的決定說道。她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想留下來,或許自己以後會為此愧疚一輩子……

「什……什麼,你真想陪這個白痴死在一起?」奧萊斯聽了滄夢的話,不敢相信的問道。

「我真的看錯你了,奧萊斯大哥,你身為帝國的最年輕的龍星騎將,可你現在的表現卻連木白都比不上,你沒有男人的勇氣。」滄夢說道。

奧萊斯臉色一白,轉之變得十分難堪,冷哼道:「正因為我是帝國最年輕的天才,所以我才要保住性命,以後為帝國做出更多的貢獻,如果你執意不肯走了,我也不會強迫你,希望我回到學院后還能夠再見到你。」

說完,他轉身便快步的朝山谷外跑去。

望著奧萊斯那快速消失在視線中的背影,滄夢的眼角瞬間留下一絲酸楚的淚水,奧萊斯那原本在他心目中充滿天才光環的形象似乎也在這瞬間破碎了。

英雄? 寵愛成癮:萌妻不好惹 ?為何連奧萊斯也是如此自私?為了自己的性命,就可以拋下別人的性命不顧?這樣的人永遠也無法被人認同為英雄。

木白從斬龍刀上跳下地面,拔出大刀抗在肩頭,回頭望了一眼身後,驚見滄夢還站在這裡沒動,他道:「你怎麼還不走?快走啊!」

「我要留下來幫你!」滄夢一臉堅決道,說著便從身後的箭壺內取出了五根箭矢。

「什麼?」木白臉色一變,自己冒著生命危險來救她,沒想到她卻不肯離開,這大大超出了自己原本的預料。

「吼吼!」地獄蛇王不斷受到猛禽德魯伊的風刃襲擊,心頭漸覺惱火,張開六隻大口,連續朝半空中的猛禽德魯伊噴射出上百顆大火球。 空中,猛禽德魯伊面對下方那如雨般噴射而來的深藍大火球,根本沒有一絲閃避空間。

「吱——」

長嘯一聲。

猛禽德魯伊全力在身前凝聚出一道強化風盾,身子快速盤旋,躲避那上百顆射來的火球。

「嘭!」

「嘭!」

「嘭!」

饒是猛禽德魯伊的閃避動作再怎麼敏捷,也不禁被三顆火球擊中了保護住身體的風盾。

好在這些大火球是分散攻擊,每一顆火球的攻擊力都不是特彆強大,猛禽德魯伊被擊中以後,身子受到了強大的震蕩之力,頓如斷了線的風箏快速朝地面墜落而下。

「不好了!」

木白見猛禽德魯伊被擊中以後,臉色頓時一變,腳步下意識地退到了滄夢的身前。

「吼吼!」

地獄蛇王望著木白的目光充滿憤怒,大力一踩地面,頓在地面踏出了一個將近上百米的恐怖大坑,一時間就像是發生了地震一樣,四周的地面紛紛龜裂出一道道巨大的裂痕。

木白身子一陣搖晃,連忙將斬龍刀插入地面,這才穩住了身形。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